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二章【登岛】(下)

第二百八十二章【登岛】(下)

        罗猎看到了艾莉丝,看到了凌风而立的艾莉丝,看到了站在用白骨建造而成的巨大舰船之上,她的周身闪烁着朝阳般金色的光辉。这光辉迷乱了罗猎的双眼,让他眼前的世界变得一片空白。



        耳边仿佛听到有人在哭泣,这哭泣声像极了艾莉丝,仔细倾听却又有些像颜天心的声音,脑海中的景象从波涛汹涌的血色海洋变幻成为漫天风雪的冰雪世界。



        飘雪的空中,漂浮着一座冰山,透明的冰山内禁锢着一个模糊而熟悉的身影。



        罗猎在冰与血的世界来回挣扎徘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他感觉到极其口渴,抓起床头的隔夜茶大口大口的饮下,等到头脑恢复了清醒,这才拉开舱门走了出去,迎面正遇到了老安。



        老安沉声道:“我等了你一整天。”



        罗猎因他的这句话而眺望了一下远方的晚霞,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睡了那么久的时间。



        罗猎笑道:“安伯有要紧事?”



        老安摇了摇头,如果有要紧事他也不会耐心等到现在,老安道:“我准备更改此前定下的航线。”



        罗猎内心一怔,警觉之心顿生。



        老安来找他之前就已经料定他会对自己产生怀疑,将手中已经准备好的航海图展开道:“我们原定是这条航线,我准备在天目岛改变方向朝正东行进,然后再折返向北。”



        罗猎沿着他所指示的航线观察了一下,此前他们订下的航线是一条直线通往目标海域,老安的改变等于画出了三角形的另外两边,虽然顶点相同,可是这样的航线要多走不少的冤枉路。



        罗猎道:“说一下您的理由。”



        老安道:“侯爷告诉我,天目岛有个秘密,和我们要找的目标有关。”这个理由足够充分,他相信能够说服罗猎,毕竟罗猎之所以没有将他抛下,力排众议让他随队前行的动机就是要从他的身上得知白云飞的秘密。



        罗猎静静望着老安的双目,这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罗猎无法看透他的内心所想,罗猎甚至想到了对老安动用催眠术,可面对一个意志如此坚定之人,他并无足够的信心入侵并控制对方的脑域。



        老安道:“罗先生若是不信,我们可以沿着原定航线行进。”



        罗猎道:“既然安伯有要事在身,我们走一趟也无妨,想想也有些好处,那些海盗应该不会想到我们会中途改变航线吧。”



        老安点了点头,表情居然显得有些温和。



        罗猎道:“咱们要登岛吗?”



        老安道:“是!”



        天目岛是一座位于茫茫大海上的孤岛,小岛的形状狭长,中间宽阔两端狭窄,像极了一叶扁舟,小岛上没有植被,只是在小岛的中心部分有一座死火山,黑色的火山在周围沙滩的围拢下,又如一只眼睛,天目岛的名称因此得来。



        因为天目岛缺少植被生物,也没有淡水,即便是渔民经过此地也少有登岛。一个无法补给的小岛,谁也不会在此地浪费时间。



        罗猎对老安登岛的目的始终存疑,如果没有海明珠的事情,他兴许会相信老安的理由,可在知悉老安和海连天之间的恩怨之后,罗猎认识到完成白云飞的任务已经不是老安的首要使命。



        有一点罗猎不得不承认,老安的航海技术是出类拔萃的,至少在这片海域,他可以不依靠航海图,因为他本身就是航海图。



        船长忠旺,其实他现在已经不是船长,属于他的那艘船被丢在了海石林,目前所乘坐的这艘船叫明珠号,是他们从海盗手中抢来的,海明珠才是这艘船的真正主人,负责驾驶船只的是老安,忠旺充其量只是他的大副,去哪里,走什么航线完全由不得他来做主,试问天下间哪有这样的船长?可忠旺现在已经身不由己,他是真真正正体会到了上了贼船的滋味。



        忠旺手下的六名船员也是一样,事已至此他们唯有硬着头皮继续追随下去。



        忠旺的航海经验也算丰富,他过去也曾经途经天目岛,不过从未有过登岛的经历。



        船只停稳之后,老安提议登岛,不过让罗猎感到奇怪得是,此次登岛他要戴上海明珠同行。



        张长弓对老安的动机表示怀疑,悄悄向罗猎道:“我看有些不对头,他带海明珠上去做什么?”,虽然老安说过担心他们放走海明珠,这么重要的一张牌还是留在眼皮底下最为放心,可这样的理由实在是有些牵强。



        罗猎决定由自己和张长弓随同老安一起,其余人都留在船上等候,当然老安登岛的条件之一就是海明珠随行。



        海明珠明显规矩了许多,她虽然生性刁蛮,可是也并非不识时务之人,明白自己现在的危险境遇,这些人已经成功突围,每念及此,海明珠就从心底痛恨海龙帮的那群人,人数众多,可多得是滥竽充数之辈,这么多人,三艘船居然还奈何不得罗猎他们几个。



        当然罗猎他们一个个身怀绝技也是海明珠无法否认的事实,这群人中最让海明珠感到畏惧的人就是老安,还好目前负责看守她的人还是张长弓。



        海明珠在此前试图逃走之后已经放弃了这方面的尝试,她知道自己没机会,更何况现在处在茫茫大海之上,就算他们肯放自己逃走,自己也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去。



        四人乘救生艇来到小岛,张长弓最后一个跳下救生艇,罗猎和他同心合力将小舟向上拖拽,将之束缚在一块可靠的礁石之上。



        海明珠站在沙滩上,宁愿看着张长弓和罗猎拖船,也不肯向老安靠近一步,偷偷望向老安,正与他阴森可怖的目光相遇,海明珠心胆俱寒,不由自主又朝着张长弓靠近。



        张长弓将救生艇拴好,抬头看到海明珠的脸色极其苍白,脱口道:“你怎么了?病了吗?”



        海明珠咬了咬嘴唇,小声道:“别把我交给那个人……”,如果不是在这种状况下她又怎会向张长弓低头。



        张长弓从海明珠求助的双目中察觉到了她的惶恐,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同情,低声道:“放心吧!”



        说来奇怪,海明珠听到他这声放心吧之后,心中顿时感觉安稳了许多,抿了抿嘴唇道:“我信你。”



        张长弓的内心一沉,他很快就意识到是因为海明珠这句话的力量,被信任本身就是一种责任。



        前方罗猎已经追赶上了老安的脚步,这是一座死气沉沉的小岛,他们所经过的地方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机,脚下的沙滩非常松软,临近火山的时候,沙滩就变成了黑色,罗猎特地留意了一下周围的状况,目光所及之处见不到一丝一毫的绿色。



        老安在半山坡一块宛如老人般耸立的火山石前停下脚步,凝望着那块火山石,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布满孔洞的石块,他的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温柔。



        罗猎在一旁望着老安忽然道:“这里是你家人遇害的地方对不对?”



        老安脸上充满错愕之色,事到如今他也没必要否认,点了点头道:“是!”



        罗猎道:“你坚持要登岛,并非是因为白先生的命令,而是另有目的对不对?”



        老安道:“对也不对。”他指了指自己太阳穴道:“侯爷告诉我的秘密全都在这里,这些事对我并无特殊的意义,你想知道?就用她来交换。”他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海明珠。



        罗猎平静道:“你想做什么?”



        老安道:“你明白的,你不可能不明白。”他要杀了海明珠,要在昔日家人遇害的地方用海明珠来活祭,他要让海连天体会到自己多年以来承受的痛苦,只要杀死了海明珠,他就不愁找不到海连天,就算他不去找海连天,对方踏破天涯海角也要寻找他复仇。



        海明珠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吓得藏到了张长弓的身后,张长弓道:“杀你家人的是海连天,你找他复仇就是,何必殃及一个无故的小姑娘。”



        老安冷冷望着张长弓:“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他的目光回到了罗猎的身上:“你答不答应?”



        罗猎微笑道:“我这个人从不受别人的要挟。”



        老安呵呵笑了起来:“既然如此,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他缓缓向后退了一步,脚落在平整的石块上,脚下旋即传来噼啪作响,那块石头竟然被他一脚踩碎。



        罗猎虽然早就看出老安骗他们上岛另有居心,可是他对老安的实力仍然缺乏正确的评估,眼前老安一脚碎石的本领方才显露出他真正的实力,这是一位真正的高手。



        老安缓缓撩起灰色长衫,轻声道:“我不想与你们为敌,可是凡是阻止我的人终将会是我的敌人。”



        张长弓的手悄悄摸向腰间的手枪,老安身躯一晃,罗猎只觉得眼前闪过虚影,老安并未向他出手,而是鬼魅般冲向张长弓,在张长弓尚未拔出手枪之前,一把摁住了他的右手,张长弓挥拳向老安打去,老安不闪不避,等到张长弓的拳头击打在他的胸口之时,胸口却软若无骨般塌陷了下去,张长弓感觉自己的拳头全无受力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