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一章【夺船】(下)

第二百八十一章【夺船】(下)

        老安虽然举起了渔枪,可是并没有出手的机会,他的手指刚刚落在扳机上,罗猎已经将敌人解决,老安的唇角不由得浮现出苦笑,自己毕竟老了,出手比起年轻人慢了许多。



        叶青虹手中的尖刀用力下压了一些,刀锋顿时刺破了大胡子喉头的皮肤,一缕鲜血沿着他的咽喉流了出下去,那大胡子吓得魂飞魄散,颤声道:“女侠饶命……”



        叶青虹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称呼自己,又看到这大胡子看似凶悍,没料到胆子居然这么小,不由得有些想笑。



        老安走过来冷冷道:“说!这船上还有多少人?”



        大胡子老老实实答道:“除了我们仨以外还有十九人……伤……伤员都送去了黑鲨号去救治。”



        老安道:“没骗我?”



        “不敢……”



        话没说完,老安扬起右手在他颈侧重重给了一掌,将大胡子打晕了过去,然后用绳索将他捆起,又在他嘴里塞了块破布。



        罗猎道:“还有十九人。”



        叶青虹淡然道:“乌合之众!”



        对这场突如其来的风雨动心思的绝不止他们三个,徐克定和邵威也决定趁着这场风雨的掩护再次进入海石林,比起此前的阵仗小了许多,他们只派出了三艘船,十五人,但是这十五人全都是他们队伍中的精锐,更是由邵威亲自率领。



        三艘小船顶着风雨,在波涛和礁石的夹缝中行进,顺利进入了海石林。



        海石林耸立的礁石将外面的大风大浪阻挡了不少,一进入海石林的内部海域,就感觉风浪小了很多,尽管如此邵威仍然不敢命令小船继续前进,他们将三艘小船停靠在避风处,留下五人守住小船,其余十人在邵威的引领下下船向目标靠近。



        这场风雨为潜入创造了绝佳的条件,风雨虽然不小,可现在正处于退潮的时候,海石林内的海水很浅,最浅的地方甚至刚刚淹没足踝,邵威指挥众人借着礁石林的掩护潜行。



        刚开始他们还担心在礁石上可能会有埋伏,不过这种状况并未发生,一行人顺利抵达了海石林的内部,已经可以看到五十米外搁浅的船只。



        邵威做了个手掌下压的动作,示意手下暂时停止行进,距离天黑已经没多久的时间了,虽然天色昏暗,风雨飘摇,可是如果继续走近,仍然可能暴露,他们需要再多一些耐心,等到天黑之后,更加便于隐藏身形,也会引来涨潮的时刻。



        舱门被一脚踢开,叶青虹和老安举枪瞄准了里面正在聚赌的海盗们。



        那群海盗在门被踹开之后方才惊觉,他们慌忙去掏枪,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叶青虹和老安同时扣动扳机,击毙了两名海盗,老安喝道:“把手举起来!”



        一众海盗看到同伴被当场击毙,谁也不敢冒险,按照老安的话将双手举起。



        罗猎让他们将武器扔到地上,三人押着这群海盗让他们进入底舱,老安用锁将底舱的舱门锁死。



        叶青虹负责守住底舱,罗猎和老安一起回到驾驶舱,那大胡子此时已经醒了,老安将破布从他嘴里拽了出来,用枪口抵住他的额头道:“海连天在哪艘船上?”



        大胡子颤声道:“大……大当家……没来……这次是二……二当家徐……徐……”



        老安道:“徐克文?”



        大胡子忙不迭的点头,老安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五味杂陈,他本以为海连天很可能亲自前来,如果这样,自己多年的大仇终于可以血债血偿,却想不到海连天没有过来,内心中的失落难以形容。



        罗猎却暗叫不妙,老安被仇恨蒙住了双眼,海连天不在,他首要的复仇目标就是海明珠,很可能会对海明珠产生杀念。



        罗猎并非要怜香惜玉,而是他们现在的处境不妙,在没有逃离困境之前,老安盲目复仇只会引来对方的疯狂报复。罗猎提醒老安道:“咱们是不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老安点了点头道:“不错,自然要先离开这里,只要海明珠在我的手里,就不愁海连天那个混账不来。”



        他向大胡子道:“你是船长?”



        大胡子用力摇头:“小姐才是……”海明珠虽然是船长,可是在驾船方面全都依靠大胡子。



        老安冷笑道:“也罢!”他向罗猎道:“海连天既然不在,我们也没有恋战的必要,咱们现在就去接人。”



        罗猎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老安是要驾船进入海石林,将张长弓他们全都从损坏的那艘船转移过来,其实罗猎的初衷也是如此,如果不是料定海龙帮方面不会老老实实交换人质,他也不会冒险出来夺船,一切进行得还算顺利。



        罗猎道:“安伯有把握将这艘船驶入海石林?”



        老安道:“这样的大船想要进入海石林唯有从咱们原来的入口,可从那边进入就难免会暴露。”



        罗猎道:“您的意思是……”



        老安道:“只需将船移动到海石林附近,他们可以经由小艇转移到这艘船上。”



        罗猎道:“我回去通知他们。”



        老安道:“不急,等我将船只靠近海石林,你再下船不迟。”



        夜幕在风雨中降临,海石林内的水位上涨了许多,因为搁浅而歪斜的船身又因为水位的升高缓缓自立起来,船只重新漂浮于海面上,可是风雨仍未有停歇变小的迹象,随着波涛摆动的幅度很大。



        瞎子披着雨衣来到陆威霖的身边,大声道:“你去休息吧,我替你一会儿。”



        陆威霖摇了摇头,向远处望去,随着夜幕降临,他已经看不清远处的景物,即便是近处的礁石也被风雨模糊了轮廓,乍看上去如同一个个耸立的巨人。



        瞎子打了个哈欠道:“这鬼天气,应当不会有人过来。”



        陆威霖却不这么认为,既然罗猎能够想到去突袭对方,海龙帮方面兴许有人也和他们产生了同样的念头。



        瞎子忽然道:“有人!”



        陆威霖内心一怔,他睁大双眼,却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影像。



        瞎子的眼睛天生和常人构造不同,在光线明亮的白天,他就像个高度近视,看任何东西都模模糊糊,甚至不得不借助墨镜遮挡强光才能维持正常的视力,可到了晚上,他的目力就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他能够看清暗夜中细微的变化。



        瞎子看到数个黑影正在海水中浮游,虽然夜幕降临,海水也是漆黑如墨,可那些海中的身影还是和周围有着明显的分界,当然也只有瞎子能够看清,普通人是无法及时发现的。



        陆威霖顺着瞎子所指的方向望去,终于看到海中模糊的一个黑点,那是一名海盗刚好出来换气,陆威霖端起步枪并没有急于射击,他耐心等待着,当那颗头颅再次出来换气的时候,果断扣动了扳机。



        呯!的一声枪响,在风雨飘摇的夜里并没有显得太过明显,可在那些潜入的海盗看来却是触目惊心,被射杀的海盗就在邵威的身边。



        瞎子提醒陆威霖道:“不要开灯!”



        张长弓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扬声道:“下面的人听着,如果胆敢继续靠近,我现在就将海明珠的脑袋割下来还给你们。”他声音洪亮,穿透风雨远远送了出去。



        邵威等人刚刚潜游到中途,听到张长弓的这番话已经知道己方的行踪完全暴露,邵威暗自叹了口气,向部下发出命令,撤退!唯有撤退,原本他们想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救出海明珠,可现在还未靠近船只就已经暴露,这就代表着潜入计划全盘失败。



        如果坚持前行,潜入就会变成一场正面交锋,在这种状况下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可言,更何况海明珠还在人家的手上。



        陆威霖并没有乘胜追击,扩大胜果,他虽然是一个杀手可并不嗜杀,他发现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这种改变来自于周围人的潜移默化,他开始认为如无必要尽量不必杀死对方,真正高明的方法是不费一枪一弹就解决问题。



        瞎子一旁道:“开枪,把这帮龟孙子全都干掉!”



        陆威霖透过瞄准镜观察着海面,手指虽然搭在扳机上可始终都没有开枪。



        瞎子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陆威霖忍不住笑了起来。



        瞎子呸了一声道:“笑个屁啊,有你后悔的时候。”



        陆威霖并不想在此时将双方的矛盾激化,毕竟他们人手不足,罗猎那边的情况还不知怎样,对他们留守船只的人来说,最重要得就是拖住这帮海盗,时间拖得越久就越好,他们的首要任务是离开这里,而不是和这群海龙帮的海盗决一死战。



        海明珠在舱内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当她听到张长弓要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的时候,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恼怒,只觉得有生以来所遇到最可恨之人莫过于张长弓,本想脱口大骂,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脑海中浮现出老安阴森可怖的面孔,她真正害怕的人是老安,这群人中杀气最烈的就是老安,如果说有一个人会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老安首当其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