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五章【海底烈焰】(下)

第二百八十五章【海底烈焰】(下)

        罗猎几人不敢停步,山洞已经不远,海底火山已经开始喷发,熔岩宛如火龙般冲出海底升腾到夜空中的最高处,然后又四散开来,宛如漫天花雨般向海面倾泻而下。



        场景如此瑰丽,可这瑰丽景色的背后却隐藏着致命的危险,没有人敢驻足观望这大自然难得一见的景色,他们的内心都被危险笼罩着。他们的身上都包裹严实,尽量将面孔埋下。



        尽管如此从天而降的岩浆还是落在了瞎子的身上,罗猎眼疾手快,一刀将瞎子背后的熔岩挑落。



        他们依次冲入了山洞,刚刚进入山洞,熔岩雨就纷纷落下,整座鸣鹿岛顿时变成了人间炼狱。有不少臭鼬劫后余生也逃到了山洞里,山洞内潮水尚未完全退去,最深处齐腰深度,不过水面还是在缓慢下降的,他们向葫芦形山洞的底部走去,进入内洞,将两扇铁门关闭,避免有更多的臭鼬进入其中。



        约莫一个多小时之后,水已经退到了足踝,虽然鸣鹿岛已经成为熔岩和烈焰的世界,可是海水仍然冰冷,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被海水浸透,除了罗猎之外所有人都被冻得瑟瑟发抖。



        在这样的状况下只怕无法熬上一整夜,即便是能够扛过去,他们之中肯定也会有很多人生病,罗猎决定出去看看,推开铁门,水已经退的差不多了,山洞的地面上横七竖八躺满了臭鼬的尸体,往前走没几步就闻到一股焦臭的皮肉味道,却是有一些熔岩涌入了洞内,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坏事,利用这些熔岩的热度可以烘干他们身上的衣服。



        罗猎将同伴都叫了出来,熔岩尚未冷却,温度极高,在三米开外就能够感觉到滚滚而来的热量,这对他们而言等于是雪中送炭。



        叶青虹和海明珠两人也靠在一起,过去立场不同的两人在共同的危险面前不由自主相互依靠。



        瞎子也被冻得脸色青白,一边烤火一边哆哆嗦嗦道:“这岩浆该不会把洞口给封住吧?”



        张长弓举目看了看道:“不会,只是凑巧有岩浆喷射进来,几率很小。”他稍稍缓过劲来就和罗猎一起清理地上死去的臭鼬尸体。



        几人将衣服烘干,感觉舒适了许多,罗猎和张长弓又将山洞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避免有弹药随同潮水漂出,万一遇到灼热的岩浆必然会引发爆炸,他们要尽可能规避危险。



        两人来到里面的洞内,却发现地面上居然有一道暗门,原本这暗门被灰尘覆盖,因为海水涨潮倒灌入洞口,将表面的灰尘冲刷干净,所以才显露了出来。



        罗猎和张长弓两人撬开边缘两人同时用力,将暗门掀开,铁板下方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这地下岩洞显然是人工砌成。张长弓趴在洞口感觉洞内冒出森森冷气,里面的空气似乎比外面清新许多,张长弓凭借经验判断,这地洞一定和外界相通。



        两人对望了一眼,正准备商讨是不是下去一探究竟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瞎子的一声惊呼,他们慌忙向外面赶去。



        瞎子三人倒是没什么事情,只不过从山顶流下的熔岩宛如瀑布般挂在了山洞的出口,而且因为地势的缘故,熔岩开始向洞内涌入,瞎子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这样一来他们就坚定了去地洞中一探究竟的决心,几人商量之后,还是由瞎【31小说网    更新快】子和张长弓先进入地洞。



        地洞的石壁上有可供手脚攀爬之处,张长弓率先爬下,约莫下降了十米方才到了底部,瞎子随后跟了下来,举目四顾,发现周围并没有其他的洞口,认为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洞,顿时有些失望。



        张长弓指了指右侧道:“有风,风是从这里来的。”



        瞎子这方面的感觉远不如张长弓灵敏,伸手感觉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张长弓双掌贴在右侧的石壁之上全力一推,轰隆一声,那面墙居然被他推得坍塌倒地,眼前出现了一个可供出入的洞口,原来这面墙是用石块排列而成,石块之间并没有粘合。



        张长弓感觉到的风就是从石块的缝隙中吹入,所以才用力推墙,想不到一推就将石墙推到,露出了后面的山洞。



        瞎子惊喜道:“老张,居然让你给蒙准了。”



        张长弓憨厚地笑了笑,他绝不是蒙,多年打猎积累的经验,在同样的环境中,他对自然界的感知力要比一般人强大得多,阳光、空气、水、风、味道,这些人们习以为常的一切,他却能够从中察觉到微妙的变化。



        两人向前走了几步,瞎子就有所发现,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硬币,将之拿起凑近一看,这些硬币全都是金币,从金币上的图案来看应当不是来自于中华,瞎子惊喜道:“洞中有洞,这里才是海盗真正藏宝的地方。”



        张长弓道:“那又如何?”就算这里的财宝堆积如山,在生命面前也不值一提。



        瞎子不满地看了张长弓一眼道:“你是不是傻?宝藏,宝藏!咱们得了海盗的宝藏,这辈子就有花不完的钱。”



        “那又怎样?”



        瞎子简直是有些无语了:“有钱就能为所欲为。”



        张长弓道:“如果咱们这辈子都离不开这座小岛,再多钱又有什么用?”



        一句话把瞎子给问住了,瞎子挠了挠头,不错啊!如果离不开这座小岛,就算他成为这世上最富有的人又有什么意义?再多钱到最后可能连一个馒头都换不来,如此简单的道理自己居然没有相透。



        张长弓忽然伸出臂膀将瞎子拦住,瞎子抬头望去,只见前方站着一人,那人弯弓搭箭,镞尖的方向正瞄准了他们。其实在这样的环境下,瞎子的目力远胜于张长弓,只是这厮杂念太多,所以还不如张长弓发现的早。



        瞎子倒吸了一口冷气,慌忙去掏枪。张长弓道:“不妨事,是个假人!”



        那人像一动不动,始终保持着他们第一眼看到的姿态,瞎子这才喘了口气,两人分从两侧靠近,虽然是个假人谁也不敢迎着镞尖向前走。



        那人像周身穿着甲胄,脸上带着古怪的面具,头盔之上生有两个犄角,从甲胄的规制来看应当来自东瀛,弓也和中原不同。



        张长弓是用弓的行家,这张弓保持着绷紧的状态应当已有多年,张长弓将长弓从那人像的双手中取下,弓弦放松瞬间向弓身弹射过去,只听到嗡!的一声闷响,弓弦来回颤抖不停,弓身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形状,张长弓暗自惊叹,如果弓弦保持松弛的状态,这么多年仍然拥有良好的弹性并不稀奇,要知道这张弓是在满弓的状态下保存了许多年。



        张长弓将长弓握在手中,弓身应当是金属材质,不过密度很小,在手中和普通的木材无异,韧性绝佳,张长弓再度将弓弦拉开,这弓的强度和力量丝毫不次于他日常使用的弓箭。



        张长弓可谓是意外之喜,他将长弓背在身上,那人像箭囊内密密麻麻插着数十支羽箭,腰间环围着一圈特制的镞尖,这些镞尖更换在原有的箭矢之上就可以成为爆裂箭。



        瞎子道:“你既然这么喜欢,干脆连这身盔甲也扒下来带走。”



        张长弓摇了摇头道:“太笨重。”



        瞎子手快,已经将那头盔从人像上取了下来,人像的本来面目顿时暴露出来,他们本以为盔甲里面是一座石像或铜像,可取下头盔一看,竟然是一个栩栩如生的脑袋,面目和活人无异,一双眼睛怒目而视。



        瞎子被吓了一跳,以为根本就是个活人,双手吓得一哆嗦,头盔也掉落在了地上。



        张长弓素来胆大,他伸手摸了摸那人像的面孔,发现硬邦邦滑腻腻毫无弹性,辨别出并非是真人,乃是蜡像。



        瞎子听说是蜡像之后马上缓过劲来,呸了一声道:“奶奶的,吓了我一条,这些海盗真是有毛病啊,在这里弄了尊蜡像,几乎能够以假乱真,难道想吓死人吗?”



        张长弓道:“或许海盗的头目就是个日本人呢?”



        瞎子认为很有道理,从日本人的腰间将一长一短两把太刀抽了出来,啧啧赞道:“刀不错,归我了。”



        张长弓道:“日本人锻造的工艺真得很厉害。”



        瞎子道:“回头跟罗猎的那把刀比一比,看看谁的更厉害。”罗猎在西夏地下王城得到了一把名为虎啸的长刀,瞎子一直羡慕不已,现在自己也得到了宝刀,顿时产生了跃跃欲试的想法。



        张长弓泼冷水道:“好马配好鞍,就算给你天下第一利刃也没用。”



        瞎子呸了一声道:“你就这么看低我?”



        张长弓忽然指着前方道:“金子!”



        瞎子赶紧扭头去看,却啥也没看到,这才知道是张长弓故意晃点自己:“老张,你真不是个好东西。”



        张长弓哈哈大笑,两人往前又走了近半里路也没发现什么宝藏,不过地上零零散散的金币倒是有一些,这里应当是当初海盗的一个藏宝处,不过里面的宝藏已经转移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