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八章【再入虎穴】(下)

第二百八十八章【再入虎穴】(下)

        罗猎心中暗忖,那怪物在没有发生突变之前应当是个日本人,兴许还是某位从事研究的生物学家,不然也不可能留下如此翔实专业的笔记。在笔记的扉页上找到了一个名字安藤井下,如果这笔记当真是那怪物所写,那么安藤井下就应当是他的本名了。



        罗猎专门学习过日文,在阅读和对话上没有任何的问题,他最感兴趣的还是关于毒虫的介绍,根据安藤井下的记载,这毒虫叫海蜈蚣,乃是鸣鹿岛的特产,奇毒无比,可任何物资都有它的两面性,海蜈蚣的毒素却能够起到抑制化神激素副作用的功效。



        罗猎对化神激素这个名词并不陌生,根据他的了解,日本人最早是从麻博轩体内血液中提炼出的化神激素,通过实验将之运用于强化人体,日方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并将这个计划命名为追风者,当时福山宇治、藤野俊生、船越龙一、平度哲也都曾经或多或少地参与到了这个计划之中。



        或许鸣鹿岛就是当初他们的实验基地之一,不知是因为暴露还是因为实验失败这里被中途废弃,安藤井下应当是接受了最早的人体实验,他之所以流落在此,应当是日方以为他死了。



        罗猎想起了同样产生变异的方克文,方克文是受到了九幽秘境的长时间影响,而安藤井下、孤狼那些人所接受的化神激素都来自于麻博轩,相比较而言,方克文的变异应当更加彻底。不过这也很难说,或许日方通过现代化的科技手段,将激素提纯,摒除了其中对人体有害的物质,留下了对人体有益的部分。



        罗猎合上了笔记,因为他内心中产生了警示,罗猎看到在他右前方的位置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那周身布满鳞甲的怪物赤红色的双目死死盯住他。



        罗猎表现出超人一等的镇定,他将那本笔记收好,然后起身望着怪人,用日语道:“你是安藤井下!”



        怪人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这个名字对他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已经整整五年没有人再这样称呼过他了,身体的变异和长时间的孤独生活早已让他淡忘了过去的一切,他甚至忘记自己还是一个人类。



        罗猎望着已经变得失去正常人形态的安藤井下,心中感到可悲,日方的野心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罗猎道:“你还能说话吗?”因为担心安藤井下听不懂中国话,所以罗猎全程使用了日文。



        安藤井下摇了摇头。



        罗猎从他的反应中意识到安藤井下虽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可是他仍然可以听懂自己的话,这对罗猎而言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只要是人,那么兴许他潜在的人性未泯,如果自己【31小说网    更新快】可以说动他,就能救治张长弓。



        罗猎道:“你是不是注射了化神激素?”



        安藤井下的目光骤然一亮,在他的心中,他们曾经从事的研究和实验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甚至称得上这个世界上最为隐秘的计划,可这个年轻人因何会知道?他听过几人的对话,他们应当来自中华,跟自己并不是同一国度。



        安藤井下缓缓向罗猎走了过去,罗猎的手落在腰间,握住那柄用地玄晶铸造的飞刀刀柄,提防这怪人随时都可能发起的进攻,还好安藤井下暂时没有攻击他的意图,只是捏起了一只铅笔,又找出一个破旧的本子,摊开之后,在上面写道:“你怎么知道化神激素?”



        罗猎猜到他会有此问,轻声道:“这世上不仅仅是你一个人被注射了激素。”



        安藤井下继续写道:“这世上不可能再有化神激素了。”



        罗猎道:“你认不认识平度哲也?”



        安藤井下闻言吃了一惊,望着罗猎的目光充满了错愕。



        罗猎又道:“他们将注射化神激素之后的实验者称之为追风者,你应当是最早的实验者吧?”



        安藤井下周身都在瑟瑟发抖,他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他以为所有的化神激素都和他一样被遗弃在这个岛上,其他人都已经死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还有人带着化神激素离开。



        罗猎看到安藤井下的伤口,那是被张长弓用匕首刺出,安藤井下到现在仍然没有痊愈,从这一点就能够证明他当初注射的化神激素应当是最初的半成品,记得有孤狼之称的佐田右兵卫拥有着惊人的自愈能力,受伤之后在短时间内就能够痊愈。根据张长弓所说,有野兽之称的方克文就算被地玄晶铸造的武器刺伤,仍然可以迅速痊愈。



        至少在自愈能力方面,安藤井下和两者就无法相提并论。



        安藤井下写下了一个名字——福山宇治,虽然他长得丑怪的已经失去了人形,可不得不承认他的一手字还是相当漂亮。



        罗猎道:“他已经死了。”



        安藤井下忽然发出一声暴吼,他的右拳重击在地面之上,将地面的岩石砸得四分五裂,满是鳞甲的胸口急促起伏着,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罗猎从他的表现看出安藤井下对福山宇治也恨到了极点,之所以愤怒是因为无法亲手除掉此人。



        罗猎道:“你们的化神激素是从麻博轩的血液中提取得对不对?”



        安藤井下死死盯住罗猎,他开始怀疑罗猎的动机,对方怎么会如此清楚他们的实验和计划,难道他并非是偶然来到鸣鹿岛上,而是抱着特殊目的而来。



        罗猎知道对方充满了怀疑,想要营救张长弓首先就要打消对方的顾虑,他向安藤井下道:“你知不知道麻博轩因何会变成那个样子?”



        安藤井下本想在笔记本上写下自己想说的话,不过铅笔落在纸上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罗猎道:“你或许以为是个天大的秘密,可对我而言你的秘密根本不值一提。”



        罗猎的话已经将安藤井下的好奇心成功激起,本身安藤井下在鸣鹿岛已经孤独守望了那么多年,这些年他只能依靠苦思冥想去研究自身的变化度日,在这样的条件下,他根本没可能找到答案。



        罗猎道:“麻博轩是因为去了满洲苍白山的一处神秘地穴,所以才变成了那个样子,如果你对他的事情有所了解,就应当知道,当时和麻博轩一起去的还有其他人。”



        安藤井下一动不动,听得异常专注,他已经对罗猎的话深信不疑。



        罗猎道:“当时一起深入地穴的共有三个人,并不是只有麻博轩一个侥幸从那里逃出生天。”他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我去过那里,见到一个人,也发生了和你类似的变异,只不过他的进化比起你更加纯粹,更加强大。”罗猎口中的这个人自然指得就是方克文。



        安藤井下在笔记本上快速写了几个字——他在什么地方?



        罗猎道:“死了,他和麻博轩一样感染的这种奇怪病毒,可以让人的新陈代谢增加无数倍,增强体力和智慧的同时,也会损害自身的健康,缩短本体的寿命,你应当知道所谓的化神激素也是一把双刃剑。”



        安藤井下硕大的丑怪头颅低了下去,他是最早主持追风者计划的人,对化神激素的作用和副作用相当的了解,罗猎口中的平度哲也当年也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助手罢了。



        罗猎擅长心理分析,虽然安藤井下丑陋的相貌已经距离人类的本来面目越来越远,可是从安藤不由自主流露出的细节上,罗猎仍然判断出他人性未泯,那本笔迹应当是安藤井下所写,也证明安藤井下是个极其博学的人。



        安藤井下又写了一行字:“把资料还给我。”



        罗猎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了那本笔记,他并未急于交还,而是低声道:“安藤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安藤井下的内心颤抖了一下,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将他当成人类看待,事实上连他自己都几乎忘了自己还是一个人,安藤的智慧并没有受到影响,他意识到眼前的年轻人有求于自己,正在尝试跟自己谈条件。



        罗猎指了指安藤井下的那双利爪:“我的朋友被您抓伤……”



        安藤井下陡然爆发出一声怒吼,他向前跨出一步摆出要攻击罗猎的架势,他也受了伤,张长弓用含有地玄晶成分的匕首刺伤了他的右臂,到现在伤口仍未恢复。



        罗猎知道这件事,他并未被安藤井下暴怒的气势吓住,目光盯住安藤井下受伤的右臂道:“作为回报我可以帮你疗伤。”



        安藤井下凶神恶煞的目光死死盯住罗猎的双眼,两人彼此对视着。



        透过安藤井下疯狂而充满杀气的双目,罗猎进入了一个漆黑的世界,而安藤井下在罗猎侵入他脑域的同时,魁梧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如同石化一般呆立在原地。



        如果不是走入安藤井下的脑域世界,罗猎绝对想不到一个如此丑陋的躯壳下竟包容着如此美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