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九章【女俘虏】(上)

第二百七十九章【女俘虏】(上)

        张长弓道:不用怕,罗猎他们听到枪声很快就会回来,我们先守住这里,等他们回来,咱们再图反击。他的话刚刚说完,外面就有密集的子弹向船舱内射来,几人慌忙趴在了地上,张长弓示意大家向四周分散开来,各自寻找隐蔽的地方。

        一轮弹雨过后,舱门被从外面踢开,一名壮汉端枪出现在门外。瞎子瞄准了那壮汉的右腿就是一枪,壮汉中枪之后重重趴倒在了地上,瞎子对准他的大脑壳就势补上了一枪。

        张长弓和船长从隐蔽处闪身出来,对准舱门的方向接连开枪,为瞎子掩护,外面试图闯入的三名海盗被他们合力歼灭。

        危机暂时过去,瞎子冲上去将破烂的舱门掩上,他刚刚将舱门关上,船身就传来一声剧烈的震动,爆炸从船只的底舱传来。船长立足不稳慌忙扶住墙壁,这才免于跌倒在地上,他的脸色已经变了,颤声道:爆炸了炸了

        张长弓内心一沉,如果船只被炸,不但面临着下沉的可能,而且他们将失去这艘船,在茫茫大海之上如果失去了船只,等待他们的结局可想而知。他沉声道:我出去看看。

        瞎子点了点头:我跟你一起去。

        兄弟两人离开了船长室,船长也端着枪随同他们一起出来,对他而言这艘船也和他的性命差不多,船在人在,船亡人亡,更何况如果船沉了,面临死亡的绝不仅仅是他自己。

        船只中部舱房浓烟滚滚,爆炸应当生在那里,不过船只损毁程度并不严重,船体目前应当没有进水。因为船体燃烧的缘故,浓烟夹杂着晨雾让他们的视线更受影响。

        他们向燃烧处靠近,周围并没有现敌人,张长弓负责掩护,瞎子和船长两人拎起水桶前去扑火,避免火势对船只造成更大的损伤。

        张长弓擦亮双眼,竭力观察周围的动静,在这样的环境下听力更能够起到作用,他并没有听到脚步声,刚才零星的交火声已经平息,又有水手过来加入了救火的行列,看来潜入船上的海盗或许已经被全歼。

        张长弓稍感放松的时候,浓雾之中一道黑影倏然向他飞掠而来,那人却是抓住缆绳从空中飞荡而下,张长弓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被对方双脚狠狠踹在了胸口之上,张长弓虽然身材魁梧,可是对方从高处启动,利用飞荡之势,双脚的力量非同小可。

        张长弓被踹得倒飞出去,直接越过船只的凭栏,坠入冰冷的海水之中。

        瞎子几人在张长弓遇袭之后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同时举起手枪向那名袭击者施射,袭击者不敢恋战,双手松开缆绳也跳入了海水之中。

        张长弓过去不通水性,为了这次出海特地向瞎子和罗猎学习了游泳,别看他是个出色的猎人,攀岩爬山不在话下,可在游泳方面确是天生弱项,学了那么久,经历罗猎和瞎子两位高手的指点,可进境仍然微乎其微,到现在也不过是刚刚学会憋气。就算是一条小河他都无法横渡,更何况如今是在海上。

        不过虽然仅仅掌握了憋气,张长弓在这方面的水准却是很强,坠入大海之前他先就想到了憋气,第一时间封住了口鼻,张长弓游猎出身,武功出众,在气息上本就优于常人,在同样的状况下他要比普通人憋气憋得更久一些。再加上他为人沉稳镇定,处变不惊。

        他先想到得并不是被淹死,而是不巧落在礁石上被活活摔死,毕竟他们所在的地方暗礁遍布,搞不好就会落在礁石上,他还算幸运,并没有遭遇这种噩运,直接落入了海中。

        就算在落水之后,张长弓仍然保持着足够的清醒,他知道现在是落潮时分,周遭海水很浅,只要自己足够放松就应当可以从水底浮起来。如水之后,他的身体因惯性而不断下沉,张长弓并没有触及底部,他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提醒自己务必要放松,按照瞎子教给自己的的办法缓缓上浮。

        上浮的过程中身边忽然感到一阵水流的冲击,张长弓因这突然出现的状况而乱了节奏,他的双手向四周抓去,原本只是一种溺水者本能的反应,却没有料到居然真的抓住一个柔软的物体。

        对张长弓而言这就是他获救的唯一希望,正如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他也未能免俗地紧紧将那物体抓住。

        张长弓所抓住的却是一个人,此人乃是刚才将他踹出船的偷袭者,这名偷袭者在得手之后,马上又被瞎子几人现,为了躲避瞎子他们迅猛的火力也不得不自行跳入海中。

        偷袭者和张长弓先后落水,他们所落水的地方相距不远,偷袭者入水之时,张长弓正在缓慢上浮,正应了冤家路窄那句话,海这么大两人一样能够相逢,张长弓抱住对方可不是为了复仇,是求生的意志让他这样做。

        对方也没料到会这么巧,用力想要从张长弓的怀抱中挣脱,可是张长弓本来力气就大,再加上对他而言这名落水的偷袭者就是他最后的生机所在,张长弓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放手。

        偷袭者无法挣脱开张长弓的怀抱,水性虽然绝佳,可是双臂被抱住又无法施展,唯有随着张长弓一起向深处坠落,如果换成普通人,必然惊慌失措,可张长弓却恢复了冷静,他仍然懂得憋气,到现在为止居然没有呛入一口海水。

        船上瞎子骂了一句,干你娘!然后脱掉了衣服越过护栏跳了下去,其实船上有水靠,可瞎子已经来不及去换,张长弓游泳是他所教,所以张长弓的水平他也清楚得很,知道凭着张长弓那点可怜的水性,只有淹死在水里的份儿。

        老安划着舢板带着罗猎三人此时也回到了大船旁,冷不防看到空中一个身影在船头跳进了海里,激起得浪花飞溅得到处都是,罗猎看得真切,惊呼道:瞎子!

        他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顾不上向其他人解释,脱去外衣跳入海水之中。

        罗猎一个猛子扎入海水深处,此时天色渐亮,海水清澈见底,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看到瞎子努力下潜的身影,再往下就看到两个不断下沉纠缠在一起的身影,罗猎从体型上看出其中一人是张长弓,这才明白瞎子为何不顾一切跳入海中的理由。

        瞎子也看到了罗猎,向他做了个手势,两兄弟分别从两侧向纠缠的两人靠近,他们准备合力将水中的两人拖上去,因为担心张长弓和那名偷袭者会因求生而抓住他们,两人分别游向张长弓和那名偷袭者的背后。

        罗猎正准备靠近的时候,却感到头顶水波荡动,抬头上去,只见一个身影拖着一条长绳索向水下潜来,却是老安带着绳子过来,罗猎和瞎子都不禁感叹毕竟是老安经验丰富,利用绳索将两人缚住,拖拽上去,就避免被他们抓住拖入水深处的可能。

        三人在水下合作,将张长弓和那名偷袭者一起捆住,倒不是他们想要把两人一起救上去,眼前的状况容不得他们选择,一切等将人救出之后再说。

        6威霖在舢板上帮忙拖拽绳索,叶青虹负责控制小船,他们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将张长弓和偷袭者一起拖了上去。

        张长弓的身体露出水面,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憋气的功夫果然一流,直到现在都憋着那口气,被他紧紧抱住的那名偷袭者却没那么幸运,因为惊惧,又因为被张长弓死死抱住的缘故,竟然呛入了几口海水,在水底就晕了过去。

        张长弓此时方才现他抱着的是一个女人,一个面色苍白,相貌秀丽的年轻女郎。

        大船上放下绳梯,他们几人先后爬了上去。

        瞎子一踏上甲板就接过船长递来的烈酒,咕嘟咕嘟灌了几口,这才缓过气来,嘴唇已经被冻得乌青紫,颤声道:太tm冷了他将酒瓶递给罗猎,罗猎摇了摇头,他内息深厚,倒没有感觉到特别寒冷。

        瞎子又将酒瓶递给了老安:安伯,来几口。

        老安的脸色也冻得青紫,不过表情一如既往的木讷,点了点头,从瞎子手中接过酒瓶,一口气将剩下的大半瓶酒全都灌到了肚子里,瞎子因他的酒量而瞠目结舌。

        那边张长弓也是一瓶烈酒下肚,除了憋气久一点,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妨碍。那女匪仍然处在昏迷中,瞎子看到那女匪想起刚才被他们追打的狼狈,再看到船上的一片狼藉,心中恶念顿生,冲上去抓住那女匪的衣领,照着她的脸上狠狠给了两记耳光。

        6威霖皱了皱眉头,按照他的想法一枪崩了这女匪就是,何必折辱她。

        没想到瞎子的两巴掌竟然将那女匪打醒,她剧烈咳嗽起来,然后趴在甲板上接连吐出几口咸涩的海水,瞎子从6威霖那里要过手枪,指着那女匪的头顶道:贱人,说,谁派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