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三章【海底巨兽】(下)

第二百九十三章【海底巨兽】(下)

        海明珠指挥手下开始向火炮内填塞炮弹,虽然刚刚目睹三艘炮艇顷刻间被怪兽摧毁,可是他们纵然火力不济也要拼死一战。

        空中传来低沉的雷声,冬日打雷向来都不是什么好兆头,罗猎的目光暂时脱离了那尾随在他们后方的怪兽,向船头望去,却见前方风起云涌,在海天之间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形成,那漩涡从云层上方不断向下蔓延。

        这是一团水龙卷,通常又被称为龙吸水,往往只有在海上常见,其实就是海上的龙卷风。

        罗猎的唇角泛起一丝苦笑,向来都是祸不单行,他现在总算明白那怪兽因何追逐他们的速度开始减慢,每个生物都拥有自身特殊的灵性,也就是常说的感知力,这海底巨兽一定是提前感知到了水龙卷,它应当是在犹豫。

        怪兽的体型虽然很大,却未必能够和那团水龙卷抗衡,灰白银亮的水龙卷不断汲取着海水,在移动的过程中它的体积也在迅速增大。罗猎曾经不止一次见识过大自然的威力,看到眼前的水龙卷,他不由得想起当初和兰喜妹驾驶飞机穿行于沙龙卷阵列之中的情景。

        前方的水龙卷虽然只有一团,可是其规模却是前所未见。

        忠旺请示道:“咱们是向左还是向右?”他认为必须要避开这团水龙卷,不然他们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罗猎毫不犹豫道:“加速向水龙卷行进。”

        忠旺愕然道:“什么?你说什么?”其实他听得清清楚楚,罗猎的命令等于是让他们去自杀。

        罗猎的本意绝不是让大家去自杀,两害相权取其轻,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其实就是选择直面怪兽还是水龙卷,三艘日方炮艇的先例表明,如果选择怪兽,他们必然无一幸免。

        水龙卷是一个自然现象,因为怪兽对水龙卷存在畏惧,所以只有冲向水龙卷才能躲过怪兽的攻击,虽然他们也有水龙卷掀入空中的可能,不过相比较而言,生存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罗猎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去解释,因为所有人很快就认识到了这个道理。

        自古华山一条路,他们只能前进,没有退路可言。

        面对水龙卷明珠号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开始加速前进,罗猎让众人将船上容易移动的重物都扔入海中,这是为了避免进入水龙卷之后,所有一切都会飘飞而起,避免他们自身被重物所伤。

        忠旺已经控制不住船舵,明珠号开始失控,船身先是旋转,然后船尾脱离水面向上缓缓抬升,整艘船竖立起来,所有人惊呼起来,他们已经在进入水龙卷的波及范围前将自己牢牢固定在船上,可马上他们就意识到,此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怪兽停止了追逐,灰白色的眼珠盯着那只已经完全脱离控制的明珠号,在巨大水龙卷的对比下,可怜的明珠号就像是一片无助的叶子。

        明珠号在颤栗,地心引力仍然在尝试将明珠号拉回海面,可是在和水龙卷局部的竞争中仍然落败,明珠号彻底脱离了海面,被吸入巨大的漩涡中,急速的旋转让明珠号开始分裂瓦解,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拆解着这艘称得上坚固的海盗船,并轻易拆分揉碎了它。

        桅杆被一根根折断,甲板崩裂开来,死亡的恐惧笼罩了每一个人的内心。

        如果再给罗猎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仍然会做出同样的抉择,不仅仅是因为对利害的权衡,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理由,那就是内心感觉的指引,他有种预感,唯有向前才有生机。

        罗猎和叶青虹紧紧抱在一起,在明珠号进入水龙卷之前,罗猎主动抱住了叶青虹,他知道自己应该这样做,无论是爱还是出于责任。如果没有罗猎守在身边,叶青虹在这样的压力下只怕早已崩溃。她紧闭双目,将俏脸埋入罗猎的怀中,虽然看不到什么,可是她也能够感觉到明珠号已经解体,人如蝼蚁,无法主宰自身的命运,还好罗猎和她在一起。

        罗猎闭上双眼,脑海中虚拟出他们现在的境遇,解体的明珠号,明珠号上所有的人都在随着水龙卷逆行转动,水龙卷在移动中仍然在不断增大规模,除了他们,还有被吸入的鱼虾龟蟹,这巨大的水龙卷内形成了一个暗黑且离奇的旋转世界。

        张长弓看到一头两米长度的鲨鱼就在自己的头顶,那鲨鱼张大了嘴巴,却并不是要发动攻击,这凶悍的海底霸王也因极具的旋转而天旋地转,在自保都无法做到的状况下它又怎能兴起攻击捕猎的念头。

        张长弓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急剧的旋转中仍然可以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他看到了不远处的瞎子,瞎子一双小眼睛滴溜溜乱转,嘴巴张得老大,分明在声嘶力竭的大叫,只可惜他的惨叫声连自己都听不到。

        应该没有过太久的时间,水龙卷的势头开始减弱,水龙卷内的人们都开始离心飞了出去,有些被扔到了海里,有些被扔上了沙滩,还有些直接扔在了礁石之上。

        罗猎和叶青虹居然始终没有被分开,他们一起如抛物线般向下落去,罗猎看到下方的海面,选择和叶青虹分开,避免他们在落水时彼此的身体相互撞击,以受到伤害最小的姿势投向水中,应该有三十米的高度吧,罗猎粗略的估计了一下,他和叶青虹几乎同时落入了冰冷的海水中。

        罗猎等到下降的势头停止就尝试控制自己的身体,然后在海水中寻找叶青虹的身影,还好叶青虹就在附近,她在落水的时候因为强大的冲击力而晕厥过去,罗猎迅速向她游去,从身后抱住叶青虹带着她向上浮起。

        张长弓没有罗猎那么幸运,他看到了下方的小岛,挥舞着四肢向岛上落去,下方是坚硬的岩石,他距离地面至少有三十米,张长弓意识到自己完了,这下必然要摔个粉身碎骨,他有些不甘心,以这样的方式稀里糊涂地死在一座不知名的小岛上,可无论他如何不甘心,都无法和命运抗衡。

        张长弓的身体重重落在了岩石之上,他听到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内脏开裂的剧痛,不过他并没有死去,短暂的疼痛过后,他感觉到自己受伤的地方正以惊人的速度在愈合。

        张长弓完好的右臂摸了摸折断的左臂,他将断裂的骨头对接起来,甚至能够听到到骨头愈合生长的声音。张长弓反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确信自己不是做梦,他如法炮制,忍痛将双腿骨折的地方对接起来。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竟然可以重新站立起来,张长弓活动了一下肢体关节,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他知道一定是罗猎给自己注射的化神激素起到了作用。

        顾不上多想,张长弓抬头去寻找自己的同伴,他看到仍然在前方的水龙卷,水龙卷虽然开始不断减弱,但是它并未完全消失,因为向心力的减弱,所以被吸入水龙卷上层的人先被抛了出来,张长弓看到不断有人从水龙卷内飞了出来。

        他慌忙向前奔去,尽可能地去接住落下的人,那些人可没有自己这样强大的自愈能力,如果摔在岩石上肯定无法活命,张长弓虽然竭尽所能,可是他的力量毕竟有限,仍然不断有人落在岩石上死于非命。

        瞎子正头朝下冲向一块坚硬的礁石,他吓得连外婆都叫了出来,眼看就要撞在礁石上,冷不防有人在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脚,这一脚把瞎子踹得横飞了出去,瞎子一个标准的狗吃屎落在了沙滩上,惯性又让他向前方滑行出足足十多米。

        一脸黄沙的瞎子抬起头打了两个喷嚏,仍然不相信自己从鬼门关中爬了回来,掐了掐大腿确信自己仍然活着,而且还没有受伤,他惊魂未定地坐起身来,检查了一下周身,这才想起寻找刚才是谁救了自己,四处张望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罗猎抱着叶青虹走上海岸,沙滩上已经多出了十多具尸体,张长弓成功救下了陆威霖,正在四处寻找其他几位同伴。罗猎将叶青虹放下,为她做心肺复苏,叶青虹咳嗽了几声就苏醒过来。

        浑身黄沙的瞎子失魂落魄地走了过来,看到张长弓,这货激动地差点没哭出声来,张开臂膀道:“老张……”

        张长弓没有回应他的拥抱,只是拍了拍他的臂膀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有没有看到海明珠?”

        瞎子一脸的委屈,老张何时也变得重色轻友了,其实不怪张长弓重色轻友,在看到瞎子之后,张长弓已经能够确定几位老友都没有事情,现在他所关心的人中唯有海明珠不见了踪影。

        罗猎几人稍事恢复之后,就开始帮忙,叶青虹和瞎子帮忙照顾伤者,罗猎和陆威霖开始寻找幸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