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三章【有情况】(下)

第二百八十三章【有情况】(下)

        瞎子气势汹汹叫道:“你叫我什么?”



        陆威霖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要冷静:“安伯,找罗猎什么事?”



        老安大声道:“要紧事,如果你们不想这艘船沉掉还是尽快让他来见我!”



        瞎子眨了眨小眼睛,低声向陆威霖道:“老狐狸,一定是想骗我们?”



        陆威霖道:“或许他真有什么急事,去!”



        瞎子虽然有些不乐意,可还是去向罗猎通报了这一状况,罗猎得知之后第一时间去见老安。



        无论在任何状况下罗猎总是表现的从容不迫彬彬有礼,老安对眼前沉稳的年轻人从心底感到佩服,说来奇怪,他并没有因为罗猎粉碎了他的计划,让他变成了阶下之囚而生出仇恨,怪只怪自己技不如人。



        罗猎道:“实在对不住安伯了,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也只有委屈您了。”



        老安道:“不知我是应当赞你有度量呢还是应当夸赞你够虚伪。”



        罗猎道:“我主宰不了您的看法。”



        老安呵呵笑道:“想不到啊,我居然栽在了一个年轻人的手里。”



        罗猎道:“如果不是安伯执着于仇恨,也不会让我钻了空子。”



        老安道:“你不用替我解释,栽了就是栽了。”



        罗猎道:“安伯找我有什么要紧事?”



        老安道:“侯爷给你的那幅地图有误,如果你们按照原有的航线行进是不可能找到地方的。”



        罗猎望着老安,如同望着一个习惯于喊狼来了的孩子,此前老安就用这样的办法试图将他们逐一清除,现在谁又能保证他不会故技重施,罗猎发现自己的判断能力下降了不少,过去如果一个人在撒谎,他几乎一眼就能够识破,可是面对老安的时候却不起作用,究竟是老安的道行过于精深还是因为自己在天庙之战后始终未能恢复过去的精神力和感知能力,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像白云飞这种人绝不可能在一开始就将自己的底牌呈现与人,罗猎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老安在现在这种时候说出这件事,却不能不让人怀疑他的动机。



        老安道:“按照你们目前的航线,再往前走就会进入鸣鹿岛,过了那座岛屿就会进入风暴区,在这个季节那里的风暴最为频繁,这艘明珠号通过风暴区的可能性不大。”



        罗猎道:“你的建议是?”



        老安道:“朝东岩岛的方向。”



        罗猎看了一下航海图,按照老安的指示岂不是又回到了原来的航线上,他的说法显然是前后矛盾。如果折返回原来的航线,极有可能和前来追击的海盗相遇,原本他们已经争取了足够的时间摆脱那些海盗,可经过老安在天目岛的折腾,大大耽搁了他们的时间。



        罗猎道:“安伯是想我们和海龙帮狭路相逢吧?”



        老安叹了口气道:“狭路相逢也好过硬闯那片风暴海,话我已经说了,你不听就罢了。”



        罗猎回到驾驶舱,将老安的提醒向船长忠旺说了,忠旺听完皱了皱眉头道:“罗先生,这片海域我也来回走过不少次,从未听说过鸣鹿岛附近有什么风暴海。”



        罗猎听他这样说越发肯定老安还是在故意使诈,意图将他们引到原来的航线,此人居心叵测,不可轻信,不过出于谨慎还是询问有没有其他的航线。



        忠旺道:“罗先生放心吧,那片海域冬季很少会有风暴,至少我从未听说过,如果罗先生坚持,咱们可以选择从鸣鹿岛右侧的另外一条航线,不过那样就会多绕行一段距离,只怕要花去一天一夜的时间,这样一来,咱们恐怕就没有足够的燃料返程了。”



        罗猎斟酌了一下道:“就按照你说得办。”



        瞎子给老安送饭的时候发现他此前的那些饭菜一点未动,惊奇道:“你不吃不喝是打算绝食吗?”



        老安道:“早晚都要死!”



        瞎子笑道:“说的也是,既然如此我也不必给你送饭了,省得麻烦。”



        老安道:“忠言逆耳,你们终究还是不听我的话,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鸣鹿岛?”



        瞎子对老安航海的本领还是佩服的,点了点头道:“厉害啊,呆在船舱里都能知道?”



        老安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你也有自己的长处,能在黑暗中视物。”



        瞎子嘿嘿笑道:“算不得长处,有得必有失,我在白天就是半个瞎子。”他并不忌讳探及自己的缺点。



        老安道:“人往往会被经验所迷惑,中华的每一个节气都有着背后的道理,这世间的万事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想要看清一件事,不能仅看表面。”



        瞎子感觉老安的这番话有点莫测高深,仔细一品很可能是故弄玄虚毫无内容,若说节气,明儿好像是腊八,可腊八跟老安所说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他拉开舷窗的窗帘,一道刺眼的阳光从外面投射进来,瞎子道:“您老人家看清楚了,外面艳阳高照,什么风暴?连云都没有一丝儿,哪来的风暴?”



        老安道:“风暴未必来自天上。”



        瞎子在心底暗自呸了一声,这老骗子嘴巴可真硬。



        “前面就是鸣鹿岛了!”叶青虹手指夕阳即将坠落的方向,一座青色的小岛被夕阳的余晖镶上了一层金边儿,这座小岛比天目岛还要小上一圈儿,不过和天目岛的寸草不生相比,鸣鹿岛上充满了勃勃生机,放眼望去满是郁郁葱葱的苍翠丛林。



        罗猎举起望远镜,远眺鸣鹿岛,在他目光所及的范围内并没有看到鹿的身影,这么远的距离即便是有鹿也听不到鹿鸣。



        叶青虹舒展了一下美好的腰肢道:“真想去岛上看看。”



        罗猎道:“咱们可以将船就近停靠,明早看了日出再走。”



        叶青虹有些惊喜地看了他一眼,却发现罗猎的目光显得有些迷惘,这才意识到他说这番话可能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心愿,而是另有想法,内心瞬间又冷却下来,摇了摇头道:“不必了,还是赶路要紧,万一被海盗追上,会有麻烦。”



        罗猎却道:“停停再走也无妨。”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兆,结合到刚才老安对他的提醒,罗猎忽然意识到有必要做出一些反应,眼前唯有停船等候才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叶青虹道:“你当真相信他的鬼话?”



        罗猎道:“和他无关。”



        叶青虹道:“与我也毫无关系。”她转身就走。



        罗猎此时方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话在无意中已经得罪了她,女人的心思是极其细致的,她可以为罗猎不计代价地付出,可是却无法容忍对方只将她当成一个借口。



        老安从船只的动静就猜到船停了下来,罗猎终于还是听从了自己的奉劝,不过他是没有机会下船的,罗猎不会做放虎归山的事情。身上的这副枷锁原本他可轻易挣脱,可是他现在却感觉到无从施展力气。



        仅仅是两顿饭没吃应当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老安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身体被动了手脚,他仔细回想,这段时间跟自己密切接触的只有瞎子,最可能就是这小子。



        老安没有猜错,他虽然没吃饭,可并没有拒绝饮水,于是瞎子就在饮水中动了手脚,稍稍加了一点外婆秘制的酥骨散就可以让老安强大的武力大打折扣。



        瞎子的手段虽然见不得光可是行之有效,这种事情是不会告诉张长弓的,张长弓知道必然不齿,在这方面他远不如陆威霖冷酷和果断,也不如罗猎那般灵活,瞎子做任何事都不会瞒着罗猎,罗猎在这件事上没有表态,分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31小说网    更新快】许。



        鹿鸣岛名不副实,整座岛上找不到一头鹿,小岛不大,并不需要花费太大的功夫就能够环岛一周,陆威霖负责在船上留守,罗猎和瞎子则下海摸鱼捉虾,两人很快就抓了许多猎物。



        这群人中张长弓是个真正的猎人,不过他对水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在被海明珠一脚踹入海中之后,内心留下了很大的阴影,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他不会选择进入海水之中。



        张长弓老老实实在沙滩上升起了一堆篝火,海明珠也跟着上来,在一旁帮忙捡拾枯枝,现在她明显将张长弓当成了保护神,而且也配合了许多,她也认清了现实,己方的人马短时间内应当无法追得上来,即便是能够追上也很难成功将自己救出,自己想要活下去就得低头,至少这群人中除了老安之外,其他人对自己并无杀念。



        只要寻找到合适的机会,还是有可能顺利脱身,素来骄纵的海明珠在现实中也得到了教训。



        将捡来的枯枝放在篝火旁,悄悄看了一眼张长弓,周围并没有其他人,罗猎和瞎子在海中捕鱼,叶青虹一个人沿着海滩漫步,一边欣赏着落日的美景还是默默想着心事。



        海明珠道:“张大哥!”



        这声张大哥把张长弓叫得一愣,毕竟他们之间还没熟到这个地步,啪!张长弓折断一根儿臂粗细的枯枝丢入篝火之中,将火燃得更大一些,然后道:“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