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一章【夺船】(上)

第二百八十一章【夺船】(上)

        三人在一块巨大礁石的阴影处浮出水面,叶青虹眺望远方的海面,现除了昨天尾随跟踪他们的两艘船之外,在海石林的西南方也有一艘大船,三艘相互呼应,海石林这边的动静不会逃过他们的监视,当然是大动静,像他们三人这种在海面下的潜入是难以现的。

        罗猎此时也明白为何昨晚海明珠能够顺利率人登上他们的船只,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跟踪的两艘船上,并没有意识到还有第三艘船已经先行抵达了海石林。

        老安看了一会儿,低声道:“三艘船都已经落锚,你打算怎样破坏?”

        罗猎道:“只需引爆其中的一艘。”

        老安望着罗猎,不得不佩服他的胆色,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云层越来越浓重,细小如蛇的闪电在云层之间跃动,目光垂落下去,又观察了一下海面,低声道:“要下雨了,还会起风……风会很大。”

        罗猎和叶青虹都望向老安,都知道这是一匹识图的老马,他在海上的经验极其丰富,对海石林一带的状况了如指掌。

        老安已经率先朝着前方的海盗船游去,务必要在这场风雨到来之前抵达那里,不然无论他们三人的水性有多强,都会被越来越强的海浪推开。

        虽然老安并没有提醒,罗猎和叶青虹却都感到了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紧迫,他们也不敢停歇,紧随老安身后向那艘名为明珠号的海盗船游去。

        明珠号,顾名思义,这艘船是属于海明珠的,海明珠是船长,现在他们的船长被俘,正处于群龙无的状态,这也是罗猎他们决定选择这艘船的原因。

        6威霖摇晃了一下有些酸的脖子,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转向一旁的张长弓道:“要下雨吗?”

        张长弓点了点头,他已经明显能够感觉到船身晃动的幅度在加剧,关切道:“你又晕船了?”

        6威霖摇了摇头:“好多了,大概是开始适应了。”他也意识到波涛起伏的幅度在加大,海石林内尚且如此,外面广阔的海面状况想必会更加恶劣,有些担心道:“罗猎他们只怕麻烦了。”

        张长弓道:“他们几个水性好的很。”

        6威霖朝关押海明珠的船舱看了一眼道:“盯紧海明珠,咱们能否脱身可全都寄托在她身上。”

        此时瞎子走了过来,他满手油污,刚才一直都在帮忙修船,张长弓问起修理的情况,瞎子道:“最快也要明天中午。”随着天色变得暗淡,他的双目又开始变得锐利,朝远方看了看道:“要起风浪了,不知罗猎他们情况怎样。”

        海石林外已经掀起了风浪,罗猎他们的确遇到了麻烦,他们是逆浪而行,虽然距离明珠号已经很近,可是这不足二百米的距离却耗费了他们很大的气力。海盗应当并没有料到会有人冒险潜泳而至,他们观察的重点都集中在有无船只离开海石林。再加上天气风云突变,这让他们更忽略了无声无息向他们靠近的三人。

        “起风了!”邵威和徐克定并肩站在黑鲨号的甲板上,按照他们的计划,突袭营救初步定在今晚夜深之时,徐克定抬头看了看天色,抬头的瞬间一颗黄豆大小的雨滴落在了他的脸上。

        邵威道:“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出征之前他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任务,甚至觉得为了一次毫无难度的任务就出动三条大船和那么多弟兄有些兴师动众。

        徐克定皱了皱眉头:“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们和少帅有过节。”

        徐克定口中的少帅就是任天骏,邵威心底对这位少帅是不屑的,海龙帮的很多人都和他一样,对地方军阀有种自内心的厌恶,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为盗?而他们的痛苦和不幸就是这帮割据的军阀所造成,邵威认为帮主之所以答应同任天骏合作,徐克定起到了相当的作用。他认为徐克定很可能没说实话,在这次的任务上隐瞒了很多事,不但欺骗了自己,甚至还欺骗了帮主海连天,如果海连天知道此行的风险如此之大,他一定不会让宝贝女儿跟来。

        邵威道:“船上的人虽然不多,可个个都是高手,那个为的罗猎更是厉害。”

        徐克定道:“你怕了?”

        邵威道:“咱们会不会让少帅摆了一道?”

        徐克定内心一紧,他明白邵威的意思,邵威的这句话不仅仅指向了任天骏,同样指向了自己,毕竟是自己一手撮合了海连天和任天骏的合作。他当然明白现在状况非常棘手,如果海明珠出了事,不但他们在责难逃,海连天还会迁怒于任天骏,说不定和邵威也抱有同样的想法,认为在这件事上任天骏故意摆了他们一道。

        徐克定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想连他也没有料到那群人会如此厉害。”

        邵威道:“二哥接受此次任务之前就没有了解过他们的一些资料?”

        徐克定双手抓住护栏,雨明显大了不少,可他们还没有回到舱内躲雨的意思,短暂的迟疑后,徐克定终于道:“督军遇刺的事情很可能和那些人有关。”

        邵威望着徐克定,目光中充满了不满和愤怒,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们海龙帮竟然介入了一场和我们毫无关系的恩怨?大哥知不知道?”任何人都不甘心成为别人利用的工具。

        徐克定摇了摇头道:“少帅没有明说,我也是听来的消息,目前还无法证实。”

        邵威道:“少帅年龄不大,借刀杀人的手段倒是高明。”

        徐克定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们已经是骑虎难下,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救出海明珠,他低声道:“罗猎那群人并不可信,我们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邵威抬头看了看天色道:“我会提前行动,如果行动失败……”他的表现并不是那么的有信心,此前强攻海石林遭遇重大伤亡,已经严重打击了他们的信心。

        徐克定道:“总得尝试一下,”

        只有身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才能够感觉到那自然的强大威压,罗猎三人终于靠近了明珠号,明珠号的船体在越来越大的风浪中左摇右摆,却始终无法挣脱铁锚的束缚。

        大雨滂沱,从天而降,这让他们的一举一动变得艰难,不过从另外一个意义上也帮助隐藏了他们的行踪。罗猎和颜天心利用特制的铁钩沿着木质船体向上攀爬,老安负责掩护,他用绳索将自己和船锚的铁索附在一起,这是为了避免被越来越高的海浪推开,老安尽量向远处游去,仰望这上方的动静,为先行爬上船头的罗猎和叶青虹做出掩护。

        罗猎爬行度奇快,即使在船体不断摇晃的状况下仍然能够精确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和动作,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他就已经抓住了船舷,先观察了一下甲板上的状况,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海盗们大都去船舱避雨,甲板上只有两名身穿雨衣的海盗在来回巡视。

        等到两人走远,罗猎迅爬到甲板上,又伸手将叶青虹拉了上来,两人藏身在黑暗中,等了一会儿,那两名负责巡视的海盗顶着风雨再次来到他们的面前,两人同时冲了上去,叶青虹捂住其中一人的嘴巴干脆利落地用短刀抹了他的脖子。罗猎则双臂用力将另外那名海盗的脖子扭断。

        两人迅从海盗身上将雨衣扒了下来,背上他们的枪械,拿起手灯将尸体抛入大海之中,叶青虹用得来的手灯向海面上照射,手臂挥舞转了个圈,老安得到信号之后,拉着绳索,快来到铁链旁,罗猎将一条绳索扎好,扔到了下面,老安拽住绳索迅爬到了甲板上。

        三人会合到了一处,老安解开绳索重新背在身上,藏身于黑暗的角落中。罗猎和叶青虹则大摇大摆地在甲板上巡逻,趁机了解这艘船的状况,这艘明珠号原本共有四十多名海盗,昨晚的突袭行动非但让海明珠被俘,而且随同她一起潜入的近二十名海盗非死即伤,可谓是损失惨重。

        现在船上还有二十余名海盗,这些人大都在舱内避雨,因为船只已经落锚,所以驾驶舱内的三人也没什么事情可做,罗猎和叶青虹经过的时候,他们正在喝酒。

        叶青虹敲了敲驾驶舱的舱门,里面传来一个骂咧咧的声音道:“娘的,就知道偷懒,还没到换岗的时候呢。”

        一名大胡子海盗摇摇晃晃走了过来,刚刚拉开舱门,就被一柄尖刀抵住了咽喉,那海盗吓得连话都不敢说,酒顿时醒了。

        另外两人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叶青虹用刀逼着那大胡子海盗让开。此时正在喝酒的两人方才意识到不对,他们慌忙去掏枪,不等他们将手枪掏出,罗猎和老安就从门外冲了进来,罗猎出手极快,两柄飞刀宛如疾电般射出,分别钉在两名海盗的咽喉之上,那两人连吭都未吭,就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