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四章【鸣鹿岛】(下)

第二百八十四章【鸣鹿岛】(下)

        叶青虹道:“张大哥,你若是觉得麻烦,我帮你灭口,所有的麻烦就一了百了了。”

        海明珠吓得尖叫了一声慌忙向张长弓靠近,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张长弓的手臂,张长弓被臊得脸都发紫了,罗猎和瞎子却忍不住大笑起来,海明珠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头顶的月影有些模糊,还有些发红,忽然道:“坏了,要来风暴了!”

        罗猎几人听她这样说都抬头望去,瞎子以为她喝多了,切了一声道:“你喝醉了!”

        海明珠道:“你才醉了,从小我爹就教我看天气,这场风暴很大,而且……”她的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起风了,几人慌忙转过身去,避免风扬起飞灰迷住了眼睛。

        张长弓担心风吹火星会引起林火,顶着风拎了桶海水将篝火浇灭,这一去一回,风又大了许多,他们准备在风暴到来之前返回船上休息。可是此前乘坐的小船在风中竟然挣断了绳索,越漂越远。

        他们的船只距离岸边还有一段距离,水借风势,这会儿海水迅速涨潮,将他们和大船的距离进一步拉远,浪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如果强行回到船上肯定会遇到危险。

        罗猎果断道:“咱们先找个避风的地方躲一躲,等风小了再说。”

        其余几人也和他想到了一处。

        海明珠道:“跟我来!”她在前方引路,带领几人进入了鸣鹿岛东南的一个山洞,原来她过去曾经来过这里。

        五人刚刚走入山洞中,外面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没走几步看到一具早已腐朽的尸体,瞎子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仍然被吓了一跳,那尸体穿着军服,胸膛的部位插着一把刀,刀尖从胸前透出,看来是被人从后面突袭从身后一刀透体而入。

        瞎子向海明珠道:“你认不认识?”

        海明珠望着那已经腐化得只剩下骨架的尸体,自己能认识才怪,回忆往事道:“我上次过来还是在五年前,当时和我爹一起追击白鲨帮的人,在这里发生过一场战斗。”

        罗猎和叶青虹对望了一眼,海盗之间为了争夺财宝而火拼是常有的事情,白鲨帮也是一支横行于东海的海盗队伍之一,后来被海龙帮击败,从东海驱赶了出去,海龙帮称霸一时,不过也没能持续太久的时间,最终还是被迫离开了这一海域。

        这山洞过去曾经是白鲨帮海上的巢穴之一,洞穴的结构就像是一个大大的葫芦,入口处狭窄,走入之后会变得宽阔,再往里会再次收窄,然后可以进入洞穴的后半部分。

        在二次收窄的地方设置了两道铁门,铁门上上了锁,不过这可难不住瞎子,瞎子连一分钟不到就将两道门锁打开,里面的洞穴是过去白鲨帮用来储存物资和武器的地方,基本上都已经被搬空,不过还是遗留了一些。

        单单是遗留得那些弹药也足够武装一支小型军队,张长弓和海明珠搜集并检查所剩得武器弹药,瞎子则忙于检查里面储备的罐头和酒水,罗猎让叶青虹帮忙,自己折返回到了洞口处,外面雨势很大,风吹着雨,雨水在空中横飞乱舞,分不清从那里落下。风卷海浪,惊涛拍岸,发出洪荒野兽一般的低吼。

        站在罗猎的位置可以看到如墙的海浪,一浪接着一浪向岛上袭来,他们刚才点燃篝火的位置已经被海浪吞没。海天之间有一道紫色的光华,分不清是闪电还是星光,滔天海浪之中,能够看到明珠号的部分剪影,明珠号已经落了锚,停泊在鸣鹿岛背风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事。

        罗猎想起老安的提醒,他果然没有欺骗自己。

        陆威霖举起望远镜眺望着远方,因为受到视野的限制他看不到岛上的同伴,风暴发生在罗猎五人登岛后不久,只要不是在海上,应该不会发生太大的危险,只是这样一来罗猎他们短期内应当无法返回船上。

        陆威霖想起此前老安的话,他转身走向关押老安的船舱。

        “你怎么知道?”这不但是陆威霖也是所有人都感到奇怪的事情,为何老安在此之前就预测了这场风暴的存在,难道天气的变化当真和节气有关?

        老安阴测测笑道:“我就是知道,说了你也不懂。”他还不知道罗猎等人登岛的事情,向陆威霖的身后看了一眼道:“罗猎呢?我找他有事。”

        陆威霖道:“他不想见你。”

        老安从陆威霖的回应中已经猜到了端倪,呵呵笑道:“他去了岛上对不对?”

        陆威霖早已领教过他的狡诈,此事被他识破也实属正常。

        老安看到陆威霖没有回答,认为这就等同于默认,轻声叹了口气道:“罗猎是个人才啊,他虽然怀疑我的动机,可是却仍然多了个心眼,这才选择在鸣鹿岛停泊一夜。”

        陆威霖淡然道:“您老想多了,其实罗猎只是为了博红颜一笑,想看看明天鸣鹿岛的日出。”

        老安道:“希望他有机会……”停顿了一下方才道:“看到明天的日出。”

        罗猎返回的中途遇到了前来寻找他的叶青虹,叶青虹对他单独出来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出来找他。

        罗猎将外面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虽然外面暴风骤雨,浊浪滔天,可是他们目前在山洞里面可以躲过这场磨难,即便是这场风雨短时间不会停歇,他们也能够依靠洞内储存的罐头解决吃饭的问题。

        叶青虹道:“老安怎么会预知这里会有风暴?”

        罗猎道:“可能只是凑巧吧。”外面突然响起一声炸雷,雷声似乎就击打在洞外,震得整个山洞都颤抖起来,洞顶沙石簌簌而落,罗猎下意识地将叶青虹揽入怀中,用身体为她遮挡头顶落下的沙石,以免她受到伤害。

        叶青虹紧紧偎依在罗猎的怀中,罗猎从未主动表达对她的爱意,可是这出于本能的反应已经表明他对自己的关爱出于内心,叶青虹紧紧拥住罗猎仿佛害怕一松手他就会离开自己。

        罗猎在黑暗中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脊,小声道:“没事了,不用怕!”

        叶青虹仍然不肯放手执着地抱着罗猎,罗猎的手微微抬起,可脑海中却又浮现出一张苍白的面孔,内心猛然感到一阵刺痛,蓬!又是一声炸雷响起,叶青虹的娇躯在罗猎的怀中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

        罗猎感觉到外面海浪拍岸的声音越来越大了,他和叶青虹重新来到了洞口,举目望去,这会儿功夫海水竟然又上涨了许多,罗猎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这是他最初没有想到的,山洞的开口位置居于鸣鹿岛的中部,罗猎本以为海水不可能漫过洞口,而且刚才他们在洞内所见,并没有潮水浸泡过的痕迹,可过去没有并不代表着现在没有。

        一旦海平面漫过洞口,就会发生海水倒灌的状况,如果他们坚持呆在山洞里面,就会被海水吞没。

        叶青虹也意识到这个严峻的问题,她惊呼道:“必须离开这个山洞。”虽然只是一种可能,但是他们不能就这样等着,一旦潮水上涨过快,再想撤退恐怕就来不及了。

        两人转身回去通知其他人,一群人收拾之后离开了山洞,来到洞口的时候,发现潮水已经上涨到距离洞口下方不到两米处。他们五人之中要数海明珠海上的经验最为丰富,可海明珠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景象,从眼前潮水上涨的速度来看,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

        五人顶着风雨向小岛的顶端走去,目前来说只有走到最高点才是最安全的,风越来越大,他们不得不用绳索将彼此相连,避免有人被大风吹入海中,每个人都尽量压低身躯,以这种方式来减小风阻。

        瞎子走在最前方,其实他的夜眼在这样恶劣的天气状况下也起不到太多的作用,黄豆大小的雨滴迎面飞来,噼里啪啦地打在脸上,火辣辣疼痛,瞎子大叫道:“前面就是树林了,咱们进林子里避一避?”

        张长弓大吼道:“不可以,林中会有被闪电击中的危险。”这只是一个人所共知的基本常识,瞎子也是一时间昏了头,他们终于来到了小岛的顶峰,找了个石凹,所有人都挤了进去。

        瞎子抹去脸上的雨水,举目望去,只见前方海面上一堵数层楼高的浪墙铺天盖地般向岛上拍来,浪峰几乎要和他们所在的地方平齐,惊呼道:“哇靠!这浪太大了,鸣鹿岛该不会被浪给淹没吧?”

        其实所有人心中都想到了这个可能,海明珠摇了摇头道:“没可能的,我从未听说过鸣鹿岛会被海水淹没。”

        张长弓左右看了看模糊的树影道:“应该不会,如果涨潮淹没小岛,这些树就不可能生长得如此茂密。”

        瞎子道:“世事无绝对,过去没有,谁知道今天会不会?”他话音刚落,天上一道紫色的闪电撕裂夜幕,重击在他们右侧的树林之中,一时间电光闪烁,整个鸣鹿岛亮如白昼,闪电过后惊天动地的雷声接踵而至。

        整个小岛都被震得颤抖起来,闪电击中的那棵树燃烧了起来,鸣鹿岛植被丰富,但是种类单一,以松柏居多,松柏多油脂,点燃之后,火势瞬间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