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章【救人要紧】(上)

第二百九十章【救人要紧】(上)

        邵威不过多做停留,海明珠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只要她决定的事情就必须坚持到底,邵威并不想跟她发生冲突,尤其是这种时候,能够将她平平安安地带回去就好,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邵威让人留下了一条船,陆威霖提出也要留下,在这件事上邵威并没有答应,虽然他认为留在岛上和等死无异,可是他必须要留一手,看张长弓的那副样子估计活命的希望不大,留下一个活口,以防这群人乘船追来。

        其实叶青虹和瞎子并不想让张长弓被带走,可是罗猎至今未归,海明珠将张长弓带回海盗船上,至少那边还有大夫,对张长弓意味着一线希望。

        瞎子将那艘得来不易的救生船拖上沙滩,将缆绳牢牢牵在自己的手中,这艘船是他们最后的退路。瞎子已经决定要和罗猎共同进退,从叶青虹的双目中他看到了叶青虹的倔强,也前所未有地发现了叶青虹的可爱之处,只要真心对待罗猎的女人都是值得自己去尊重的,瞎子相信罗猎的内心深处也是一样。

        蓬!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鸣鹿岛顶部一条火龙夹杂在浓烟之中,直冲天际。

        岩浆喷射出火山口的巨响也波及到了海上,四艘救生艇离开鸣鹿岛不久,所有人惊恐地望着那冲天而起的岩浆,他们尽一切努力划水,希望能够远离岩浆波及的范围。

        其中的一艘小艇仍然不幸被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球击中,小艇上的四人还未来得及逃生就被那火球整个砸入海面之下。

        邵威声嘶力竭地大吼道:“快,快!”

        张长弓一动不动地躺在小艇内,不知是死是活,海明珠抓着他的大手,感觉他的手掌寒冷如冰,又看他没有半点反应,以为他只怕已经死了,泪水簌簌落了下来。

        一名海盗道:“这个人只怕是已经死了,咱们把他丢下去。”那海盗的本意绝不是要冒犯海明珠,在这种状况下,所有人的求生欲都占到了主动,他只想着将多余的人丢出去,好让船行得更快一点。

        海明珠冷冷望着那名海盗:“你敢再说一遍?”

        那海盗慑于海明珠的威严,把脑袋低了下去,双臂全力划动船桨。若是依着海明珠此前的脾气,必然一枪崩了这厮,可这念头只是稍闪即逝,希望能够尽快脱离险境才好。

        邵威和海明珠并不在一艘船上,刚刚被火球击中的小艇就在他的右侧不远,火球如海激起的波浪险些将他所在的救生艇掀翻,艇上几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将小艇控制住不至倾覆,目睹几名同伴的惨死让他们无比惶恐,邵威向海明珠大吼道:“大小姐务必小心!”

        在这种时候其实已经是自顾不暇,每个人的心中都生出对自然暴虐力的畏惧感,无论他们武功高低,实力强弱,在大自然的面前都犹如蝼蚁,自然一旦发威就会以摧枯拉朽之势将他们碾压成灰。

        离开鸣鹿岛的人尚且如此,仍然坚持留在岛上苦苦等待的叶青虹和瞎子更是出于天崩地裂的中心,因火山喷发让整座小岛地动山摇,叶青虹立足不稳跌倒在了沙滩上,瞎子身体失去平衡,他担心失去这艘唯一的救生艇,死死拉住缆绳,摔倒的时候,脑袋撞在了船舷上,额角的皮肤被撞开,鲜血模糊了半张面孔。

        灼热的岩浆喷涌出火山口又沿着鸣鹿岛倾斜的山坡缓缓流下,在山坡上形成了一道金黄色的璀璨熔岩流,仿若黄金之河,熔岩流虽美所到之地一切都被燃为灰烬。

        叶青虹望着从山顶涌下的熔岩河,根据岩浆流动的速度来判断,最多五分钟,岩浆就会来到他们的脚下,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只怕不等岩浆流到脚下,他们就已经会被烤熟。

        瞎子道:“罗猎!罗猎,你快回来!你TM快回来!”瞎子感觉到自己就快哭了,他可以为了罗猎去死,可他不想死,尤其是被活活烧死在这座小岛上。

        叶青虹内心中呼喊了千百遍罗猎的名字,她已经发不出声音,心中暗忖道,若是罗猎无法回来,自己也不走了……

        蓬!火山第二次喷发要比第一次更加剧烈,叶青虹刚刚从地上爬起,又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瞎子还没来得及爬起,趴在地上,双手死死抓住缆绳,他虽然想全力保住那条救生艇,可是仍然未能如愿,一颗燃烧的石块击中了救生艇的前部,虽然石块只有拳头大小,却将救生艇的前部砸了个稀巴烂,瞎子的身上也被因碎裂而四处飞射的木屑击中数处,他顾不上身体的疼痛,第一时间去检查那条救生艇,看到那救生艇损毁严重,已经没可能正常使用。

        瞎子欲哭无泪,现在就算是罗猎能够安然返回,他们也没可能离开鸣鹿岛了,唯有坐以待毙。站起来到叶青虹的身边,竭尽全力大吼道:“罗猎只怕找不到我们了。”

        叶青虹双眸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眼神:“他会回来,一定会回来,他答应过的事情从未食言过!”叶青虹沙哑的声音更像是自言自语,她想要流泪,可是泪水已经被炽热的岩浆烤干。

        瞎子咬了咬牙道:“对,这厮虽然吊儿郎当,可从来都是说话算话。”他转身向后方波涛汹涌水火交融的海面望去,高叫道:“罗猎,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瞎子看到了一艘小舟,他揉了揉眼睛,本来以为自己看错,不过很快他就能够确定,那小舟是真实存在的,他拍了拍叶青虹的胳膊,尽管两人相距很近,可是因为周围杂音太大的缘故,彼此间的说话都听不太清楚,所以瞎子只能用这种方式引起叶青虹的注意力。

        叶青虹顺着瞎子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硝烟中,朦胧有个身影,那身影对她来说如此真切如此熟悉,不是罗猎还有哪个。

        罗猎操纵得正是此前他们丢失的那艘铁舟,罗猎大声道:“快上船!”

        瞎子愣了一下方才反应了过来,叶青虹却早已在第一时间内做出了反应,她欢笑着朝罗猎跑去,浑然将身后的火山和瞎子丢到了一旁。

        熔岩河即将逼近山下,瞎子吓得吐了吐舌头,暗叹叶青虹太不够意思,怎么说自己刚才也是陪着她共患难过,看到罗猎归来竟然把自己丢到了一边,人比人气死人,瞎子可没工夫生气,眼前这种形势下,脚底抹油快溜为上。

        罗猎的安然回归让叶青虹激动非常,她才不会管别人怎么想,她就是要投入罗猎的怀抱,紧紧拥抱住他尽情享受这久别重逢的温暖。

        叶青虹即将投入罗猎怀抱中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一个身影迅速超越了她,抢在她之前一把就将罗猎给抱住了,叶青虹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给弄懵了,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还能有谁?只能是瞎子。

        瞎子抱着罗猎:“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

        叶青虹咬着樱唇,看到罗猎哭笑不得的表情,叶青虹旋即就笑了起来,她来到紧紧相拥的这对兄弟面前,拍了拍瞎子宽厚的肩膀道:“本来不想妨碍你们,可岩浆就要到了。”

        瞎子马上放开了罗猎,以惊人的速度进入了铁舟之中,罗猎和叶青虹相视一笑,两人谁都猜到瞎子刚才是故意在恶作剧,而叶青虹更可以将之理解为是对自己在某种程度上的报复,善意的报复。

        罗猎既然归来,叶青虹对鸣鹿岛自然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之情,他们三人一同进入铁舟,罗猎和瞎子一起动手,将铁舟划离海岸。

        叶青虹望着鸣鹿岛上火山喷发的场面,内心中却前所未有的平和,只要罗猎在就不会感到任何的惧怕。

        瞎子操桨用力一划,感觉铁舟行进的速度奇快,他啧啧赞道:“我现在划船的水准是越来越高了。”说话间看到一颗火球向他们飞了过来,吓得瞎子拼命转向,可铁舟却在此时不受了控制,倏然向前方急速冲去。

        瞎子一屁股坐在舟内,险些跌出船去,此时他方才意识到了什么,指着舟底向罗猎道:“船……船下有……”

        罗猎向他点了点头道:“你以为自己真有本事将船划得那么快?”

        叶青虹和瞎子对望了一眼,两人都猜到了对方此时心中所想,这铁舟之下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将铁舟推动得如此之快,他们想到罗猎离开的目的,叶青虹向罗猎无声做出了一个口型,罗猎看懂了她的意思,叶青虹分明再说怪物两个字,他微笑点了点头。

        在海底催动铁舟行进的人正是叶青虹口中的怪物,安藤井下,安藤井下和罗猎达成了协议,罗猎同意帮他找到并照顾他的儿子安腾纯一,作为回报安藤井下会帮助罗猎救治张长弓。罗猎和安藤井下相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对此人却有种熟悉的感觉,兴许是因为他和方克文有着类似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