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六章【驶向大海】(上)

第二百七十六章【驶向大海】(上)

        张长弓回去之后就将老安请了出来,只说是罗猎有事找他们,老安跟随张长弓来到南部码头,开始的时候还拥有足够的耐性,可当他看到码头鳞次栉比排列的船只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张长弓指了指其中的一艘船。

        老安定睛望去,却见那艘船上也用黑漆写着猎风二字,内心不由得咯噔一下,顷刻之间他已经完全明白了,愕然道:“要换船?”

        张长弓点了点头。

        即便是老安这般心机深沉之人也根本无法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变化,他从心底感到佩服,罗猎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厉害了,难怪侯爷会对他如此看重,来此之前,他和白云飞已经分析过种种可能,却仍然没有算到罗猎会采取这样干脆彻底的手段。老安虽然内心波澜万丈,可脸上却仍然没有半点表情,木然道:“我还有行李在船上,很重要。”他特地强调了很重要这三个字。

        张长弓微笑道:“安伯不用担心。”他向身后努了努嘴。

        老安转身望去,却见瞎子和陆威霖一起大步而来,瞎子的手中正拎着他的行李。

        老安再不说话,从瞎子手中接过行李,率先向那艘猎风号走去,到了这种地步,由不得他反对。

        四人登船之后,船只即刻启航,这艘船方方面面的状况绝不次于此前的猎风号,所有的船员都是由翁国贤在当地秘密招聘而来,经验丰富且忠实可靠,确保和黄浦那边没有任何的关系。

        老安在安置好之后,主动找到了罗猎。罗猎在船尾眺望着远方渐渐缩小的岛屿以及远方开始西坠的夕阳。

        老安望着罗猎的背影,脸上不见了昔日的恭敬,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怨念,不过他不用担心被罗猎看到,毕竟罗猎背朝着他,而且短时间内没有回头的意思。

        老安道:“罗先生,那些水手,您信不过?”

        罗猎抽了一口烟,海风吹散烟雾,将烟的气息带到了老安的面前,老安感到连自己的呼吸仿佛都被他控制了,目光变得越发怨毒。

        罗猎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我虽然不信他们,可是我相信你。”

        老安的唇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这年轻人分明在说谎,他真正不相信的就是自己。老安心中还是有些不解的,罗猎为何没有抛下自己?他们几个明明可以轻易就将自己抛下一走了之,然而最终还是选择带上了自己,难道他们害怕白云飞?

        这个可能很快就被老安否定,从罗猎的行事做派,从他们每个人的目光中都能够感觉到,这群人是无畏的,他们不会像自己一样对白云飞敬若神明,他们之所以选择带上自己的理由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对他们还有用处。

        老安暗自佩服罗猎深沉如海的心机,以自己的阅历都不得不服从他的安排,按照他的计划行事,难怪白云飞多次提醒自己务必不可轻视罗猎。

        老安点了点头,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木讷的面庞找不到欣慰也找不到沮丧:“谢谢罗先生。”

        罗猎道:“开山帮的人一直跟踪到了这里。”

        老安认为罗猎所说的只不过是一个敷衍自己的借口,却不清楚罗猎所说的是事实。

        罗猎也没有取信于他的必要,甚至没有转身看老安一眼想法。

        老安从他的背影中看出了他对自己的鄙视,或许这只是一种错觉,可老安却仍然感觉自己被深深伤害到了,咳嗽了一声道:“如果没别的事我回去了。”

        罗猎道:“回去休息吧,有需要的话我会叫你。”

        老安从这句话中感觉到罗猎态度上明显的变化,变得不再像此前那样尊重自己?变得居高临下,他希望这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陆威霖在老安离去之后来到了罗猎的身边,双手扶住凭栏,低声道:“听说你和颜天心遇到了些麻烦?”

        罗猎点了点头:“算不上什么大麻烦。”他将在黄浦和开山帮结下的梁子简单说了一遍。

        陆威霖皱了皱眉头道:“看来咱们的这趟航程算不上什么秘密。”

        罗猎笑了起来:“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咱们只能尽量保守秘密。”

        陆威霖抿了抿嘴唇,忽然伸出手去拍了拍罗猎的肩膀:“给你添麻烦了。”

        罗猎知道他因何要这样说,微笑道:“准备怎样报答?”

        陆威霖也笑了起来:“如果我是女人就以身相许,不过你也不需要,想对你以身相许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

        罗猎的内心却因他这句调侃而刺痛,他的手不由自主抖动了一下,烟灰随风落入海中,即便是这细微的动作都没有瞒过陆威霖的眼睛,陆威霖知道他定然想起了颜天心,本想安慰他几句,可话到唇边又意识到并无这个必要,有些伤口必须一个人静静去弥合。

        陆威霖借口有事转身离去,只剩下罗猎一个人独自站在那里。

        罗猎掏出了怀表,打开怀表看到里面艾莉丝的相片,时间并不遥远,可记忆却已经封锁太久,推开记忆的门,却发现里面的一切清晰如昨,他想起和艾莉丝之间朦胧而青涩的感情,他们甚至都没有走到相互倾吐爱慕的地步,可有一点罗猎能够确认,艾莉丝的死是他迅速走向成熟的主要原因。

        直到现在他都无法确定自己对艾莉丝究竟是情侣之间的爱情还是两小无猜的兄妹感情,如果上苍能够再多给他们一些时间,或许他会将一切弄清楚,不过无论是哪种感情,都是一样的真挚且深厚。

        怀表的指针永远定格在那里,望着指针,罗猎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灵光,他想到了一句话,这世上看似不相干的事物,只要耐心去找总能找到两者之间的联系。

        怀表和圣经这两样被西蒙看得比自身性命更加重要的物品,其中是否也存在着同样的规律?

        罗猎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舱房,找到了西蒙的那本圣经,怀表的时间定格在九点三十五分四十一秒,按照时针分针和秒针所指的位置,他将圣经分别翻到第9、35,41页,在三页上分别找到,第9、35、41个单词标注出来,他将九个单词分别列出,通过一系列的尝试和排列,惊奇地发现这九个单词可以排列成为,The    hells    sea    is    in    the    east    of    Yokohama,翻译之后大概的意思是地狱海在横滨东。

        罗猎相信这绝不是巧合,他们此次前往日本附近海域为的是寻找太虚幻境,而西蒙远渡重洋过来寻找自己却是为了他脑海中无法证实的幻觉。应该说从现在开始罗猎已经开始相信西蒙的话并非是凭空捏造。

        取出那张夹在圣经中的地图,西蒙的手绘图所标注得是幻境岛,罗猎无法确定幻境岛和太虚幻境到底是不是同一个地方,不过他的内心对此次的航程开始感到越发好奇了,甚至感觉到有一双无形的手正牵引着自己向那未知而神秘的海域不断靠近。

        舱门被轻轻敲响,却是叶青虹过来叫他吃饭。

        罗猎收好圣经,出了舱门和叶青虹一起去了餐厅,张长弓、瞎子、陆威霖都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就连老安也被他们请到了那里,倒不是他们想请老安一起喝酒,而是罗猎让瞎子务必要盯住老安,避免他搞什么花样,瞎子对此非常上心,所以将老安一起叫了过来,老安虽然不想来,可架不住瞎子的唠叨,他心明眼亮,自然知道这帮人打得是什么主意,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就没必要抗拒到底,硬碰硬也需要建立在自己有足够底气的前提下,在目前,罗猎显然已经掌握了话语权,自己唯有夹起尾巴低头做人。

        有酒喝,有肉吃,老安觉得还算不错。

        有酒喝,有肉吃,有朋友可以相互依靠,罗猎他们几个感到放松了许多。

        可叶青虹仍然能够感觉到罗猎深藏在心底的那份忧郁,端起酒杯主动向罗猎敬酒道:“我敬你。”

        罗猎道:“敬我什么?”

        瞎子一旁笑道:“是啊,罗猎可不想你敬他,你应当……”爱字尚未说出口就遭遇到叶青虹凌厉如刀的眼神,虽然叶青虹心底并不是当真生气,可她藏得很不错。

        陆威霖看到这一幕,悄悄将目光转向远方,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在蓝磨坊第一次看到叶青虹演出的情景,他仍然记得那晚叶青虹带给自己的惊艳和激动,不过现在那种感觉似乎变得平淡了不少,或许是时间的缘故,或许是因为明白叶青虹心中所爱的那个是罗猎,他已经接受了现实,或许……陆威霖的脑海中同时又出现了一个窈窕的身姿。

        张长弓举起酒杯跟他碰了碰,又向瞎子道:“咱们三个喝,跟咱们好像没什么关系。”

        瞎子摇头晃脑道:“不错,不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干杯,安伯,一起呗!”

        叶青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起身离开了餐厅,众人都是一怔,瞎子叹了口气道:“女人心海底针,罗猎,你还不快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