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五章【海底烈焰】(上)

第二百八十五章【海底烈焰】(上)

        冬日打雷绝无好事,很快他们就验证了这个道理,因为树林被闪电击中引发了山火,隐藏在其中的小动物纷纷向空旷之处逃来,鸣鹿岛上没有一头鹿,可是却有许许多多的臭鼬。



        瞎子第一个发现,看到从树林中密密麻麻窜出数千只毛茸茸的东西,最初他还以为是老鼠,可又觉得寻常老鼠体型没有那么硕大,定睛望去方才认出是臭鼬,他惊呼道:“黄鼠狼,天哪,这么多黄鼠狼!”其实臭鼬和黄鼠狼不同,后者通常被称为黄鼬,体型也比前者稍小。



        叶青虹和海明珠已经吓得尖叫起来。



        罗猎提醒同伴先将口鼻蒙住,臭鼬最强大的武器当属它们的屁,这么多的臭鼬如果同时放屁,身处中心的他们只有被熏倒的份儿。



        张长弓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向树林撤退。”



        尤其是对叶青虹和海明珠这两位女孩子来说,就算是进入燃烧的树林也比和这群臭鼬为伍要强得多,瞎子在前方开路,罗猎和张长弓两人分别护住叶青虹和海明珠,用棍棒将涌上前来的臭鼬赶走。



        好在这些臭鼬并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不过一个个出于本能的反应开始放屁,因为它们的屁中含有硫醇,奇臭无比,往往靠近它们的生物会避之不及,一个臭鼬放屁足以熏倒一头牛,更何况这成千上万只臭鼬。



        罗猎几人谁也不敢停下脚步,屏住呼吸,快步向燃烧的树林中逃去,好不容易才从潮水般涌来的臭鼬群中冲出一条道路,进入燃烧的树林之中,张长弓和罗猎分别捡拾了一根燃烧的树枝,将周围的臭鼬驱赶出去,此时几人方才敢喘息。



        虽然这里距离臭鼬群已经有一段距离,空气中仍然弥散着让人作呕的臭味,海明珠率先忍受不住,躬身哇哇吐了起来,此前吃下的东西吐了个干干净净。



        张长弓找到上风口,狂风将烟雾和臭气吹向西北,这里的空气相对清新一些。



        雨似乎小了一些,天气的可见度也提升了不少,瞎子瞪大一双小眼睛四处张望,寻找他们船只所在的位置,他们所在的方位恰恰是小岛的另外一端,从这里看不到船只停靠的地方。



        海面上波涛汹涌,瞎子忽然看到海面东南的部分竟然泛起一丝红意,他以为自己的眼睛受到了夜雨的干扰而出现了幻觉,慌忙拍了拍一旁的罗猎。罗猎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两道剑眉顿时拧在了一起。



        叶青虹吃惊的声音响起:“你们有没有看到,哪片海红了。”



        海水红了,宛如血染,似乎海面之下藏了一轮火红的夕阳。陆威霖在听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冲到了甲板上,眺望着远方如同血染的海面,他抓紧了护栏,瞠目结舌。



        船长颤声道:“血海……血海……必有大灾……”他扑通一声就在甲板上跪了下去,船上的水手也随同他一起跪了下去,他们开始祈祷,祈祷灾难不要降临到他们的身上。



        陆威霖并不信邪,他跌跌撞撞进入老安所在的船舱。



        老安冷冷道:“逆天而为,必遭天谴,现在来找我已经晚了!”



        陆威霖举起手枪用枪口抵住老安的额头,怒吼道:“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猎道:“火山!应当是火山!”根据资料显示,在这片海域之中存在着许多的火山,他们途经的天目岛就是其中的一座,海面上的火山他们能够看得到,可许许多多的火山位于海面以下,那就是海底火山,海底火山处于休眠期的时候从外表看不出任何的异常,可是一旦开始喷发,就如同一个个埋在海底的地雷。



        罗猎几人身在鸣鹿岛虽然经历了多次险情,可是比起仍在船上的人反倒安全许多,一旦大大小小的海底火山开始喷发,且不说从海底喷涌而出的岩浆和热气,单单是掀起的海浪就可将船只倾覆。



        罗猎将自己想到的事情告诉了同伴,张长弓他们也不禁担心起来,可担心归担心,他们目前也无法回去通知船上的人,现在只能是各安天命。



        陆威霖的手指已经搭在了扳机之上,老安抬起头,双目盯住陆威霖,从他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的惧怕,老安却从陆威霖的目光中读到了他内心中的犹豫,老安咬牙切齿道:“为什么不开枪?开枪啊!”



        陆威霖的确在犹豫,罗猎之所以将老安这个麻烦带在身边是因为他有用,不到必要的时候不可以将之铲除,作为一个杀手,陆威霖不介意多杀一个人,可他又感觉到如果杀死老安,他们这次的任务很可能就此破灭。



        从老安有恃无恐的眼神他意识到,老安心有所恃,陆威霖点了点头,抵在老安额头的枪口慢慢垂落下去,低声道:“你有什么主意?”



        老安望着陆威霖,过了许久终于道:“起锚,向东而行,不然我们全都得死!”



        陆威霖道:“罗猎他们还在岛上!”



        老安道:“如果船沉了,他们再也没有离开鸣鹿岛的机会。”



        两人并没有做更多的交谈,彼此之间却已经达成了默契,陆威霖明白老安的意思,如果继续将船停泊在这里,他们只能坐以待毙,这艘船不但承载着他们的生命,也肩负着带罗猎等人离开鸣鹿岛的使命,如果这艘船沉了,大家都要玩完。



        陆威霖为老安打开铁镣,扶着他走出船舱,大吼道:“所有人给我听着,马上起锚开船,听安伯的指挥!”



        仍然在甲板上跪拜祈祷的那群人并没有听从陆威霖的这声召唤,陆威霖气得抬起脚将船长忠旺踹了个屁墩儿怒吼道:“祈祷有个屁用,赶紧的,开船!”



        船长忠旺结结巴巴道:“可……可罗先生他们……”



        “开船!”



        起锚之后,船在老安的指挥下驶离他们临时停泊的海湾,刚刚离开就听到身后传来蓬!的一声闷响,众人回头望去,之间刚才停船的地方一股黑色的喷泉从海底喷出,伴随着大量的白色水汽,原来他们停靠的地方就潜藏着一座海底火山,如果不是他们及时离开,此时已经被海底喷涌而出的熔岩击中。



        众人惊魂未定,远方的海面如同沸腾一般,海面下方红光明灭,时而黑潮涌动,海底火山喷发之后,喷射出的灼热岩浆遇到了冰冷的海水,迅速冷却生成大量的白色水汽,将整个海面笼罩。



        白色的水汽随着海风飘散,包裹了整个鸣鹿岛,瞎子隐约看到他们的船只离开,指着远方模糊的船影道:“走了……船走了……”



        罗猎镇定如故,越是在危险关头,他超人一等的稳定心态就表现出来,陆威霖还在船上,以陆威霖的头脑应当可以控制住明珠号的大局,选择离开是为了规避危险,如果船只仍然留在原地,很可能会被海底喷涌出的岩浆摧毁,目前明珠号是他们唯一的一艘船。



        张长弓道:“慌什么?就算离开也会回来。”



        叶青虹和海明珠两人紧张地盯着西南方的火红海域,那片海域越来越红,如果发红的部分是一个火山口,那么这个火山口显然是极其巨大的,一旦喷发,其威力要超出此前所有。



        她们担心得是,即便是在鸣鹿岛上,可能也在那座海底火山的覆盖范围内。鸣鹿岛并不大,一旦发生那种状况,恐怕他们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罗猎道:“海水在退。”



        众人低头望去,果然看到已经上涨到半山腰的海水开始缓慢向下退却,瞎子揉了揉眼睛,雾气太大,他也无法做出明确的判断。



        罗猎道:“回到那山洞中去。”



        几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必须要在那座巨大的海底火山喷发之前找到隐蔽的地方,避免灼热的岩浆直接落在他们的身上。



        在生死存亡之时勇于担当,敢做决断,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领袖,越是危险当头的时候罗猎的潜力就会被激发起来,他率领众人向山洞狂奔。动物对危险往往比人有着更灵敏的预感,漫山遍野的臭鼬也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的到来,它们开始排着整齐的队形向山下逃窜。



        瞎子叫道:“这些黄鼠狼跟我们抢地盘?”



        张长弓纠正道:“臭鼬,不是黄鼠狼。”海底火山不断喷发,空气中满是硫磺味儿,反倒冲淡了臭鼬的臭气。他们还没有进入山洞,海面上那片被染红的地方冒升出大量的白烟,突然之间,地动山摇,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从海底深处响起。



        海水冲天而起,巨大火山口范围内的海水因海底熔岩的冲击宛如一条黑龙般冲向夜空,黑龙的尾部拖曳出一条红黄色的熔岩流。



        瞎子惊呼道:“我靠,天崩地裂!”



        一块巨大的燃烧火球从天而降,就砸在他们前方不到五米的地方,几人被吓了一大跳,那火球正砸在臭鼬群之中,数十只臭鼬被当场砸成肉酱,那火球沿着倾斜的山坡一路滚落下去,这样一来臭鼬群可遭了殃,大火球从臭鼬群中碾压而过,那些臭鼬虽然逃得够快,可圆球滚动的速度也是奇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