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七章【海石林】(下)

第二百七十七章【海石林】(下)

        老安道:“就算回头,这两艘船也足够将我们毁灭掉,他们的船上应当配有火炮。”



        罗猎心中暗叫不妙,他虽然对海上有可能遭遇海盗做出预估,可是在他此前的估计中遭遇海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种凶险远小于海上遭遇风暴,更加没想到的是他们目前只是离开舟山不久,根据此前获得的资料,称霸一时的海龙帮为了躲避清剿,大举向南海转移。



        罗猎指向航海图道:“咱们向这里呢?”



        老安道:“那里是海石林,又被成为鬼石林,礁石林立,暗礁遍布,就算是有经验的渔民也不敢轻易闯入。”



        罗猎道:“我看距离不远,如果我们向这片海域进发,应当可以在天亮前进入其中。”



        老安明白他的意思,这片礁石林对他们危险,对海盗也是一样,罗猎是想利用这片特殊的危险地形摆脱海盗的追击。低声道:“不过就目前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办法。”



        罗猎点了点头,即刻将几名同伴和船长召集到一起征求他们的意见。



        那船长听闻罗猎要勇闯海石林,顿时吓得面无人色,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可能的,那里到处都是暗礁,我过去从未进入过海石林,也未曾听说过有人进入那里能够安然无恙地离开。”



        罗猎道:“海龙帮的船只速度要超过我们,如果在海面上展开追逐,我们根本没有摆脱他们的可能,而且他们的船上配备了火炮。”



        船长道:“咱们也有武器……”在他看来就算和对方硬拼,活命的机会也要比闯入那片礁石林更大一些。这位船长乃是翁国贤精心挑选之人,按照他的说法,此人经验丰富且绝对值得信任,他也并非是有意推诿,而是每个人心中对于风险都有自己的评判。



        陆威霖道:“就凭咱们的两挺马克沁?干的过对方的大炮?”



        船长抿了抿嘴唇道:“可是那片海石林实在是太危险了,我连详细的海图都没有,如果咱们就这样闯进去,免不了触礁的下场,到时候我们岂不是更加麻烦?”说完之后又补充道:“咱们距离海石林只不过一个小时的航程,到那里还没有天亮。”就算是光天化日闯入海石林都无法保证避开海面下的暗礁,更不用说在夜里了。



        老安忽然道:“如果你们信得过我,我来掌舵!”



        众人都是一怔,他们都知道老安是白云飞派来的亲信,可无人知道老安还懂得驾船。



        即便是对罗猎而言,这都是一次极大的冒险,让老安驾船等于将所有人的性命都交到了他的手上,如果老安心存歹意,只怕他们这群人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既然同坐一条船,在这种状况下就只能同舟共济,相信老安也是因为没有了更好的选择。



        张长弓道:“我和船长帮你。”



        老安唇角露出一丝冷笑,他当然知道张长弓的本意不是帮助自己,而是要监视自己,点了点头道:“随便你!”



        罗猎让瞎子爬上桅杆负责瞭望,他并未对陆威霖委以重任,陆威霖因为晕船身体状况很差,脚步虚浮,看样子站都站不稳,只怕连枪都拿不住了。



        罗猎和叶青虹来到船尾,两人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后方的两条船,这会儿功夫那两条船明显接近了他们。老安没有说错,海龙帮的船只速度要超过他们,如果在海面上展开追逐,他们无法顺利摆脱。



        船只开始转向,后方的两条船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的变化,两艘船分开一段距离,不断加快了速度。



        叶青虹放下望远镜,小声道:“你当真相信他?”



        虽然没有提老安的名字,可罗猎知道叶青虹说得就是他,沉声道:“有选择吗?”



        叶青虹道:“或许他和海盗勾结。”



        罗猎眯起双目【31小说网        31xs.org】,叶青虹所说的却有可能,不过他在内心中已经对几种可能做过评估,老安和海盗勾结的可能性很小,反倒是他们的这艘船上很可能存在海盗的内应。



        老安只是负责指挥,实际的驾船操作还是由船长来亲自完成,这艘船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最大。



        陆威霖回到舱内并没有太久就从里面奔了出来,船只高速奔行,不巧这会儿又起了风,船只越发颠簸起来,原本就晕船的陆威霖更加难受了,他跌跌撞撞冲到了甲板上,扶着凭栏开始呕吐,可惜肚子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好吐了。



        干呕了几口,用力吸了口气,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黑色的身影,他以为自己是因为晕船而产生的幻像,可他的直觉却又告诉自己那不是幻像,陆威霖并没有回头,又趴在栏杆上,作势呕吐。



        就在此时两道黑影从他的身后冲了出来,两人都是船上的水手,目标极其明确,就是趁着陆威霖晕船的时候发动突袭,意图将他直接掀入海中。



        两人即将抓住陆威霖双臂之时,一支乌洞洞的枪口从陆威霖的左腋下露了出来,呯!的一声枪响,子弹正中一人的大腿,那人惨叫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人扬起手中匕首向陆威霖的后心插去,陆威霖从觉察到身后动静之后就开始积蓄力量,他侧向躺倒在了地上,如果在平时他大可选择更加潇洒从容的动作来应对这样的局面,可晕船已经耗尽了他身体的大半精力,他的选择就是躺倒在地上,只有这样身体才能够最大程度地接触到甲板。



        陆威霖左手托住右手的手腕,瞄准刺向自己的那道寒光,接连扣动扳机,第一枪将匕首射飞,第二枪命中了偷袭者的额头。



        对方魁梧的身体宛如小山一般轰然倒塌,重重砸落在甲板之上。



        最先受伤的水手忍着大腿的钻心疼痛想去掏出腰间的手枪,却听到陆威霖虚弱的声音道:“老实点,子弹不长眼……”



        听到枪声的罗猎和叶青虹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罗猎担心陆威霖的安全受到威胁,抬手就射出一柄飞刀,飞刀正中那水手的右手,透过他的手掌深深钉入甲板之上,水手接连遭受重创,痛得惨叫起来。



        叶青虹冲上去抬脚踹在那水手的胸口,将他踢到在甲板上,抽出手枪瞄准了他的面门。



        罗猎本想去扶起陆威霖,陆威霖摇了摇头,抬起右手擦了擦嘴道:“我没事,这两个王八蛋居然想偷袭我。”



        罗猎观察了一下左右,此时又有数人听到动静围拢过来,上方瞭望台上传来瞎子大吼声:“都给我退下去,谁敢乱动,老子一枪崩了他!”瞎子端起一把步枪瞄准了下方的人群,目前形势不明的情况下很难说这群水手中有无海盗的同伙。



        张长弓也从驾驶舱内赶了出来,怒道:“都回去,守住各自的岗位,全都给我回去!”



        几人联手之下迅速控制住了场面,刚刚聚拢而来的水手默默散开,罗猎抬头向瞭望台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向瞎子竖起了拇指。



        瞎子笑道:“不用客气!”



        陆威霖却道:“他那枪法,我真担心他会把子弹射在我的身上……”



        罗猎向张长弓使了个眼色,张长弓明白他的意思,又转身向驾驶舱走去,相比这里突发的状况来说,驾驶舱才是重中之重,如果驾驶舱也发生异变,只怕情况就会变得难以收拾了。



        叶青虹冷冷望着那水手,她确信死去的水手和这名受伤的水手全都是他们雇来的成员,由此不难得出结论,海盗的出现还是因为他们的内部出了问题,虽然她相信翁国贤,可凡事都有意外,翁国贤在安排船只雇佣水手的过程中还是疏忽了,让别有用心的歹徒混上了这条船。看来从他们出海开始就已经被海盗盯上,海盗对他们的航线应当了如指掌。



        叶青虹用枪口抵住了那水手的额头:“说,谁派你来的?”



        那水手道:“你们逃不掉的,这里是海龙帮的地盘!”



        罗猎缓步走了过来:“你只需搞清一个事实,你的命在我们手里,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不过你需要将船上的其他同伙交代出来。”



        那水手哈哈笑道:“当我是小孩子?你们都要死……全都要死……”



        罗猎盯住他的双目,沉声道:“你们不是为了谋财?说!到底是受了谁的委托?”在他和叶青虹商定要在舟山换船之后,他就特地叮嘱叶青虹,一定要低调进行,千万不可以暴露财富,以免引来海盗觊觎,可以说这艘船上并没有什么值得抢劫的财富,他们出海不久就遭遇了海盗,表面上看是一件偶然性的事件,可是稍一琢磨这件事就很不寻常。



        海盗兴师动众打劫他们这样一艘被伪装成渔船的船只,根本于理不合。若非为了谋财,就是为了害命。



        那水手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杀了你们会得到一笔可观的报酬……”他的话更印证了罗猎的猜测。



        瞭望台上瞎子大声提醒道:“我看到礁石了,前面应当就是你们说的海石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