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一章【全部停火】(下)

第二百九十一章【全部停火】(下)

        张长弓表情漠然,仍然向前走了一步。

        邵威心中暗叹,看来这厮已经丧失了意识,连海明珠都不认识了,如果这样话,只有拼死一战了。

        那边徐克定也得到了消息,率人过来增援,黑鲨号上激战不断,交火声不绝于耳。

        罗猎担心张长弓会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大吼道:“张长弓!”

        张长弓扬起了右拳蓄势待发,海明珠望着张长弓泪眼朦胧,她颤声道:“张大哥!”

        声音虽然不大,却如同一颗破土而出的小草,在张长弓一片混沌的世界中呈现出一丝生命的绿色,张长弓空白的脑海被这绿色撕开了一条缝隙,旋即他的记忆和意识如潮水般涌入,张长弓木立在原地,他张了张嘴巴,艰难道:“海明珠……”然后就直挺挺倒了下去,魁梧的身躯重重砸在甲板上。

        邵威看准时机举枪瞄准张长弓的面门准备射击,裆下却挨了海明珠重重一脚,痛得他躬下身去,海明珠抓住他握枪的手腕,一个反背,夺下手枪的同时将邵威摔倒在甲板上。

        海明珠用枪口瞄准了邵威的脑袋,厉声道:“所有人都给我停火,否则我一枪杀了他!”

        现场的枪声突然就平息了下去,徐克定大吼道:“全部停火,全部停火!”

        罗猎和瞎子第一时间冲到了张长弓的身边,两人从甲板上扶起了满身是血的张长弓,同时道:“张大哥!”

        张长弓虽然倒地,可是并未昏迷,他清醒着呢,起身之后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上中了不少枪,看到那一个个的弹头,心中暗忖,我中了那么多枪,这次只怕要死了,心念及此,却感觉到中弹处开始发痒,体表嵌顿的弹头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新生的肌肉挤出掉落,而他的伤口随之迅速康复。

        这对罗猎和瞎子而言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毕竟他们此前就已经亲眼见到过佐田右兵卫惊人的再生能力,安藤井下的解药归根结底应当和日方秘密研制的化神激素同宗同源,张成功因为疗伤而获得了近似于追风者的超能力也不足为奇。

        张长弓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周身青紫色的脉络也开始褪色,直至消失,他深深吸了口气,感觉身体状态似乎恢复了,甚至更胜往昔,左右看了看身边两位出生入死的老友,虽然不知自己究竟是怎样从鸣鹿岛来到了黑鲨号之上,可是也能够推断出几位朋友为此付出了太多的努力,张长弓抬起双眼看到仍然用枪指着邵威的海明珠。

        海明珠的目光充满了欣喜和关切,张长弓怔怔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露出一丝微笑。

        叶青虹和陆威霖两人也趁机向这边靠拢。

        徐克定来到近前道:“明珠,明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海明珠点了点头道:“我清楚,你放了他们,我就放了他。”

        徐克定望着被海明珠制住的邵威,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女大不中留,海连天的这个女儿尤其如此,她才和这帮人认识多久,居然胳膊肘向外拐到了这种地步。

        陆威霖和瞎子两人上前一左一右将邵威抓了起来,必须要让这张牌发生效用,不能再发生任何的意外。叶青虹来到海明珠身后,用枪抵住了海明珠的后心,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得罪了。”而后扬声道:“把明珠号给我们,我保证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徐克定心中暗叹,原本局势尽在掌握之中,可是因为海明珠的倒戈搞得人多势众的海龙帮完全落入了被动的局面,徐克定的目光和邵威交递了一下,两人都看出对方的无奈。

        徐克定在短暂的思量之后终于点了点头道:“放了他们!”

        海明珠如愿以偿,罗猎一行平安回到了明珠号之上,同时获释的还有忠旺和他手下的那群水手,想要继续前进还需这些水手的帮助。海明珠又叫上了昔日明珠号上的海盗,虽然损失了一些人马,可剩下的人仍然拥有不可忽视的战斗力,这也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

        在所有人登上明珠号之后,罗猎让他们撤去枪支,重新获得自由的邵威来到海明珠面前,叹了口气道:“大小姐,人情已经做完了,咱们是不是回去?”

        海明珠却摇了摇头道:“好不容易才出来了一趟,我可要好好玩玩。”

        邵威闻言大惊失色道:“大小姐,你……”看了看周围,确信罗猎等人距离较远,方才压低声音道:“你看不出这些人对你不怀好意?”

        海明珠笑道:“那才有趣,更何况明珠号是我的,我当然要和船同在。”

        邵威道:“大小姐……”

        海明珠道:“你若是再不走,就把你关起来带你一起去。”

        邵威头皮一紧,心中暗忖,自己可对付不了她,连徐克定都无可奈何的事情,自己又怎能改变,既然如此干脆听之任之,在自身难保的状况下何必自找麻烦?想到这里他再不敢逗留,叹了口气道:“大小姐,我回去该如何向帮主交代?”

        海明珠道:“无需你去交代,我自己的事情,自然会向他说明,你只需告诉他,最快半月,最迟一月我就会回去跟他相聚。”

        对海明珠的这番话,邵威也只是听听罢了,向海明珠抱了抱拳独自离开了明珠号。

        徐克文对海明珠的任性离去早有预料,看到邵威一个人孤零零回来,已经猜到海明珠定然是要随同那群人驾着明珠号一起离去的。

        邵威将海明珠的那番话简单说了,徐克文点了点头道:“由着她去吧。”

        海明珠决定和罗猎几人一同去历险,所有人都明白,这位骄横任性的海盗女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冒险只是一个幌子,她的主要目的是要跟张长弓一起。

        张长弓在黑鲨号上的表现让众人震惊,瞎子甚至认为他会发生异变,变成方克文,安藤井下一样的怪兽,不过还好这样的悲剧并未发生,张长弓在恢复理智之后,依然是过去宽厚淳朴的模样。

        张长弓独自一人坐在明珠号的船尾,视野中的两艘海盗船渐行渐远,已经变成了两个小小的黑点,张长弓撸起袖子看着自己曾经被子弹击中的地方,如今已经完全愈合,甚至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痕迹,张长弓意识到因为这次的治疗自己可能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能力,目前他所能看到得只是自己惊人的康复速度。

        张长弓不知这种改变究竟是好是坏,一双大手捂住头颅,心中默念,如果自己当真变成了怪物的模样又当如何?这个世界会不会容纳自己,他的朋友和亲人又将如何看待自己?

        张长弓听到轻盈的脚步声,闻到一股来自于少女的体香,他方方面面的感觉应当比起过去更加敏锐了,张长弓不用回头就能够判断出来人是海明珠。

        海明珠在张长弓的身边坐下,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腊月的东海寒风刺骨,她是个性情冲动之人,一旦她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回头,连她都不清楚因何会喜欢上这个粗犷的汉子,可有些事是没有原因的,既然她已经喜欢上了张长弓,她就不会放过,从小就是如此,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得到。

        张长弓因为海明珠的靠近而表现的有些拘束,大手放在膝盖上,有些不安地摩挲着。

        海明珠看到他的样子,知道张长弓还是过去那个人,不由得笑了起来,用闪耀着星星光芒的双眸盯住张长弓道:“你感觉怎样了?”

        张长弓干咳了一声:“还好……”他低垂着脑袋,仿佛一个被老师训话的小学生。

        海明珠道:“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了。”..

        张长弓的脸红到了脖子,他抿了抿嘴唇方才道:“其实你不该来的。”

        “我若不来,你们怎么离开?”

        张长弓不知如何应对,只是不安地看着自己的一双大脚。

        海明珠又笑了起来:“我就是喜欢你害羞的样子。”

        “有人……”张长弓警惕地说,他的目光转向身后。

        瞎子从阴影中现出身来,嬉皮笑脸道:“不好意思,我出来撒尿,没想到遇到你们两个,你们继续,继续啊,我什么都没看见。”

        海明珠恶狠狠盯着瞎子。

        瞎子转身快步走了。

        罗猎缓缓转过身去,望着书桌前的那张椅子,椅子上空无一人,不过罗猎仍然看到椅子因承受重量而向地板上微微下陷,船舱内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罗猎走了过去,抽了口烟,然后冲着椅子的方向吐了一口烟,烟雾勾勒出一张硕大的面孔,罗猎的判断果然没错,是安藤井下悄悄溜到了他的船舱内。

        罗猎笑了起来:“安藤先生不知道敲门?”

        桌上的铅笔立了起来,然后看到一张白纸从一旁缓缓飘浮到桌子的正中心,然后轻轻落下。铅笔在白纸上写下了一行字——抱歉,我怕惊动了别人。

        罗猎道:“多谢安藤先生。”

        安藤井下又写下一行字:“可以给我一支烟吗?谢谢!”

        罗猎笑道:“抱歉,失礼了。”他抽出一支香烟递给了安藤井下,看着那香烟缓缓飘浮而起,当香烟平稳在虚空中之后,罗猎打开火机帮助安藤井下点燃了那支烟。

        安藤井下抽了一口烟,烟雾循着他的气管弥散到他的两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