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四章【鸣鹿岛】(上)

第二百八十四章【鸣鹿岛】(上)

        “谢谢你!”海明珠笑靥如花,一双原本就明澈的眼睛分明就在发光。



        张长弓心中暗自提醒自己,这海盗女正在对自己施展美人计,张长弓顿时警惕起来:“没什么好谢的。”



        海明珠小声道:“张大哥,咱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张长弓硬邦邦道:“跟你有关系吗?还有,以后别叫我张大哥,咱俩没那么熟。”



        海明珠并没有因为他冷淡的态度而生气,事实上她现在压根没有生气的资格,柔声叹了口气道:“无论怎样,在我心中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



        张长弓道:“你想怎样?”



        身后忽然传来瞎子的大笑声:“你想怎样?老张,人家是想以身相许呢。”



        一句话把张长弓和海明珠都说红了脸,海明珠虽然抱着魅惑张长弓的心思,可毕竟她是个黄花大闺女,听到瞎子的这句话羞得无地自容,呸了一声道:“下流!”转身向远处去了。



        张长弓瞪了一脸坏笑的瞎子道:“下流!”



        瞎子乐呵呵将捉来的一桶海蟹海贝放下,在篝火旁坐下道:“累死我了,烤火歇歇。”



        张长弓道:“罗猎呢?”



        瞎子朝远处的沙滩努了努嘴:“你真是个榆木疙瘩,看不出叶青虹不开心?罗猎去哄她了。”



        张长弓朝远方望去,果然看到罗猎正缓步向远处的叶青虹走去,叹了口气道:“麻烦!”



        瞎子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道:“你是说罗猎麻烦还是说你自己麻烦?”



        张长弓抄起一根木棍道:“信不信我揍你?”



        瞎子道:“信!可君子动口不动手……”话没说完张长弓抬脚就把他踹倒在沙滩上,不过明显留了力。



        叶青虹想起了许多关于恋爱中女人的格言,过去认为矫情和可笑的话语如今看来都充满着哲理,恋爱并不一定会让一个人感觉到快乐,至少她就不是,当她坚定决心返回国内,当她决定对自己昔日的所为进行补偿,不顾一切去爱罗猎的时候,却发现罗猎处处躲闪着自己,这种躲闪是出自于内心,虽然他就在自己的身边,虽然这段时间他们朝夕相处,可叶青虹却感觉他们之间越走越远。



        她的身上还披着罗猎的毛呢大衣,可以闻到大衣上淡淡的烟草味道,身体可以感受到温暖,可心却变得越来越冷,难道是因为海风吹拂的缘故?叶青虹想到了颜天心,如果她还活着那该有多好,至少自己还有证明的机会,而现在,颜天心已经不在了,可却永远占据了罗猎心底最重要的地方,自己永远也争不过一个已经去世之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



        叶青虹感觉到鼻子发酸,从心底生出一种想哭的冲动,可是她却不能哭,眼泪会让罗猎更加看不起自己。



        罗猎在她的身后轻轻咳嗽了一声,用以提醒叶青虹自己已经到了。



        叶青虹没有回头,只是轻声道:“我忘了,忘记归还你的大衣。”



        罗猎笑了起来:“不用,我不冷!你更需要。”



        叶青虹心中暗想,我需要得不是大衣,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听得到罗猎的呼吸,他和她之间的距离谨慎地保持在一米左右,暂时没有走近的意思,叶青虹道:“有烟吗?”



        罗猎有些诧异,他记得叶青虹亲口对自己说过已经戒了烟,任何事情都是有理由的,叶青虹不会平白无故提出这个要求。



        罗猎撒了谎:“忘带了!”



        叶青虹转过身去,双目中充满了质疑,她才不会相信罗猎的话,这个年轻的老烟鬼就算不带武器也不会忘带香烟,他一定是不想自己抽烟,叶青虹的笑容有些苍白:“想不到你我之间连一支烟的交情都没有。”



        罗猎道:“我第一次听说交情可以用烟来衡量。”



        他向前走了一步,和叶青虹在沙滩上并肩而立,冬天落日的海滩虽然很美,可是寒风刺骨,远方的夕阳已经大半没入了海中,将海水燃得红彤彤一片,远远望去如同海水在燃烧,和海面相邻的天空也是一样,从下到上呈现出红、紫、深蓝、黑不同的色彩,用不了太久的时间,黑夜就会将这瑰丽的晚霞彻底吞没,整个天地都会沉浸在黑夜之中。



        叶青虹道:“美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短暂的让人感到不现实。”



        罗猎道:“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叶青虹道:“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不会忘了我?”



        罗猎没有回答,他的手指动了一下,此时忽然生出抽烟的冲动,可马上又控制住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叶青虹继续问道:“若是我死了呢?”她盯住罗猎的双目一字一句道:“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像记住颜天心一样记住我?”



        罗猎摇了摇头,就算是面对叶青虹如此尖锐的提问他仍然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静:“不会,你不会死……”停顿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道:“除非我死!”



        叶青虹感觉自己努力经营的冷漠和坚强瞬间瓦解,就这样被罗猎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全部瓦解,她再次意识到自己在罗猎的面前已经失去了防御的力量,她猛然扑向罗猎,紧紧将他抱住。



        瞎子聚精会神地看着远方,冷不防一颗飞灰迷到了他的眼睛里,这货赶紧闭上眼睛,眼泪哗哗流了下来。



        张长弓看到他的狼狈相禁不住笑了起来,一锅海鲜已经煮熟,香气四溢,这香气也将海明珠吸引了过来,盯着那一大锅海鲜双眸灼灼生光:“看起来很好吃。”



        张长弓道:“一起吃吧,去叫他们。”



        海明珠向远方看了看,吐了吐舌头道:“还是别打扰人家为妙。”



        罗猎和叶青虹很快就循着香气走了回来,看到三人已经开吃,叶青虹禁不住抱怨道:“罗猎,你看你的好兄弟,共患难可以,可享福的时候就把你给忘了。”



        瞎子道:“我们没艳福可享,只能享口福……”话没说完,叶青虹已经一巴掌拍在他后脑瓜子上。



        瞎子笑道:“你对我好点,我以后才能帮你说好话……”话还是没说完,叶青虹揪了一条螃蟹腿塞到了他的嘴里。



        张长弓将一瓶酒递给罗猎,这些酒都是从明珠号的船舱内找到的,罗猎看了看居然是上好的威士忌,叶青虹看了看上面的商标,喝了一口向海明珠道:“抢的?”



        海明珠没好气道:“不是抢的难道我自己酿啊?”



        瞎子偷偷向她竖起了大拇指,敢公然顶撞叶青虹就是给自己出气。



        叶青虹这会儿心情好,并没有跟这小妮子一般计较。用刀挑起罐头内的水果,笑道:“收藏颇丰。”



        海明珠心中暗叹,他们海龙帮素来以打劫为生,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非但没有完刺杀任务,反倒自己连船带人都被他们给劫了,记得父亲跟自己说过,这个世界上拳头才是硬道理,当初自己对此不以为然,可现在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意义。



        海明珠也拿起了一瓶酒主动跟叶青虹碰了碰道:“过去是我的东西,现在属于你们了。”



        叶青虹微笑望着海明珠心中暗忖,这小妮子倒也识时务。



        海明珠跟叶青虹喝完酒,趁机套近乎道:“大家既然都在一条船上,又喝过了酒就算是朋友了,你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叶青虹自然明白她的意图,饮了口酒道:“你还没告诉我,为何要来杀我们?”



        海明珠有些难为情道:“只是受了人家的委托,我跟你们可无怨无仇,海龙帮也跟你们没有过节,如果知道你们几个那么厉害,我们才不会接下这吃力不讨好的任务。”



        瞎子道:“还好意思说,你们可杀了我们不少人。”



        海明珠道:“我这边死的更多。”说起死去的那些手下她并未表现出任何的怜惜,对她而言,这些人的生命不值一提。



        张长弓皱了皱眉头,虽然他过去以捕猎为生,可并不意味着他会漠视生命,他也杀过人,但是从不滥杀无辜。



        海明珠道:“不打不相识。”她笑了笑,却发现周围人并无一人发笑,难免有些尴尬,独自饮了一口酒道:“你们要去哪里?”



        叶青虹道:“一个人如果想活得久一些,不该问的事情就不要去问。”



        瞎子跟着帮腔道:“不错,好奇害死猫,女人好奇心太重总不是什么好事。”



        海明珠眨了眨眼睛道:“你们不说我也能猜得到……”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道:“一定是去寻宝对不对?”



        没有一个人搭理她,海明珠道:“让我猜中了!”



        叶青虹道:“你不怕被杀人灭口?”



        海明珠摇了摇头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怕,你们要杀我早就杀了,再说了,张大哥答应过会保护我的。”



        张长弓又被她闹了个脸红脖子粗,想否认,可自己的确说过。



        还好叶青虹替他解围道:“你不要乱套近乎,以为张大哥老实所以就赖着他。”



        海明珠因为喝酒的缘故胆子大了许多:“他明明自己说过,不信你问他。”



        张长弓张口结舌道:“不是……一回事儿。”



        海明珠道:“一个大男人怎能出尔反尔,你敢说不敢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