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八章【再入虎穴】(上)

第二百八十八章【再入虎穴】(上)

        罗猎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随手一刀射向水中,飞刀入水宛如石沉大海,好半天都不见有反应。

        罗猎和瞎子也不敢呆在原地,两人慌忙向后撤退,远离海边。

        其余几人听到动静过来接应,罗猎示意他们找好掩护,来到那杆标枪前方,和瞎子两人合力方才将标枪抽了出来,张长弓凑在标枪的末端闻了闻,低声道:“是那个鳞甲怪物。”

        罗猎虽然及时出刀,可是并未看到怪物的真身,根据张长弓的描述,地玄晶材料铸造的武器可以对怪物造成伤害,也就是说他刚才丢出去的那一刀对怪物造成伤害的可能微乎其微,由此也能够欧推断出这种怪物和此前变异的方克文和孤狼有着一定的共同点。

        和张长弓的观点不同,罗猎认为这怪物很可能也是一个突变的人类,人类和动物的最大分别在对工具的使用上,既然这怪物能够投掷标枪来偷袭他们,就证明这怪物拥有一定的智商和利用工具的能力。

        罗猎道:“这座小岛除了海盗之外还有什么人来过?”

        海明珠道:“我听说在白鲨帮占领这座小岛之前,日本人曾经驻扎过一支军队,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放弃了这座小岛。”

        罗猎心中暗忖,如果鸣鹿岛过去当真有日军驻扎,或许这里就是他们其中一个实验基地,用来进行追风者计划的实验,那个鳞甲怪物兴许就是其中的某个实验品。

        瞎子道:“管他呢,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这鸣鹿岛有些诡异,还不知岛上到底藏有多少怪物呢。”

        张长弓道:“那怪物很厉害,居然可以生吞毒虫。”

        那条毒虫的毒性他们都已经见识过,只是沾染了毒虫体液的一箭就导致鲨鱼群连锁中毒,近百条鲨鱼已经全部死亡,连一个幸存的都没有,而那怪物生吞毒虫,其身体吸收的毒液肯定要比鲨鱼沾染得要多得多,而它居然可以安然无恙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张长弓将那柄匕首抽出递给了瞎子,这柄匕首沾染了怪物的鲜血,岂不是说这匕首上也有毒,张长弓又联想到了自己,自己被怪物抓伤,从伤口上看虽然并无异样,可现在他的整条左臂都麻酥酥的,难道也是中毒的征兆?

        海明珠也和张长弓想到了同一处,关切道:“你伤口还痛不痛?”

        张长弓摇了摇头道:“刚才还痛,现在一点都不痛了。”

        不痛未必是好事,罗猎让海明珠帮着张长弓解开包扎的伤口,这会儿功夫伤口处的皮肤已经变成了灰白色,不知是因为肿胀还是因为别的缘故居然泛起类似金属的光泽。

        瞎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坏了,老张,你可能也被那怪物感染了。”

        海明珠看到眼前情景,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张长弓道:“不妨事,你们先将匕首洗干净,然后将我肩头伤口的血肉挖下来。”他说得轻松,可内心也变得极其沉重,感染就意味着自己很可能会变成那怪物的模样。

        罗猎皱了皱眉头,现在张长弓的整个肩头都已经被感染了,想要将感染的部分清楚,岂不是要将他的整个左肩都卸下来,如果当真那样,张长弓的身体就算再健壮,只怕也无法活命。

        罗猎默默在脑海中搜索着解救张长弓的方法,父亲在他的体内种下智慧种子,随着他对智慧种子的吸收,他也拥有着超越常人的智慧和认知,可是在除掉雄狮王之后,他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创伤,方方面面的能力都出现了停滞不前,甚至后退的状况。

        罗猎想不起,仅仅根据眼前的线索还无法确定那怪物就是日方实验的生成品。

        几人都望着罗猎,瞎子道:“怎么办?”

        罗猎道:“我要回去一趟。”

        所有人都是一怔,马上明白罗猎所说的要回去,指的是要返回刚才的山洞。

        张长弓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以,太危险了,你没必要为我去冒险。”

        罗猎道:“换成是我你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瞎子和叶青虹几乎同时点了点头道:“我跟你一起去。”

        罗猎笑了起来:“又不是去打群架,人越多越好。鲨鱼都已经死了,我只是回去看看,那怪物的巢穴肯定就在山洞内的某个地方。”

        瞎子将那柄用地玄晶锻造的匕首递给罗猎道:“你带上防身。”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还有几把飞刀,就算遇到怪物,我也能够应付。”他随身的确带有十多把飞刀,可是其中用地玄晶锻造的只有一把。

        叶青虹道:“总得有个人帮你划船。”

        罗猎道:“我泅渡过去。”

        叶青虹抿了抿樱唇,她强忍住说服罗猎的想法,因为她明白就算自己说也改变不了什么,更何况张长弓的状况真的很危险,也许营救他的唯一机会就在洞内。

        叶青虹柔声道:“保重。”她将自己的手枪用油布包裹好递给罗猎,就算这把手枪对付不了怪物,可至少可以备着防身。

        罗猎道:“我不用枪。”

        叶青虹莞尔笑道:“就算是为了我,可否改变一下你的固执?”

        罗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从叶青虹的手中接过了那把枪。

        瞎子送罗猎来到海岸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机灵点儿,别硬撑!”

        罗猎笑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瞎子道:“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一个不能少!”

        罗猎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两个女人一个伤员,真遇到什么麻烦你得撑着。”

        瞎子重重点了点头道:“天塌下来我顶着。”

        罗猎已经快步走入水中,这一区域的海水还是因为海底火山的喷发温度上升了一些,罗猎透过目镜望去,发现海面下的视野要比外面好许多,他不敢在水中逗留太久,迅速向山洞的方向游去。

        途中虽然遭遇了几条鲨鱼的尸体,不过并未有真正的威胁靠近,他顺利找到了刚才的那个洞口,从洞内潜游了进去,一口气游到岸边,爬上去之后,从防水的油布包内先取出了手电筒。

        利用手电筒的光芒看到岸上的一片狼藉,横七竖八地躺着近百具尸体,其中唯一没有腐烂的那具尸体就是海明珠口中的海无常。

        罗猎来到尸体近前,确信周围没有动静,这才观察了一下海无常的尸体,根据张长弓的描述,这尸体的后背吸附着一条毒虫,罗猎戴上手套,解开海无常的甲胄。

        海无常的后背暴露出来,在他的颈椎后方和骶髂处各有一个手腕粗细的血洞,当时那条形如蜈蚣的毒虫首尾就插入了海无常的身体内部,罗猎不知海无常的尸体对毒虫为何有这样的吸引力,从其余尸体上并未看到同样的状况。

        罗猎将海无常的甲胄全都褪了下来,失去甲胄的尸体又如一条苍白的蠕虫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罗猎将海无常的尸体反转,发现海无常的肚皮几近透明,用手电的光束照射海无常的肚子,可看到其中充满了樱桃大小的红色虫卵,能够预见,等到以后这些虫卵孵化之后都会变成毒虫。

        罗猎推测海无常生前很可能是个用毒驭虫的行家,从海无常这身甲胄来看,此人应当来自日本。

        罗猎从尸体上并未有任何惊喜的发现,周围都是损毁的船棺,看来这些人都是海无常的殉葬者,这些船棺应当是他们特有的埋葬形式,罗猎用光束照射岩壁的顶部,发现岩壁和顶部的交界处似乎有一个小小的洞口,如果不仔细看,一般都会疏忽掉。

        罗猎利用悬挂船棺的铁钎向上爬去,石壁虽然近乎垂直,可是因为手脚都有攀附之处,对罗猎而言几乎毫无难度,只是在爬到最上方的铁钎之后,距离那小洞还有两米左右的距离,罗猎利用石壁的凸凹处,稍微费了些力气方才抓住洞口的下缘,双臂趴在洞口边缘,这洞口约有一米直径,可以容纳一人顺利通过。

        罗猎爬入洞内,先用手电筒照射了一下前方,看出这洞是倾斜向下,而且外口小,里面越来越大,有海浪声从下方传来,看来这里和海面连通。

        罗猎沿着倾斜的石洞小心下行,地面陡峭湿滑,稍有不慎很可能就会失足滚落下去,走了一段距离前方现出一个平台,平台上竟然有几堆灰烬,一看就知道是人为用火的痕迹,如果这里是那怪物的藏身之处,火自然就是怪物所点燃,罗猎现在几乎可以断定那怪物绝非兽类,而是人。

        罗猎看了看平台周边,在他左前方靠近石壁的地方有一个天然的凹窝,里面存放着一些日常用品,罗猎从中发现了一些药物和针剂,最让他惊奇的是,这其中还有两块各有拳头大小的蓝色地玄晶矿石。

        这可谓是意外之喜,罗猎将地玄晶矿石收入随身携带的皮囊之中,又看到一本发黄发霉的笔记,旁边还有不少的铅笔头,罗猎担心怪物就潜伏在自己的周围,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周围,并没有感知到有危险存在,这才翻开那本笔记,笔记上画着各种各样的图画,罗猎从中找到了关于那条毒虫的图谱,旁边都是用日文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