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七章【海妖现】(下)

第二百八十七章【海妖现】(下)

        潮水又退了许多,洞口可以容纳小船出入,瞎子战战兢兢,叶青虹一刻也不敢放松,始终子弹上膛,只要发现水中有异动她就会马上开枪,其实他们乘坐小船前往也冒着极大的风险,如果遇到体型巨大的鲨鱼,随时都有覆舟之危。



        张长弓长弓在手,注视水面,就在小船即将离开洞口的时候,他看到水面浮现出一只三角背鳍,张长弓眼疾手快,一箭射了出去,羽箭正中水中潜游,准备向小船发起冲击的鲨鱼,鲨鱼中箭之后,平静的水面马上又沸腾起来,那些凶恶的鲨鱼一个个冲上去将同伴的尸体分而食之。



        瞎子和叶青虹不敢逗留,两人同时向后推动岩壁,利用反作用力将小船推出岩洞。



        小船刚刚驶出岩洞,就有一波海浪袭来,两人慌忙挥动木板,好不容易方才保持住小船的平衡,不至于被这波海浪掀翻。



        外面到处都是雾气弥漫,叶青虹焦急道:“罗猎,罗猎!”



        罗猎其实距离他们并不远,听到叶青虹的呼喊声,顿时意识到叶青虹不顾风险前来营救自己,内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担心,他大声道:“我在礁石上,我没事!”



        瞎子和叶青虹辨别罗猎的声音方向,正准备循声划去,却听罗猎又在大声提醒他们不要过去。



        罗猎的提醒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虽然暂时躲过了鲨鱼的攻击,可是数十头鲨鱼仍然不肯放弃这个近在咫尺的猎物,鲨鱼群围绕着礁石巡弋久久不愿离去。罗猎担心叶青虹他们不清楚状况,靠近这里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然而罗猎很快就发现鲨鱼群改变了策略,在听到叶青虹的呼喊声后不久,那些鲨鱼就不再继续环绕礁石游动,转而向洞口处游去,罗猎赶紧提醒叶青虹他们,鱼群朝着他们的位置去了。



        叶青虹和瞎子听到罗猎的提醒,慌忙留意海面的动静,只见数十头鲨鱼排列着整齐的队形从小船的前方游过,它们并没有对小船发动攻击,而是游入了他们刚刚出来的洞口。



        瞎子眨了眨小眼睛,不解道:“怎么?放着人肉不吃?难道去吃死人?”



        叶青虹道:“别管它们,先去接罗猎。”



        两人同时划动木板,趁着这个机会靠近罗猎所在的礁石,罗猎已经在礁石上被困了许久,看到两人不顾危险前来,心中大为感动,小心走入船舱,从叶青虹的手中接过木板,交接的刹那,轻轻用手指抚摸了一下叶青虹柔嫩细腻的手背,这细微而不易被他人察觉的亲密举动让叶青虹的俏脸为之一热。



        瞎子道:“邪门了,鲨鱼都不见了。”



        罗猎忽然指向前方道:“那里有一头。”



        三人循着罗猎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海面上漂浮着一头鲨鱼,那鲨鱼已经翻了肚皮,显然死了,很快他们就发现死的并不仅仅是一头,他们还没有离开礁石,就见到了五头鲨鱼的尸体。



        瞎子喃喃道:“难道是岩浆有毒,把海水给沾染了?”



        鲨鱼的确是中毒而死,可并不是因为岩浆的缘故,比起他们外面的所见,洞内水面上更是浮尸一片,洞内水面上密密麻麻已经有几十头鲨鱼翻起了白肚皮。



        海明珠看得目瞪口呆,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张长弓从箭筒内抽出一支羽箭,闻了闻道:“原来如此。”羽箭上的腥臭气息让他想到了原因,归根结底是因为他让海明珠捡来羽箭的缘故。



        他用羽箭射杀怪虫的时候,镞尖上沾染了怪虫的毒液,因为担心武器不够,所以他让海明珠帮忙将射出去的羽箭又收回,刚才他射杀鲨鱼的时候,恰恰使用了一支沾染怪虫毒液的羽箭,那头鲨鱼被射杀后,很快就被凶残的同伴分而食之,从而造成了更多鲨鱼的中毒,正是同类相残方才让毒素宛如瘟疫般蔓延,归根结底杀死这群鲨鱼的是它们自己凶残的欲望。



        罗猎他们并没有急于返回洞内接人,毕竟这条小船不足以同时承载五人的重量,他们先在附近寻找到一片相对安全的登陆地,先让瞎子和叶青虹上岸,由罗猎一人撑船回去接人。



        返回的途中看到数十具鲨鱼的尸体,除此以外还可看到数以千计的死鱼,这些鱼是因为吸入了被鲨鱼毒液污染的海水所致,可见那怪虫的毒性是何其剧烈。



        罗猎将两人接出洞外,张长弓将导致鱼类死亡的真正原因告诉了他,罗猎听到那遍布鳞甲刀枪不入的怪物之时第一时间想到得就是方克文,在北平圆明园之后他曾经和张长弓专门探讨过这件事,所以张长弓对其中的内情是了解的。



        张长弓摇了摇头道:“那怪物和我此前在山田医院所遇的野兽肯定不同,它体型很大,移动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比不上野兽,而且,在力量方面也要稍弱。”张长弓和变异后的方克文交过手,如果刚才所遇的是方克文,那么自己很可能已经遇难。



        罗猎的目光投向海明珠,希望能够从她那里得到一些答案。



        海明珠道:“你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可没有故意把你们引到这岛上来。”



        此时海面之上仍然笼罩着白茫茫的雾气,因为海底火山喷发的缘故,周遭的空气极差,可见度也很低,罗猎全凭着自己的感觉方才来到了叶青虹和瞎子上岸的地方。



        他们上了岸,将这艘金属制成的小舟拖到了岸上,又牢牢拴好,避免回头被上涨的潮水冲走,要知道,现在这条小船是他们离开鸣鹿岛的最大希望。



        海明珠又为张长弓重新检查并包扎了一下肩头的伤口,尽量避免被感染的可能。



        罗猎和叶青虹在海边站着,他们都用棉布蒙住口鼻,以免吸入太多的火山灰,海底火山的喷发规模虽然有所减弱,可是并不代表危险已经全部过去,更何况在眼前恶劣的天气形势下,明珠号应当不会冒险靠岸。



        叶青虹道:“海明珠既然此前来过这里,应该对这边的情况有所了解。”



        罗猎摇了摇头道:“看她的样子应该不清楚这里的状况。”



        叶青虹道:“就算她知道,现在也没办法后悔了。”一双美眸盯住罗猎道:“还说什么带我看日出!”



        罗猎听她提起这件事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叶青虹也笑了,虽然落入如此凶险的境地,可只要身边有罗猎在场,仍然感觉到温馨而浪漫。叶青虹主动挽住罗猎的臂膀道:“看海底火山爆发更加难忘。”



        身后传来瞎子的干咳声,叶青虹正在陶醉之时,并没有觉察到这厮的到来,不过罗猎却早已听到他的脚步声。



        两人转过身去,叶青虹并没有因为瞎子的到来而放开罗猎的臂膀,聪颖的她意识到在她和罗猎之间自己必须要采取主动。



        瞎子看着亲密的两人,又干咳了一声,捂着嘴巴道:“打扰两位了。”罗猎道:“少废话,有什么要紧事?”



        瞎子其实没什么要紧事,只是那边海明珠正在为张长弓清理伤口,自己总觉得变成了个电灯泡,于是才过来寻找老友罗猎,可这边的情形也是一样,瞎子心里感觉有点失落,倒不是他嫉妒,而是让他想起了周晓蝶,人比人得死,自己咋就那么不受女人待见。



        瞎子道:“没啥事儿,你们继续。”



        叶青虹呸了一声道:“瞧你心怀鬼胎的样子,八成没什么好事。”



        瞎子道:“我可怀不上。”



        叶青虹因他这句话俏脸红了,慌忙松开罗猎的手臂,作势抬脚要踢瞎子,其实瞎子没别的意思,是她自己误会了,瞎子对叶青虹虽然没有了当初的忌惮,可心底还是有些惧怕的,看到叶青虹要对自己出手,心中一慌,脚下一滑,失去平衡坐倒在了地上。



        看到他的狼狈相,叶青虹忍不住笑了起来。



        罗猎也笑了,过扶起瞎子,瞎子道:“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见得旧人哭,罗猎啊罗猎,想不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是这样。”他这张大嘴巴说起话来总是欠缺考虑,本来是想开个玩笑,可这个玩笑显然又开错了对象,罗猎内心一紧,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



        叶青虹明察秋毫,知道瞎子的这句话一定又勾起了罗猎的伤心往事,暗自埋怨瞎子说话不经大脑,可这种时候也不能点破,那岂不是在罗猎伤口上撒盐,她借口有事走开。



        罗猎将瞎子从地上扶了起来,瞎子这会儿明白了过来,叹了口气道:“我真不是说她,罗猎,我没别的意思。”



        罗猎道:“你那张臭嘴,我还能不清楚。”



        瞎子道:“清楚就好,我这人就是有口无心。”



        咻!罗猎突然听到一声尖啸,他一把将瞎子推开,瞎子才站起来不久,这下又被罗猎推了个踉跄,罗猎推开瞎子的同时身躯后仰,膝盖的弯曲近乎九十度,一根钢铁标枪从海面下激射而出,穿过罗猎和瞎子之间的空隙,钉入他们身后十多米的沙滩中,因为极大的冲击力,半支标枪都刺入到沙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