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章【谈判】(下)

第二百八十章【谈判】(下)

        徐克定听邵威说完,脸色阴沉,这次海明珠前来其实他是反对的,可架不住这妮子纠缠,原本以为是一次唾手可得的胜利,却想不到啃在了一块硬骨头上,这块硬骨头咯得他唇破血流,徐克定虽然计谋出众也不得不面对眼前进退两难的局面。他现在终于明白因何少帅任天骏会把这件事交给他们,怪只怪他们在接受任务之前缺乏对目标必要的了解。



        邵威望着来回踱步久未说话的徐克定终于失去了耐心,低声道:“二哥,如果明珠出了事情,大哥肯定不会原谅我们。”他虽然称之为二哥,可两人并非结拜兄弟。



        徐克定的内心没来由收紧了一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海连天对女儿的感情,此番前来他也是再三向海连天做出保证,一定会让海明珠毫发无损地回去,可终究还是出了岔子。虽然答应海明珠随同前来的是海连天,可最终责任必然要算在他们的头上。



        “放是不放?”邵威再次问道。



        徐克定道:“他们不敢妄动,明珠短时间内不会有任何的危险。”海明珠是一张珍贵的王牌,正是因为拥有了这张王牌,对方才有资格跟他们讨价还价。



        邵威点了点头,他其实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如果答应罗猎的条件,任由他们离去,更加无法掌控住局面,现在虽然海明珠在他们的手里,可毕竟还是被困在海石林内,一时间罗猎等人也无法脱身。



        



        邵威刚才还留意到另外一件事,他低声道:“明珠也不是毫无建树,他们的船严重受损,我看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离开。”



        徐克定望着邵威意味深长道:“你有什么主意?”



        邵威道:“我想亲自带人去救。”



        “如何去救?”



        邵威道:“破釜沉舟!”



        罗猎在甲板的阴影处悄悄准备着,叶青虹悄悄出现在他的身后,看了一会儿小声道:“你要单独行动?”



        罗猎笑了起来,他将水靠收好,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双臂道:“你以为他们会老老实实将船送上?任由我们离开吗?”



        叶青虹摇了摇头,虽然海明珠在他们的手里,可并不意味着他们掌控了全局,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距离邵威离开过去了整整五个小时,海盗那边并没有任何的动静,双方明显都在等待,事态悄然发展到对峙的状态。



        罗猎道:“他们虽然投鼠忌器,可是也看出了我们的弱点所在。”



        叶青虹点了点头,王牌也是底牌,如果他们撕毁了海明珠这张牌就失去了和对方讨价还价的资格,势必遭遇海龙帮疯狂的报复,海龙帮方面也一定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不急于行动。



        不急于行动并不代表着不会行动,或许海龙帮方面正在盘算如何营救海明珠。



        罗猎道:“他们不会痛痛快快答应咱们的条件,我看用不了太久时间就会前来救人。”



        叶青虹道:“海石林周围水清见底,他们不会贸然偷袭。”停顿了一下又道:“就算是前来偷袭也只能是等到晚上。”



        罗猎道:“所以咱们要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自古以来颠仆不灭的道理,罗猎坚信海龙帮不会就此服输,他们一定在等待着偷袭的机会,只要能够将海明珠救走,他们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叶青虹猜到罗猎要孤身潜入敌营,她马上表示要和罗猎一同前往。



        罗猎点了点头,叶青虹原本就是他计划中的一员,自从甘边归来,他的身心遭遇重创,虽然已经调整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可是仍然远没有恢复到最佳的状态,更何况面对海龙帮的两艘大船,数百名海盗,单打独斗能够取胜的机会微乎其微,必须要有人帮忙。



        和海龙帮相比,己方人手严重不足,船员在此前的袭击中伤亡过半,张长弓水性不成,更何况这艘船必须要有人留守,枪法出众的陆威霖和也夜视能力出众的瞎子适合留守大本营。



        按照罗猎的想法,他和叶青虹还有老安一起前往破坏海龙帮的大船,抬头望去,却见瞭望台上老安举着望远镜观察着远方的动静。



        叶青虹听说他想让老安加入,不无顾虑道:“你信得过他?”



        罗猎道:“留他在这里更加麻烦。”



        叶青虹知道罗猎的意思,老安对海连天恨之入骨,仇恨甚至让他可以将白云飞交给他的任务抛在一边,如果将老安留在船上,反倒会成为最不安定的因素,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老安离开这条船,远离海明珠。



        老安听完罗猎的计划之后并没有反对,也没有表示同意,他对罗猎的用意看得清清楚楚,淡然道:“罗先生不放心我留下。”



        罗猎道:“冤有头债有主,你和海连天有仇,何不去找他?”



        老安却阴测测笑了一声道:“报复一个人未必要杀死他。”



        一旁的叶青虹马上听懂了他的意思,不错,杀死一个人绝不是复仇的最好办法,让他活着并一直痛苦下去,让他生不如死,内心中有些不寒而栗,老安绝对是一个狠角色,他已经生出要杀死海明珠的念头。



        不过老安话锋突然一转道:“我要当着他的面杀死他的女儿,谁都不能阻止我。”



        舱房外响起开锁声,海明珠躲在黑暗中充满警惕地望着外面,光线勾勒出一个高大的身影,张长弓拎着食盒走了进来,他将食盒放在地上,向海明珠道:“吃饭。”



        海明珠看到来人并不是老安这才暗自松了口气,抗议道:“你绑着我,我怎么吃饭?”



        张长弓将遮住舱房小窗的窗帘拉开,然后来到海明珠的身后准备帮她解开反绑在身后的绳索,手指尚未触及绳索,海明珠高高抬起右脚向后方踢去,这一脚正踢中张长弓的面门,然后她转过身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狠狠击打在张长弓的下颌上。原来她在张长弓进入这里之前,已经成功磨断了绳索,她需要得只是一个机会。



        海明珠虽然做足了准备,她的出击虽然完全出乎张长弓的意料之外,可是她有一点并没有估计到,张长弓高大魁梧的身躯拥有着非一般的抗击打能力,虽然海明珠的攻击无一落空,却没有给张长弓造成太大的伤害,更没有像她期望中那样当场倒地。



        海明珠看到张长弓仍然站在原地,吓得放弃了继续攻击,转身就逃,可刚逃出一步,她的头皮就是一紧,却是张长弓一把抓住了她的发辫,牵一发而动全身,更何况整条辫子都被人握住。



        海明珠尖叫道:“放开我!”她反手抓住张长弓的手腕,感觉那手腕如同铁铸一般,任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撼动分毫。



        张长弓叹了口气道:“你不要逼我。”



        海明珠故技重施再次反踢,张长弓抬腿格挡,海明珠这一脚如同踢在了铁板之上,痛得她惨叫一声,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是海龙帮帮主的掌上明珠,从小骄纵惯了,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一时间委屈涌上心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张长弓听她大哭,反倒没了主意,低声道:“你只需答应不逃走,我就放开你。”



        海明珠含泪道:“你一个大男人居然欺负女孩子。”



        张长弓可不当她是普通的女孩子,提醒海明珠道:“如果你就这样走出去,瞭望台上的人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海明珠相信张长弓不是危言耸听,到现在她的身上还隐隐作痛,一想到那凶神恶煞的老安,不由得心底发毛,和老安相比张长弓明显温和了许多。



        张长弓放开了她的发辫,指了指地上的食盒道:“吃饭吧,待会儿我过来收拾。”



        海明珠咬了咬嘴唇,期期艾艾望着张长弓道:“你们会不会杀我?”



        张长弓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大步向门外走去,海明珠冲着他叫道:“混蛋,都是你害得我!”



        张长弓并不否认海明珠是因为自己才落到了这种地步,不过他也是无心,以他的水性突然落在了水中只要是能够抓住的东西都会死死抓住,要说海明珠怪不得自己,明明是她先把自己踹下船。



        张长弓从外面将舱门锁了,却发现瞎子眯缝着小眼靠在栏杆上望着自己,张长弓没好气道:“看什么看?你看得清吗?”他知道瞎子的视力在白天就是个渣。



        瞎子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怜香惜玉!”



        张长弓瞪了他一眼,扬起拳头作势要揍他,瞎子笑着逃走。



        张长弓摇了摇头,此时舱房内有传来嘭嘭嘭的敲门声:“张长弓,你这个王八蛋!”



        阳光正好,可仍然无法温暖冬日的海水,这样的天气并不适合潜行,海水太过透彻,正午的海面平静无波,连海底的游鱼都看得清清楚楚。罗猎选择向海盗船迂回靠近,他们三人并没有从最初进入海石林的入口处离开这片海域,而是从西南游出。



        海上的天气瞬息万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风平浪静,一转眼就已经乌云密布,远方的乌云犹如千军万马一般向他们所在的天空涌来,没多久,整个天空就黯淡下来,海的颜色也开始变得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