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三章【有情况】(上)

第二百八十三章【有情况】(上)

        张长弓尚未来得及应变,老安塌陷下去的胸膛却又如充满气的皮球般弹射而起,一股来自于他身体内部的潜力撞击在张长弓的拳峰之上。

        这股潜力从张长弓的拳头沿着他的手臂传递到他的身躯之上,在这股力量的弹射下张长弓立足不稳,倒飞了出去,后背撞到身后的海明珠,两人同时飞起重重摔落在后方的沙滩之上。

        罗猎此时方才明白老安因何敢随同他们前来,不但因为他丰富的航海经验,也非仰仗白云飞这个靠山,而是因为他自身就拥有着一身已臻化境的内家功夫。

        张长弓虽然力大勇武,箭术超群,可是在武功方面绝不是老安的对手。

        自己也是一样,就算在甘边没有受伤,在身体的巅峰状态下,单凭武功也无法胜过老安,自己的身体虽然基本康复,可是内心的创伤远未平复,他也有过通过精神控制老安的想法,可是老安的意志力极其强大,像他这样专注的人很少会受到别人的影响。

        其实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出在自己的身上,自从颜天心出事之后,罗猎已经不敢轻易地去开启自己的脑域世界,控制别人,首先就要看到自己,他害怕看到脑域深处那孤独的苍狼。

        罗猎手中的飞刀在张长弓被弹飞的刹那已然发射,飞刀划出一道雪亮的光芒,倏然射向老安的右腿。

        老安选择先行攻击张长弓是有原因的,通过几次战斗他已经发现罗猎不肯用枪的习惯,所以他才会将张长弓列为首先击倒的对象,击倒张长弓的同时他也夺得了张长弓的驳壳枪,调转枪口瞄准了那柄射向自己的飞刀,一枪射出,子弹准确无误地命中了飞刀,嘡!的一声,疾速行进的飞刀被准确击中,歪歪斜斜落在火山石之上。

        罗猎并没有发动第二次攻击,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攻击无法对老安造成致命的威胁。

        老安将枪口瞄准了罗猎:“你太慢了!”他的语气依旧漠然,没有嘲讽,只是在阐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罗猎叹了口气道:“半年之前,你躲不过我这一刀。”

        老安道:“我的家人死后,我花了整整三十年,忍受常人无法想象之苦,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要复仇。”

        罗猎道:“你选错了对象。”

        老安道:“错!我也认了!”

        呯!枪声突然响起。

        老安听到枪声,马上意识到这一枪的目标应该是自己,右肩一震,一颗子弹从他的肩头穿过,他看到肩头血花四溅,他武功虽然高强可并非金刚不坏之身。

        老安右臂一麻,刚刚抢来的驳壳枪掉落在了地上,抬头望去,这一枪显然是从山顶射来。

        老安左手捂住了右肩,低声道:“你……你设了埋伏?”

        罗猎道:“你和我们从一开始就不是一条心,有些事毕竟是要在事先做好防范措施,你别动,威霖的枪法百发百中,是我让他如无必要不可伤了你的性命。”罗猎当然信不过老安,在老安提出登岛计划之后,罗猎就想到了应对之策,他让陆威霖提前下船,游泳前往天目岛,这边故意做出拖延,给陆威霖的登岛留好足够的时间。

        在估计陆威霖差不多登岛之后,方才放下小艇,和老安一起登上天目岛。

        老安猝然发难之时,陆威霖早已在天目岛的高地埋伏好,居高临下锁定目标,如果不是罗猎事先叮嘱,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要射杀老安,此刻老安已经是一具尸体。

        武功再高也扛不住子弹。

        老安的脸上顿时失了血色,张长弓虽然受了他一击,可并未受重伤,爬起来向老安冲去。

        罗猎示意张长弓不要走得太近,微笑望着老安道:“我给你一个选择。”

        老安道:“没得选,不答应我的条件,你永远不可能从我这里得到想要的东西。”

        罗猎点了点头:“那只有委屈您了。”

        张长弓猛然扬起枪托重重砸在老安的脑后,将他砸得晕倒在地。

        老安不愿选,罗猎却不得不选,他不想同伴的生命受到威胁,所以只能对老安采取强硬的手段。

        老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船上,双手双脚都被上了铁镣。刚好舱门被打开,瞎子给他送饭进来,望着被铁镣锁住的老安,啧啧叹了口气道:“有些人呐,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真是闹不明白了,何必自讨苦吃。”

        老安道:“小子,少说风凉话吧。”

        瞎子笑道:“不是我想说风凉话,而是您老先生有些自不量力。”

        老安闭上双目,心中暗叹,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罗猎,本想将他们引到荒岛之上,凭借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将他们逐个击破,却想不到最终还是失败,他并非败在武力上,而是败在了头脑上,罗猎虽然年轻,可做事缜密,几乎算准了每一步。

        瞎子道:“如果依着我们,一枪杀了你最省心。”

        老安依然没有睁开双眼,在岛上陆威霖的确有杀死自己的机会,如果没有罗猎的事先交代,自己必然已经死了,可是老安并不感恩,是罗猎阻止自己复仇。

        瞎子道:“报仇无可厚非,可杀一个俘虏,还是个女人总有些不够厚道,得嘞,你既然不搭理我,我也懒得白费唇舌,吃吧,千万别饿死了。”

        张长弓虽然受伤不重,可右腕也被老安的反震之力扭伤,罗猎帮他抹了些跌打油,张长弓想起在天目岛发生的一切,仍然感到心有余悸,老安的武功让他想起了吴杰。

        如果不是凭借罗猎的头脑,他们今次难逃此劫,不过张长弓也发现了罗猎的变化,他笑道:“你出刀的速度明显慢了,是不是内伤还没有完全康复?”

        罗猎没有否认,只是笑了笑,他出刀的速度慢了,不是内伤没有康复,而是内心没有康复,自从甘边归来之后,他就失去了信心,如果他拥有足够的信心,他或许不会安排陆威霖事先埋伏,有些时候信心太强也不是好事。

        张长弓道:“老安不会跟咱们合作。”

        罗猎道:“也不尽然,对付海龙帮的时候就合作的很好。”

        张长弓哈哈大笑起来,此时船长敲门进来,却是他对这艘船的一些地方欠缺了解,老安被关起来之后,明珠号理所当然交到了他的手里。

        张长弓道:“海明珠一定知道,我去问她。”

        罗猎点了点头。

        张长弓和船长一起去找海明珠,他们刚刚出门,叶青虹就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海鲜粥。

        罗猎闻了闻海鲜粥的香气,由衷赞道:“好香啊,你做的?”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想亲手做来着,可惜我没那个本事,所以只好求助大厨了。”

        罗猎接过那碗海鲜粥喝了一勺,叶青虹就在他对面靠在墙上,静静望着他。

        罗猎只当没有发现,埋头喝粥,忽然听到叶青虹柔声道:“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拿性命冒险好不好?”

        罗猎没有说话。

        叶青虹道:“如果真要冒险,就带上我一起。”

        罗猎默默喝完了那碗粥,抬起头,他的目光温暖而平和:“好!”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

        当一个女人表示相信你的时候,证明她将生命托付到你的手上,如果她出自真心,而你又接下了这个重担,彼此的关系会变得不同,张长弓虽然没有意识到,可海明珠却率先觉察到自己看张长弓和别人已经有了很大不同,每当张长弓出现的时候,自己的内心就如同小鹿一般乱冲乱撞,她也搞不清楚是为了什么,论英俊张长弓不如罗猎,论骄傲他不如陆威霖,论风趣他比不上瞎子,可她偏偏会因他而心动。

        闭上眼睛,总会浮现出张长弓为了掩护自己和老安对抗的情景,那一刻的张长弓真是帅炸了。

        张长弓只是觉得海明珠突然变得配合了许多,温柔了许多,自己只是提出让她帮忙指导一下船只的操作,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张长弓依旧木讷,认为海明珠是因为岛上的事情感恩,瞎子却率先看出了不同寻常之处,用肩膀扛了一下陆威霖道:“你有没有发现?”

        陆威霖有些不满地瞪了瞎子一眼,这厮干扰了自己擦枪。

        瞎子道:“海明珠好像对老张有些兴趣。”

        陆威霖叹了口气道:“我说你就不能有点正行,别整天想着那些男欢女爱的事情。”

        瞎子呸了一声道:“你懂个屁,饱汉不知饿汉饥,要是有人关心我喜欢我,我犯得着去想这些事儿?”停了一下又道:“是啊,我的确有些毛病,嗳,老陆,你说我这是不是属于饱暖思**啊?”

        陆威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向来不苟言笑,这一笑反倒把瞎子吓了一跳,小眼睛狠狠瞪了陆威霖一眼道:“有毛病啊,笑得跟个夜猫子似的?”

        陆威霖正准备反驳,却听到老安的声音从船舱内传来:“小安子,去把罗猎给我叫过来!”

        瞎子瞬间将怒火转移到老安的身上,怒道:“老子最烦别人叫我小安子!”他总觉得这个称呼像个太监,好端端的男子汉被人当成太监这实在是太侮辱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