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八章【海上狙击】(上)

第二百七十八章【海上狙击】(上)

        罗猎让瞎子将他自己牢牢绑好,不久以后他们就会进入礁石遍布的海石林,船只在这样的环境中行进颠簸在所难免,身处望台之上很可能会被甩出船去。

        船长下令水手将帆落下,避免因风的影响而令船只的控制发生偏差。

        船长来到那名已经死去的水手面前,盯住他灰色的面孔看了看道:“他追随我两年了。”

        罗猎道:“还有一个。”他指了指一旁被反剪双手捆绑起来的水手。

        那船长道:“我对此事并不知情。”

        罗猎道:“渡过这场危机再说。”他对船长的话将信将疑。

        叶青虹检查完武器回来,她向罗猎低声耳语了几句,罗猎听她说完内心也变得沉重起来,他们储存武器的舱房遭到了破坏,炸药被水浸泡,两挺机枪也遭到了破坏已经无法使用,不过侥幸的是多半常规武器还没有被毁。

        陆威霖坐在甲板上慢慢擦着枪,在遭遇危机之后,可能是注意力得到了转移,他晕船的症状居然开始减轻,陆威霖在做着准备。

        老安已经亲自掌舵,透过前方的窗口,看到海面上浮现出一大片宛如城堡般的礁石林,漆黑的夜色中,海水向礁石组成的城堡猛扑而去,海浪拍击在坚硬的礁石上变得粉碎,白色的水沫儿漫天飞舞,海浪拍击之时发出野兽般的低沉吼叫,这声音又在礁石林中不停回荡。

        张长弓虽然见惯了危险,可是眼前的场面却是第一次经历,自小生长于山林中的他对海洋有种莫名的恐惧,他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淹死在漆黑冰冷的海洋深处。

        老安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娴熟地操纵着船舵,控制着船身从两块宛如城堡大门般的礁石之间缓缓驶入。

        海浪在礁石之中来回激荡,船身随着海浪左摆右晃,所有人都听到了船身和礁石摩擦的声音,他们全都屏住呼吸,生怕呼吸声会影响到船只的行进,会让这艘船和礁石撞击在一起。

        叶青虹紧张地抓住了罗猎的大手,罗猎反转了一下手掌将她的纤手握在掌心,礁石近在咫尺,抬头望去,夜色中的礁石宛如一个巨人,顶天立地傲立于他们的面前,让人从心底产生了一种渺小的感觉。

        陆威霖子弹上膛,端起狙击步枪,透过瞄准镜锁定了后方的两艘海盗船,那两艘船明显在减慢速度,陆威霖道:“看来,他们不敢追进来。

        一直在望台上负责观察敌情的瞎子道:“他们停下来了,停下来了……”他的声音被船体和礁石的摩擦声打断。

        叶青虹紧紧抓住罗猎的手,紧张到掌心冒汗,惊声道:“这船承受得住吗?”她的话刚刚说完,船就顺利从两块巨大的礁石之前通过,还没等他们松一口气,就看到前方横亘着一块宛如石梁的礁石,他们的船正朝着那块礁石撞去。

        不仅是叶青虹发出惊呼,连陆威霖也吓得闭上了眼睛。

        船头迅速左转,在撞上石梁之前整个船体横了过来,然后又迅速向右转向,倾斜的船身堪堪绕过那道石梁。

        驾驶舱内,船长和张长弓都已经是目瞪口呆,在他们将船舵交到老安手中的同时也将船上所有人的性命交到了他的手里。老安仍然一身灰色长衫,只不过将袖子高高撸起,他的手臂虽然瘦削,可是条索状的肌肉分明,看上去犹如一条条的钢索虬结在他的手臂上。老安迅速转动着船舵,即便是见惯风浪的船长也看得眼花缭乱,他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将船舵操作的如此纯熟。

        张长弓心中暗暗侥幸,幸亏罗猎决定将老安带上船,很难想像如果没有他在,他们能够闯入这片海石林,就算能够闯入,也必将面临船只触礁粉身碎骨的下场。

        老安操纵船只在礁石林中迂回行进,众人的内心都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心理折磨,虽然风浪不大,可是周遭犬牙交错的礁石让他们胆战心惊,有种盲人瞎马半夜临池的感觉,稍有不慎就恐怕会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老安凭借其出众的驾船技术操纵着这艘船在二十分钟的礁石穿行之后进入了海石林正中相对宽阔的海面,他下令落锚,这里的水算不上深,可是又足以承载他们的船只。

        瞎子从望台上滑了下来,脸色苍白地跑到船舷,扶着栏杆大口大口吐了起来,他过去从未有过晕船的经历,可刚才的航程实在是太过凶险,在加上他身处望台之上,遭受的折磨比别人更大。

        老安将船交给了船长,和张长弓一起来到外面。

        罗猎迎了过去,刚才老安的表现已经刷新了所有人对他的认知,无论他们对老安持有怎样的看法,有一点他们不得不承认,没有老安他们根本到达不了这里。

        老安道:“停在这里只是权宜之计,他们应当不会放弃,海龙帮每艘大船上都会配备多艘小艇,如果不出意料,他们很快就会发动攻击。”

        罗猎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半,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按照老安此前所说,海龙帮通常都是在白天发动攻击,也就是说他们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准备。罗猎道:“安伯,根据您的估计,他们什么时候会展开攻击?”所有人都能看出罗猎对老安比此前更加客气。

        老安道:“随时!”

        瞎子这会儿缓过劲来,切了一声道:“你刚不是说他们从来都不在晚上发动攻势?”

        老安道:“此一时彼一时,如果天亮了,对咱们有利,现在天色未亮便于隐藏。”

        罗猎点了点头道:“好!”他开始观察周围的地形。

        老安道:“如果在这里开战,咱们的这艘船很可能会受到重创,到时候就算打跑了海盗,咱们也无法离开。”

        罗猎道:“您的意思是……”

        老安道:“咱们有一艘舢板,可以在他们到来之前埋伏在那边的礁石上,在他们经过的时候给予痛击。”他指了指船尾后方约一百米左右的乱石区域,一块块礁石宛如树林版耸立在海面之上。想起刚才他们就是从那片礁石林中穿行而过,几个人仍然心有余悸。

        陆威霖第一个请缨道:“我去!”他枪法出众,不过是在陆地上,如果能够在海盗到来之前爬上礁石,占据高地,居高临下可狙杀远处的海盗。

        张长弓道:“我也过去。”

        罗猎道:“张大哥还是留守吧。”他知道张长弓的水性,一旦战事展开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张长弓知道罗猎的好意,还想坚持,罗猎道:“我和叶小姐过去,你和瞎子留守。”

        老安道:“我送你们过去。”

        小舢板缓缓放入海面,罗猎、叶青虹、陆威霖、老安进入舢板之中,老安划桨逆浪而行,罗猎看到他娴熟的手法,心中暗赞。难怪白云飞会安排他过来,别说是他们几个,就算整艘船上也找不出第二个操桨如此纯熟之人。

        叶青虹道:“安伯对这一带很熟悉啊。”她对老安仍然充满了怀疑,他因何会对海石林一带如此熟悉?

        老安道:“熟得很,我祖上三代都是渔民,我小时候就到这里来过,海石林的每块石头我都清楚,何时涨潮,何时落潮,都刻在我的脑子里。”他的这番话等于为众人解释他因何会如此清楚这一带的状况。

        陆威霖道:“你对海龙帮也很熟悉,该不会跟他们也有牵连吧?”

        老安脸色一凛,双目森然。

        陆威霖并不怕他,目光和他对视,老安道:“海龙帮投靠了任天骏,这次他们可能是为了复仇而来!”

        陆威霖内心一沉,他和罗猎对望了一眼,如果老安这番话属实,那么海龙帮这次前来是受了任天骏的委托,为的是复仇。

        罗猎淡然道:“无论怎样,这场仗都必须要打。”他指了指一旁高耸的礁石道:“威霖,这里蛮适合你。”

        陆威霖在老安将舢板停稳之后,抓住礁石的缝隙向上攀爬,离开了摇摇晃晃的船只,他的精气神顿时回归了身体,几人望着陆威霖越爬越高,很快就成功登顶,在他登顶之后,陆威霖转身向众人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寻找最佳的位置,投入到战斗准备之中。

        罗猎和叶青虹也分别寻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叶青虹所藏身的礁石高度和陆威霖相仿,罗猎并没有来到高处,而是在礁石丛中潜伏,按照他们的计划,由陆威霖和叶青虹负责远程攻击,罗猎和老安两人则相互配合负责在近距离狙杀敌人。

        张长弓和瞎子两人虽然留守,可他们面临的压力也不小,毕竟这艘船上刚刚就出现了两名内奸,在船上的船员之中,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内奸存在,他们不但要提防外敌,还要防止内部有人搞破坏。

        船长将其余的水手全都集中到了甲板上,除了死伤的那两个,还有五名船员,分配枪支之后,所有人都在甲板的相应位置埋伏,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证船只的安全,这是他们此次航程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