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二章【心有所思】(下)

第二百九十二章【心有所思】(下)

        来到陆威霖的身边坐下,伸手夺过陆威霖的酒瓶,喝了一大口,瞎子皱了皱眉头道:“这洋酒真他妈难喝!”

        陆威霖笑道:“无所谓好喝难喝,只是习惯与否,你虽然喝不惯,可你却不得不承认,这酒一样可以御寒。”

        瞎子因陆威霖的话而有所感悟,想了想道:“洋妞和土妞都是女人,得睡了才知道她们各自的味道。”

        陆威霖望着脑洞大开的这货,忍不住呸了一声道:“你脑袋瓜子里都是些什么?”

        瞎子道:“我现在才明白,咱们哥俩才是真正的难兄难弟,奶奶不疼姥姥不爱。”

        陆威霖夺过酒瓶擦了擦瓶口才喝了一口。

        瞎子瞪着小眼睛道:“嫌我脏啊?”

        陆威霖点了点头,一脸的嫌弃。

        瞎子道:“其实我也嫌弃你。”

        陆威霖道:“那就离我远点儿。”

        瞎子道:“抱团取暖懂不懂,你走运,我挑上你了。”

        陆威霖禁不住笑了起来,能让他笑很难得。

        瞎子道:“我蛮担心老张的。”

        陆威霖又喝了口酒道:“有功夫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老张这么大人不用你操心。”

        瞎子道:“这你就不懂了,老张虽然年龄不小,可是那方面可不行。”

        “哪方面?”

        瞎子指了指陆威霖的酒瓶,陆威霖把酒递给了他,瞎子接连灌了两口道:“哄女人方面,那海明珠什么人啊?海盗的女儿,从小就跟着他爹烧杀抢掠,什么心眼儿没有?老张那么厚道跟她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陆威霖道:“感情的事情很难说。”

        瞎子道:“我总觉得她有目的,老张早晚得栽在她手里。”

        陆威霖道:“你见不得别人好是不是?”

        瞎子呸了一声道:“我是那种人吗?老张是我朋友,我把他当成大哥看待,我当然不想看到他被别人骗。”

        陆威霖道:“周晓蝶也是强盗的闺女,怎么不见你跟她划清界限。”

        “呃……我和老张不同。”

        陆威霖道:“别人都傻,就你聪明?老张虽然厚道,可不是傻子,别人对他是真是假,是好是坏他自己分得清楚,用不着你操心。”

        瞎子被陆威霖一通抢白闹得有些郁闷,一口气将剩下的白兰地灌了个干干净净,空酒瓶子重重在甲板上顿了一下,气呼呼道:“话不投机半句多!走了!”

        陆威霖道:“你小子把我的酒给喝完了,我上半夜值夜,全靠这瓶酒消磨时光呢。”

        瞎子道:“小气!等着,我弄点小菜过来陪你。”

        陆威霖苦笑道:“你还是歇着吧,我听你叨唠就头大。”

        瞎子道:“反正我也睡不着,还不如跟你抱团取暖。”

        罗猎负责下半夜值守,在海明珠看来他是对自己的不信任,在这条船上,她和她的部下是外人,除了张长弓之外,没有人信任他们。其实罗猎真正担心的并不是她,罗猎心头最大的心事是老安,在老安的去向方面他和叶青虹的看法极为相似,他们都认为老安并没有走远,很可能就藏身在明珠号上,只是他们找不到老安的去向。

        后半夜气温骤降,罗猎在明珠号上巡视一圈之后来到了船头,掏出香烟,想起自己今天一天居然都没有抽一支,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罗猎在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决定将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扬起手将那盒烟向海中抛去。

        烟盒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却在中途突然停滞了下来。

        罗猎望着突然停在空中的那盒烟,顿时意识到是安藤井下来了,应当说安藤井下一直都在悄悄跟着自己,罗猎摇了摇头,看到一支香烟脱离了烟盒缓缓飘到自己的面前。

        如果换成其他人看到眼前的一幕,一定会认为见到了鬼。罗猎接过了那支烟却没有点燃,看了看周围,确信没有人留意到这边,这才压低声音道:“有事?”

        一个纸团儿向他飘来,罗猎接过那纸团,展开一看,却见上面写着:“有个人藏在储藏室。”

        罗猎内心一怔,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老安,不过储藏室他们已经搜寻过了两遍,并没有发现其中有人,难道是他们疏忽了。

        罗猎道:“你怎么知道?”

        安藤井下又将一个纸条递给了他:“我也在那里。”

        罗猎想了想,现在揪出老安并没有必要,既然他在这条船上,早晚都会现身,于是向安藤井下道:“你帮我盯着他,如有异动马上将他出手制服。”说完之后好半天没有回应,罗猎凝神屏息并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任何的动静,这才推断出安藤井下已经走了。

        远处传来脚步声,却是张长弓披着外氅来到了甲板上。

        罗猎招呼道:“张大哥,这么晚了还没睡?”

        张长弓道:“睡不着啊,也不困。”

        罗猎知道他自从伤愈后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为此他特地问过安藤井下,根据安藤所说,给张长弓注入的针剂是他最新实验的化神激素,应该可以抵消初代化神激素的副作用,他也坦言这种疗效仅仅存在于理论上,他也没有机会进行临床认证和人体实验,换而言之,张长弓是第一个。

        罗猎道:“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张长弓摇了摇头,他倒是没有感觉到身体不舒服,反而感觉自身的精力比起受伤前更加充沛,张长弓也清楚自己这次之所以能够死里逃生是因为罗猎帮他找到了那怪物并与之达成了合作协议,也知道注入自己体内的是什么。

        当着老友的面前,张长弓毋庸讳言,他低声道:“这两天我脑子里总是想起那怪人。”

        罗猎笑了:“担心自己变成像他那个样子?”

        张长弓点了点头,双手抓住护栏道:“如果我当真变成了那个样子,我准备去苍白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傲啸山林,和狼熊虎豹为伴。”

        罗猎道:“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你不会有事。”

        张长弓道:“至少现在没事。”说到这里他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我都嫌弃自己婆婆妈妈,我无牵无挂孑然一身,又有什么好怕。”

        罗猎道:“别忘了还有海明珠。”

        提到海明珠,张长弓突然沉默了下去,不得不承认,他对海明珠这妮子生出了一些好感,可张长弓无法确定这种好感究竟是不是别人口中的爱情,张长弓也不相信海明珠这样美丽的女子会这么容易地爱上自己。

        罗猎拍了拍张长弓宽厚的肩膀道:“放宽心吧,上天注定我们会遭遇一些别人无法想像的怪事,既然落在了头上,就唯有承受,天知道不会变得越来越好?”

        张长弓因他的这句话用力点了点头:“不错,一定会越来越好。”

        或许是他们的乐观情绪感染了天地,新的一天以风和日丽拉开了帷幕。

        叶青虹一早就出现在了船长室内,负责驾船的忠旺跟她打了个招呼,笑道:“叶小姐,前面就是你们此行的目的地了,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在找什么?”

        叶青虹没有回答,因为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在找什么?所谓的太虚幻境吗?说出来别人也不会相信。

        忠旺道:“其实你们要去的海域并没有岛屿,我查过了许多版本的航海图,都没有岛屿的标记。”

        叶青虹道:“如果没有岛屿,咱们今天就能够返程。”

        “真的?”忠旺闻言喜出望外,他和那群水手在此次的航程中已经受够了惊吓,他们现在最渴望的就是尽早回程,现在回去兴许还赶得及过年。如果当初知道这次的航程充满了那么多的未知危险,只怕给再多钱也没人愿意过来,再多的金钱也换不来第二次生命。

        甲板上罗猎、瞎子、张长弓聚在一起,陆威霖则登上了瞭望台,众人都在远眺目标海域的位置。

        瞎子带着墨镜,他的眼睛在白天受不得强光。仰起头向陆威霖叫道:“小陆,前面有岛没有?”

        陆威霖举着望远镜已经观察了好半天,他摇晃了一下酸麻的脖子,向下方几人道:“一片汪洋,连块礁石都没有。”

        瞎子用胳膊捣了一下罗猎:“你有没有搞错,什么幻境岛?石头都没有一块,咱们找错地方了。”

        罗猎皱了皱眉头,幻境岛的经纬度是他结合西蒙留下的怀表和圣经,从中推断出来的结果,在来此之前罗猎一直深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可是到了这片海域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却让他产生了动摇。

        张长弓道:“白云飞提供的地图是这里吗?”

        罗猎点了点头:“是这里没错。”

        张长弓大声道:“威霖仔细观察,让船只在附近巡行,兴许会有所发现。”他对罗猎的判断向来深信不疑。

        陆威霖点了点头。

        叶青虹从驾驶舱出来,径直走向罗猎,她将刚才从船长那里得来的信息告诉了罗猎,这一带海域向来风平浪静,方圆五十海里内都没有任何的岛屿,甚至连礁石都没有一块。

        罗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低声道:“当年瑞亲王就是在这里遇害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