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九章【女俘虏】(下)

第二百七十九章【女俘虏】(下)

        那女匪恢复神智之后,马上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冷冷扫视了众人一眼,目光中居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恐惧,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张长弓的身上,双目几欲喷出火来,她仇恨张长弓不是没有理由,如果不是这个大个子在水中将自己抱住,她应当早已脱困,何至于落入现在这种四面楚歌的困境。更让她恼火的是,这大个子还悠哉游哉地喝着酒,仿佛眼前发生的事情跟他毫无关系一样。

        叶青虹叹了口气,向那女匪道:“你是海龙帮的对不对?”

        女匪一言不发。

        叶青虹柔声道:“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我们都是女人,看你的样子也就是二十出头吧,这么年轻何必这么固执。”

        女匪忽然尖叫道:“要杀就杀,哪有那么多的废话?”她表现得倒是血性十足。

        叶青虹又叹了口气道:“在你心中是不是这世上只有你们海盗会做坏事?”美眸向罗猎看了一眼,柔声道:“妹子,你别看他们一个个仪表堂堂,可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尤其是……”目光投向瞎子,压低声音道:“那个胖子,你若是坚持不说,我就把你交给他,会有什么下场,你自己知道。”

        瞎子听到这里暗暗想笑,叶青虹这分明是要把这女匪往沟里带的节奏,不过既然如此,自己也不妨配合一下,这货马上表现出一副色授魂与的模样,吞了口口水道:“弟妹,你大哥我可是光棍一条。”他用肩膀扛了罗猎一下:“兄弟,你不要只顾着自己风流快活,忘了我们几个的死活,老张、老陆,咱们把这小娘们弄船舱里先快活快活。”

        陆威霖扭过脸去,他快憋不住笑了。

        张长弓张大了嘴巴,他居然当了真,愕然道:“不好吧……”

        瞎子呸了一声道:“什么不好?活该你打光棍一辈子,老安,他不来你来!”

        老安明知是假的,可居然很配合地嗯了一声。

        女匪被他们这一吓,整个人简直就要崩溃,在她看来自己就算是死也好过被这帮人凌辱,她尖叫道:“你也是女人,你怎么可以……”这番话自然是冲着叶青虹喊叫的。

        叶青虹道:“现在我问你一句,你就老老实实回答一句,我可以帮忙杀了你。”

        瞎子道:“别杀,杀了太可惜了。”

        那女匪道:“知道我是海龙帮的人,你们还敢这样对我?我是海明珠!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就既往不咎,放你们一条生路。”

        叶青虹问出那女匪的真名,不过看她傲娇的样子心中有些纳闷,不知她的这份傲娇究竟从何而来。

        老安的脸色却是一变,阴恻恻道:“你是海明珠?海连天是你爹对不对?”

        事到如今,海明珠也豁出去了,她用力点了点头道:“你知道我爹的名号,就应当知道招惹我的后果。”原来她的父亲就是海龙帮的帮主海连天。

        叶青虹和罗猎对望了一眼,他们心中同时现出一丝光明,如果海明珠的身份属实,那么她就会成为他们手中的一张王牌,利用这张王牌要挟那帮海盗退让应当不难。

        此时老安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海明珠的长发,照着她的面颊狠狠就是两个耳光,老安的举动让众人都是一怔。即便是身在海明珠旁边的叶青虹都没能来得及阻止,老安抬脚狠狠踹在海明珠的小腹之上,咬牙切齿道:“贱人!想不到啊,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海明珠被老安打懵了,老安的那一脚踹得她腹如刀绞,在甲板上连续两个翻滚。老安随即又抽出尖刀,阴测测道:“我先挖了你的眼睛,再割了你的舌头,让海连天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痛苦。”

        老安还未靠近海明珠,已经被一个魁梧的身躯挡住了去路,却是张长弓出现在海明珠的身前,老安厉喝道:“滚开!”

        张长弓道:“安伯,我虽然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可是您老还需冷静,她对我们还有用处。”

        老安怒喝道:“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杀掉?”他双目赤红,怒发冲冠,凛冽的杀气向周围蔓延开来。

        身后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陆威霖用枪口瞄准了老安的后脑,冷静道:“我不喜欢在人的背后开枪。”不喜欢并不代表着不会,如果老安胆敢对他任何的一个朋友不利,陆威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叶青虹和瞎子也将手落在了武器上。

        罗猎叹了口气道:“安伯,您老这么大年纪千万不要气坏了身体,有什么事都要等到咱们离开之后再说。”

        老安抿了抿嘴唇,他的手缓缓垂落下去,冲动解决不了问题,他没有任何把握对付周围的这些人,他清楚,罗猎他们绝不会轻易放弃这张得来不易的牌,冷静下来之后,他也意识到现在并非复仇的绝佳时机,手中的尖刀当啷一声落在了甲板上,老安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向自己的船舱。

        海明珠唇角泌血,她被老安表现出的疯狂吓呆了,腹部的疼痛让她一时间无力从甲板上爬起。

        叶青虹颇为同情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向张长弓道:“张大哥,你抓来的人,你负责看守,先把她绑起来,关好了。”

        船只损毁的情况比他们预想中更加严重,船长带着水手全面检查了一遍船只,发现想要修复这艘船,让它恢复正常的航行状态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也就意味着,他们在两天内无法离开海石林,想起外面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再度进击的海盗,每个人的内心中都蒙上了一层愁云。

        瞎子和陆威霖两人全都去帮忙维修船只,叶青虹来到船头,此时朝阳初升,金光从礁石的缝隙中投射到海面上,晨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散着,周遭的景物开始重新恢复了清朗。

        罗猎利用望远镜观察着周围的状况,目前并未有海盗潜入,在船只周围的海面上有十多具漂浮的尸体,那都是在昨晚射杀的海盗,他们这边也损失不少,不但船只被毁,而且有三名水手遇难。

        叶青虹在罗猎身边站定,小声道:“海明珠是海连天的女儿,我们能否离开的希望全都在她的身上。”

        罗猎道:“安伯似乎和海连天有仇。”

        叶青虹点了点头,其实明眼人都能够看出,老安不但和海连天有仇,而且他们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她皱了皱眉头道:“海明珠是我们不能放弃的牌,想要离开这里,又必须依靠老安。”解铃还须系铃人,驾驶大船将他们顺利带入这里的是老安,想要驾船离开这里,也只有老安能够做得到。

        在叶青虹的建议下,罗猎去找了老安,其实就算叶青虹不说,他也打算找老安好好谈谈。老安是他们这群人中最不确定的一个环节,如果只是单纯受白云飞委托而来反倒是一件好事,出了刚才的事情,让罗猎意识到为了复仇老安甚至不惜违背白云飞的命令,一个失去理智的人是极难控制的,而老安如果失控,他们的整个行程就会失控甚至于完全泡汤。

        老安并没在舱内,罗猎向周围张望的时候,听到头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你在找我吗?”

        罗猎抬头望去,发现老安一个人站在望台上,从空中俯视着自己,罗猎点了点头,他沿着绳梯爬了上去,望台足够容纳两个人站立。

        老安手中拿着一瓶酒,这瓶酒又已经被他喝了大半,他的目光凝望着海石林入口的方向,那里没有任何的船影。

        罗猎摸出了烟盒,从中抽出了一支递给老安,试图通过这种方式缓和僵硬的气氛。

        老安摇了摇头。

        罗猎只好自己点上了一支,抽了口烟道:“如果杀了海明珠,我们就失去了离开的机会。”

        老安道:“明白!”他何尝不明白罗猎几人的用意,只要有海明珠这张王牌在手,外面的海盗就会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发动对他们的进攻。

        罗猎真正担心的是老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一旦如此,他将不计任何代价去复仇。

        老安道:“海连天杀了我家人……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他,可是他势力庞大,我根本没机会靠近他。”

        罗猎点了点头,从老安的表现不难推断出他悲惨的经历,在家人的事情上老安不会说谎,否则向来冷静的他不会有刚才如此冲动失态的表现。

        老安道:“我要报仇。”

        罗猎道:“白先生知道吗?”

        提起白云飞老安的脸上掠过一丝羞愧,白云飞当然不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正如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会在这里遇到海明珠,他低声道:“如果不是侯爷我活不到今天。”他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来,他就算愧对白云飞也一定不会错过此次复仇的机会。

        罗猎道:“海连天未必来了。”

        老安道:“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海明珠失踪,用不了太久时间就会派人过来谈判。”

        罗猎道:“杀了海明珠,你以为咱们能够活着离开海石林吗?”

        老安沉默下去,其实答案不言自明,他忽然道:“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