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五章【金蝉脱壳】(下)

第二百七十五章【金蝉脱壳】(下)

        翁国贤今年四十岁,有着海边人常见的黧黑肌肤,身材瘦削,眼袋很大。穿得长衫虽然没有补丁,可也浆洗得半新不旧,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见到叶青虹他显得非常激动,大步向前道:“叶小姐,翁某未能远迎,还望不要见怪。”

        叶青虹微笑道:“翁先生别来无恙?”

        “托小姐的福,这两年还算凑合。”

        说起来翁国贤和叶青虹的渊源要追溯到两年前,当时翁国贤去黄浦办事,没想到遇到小偷扒窃,翁国贤为人精明,因为及时现,所以并未让小偷得逞。可却因此而触怒了盗窃团伙,翁国贤被那群地痞围殴,刚巧被开车路过此地的叶青虹遇到,是叶青虹为他解了围,将已经被打得半死的他送往医院,并帮他将财物找回。在翁国贤眼中,叶青虹就是他的大恩人。如果不是叶青虹出手相助,他可能早就被扔入浦江喂了鱼。

        翁国贤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酒菜,叶青虹将罗猎和张长弓介绍给他认识。

        翁国贤对叶青虹的朋友表现得相当客气,四人坐下,三杯之后,翁国贤起身向叶青虹敬酒,叶青虹道:“我酒量可不成,不如就让罗猎代我饮了。”其实张长弓的酒量比罗猎厉害,可叶青虹的酒只能是罗猎给代了。

        翁国贤也是老于世故之人,一听就知道叶青虹和罗猎的关系非同一般,微笑着敬了叶青虹两杯酒,叶青虹都交给罗猎代饮了。

        翁国贤道:“小姐交代给我的事情,我已经全部办好了,船只、补给、船员全都准备就绪,随时都可以从港口出。”

        张长弓此时方才知道原来叶青虹和罗猎背着所有人下了一盘妙棋,在无法确定内部船员是否可信的前提下,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舟山另外准备了一艘船,在黄浦准备了那么久只不过是用来迷惑白云飞的障眼法。

        罗猎举起酒杯向张长弓道:“张大哥,我敬您一杯,别怪我没有事先告知大哥。”

        张长弓笑道:“如此隐秘的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如果告诉了我,我也难以保证在人前不露出丝毫的痕迹。”他知道罗猎对兄弟们的感情,没有提前说明这件事绝不是为了藏私,更不是因为对他们不信任,而是因为罗猎想要摆脱的对手是白云飞,白云飞何其精明,只要事先察觉到任何的风吹草动,必然会提前做足准备。

        翁国贤将船只具体停靠的地点和如何交接的具体事情向他们说了一遍,他也没有停留太久的时间,把事情办完即刻离开。

        罗猎三人并未急着离去,他们继续留下来商量何时出航。经过短暂的商议,三人决定今晚就登船离开,毕竟时间拖得越久,暴露的可能就越大,正所谓夜长梦多。

        张长弓想到了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因为始终没有听到罗猎和叶青虹提及,终于忍不住道:“老安怎么办?也要将他扔在这里吗?”

        罗猎摇了摇头。

        张长弓愕然道:“难道要带他一起走?”

        罗猎点了点头道:“不错!”

        张长弓这下彻底糊涂了,罗猎和叶青虹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和周折其用意就是为了摆脱白云飞,眼看就要成功,他们却要将白云飞安插在其中的最大一颗钉子带走,这不等于前功尽弃?

        罗猎道:“白云飞并没有将所有的资料提供给我,老安这个人很重要,我们想要找到太虚幻境就必须把他带上船。”

        张长弓道:“你不怕他从中捣鬼?”

        罗猎微笑道:“只要他上了咱们的船,就由不得他自己了,更何况这段航程不会平静,他如果抱有太多的私心杂念,绝对活不到最后。”他对掌控局势拥有着强大的信心,老安虽然是白云飞安插在他们之中的最大一颗钉子,可这颗钉子毕竟摆在明处,罗猎真正担心的是看不见的钉子,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必须在真正航程开始之前将所有潜在的风险尽可能规避掉。

        在黄浦坚持不让白云飞介入,其实只是他的第一道幌子,以白云飞的精明和他在黄浦的势力,想要从根本上杜绝他的势力渗入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所以罗猎和叶青虹经过商量之后,才采用了这个金蝉脱壳的方法。

        三人确定时间,并明确分工之后,张长弓即刻离开。

        罗猎和叶青虹并不准备返回那艘船,距离再度启航只剩下不到半天的时间,他们决定先行前往。

        两人离开了朱家楼,向南部码头而行。自从出海之后天气一直不错,风和日丽,天高云淡。他们的心情格外轻松,或许是因为这天气,或许是因为他们的第一步计划得以顺利实施。

        通往码头的这条道路要经过一个鱼市场,虽然已经是下午时分,可仍然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经过鱼市场入口的时候,海鲜的咸腥味道越浓烈,叶青虹抽出手帕捂住口鼻,罗猎主动用身体护住她,避免来来往往运送海鲜的挑夫碰到了她。

        罗猎低声向叶青虹道:“不要回头,有人跟踪。”

        叶青虹心中一怔,她并没有留意到这一状况,等到对面的马车过去,罗猎牵着叶青虹的手快通过了鱼市场的入口,为了避免暴露他们的真正去向,罗猎改变了路线,他们来到了鱼市场后方的小码头。

        叶青虹虽然没有回头,可是也能够从后面的嘈杂脚步声判断出有不少人在跟踪他们,确切地说不是跟踪而是肆无忌惮地追击了。

        罗猎停下脚步,转身回望,却见后方有十多名汉子快步追赶着他们。

        那群人意识到他们被现之后,并没有选择散去,先是停下了脚步,为的光头汉子左右看了看,然后带着那群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叶青虹挽住罗猎的手臂,小声道:“我带枪了。”

        罗猎微微一笑,轻声道:“杀鸡焉用宰牛刀。”他先要搞清这群人的身份,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才找上了他们。

        那光头汉子一脸坏笑走了上来,目光贪婪地望向叶青虹道:“这妞儿长不错,大爷想跟你交个朋友。”

        叶青虹没有说话,有罗猎在她身边,她拥有足够的安全感,只需做好被保护的角色就好,她坚信罗猎不会让自己受到丝毫的委屈。

        罗猎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大家萍水相逢,素不相识,谈不上什么恩怨,不如选择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光头汉子冷冷望着罗猎,伸手戳向他的心口道:“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想英雄救美?你还是先担心自己的小命吧?”

        罗猎仍然气定神闲地望着对方道:“你收了别人多少好处?”

        光头汉子一怔:“什么?”感觉罗猎的一双目光又如利箭般刺透了自己的双目,他想要躲闪对方的目光,可是却又感觉到一种磁石般的吸引力,对方的目光如同钢丝一样一直深入到自己的心底并将之束缚。

        对付这样的角色,罗猎不需要动手,如果对方只是一些见色起意的当地无赖,事态并不严重,可如果对方当真是受了某人的委托而来,就证明他们此次的出航从一开始就被人给盯上了,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光头汉子的眉峰微动,他试图在抗拒罗猎的心灵控制,然而以他的修为想要对抗罗猎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

        罗猎突然厉声喝道:“跪下!”

        光头汉子内心剧震,竟被罗猎的这声大吼吓得面无人色,更觉得罗猎的声音中包含着不容抗拒的力量,双膝一软竟当着一众手下的面噗通跪了下去,颤声道:“开……开山帮……”

        这个回答并没有让罗猎感到意外,开山帮的赵虎臣在自己的手上吃了亏,在黄浦虽然碍于白云飞的面子暂不追究,并不代表着他咽下了那口气。罗猎并不担心开山帮,毕竟开山帮不清楚他此次出海的真正目的,可从这些找麻烦的本地流氓可以看出,他们的行踪远远称不上隐秘,或许从他们离开黄浦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赵虎臣既然能够知道他们的下落,就不排除其他人也能够跟踪而至的可能。

        光头汉子身后的那帮人看到带头的还没出手就已经跪下了,一个个都被弄得有些懵。

        罗猎向那光头汉子道:“起来吧!”

        那光头汉子老老实实站了起来,罗猎走近他,耳语了几句,那光头汉子连连点头,转身向手下道:“走!”

        叶青虹望着那群人远去,一场危机被罗猎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化解,知道罗猎催眠了那光头汉子,唇角露出浅浅笑意道:“你派他去做了什么?”

        罗猎道:“冤有头债有主,我让他去找背后的指使者。”

        叶青虹道:“要不要跟过去看看?”

        罗猎摇了摇头:“还是尽早离开为妙。”现在的形势远比他们预想中来得复杂,自然是越早离开越好。如果因为小小的纠纷而暴露了他们来舟山最主要的目的,此前的周密布局等于前功尽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