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九章【祸不单行】(上)

第二百八十九章【祸不单行】(上)

        这是一片粉红色的世界,到处都是樱花,脚下是一片洁白单纯的雪,即便是早樱也不会绽放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景色却可以存在于安藤井下的心中。



        雪野之上,樱花林之中,静静站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他穿着学生装,背着大大的书包,迎着樱花和雪正在等待着什么。



        贤一!



        安藤井下的内心深处反复呼喊着这个名字,当这个名字回荡在他的脑域世界的时候,他丑陋面孔上的杀气顿时消失,他的表情变得温柔而慈和。他忘不掉,他又怎能忘记呢,他唯一的儿子,他最挚爱的儿子,自从妻子因病去世之后,他和贤一就相依为命,如果不是军方的命令,他说什么都不会离开,却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那么多年。



        罗猎在短暂进入安藤井下的脑域世界之后很快就抽离出来,他已经察觉到安藤井下潜意识中的抗拒,他甚至想到了当年远渡重洋独自一人去求学的自己。对罗猎而言他现在的精神力并不足以支撑他去探索他人的脑域世界,尤其是像安藤井下这种本身意志力就极其强大之人。



        或许时间太过短暂,安藤井下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脑域被短暂地入侵,只是认为自己刚才精神恍惚。



        罗猎道:“我可以帮你做一些事作为交换。”虽然只是短暂地进入安藤井下的脑域世界,他却已经发现了对方的弱点所在,安藤井下一直牵挂着他的儿子安藤贤一。



        安藤井下握紧了双拳,他的内心在激烈交战着,长时间的孤独生活和昔日遭遇的背叛已经让他变得怀疑一切,而且他现在面对得是一个素昧平生的外国人。



        罗猎决定尝试着主动提出足以打动他的条件:“我可以把你从这里带走,我可以帮你和家人团聚。”



        安藤井下垂下头去,对方提出的两个条件都是他心中最为渴望实现的,可是就算他能够离开鸣鹿岛,他现在的样子又有谁会接受?贤一会接受一个丑陋的怪物成为他的父亲吗?



        安藤井下迟迟没有伸手去接自己的笔记,过了一会儿,他伸手指了指那本笔记,而后又拿起铅笔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你帮我去找一个人。”



        罗猎点了点头。



        安藤井下继续写道:“安藤贤一,我的儿子。”



        浓雾和硝烟渐渐散去,天开始放亮,虽然仍是灰蒙蒙的,但是可见度已经提升了不少。张长弓的状况开始变得越发恶劣了,发起了高烧,整个人变得迷迷糊糊,躺在沙滩上,嘴里不停说着胡话。



        瞎子利用随身携带的酒给他擦身,帮助他物理降温,他的医疗知识非常有限。



        海明珠急得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儿,她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如此关心这个粗豪大汉,嘴里不停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瞎子心中暗叹,现在他们唯有等罗猎回来,抬头望向海边,只见叶青虹正站在礁石上眺望,自从罗猎前去寻找怪人之后,她就在海边观望,等候罗猎的归来。



        瞎子看在眼里,心中难免失落,这天下间的男人都有女人疼,唯独撇下自己一个,看来自己天生欠缺女人缘,正在顾影自怜之时,突然听到叶青虹惊呼道:“坏了!”



        瞎子心说什么坏了?他起身向叶青虹走了过去,叶青虹却指着山坡上的方向,瞎子转回头望去,只见鸣鹿岛的上方竟然冒升出大量的浓烟,原来鸣鹿岛也是一座活火山,此前他们所经历的只是海底火山喷发,而现在连鸣鹿岛也要喷发了。



        如果鸣鹿岛发生火山喷发,那么他们在这座小岛上就再无容身之地。



        叶青虹望着小岛顶部的浓烟,推测出距离鸣鹿岛这座火山的喷发已经没有太久的时间了,如果他们不选择在火山喷发之前离开这里,恐怕会被奔流的岩浆吞噬,可是罗猎仍然没有回来。



        瞎子举起手枪朝着天空连开三枪,大吼道:“陆威霖,快来救我们!”



        这三声枪响在这片海域中并未能传播得太远,明珠号也没有走远,陆威霖从望远镜中看到了鸣鹿岛火山即将喷发的征象,第一时间涌入他脑海中的念头就是救人。



        老安人在驾驶舱内,可掌控船舵的却不是他,他只是负责指挥,具体负责驾船的人是船长忠旺。



        忠旺始终处于高度的紧张中,在海底火山爆发之后,视野受到了严重的干扰,他虽然可以在骤然增大的波浪中行进,却分不清应该朝何处行进,如果误入海底火山爆发的范围,恐怕全船的人都难以活命。



        还好有老安指挥,包括忠旺在内的所有船员对老安都佩服起来,他们想不透老安何以在这样的状况下还能够找到正确的逃生路线,按照老安的指挥,他们顺利离开了海底火山的爆发范围,来到了这片相对平静的海域。



        但是他们的神经并未放松太久,在陆威霖发现鸣鹿岛那座活火山即将喷发之后,他又决定深入险境去救人。



        对陆威霖而言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当初选择离开火山喷发区域,只是暂时的,他从没有抛弃队友的打算,只是准备等海底火山最活跃的阶段过去,然后再折返回头营救队友,然而他并未想到草木繁茂的鸣鹿岛居然也是一座火山,而且这么快就进入了喷发的阶段。



        对全体船员而言,陆威霖的决定是让人费解且不明智的,他们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从死亡之地逃出,现在却又要返回,等于陆威霖带着所有人去送死,既然如此何须那么麻烦?



        船长忠旺率先表达出自己的不配合,他摇了摇头,毅然决然向陆威霖道:“我不可以这样做,不可以拿全体船员的性命去冒险。”



        陆威霖则表现出一如既往的强势:“很抱歉,你没有决定的权力!”为了留在岛上的生死之交,陆威霖可以做任何事且不惜任何的代价。



        忠旺的身后有数名船员站了出来,他们虽然从心底惧怕陆威霖,可在这种时候,左右都是一死,留下来兴许还能够有一条活路。



        虚弱无力的老安坐在那里,一双深邃的眼睛打量着一触即发的双方,陆威霖一个人,而他的对立面却有十几个,看似强弱分明,但是陆威霖有枪,只要枪在陆威霖的手里,这群船员就只有受死的份儿,老安清晰感觉到陆威霖身上散发出的浓烈杀气,事实上陆威霖也是同行人中杀气最重的那个。



        老安感觉自己还是有必要说一句话,他叹了口气道:“你杀光了他们谁来开船?”



        陆威霖将目光投向老安。



        老安苦笑道:“我手无缚鸡之力。”



        忠旺大声道:“陆先生,不是我们不想救人,而是现在这种状况下,我们不能白白送死!”



        陆威霖举起了手枪,乌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忠旺的额头:“我只问你一句话,救还是不救?”



        一旁的船员纷纷怒吼道:“不救,要救人你自己去救,凭什么连累我们?”



        “兄弟们,跟他拼了!”



        忠旺抿了抿嘴唇道:“我跟你去,划着小船去,其他人得留下!”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得最大让步,与其所有人都去送死,还不如牺牲自己。



        忠旺的话更激起了船员们的同仇敌忾,就在所有人准备不顾一切和陆威霖展开搏杀的时候,外面负责观察的船员跌跌撞撞冲了进来:“不好了……不好了……有两艘船向咱们这边来了……应当……应当是海龙帮的船!”



        陆威霖内心一震,屋漏偏逢连夜雨,果然是祸不单行,他放弃了杀一儆百,以儆效尤的念头,抓住船长忠旺,胁迫他和自己一起来到甲板上,陆威霖是个极其谨慎之人,在目前以寡敌众的状况下,只要有半点疏忽就可能在阴沟里翻船。



        在他们所处位置的后方,果然有两艘船正在向他们靠近,两艘船的速度并不慢,一左一右封住了他们可能的退路。



        忠旺大吼道:“海盗来了,兄弟们尽快准备!”



        船舱内老安拄着一根木棍,颤巍巍站起身来,低声道:“来不及了!”虽然他们成功抢夺了明珠号,这艘船上同样配备着火炮和武器,但是船员中能够操纵火炮的人不多,和久经沙场的海盗更是无法相提并论。



        邵威站在船头之上,手中拿着一只铁喇叭,大声道:“罗猎,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停船,交出我家小姐,给你们一刻钟时间考虑,如果胆敢不从,必将击沉明珠号,让尔等粉身碎骨!”他也就是出言恐吓,海明珠还在罗猎的手上,就算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下令炮轰明珠号,杀了罗猎那些人固然痛快,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海明珠陪葬。



        老安阴森的双目盯住陆威霖,这场海底火山爆发终究还是影响了他们的行进速度,被海龙帮的人追上,这群穷凶极恶的海盗如果知道海明珠不在这艘船上,必然会不顾一切发动攻击。



        陆威霖放开了忠旺,此时胁迫忠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他思索对策的时候,身后有几名船员同时叫道:“海明珠不在船上,她在鸣鹿岛!”这些船员也是够蠢,他们只想着自己如何脱困,认为海龙帮前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解救海明珠,如果他们知道海明珠并不在这条船上,兴许就会前往鸣鹿岛赶在火山喷发之前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