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六章【船棺林立】(上)

第二百八十六章【船棺林立】(上)

        张长弓看重的也绝非宝藏,他们沿着山洞一路下行,前方冷风越来越强,张长弓凭着经验判断出他们距离出口应当越来越近。瞎子已经看到前方涌动的海水,洞里的海水应当和外界相通,原来这藏宝处的另外一个开口位于小岛的底部,涨潮之时会将开口彻底隐藏,落潮的时候,洞口会暴露出一部分。

        两人搜寻到这里不再前行,回去通知罗猎几人下来。

        这会儿功夫熔岩已经将他们进入山洞的入口彻底填塞封闭,还好这里另有出口,不然他们要被活活困住。

        众人一起来到山洞的底部出口,虽然潮水已经退了,可洞口也只是暴露出一小半,罗猎在众人之中水性最佳,由他率先出去探路,罗猎脱去外衣,露出里面黑色紧身的潜水服,健美的体型展露无遗。

        瞎子小眼睛流露出羡慕的光芒,虽然自己减肥成功,可啥时候才能练成罗猎这样的体型?人比人气死人。

        罗猎可没工夫顾及他的那点小心思,下水之前,叶青虹道:“小心!”

        罗猎笑着点了点头。

        瞎子想起了一件事,将刚刚得来的短刀递给罗猎道:“带着,水里这玩意儿好使!”

        罗猎接过一看也不由得感到惊奇,这把刀入手沉重,锋利非常,一看就不是凡品,他也没跟瞎子客气,走入水中向洞口的方向展臂游去,众人都关注着罗猎的一举一动。

        从海水的温度来看并没有提升许多,罗猎在冰冷的海水中破浪而行,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来到了洞口,因为水位较高,洞口因潮起潮落忽隐忽现,罗猎在水位下降的时候从洞口游了出去,外面夜色深沉,海面上到处飘荡着白色的水汽,海底火山喷出的熔岩和冰冷的海水相遇迅冷却降温,从而导致海水大量汽化。

        因为周遭都是水汽的缘故,罗猎看不清周遭的状况,他也不敢游得太远,生怕迷失了方向,找不回原来的出口。罗猎准备回头的时候,却看到前方一个黑色的小三角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飞靠近。

        罗猎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那黑色小三角应当是一头鲨鱼的背脊,内心顿时一惊,转身向洞口全游去,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还没等他游入洞口,就看到前方同样有两个小三角向自己靠近。

        瞎子指着前方的水面道:“那玩意儿是什么?”

        水中正有一个小小的三角缓慢移动,海明珠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定睛望去,惊声道:“鲨鱼,那是鲨鱼!”

        张长弓弯弓搭箭,觑定那移动的鲨鱼背脊一箭就射了出去,虽然水中的鲨鱼对他们此刻并无危险,可是罗猎还在水中,张长弓要帮助罗猎尽可能地扫清障碍,这是张长弓第一次使用刚刚得来的弓,松开弓弦,弓弦弹性十足,镞尖划出一道笔直的寒芒,咻!的一声射向目标,射出的度乎张长弓的想像,张长弓暗自欣喜,这张弓要比自己过去使用的优秀许多。

        羽箭已经命中水中的目标,镞尖从鲨鱼的背部射入,深深透入它的体内,血雾从伤口中流了出来,于海水中迅蔓延开来。

        那鲨鱼被张长弓一箭射死,缓缓翻起了肚皮。让人震惊的一幕紧接着生了,鲨鱼周遭的海水如同沸腾,十多条饥饿的鲨鱼闻到血腥之后从水底浮了上来,它们争先恐后地撕咬着那头刚刚死去的同伴,场面让人惊心动魄。

        叶青虹看得恶心,垂下双目,自然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其实人类何尝不是一样,她不由得为罗猎的安危担心,惊声道:“罗猎还没回来,他会不会遇到麻烦?”

        张长弓连续射出几箭,箭无虚,又有几头鲨鱼被他射杀当场,罗猎肯定遇到了麻烦,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帮助罗猎铲除这些水中杀手。

        叶青虹和瞎子两人也举枪射击,那些鲨鱼虽然凶猛,可是它们对岸上的几人却无法构成真正的威胁,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海明珠虽然也想帮忙,可惜手中并无武器,只有抓起地上的石块向水中投掷。

        瞎子一边开枪一边叫道:“罗猎,快回来!你快点回来!”

        暗潮涌动,罗猎已经来不及游回洞内,他将目标锁定在距离自己不到十米处的礁石,这是一场和死亡的比赛,罗猎的手刚刚触及礁石,一头鲨鱼从他的右侧就扑了上来,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咬来,罗猎一刀捅了出去,短刀从鲨鱼的下颌捅了进去,刀锋从它的嘴里透出。

        罗猎不敢多做停留,刺杀一头鲨鱼之后马上向礁石上爬去,他的双脚刚刚脱离水面,就有一头鲨鱼从水中探出头部,试图撕咬他的双足,罗猎狠狠一脚踹在那鲨鱼的鼻子上,借着蹬踏的反作用力一跃而起,又有一头鲨鱼从水中跃起,因罗猎的突然腾跃而错失了目标,一口咬空,然后坠入海中。

        礁石距离海面大约两米的高度,罗猎在群鲨环围之前,成功攀爬到礁石的顶端。

        坐在礁石之上,罗猎总算得以喘息,只见周围的海面上群鲨巡弋,已经将他团团包围,如果他的反应再慢上一刻,恐怕就会落入群鲨围攻的境地,就算他手中有刀,就算他武功够强,也很难从群鲨的包围中突围出去。

        粗略估计单单是环绕礁石的鲨鱼就有百头之多,那群鲨鱼一个个虎视眈眈盯着中心礁石上的猎物,围绕礁石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漩涡。

        罗猎坐在礁石顶端一时间无法突围,心中暗忖,只能等等再说,没必要冒险回去,只是他担心洞内的同伴,如果自己久去不回,他们必然会担心自己遇到了危险,冒险前来营救岂不是麻烦。于是罗猎朗声叫道:“我没事!”

        罗猎用尽全力呼喊,他虽然中气十足,可声音仍然难免被海风吹散。

        尽管如此,身在洞内的四人还是隐约听到了他的声音,这其中以张长弓耳力最劲,他停下射击,示意同伴也都停下,侧耳倾听了一会儿道:“没事,罗猎没事。”

        其余几人也都听到了罗猎断断续续的声音,叶青虹得知罗猎平安无事这才松了口气道:“看来是被鲨鱼困住了。”

        瞎子道:“咱们必须想个法子将他解救出来。”

        海明珠望着水中争相抢夺同伴尸体的鲨鱼,此时海水已经被染红,她虽然在海上长大,可如此凶残的场面也是第一次见到,摇了摇头道:“下水就是死路一条,除非……”

        “除非什么?”张长弓问道。

        “除非咱们能够找到一条船。”

        瞎子切了一声道:“还不是等于白说。”现在这种状况下又去哪里去找船。

        叶青虹道:“不如咱们分头找找,看看这里有什么可用的工具。”按照她的想法与其在这里干等下去,不如四处找找,兴许还能有些现,就算找不到工具,能够找到另外的出路也是一件好事。

        叶青虹和瞎子一路,张长弓带上海明珠,他们折返回头,因为刚才是沿着海风吹来的方向一路寻来,所以他们并没有走弯路,遇到一些旁支洞口都未曾选择进入,而这次不同,他们必须从头寻找,不放过洞内每一个细节。

        瞎子乐于如此,毕竟刚才他就有仔细搜索的心思,看看能否找到过去白鲨帮留下的宝藏,他目光锐利,一双夜眼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下极具优势,不时弯下身去,捡起地上的金币。

        叶青虹虽然没有出声制止他,可对瞎子的举动明显有些鄙夷。瞎子自然有所察觉,嘿嘿笑道:“咱们出身不同,我和罗猎打小穷惯了,有钱不捡,天理不容。”

        叶青虹道:“别忘了,你最好的朋友还被困在外面。”

        瞎子道:“他那么走运,肯定没事。”话虽然这么说却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虽然金币重要,可是如果让他将兜里所有的金币去换罗猎的平安,他肯定会毫不犹豫,金币诚可贵,基情价更高。

        张长弓和海明珠走得则是另外一条路,行至中途,张长弓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海明珠过去曾经来过这里,刚才也是她把他们带到这山洞之中,他的内心顿时警觉了起来?就算海明珠五年前来过,她对洞内的情况显然是清楚的,这一路走来她多数时间都表现的一无所知,究竟是真是假?到底她是真得没有到过这里还是她故布疑阵,如果是后者这小妮子的心机也够深,甚至连海水中有鲨鱼可能她都早已知道。

        张长弓低声道:“这里有船?”

        海明珠道:“我记得好像有一艘船挂在墙上,不过记不得当时是在什么地方看到的了。”

        张长弓嗯了一声。

        海明珠道:“你们脱险之后会不会放了我?”

        张长弓没有搭理她。

        海明珠又道:“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一个好人。”

        张长弓道:“你说的船在什么地方?”

        海明珠指了指前方:“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