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四章【相聚一堂】(上)

第二百七十四章【相聚一堂】(上)

        唐宝儿道:“我听说你们要出海去办点事儿,带我去吧?”她只是知道罗猎一行准备出海,可不知道他们具体要去做什么,优越的家庭条件决定唐宝儿看世界的角度和多数同龄人都有着很大的分别,她更像是温室中的花朵,对外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其实她早就向叶青虹提出了请求,可叶青虹想都不想就把她拒绝,所以唐宝儿才会转而向罗猎求助。

        罗猎道:“去倒也没什么?”

        叶青虹听他这样说慌忙向他递眼色,带上唐宝儿这位大小姐等于带上了一个大麻烦,更何况他们此去很可能要面临出生入死的凶险处境,如果唐宝儿有什么闪失,她该如何向唐宝儿的家人交代?

        唐宝儿却因罗猎的话大喜过望。

        可罗猎话锋一转又道:“我们要在海上呆一个多月,这是一条渔船,和邮轮的条件不能相提并论,你可能出海后就无法洗澡,甚至连刷牙的水都保证不了,你还要和我们这些人同吃同睡,船上还有老鼠和蟑螂。”

        唐宝儿听到这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一张红扑扑的小圆脸开始发白了。

        罗猎又道:“对了你晕船吗?”

        唐宝儿连连点头。

        罗猎道:“那上船后就得少吃东西,开始的几天你会吃多少吐出多少,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你吐得东西不会浪费,有老鼠帮你清理……”

        唐宝儿忽然感到一阵恶心,捂着嘴巴向教堂外冲了出去。

        叶青虹有些嗔怪地瞪了罗猎一眼:“你劝她打消了念头就算了,何必说得如此恶心?”

        罗猎道:“急症就得下猛药,不给她点猛药,打消不了她的好奇心。”

        门外传来唐宝儿的一声尖叫,一个熟悉的男声道:“喂!你怎么往我身上吐啊!”

        这声音来自于陆威霖,陆威霖在得到罗猎的消息之后,连夜就从金陵赶了过来,不过他来到小教堂前,就被急火火冲出来的唐宝儿撞了个满怀,更倒霉的是,唐宝儿张口就吐,吐得陆威霖满身都是。

        陆威霖这个郁闷啊,本来满怀期待地跟老友相见,可没想到连门都没进就被吐了一身,他跟唐宝儿可不认识,如果不是看在对方是个女孩子的份上,早就拎着她的领子将她扔出去了。

        罗猎和叶青虹慌忙来到门外。

        唐宝儿已经嚷嚷起来了,她恶人先告状道:“你有没有长眼睛啊?好狗不挡道知不知道?”

        陆威霖被她吐了一身,又听她非但没有歉意反而出口伤人,顿时火了怒道:“信不信……”

        “你敢怎样?”唐宝儿有恃无恐道。

        “威霖!”罗猎大声道。

        陆威霖看到罗猎也顾不上和这小丫头一般计较,大笑着迎了上去,罗猎本来是准备和他握手,陆威霖却给了他一个热情的熊抱。罗猎已经洞悉了这货的险恶动机,尽管看穿了也已经晚了,陆威霖一见面就送上了雨露均沾的见面礼。

        叶青虹看到罗猎哭笑不得的模样,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唐宝儿见他们几个人的样子,心中已经明白了,她莫名其妙就委屈起来,抽抽噎噎道:“老罗,你欺负我,青虹,你也欺负我……”跺了跺脚居然走了,叶青虹担心她小心眼儿,赶紧追上去劝她。

        罗猎和陆威霖握了握手,招呼陆威霖进入小教堂,找了两身衣服,他们各自换上。

        陆威霖笑道:“真是倒霉啊,你小子走桃花运,我走霉运,还没进门呢就被人吐了一身。谁啊,那是?”

        罗猎将唐宝儿的身份说了,陆威霖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不由得大笑起来,指着罗猎道:“该,你惹的祸,我弄了一身骚……”

        罗猎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可陆威霖的话已经说出来了。

        叶青虹刚将唐宝儿劝了回来,正好听到陆威霖刚才那句话,唐宝儿又火了,指着陆威霖的鼻子质问道:“臭小子,你说谁骚呢?”

        陆威霖支支吾吾,他可没这个意思,指了指罗猎道:“我们两人说话当然是说他……”

        罗猎总不能看着他们再发生冲突,点了点头道:“得嘞,我招谁惹谁了,唐大小姐,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我的好朋友陆威霖。”他推了陆威霖一把道:“去,给唐小姐道歉。”

        陆威霖瞪大了双眼,凭什么啊?自己被吐了一身,又挨了顿臭骂,怎么还要道歉了?

        唐宝儿这会儿算是回过神来了,居然非常大度地摆了摆手道:“算了,都是朋友。”

        陆威霖被噎着了,合着自己真错了不成?

        叶青虹笑道:“陆威霖,你堂堂男子汉,气量该不会那么窄吧?”

        陆威霖道:“唐小姐,不好意思啊,刚才没让您吐个痛快,以后还有机会。”

        唐宝儿听他这么说居然格格笑了起来,感觉这个不苟言笑的家伙还蛮有幽默感。

        罗猎道:“我和威霖去码头一趟。”

        叶青虹道:“不是说好了一起去吃饭吗?”

        唐宝儿拽了拽叶青虹的衣袖,她刚吐了陆威霖一身,自己也好不到哪里,现在最需要的是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叶青虹明白了她的意思,向罗猎道:“那,我陪宝儿先回去,咱们晚上再约。”

        罗猎道:“这样吧,晚上我们几个都去你的庄园去住,咱们那边再聚。”

        能够看到罗猎从低潮中走出,身为好友的陆威霖由衷感到高兴,虽然他知道罗猎善于隐藏自己,可至少表面上罗猎已经有了笑容。张长弓和瞎子两人都因为陆威霖的到来而开心,他们几人都有过一起出生入死的经历,陆威霖虽然不苟言笑,可他绝非冷血无情之人,对待朋友够仗义有担当。

        当天中午,他们就在码头的鱼馆随便吃了些。

        陆威霖从窗口眺望着码头上还在刷漆的那艘大船道:“准备出海?”

        罗猎点了点头道:“十天之后准时出发。”

        陆威霖的脸上流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我晕船。”

        张长弓道:“我不会游泳。”

        瞎子道:“晕船慢慢能够习惯,不会游泳可以学。”

        张长弓道:“我认为不会游泳最好的办法就是老老实实呆在船上。”

        陆威霖道:“陆地上最安全,不过舍命陪君子,既然罗猎决定了,我就陪着走一趟。”

        罗猎喝了口酒道:“有件事我想你们应该有必要知道,任忠昌的儿子任天骏可能收到了一些消息,他已经初步锁定了几个和他父亲遇刺相关的嫌疑人。”

        张长弓倒没有什么,毕竟他对此事一无所知,也不可能被人锁定为嫌疑人之列,瞎子和陆威霖两人却都是当天晚上在现场的人,而且陆威霖就是枪杀任忠昌的真凶。

        瞎子道:“那个任天骏是不是很厉害?”

        罗猎道:“这里是黄浦,在这里咱们的安全应该不会有问题。”

        陆威霖道:“预防这种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他的虎目中迸射出一丝杀机,如果任天骏当真将他们几个锁定,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将任天骏先行除掉。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们没必要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下去。”

        瞎子道:“不错,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杀我,我杀你,周而复始至死方休。”

        罗猎道:“先把手头的这件事做好再说,我一直没问你们的意见,你们谁想加入,谁想退出?”

        瞎子道:“我们有选择吗?”

        张长弓道:“我现在天天都在学游泳,可仍然浮不起来。”

        陆威霖叹了口气道:“趁着没上船之前,我得好好享受一下美味佳肴,不然以后就惨了。”

        三人都没有正面回答,却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表达了要和罗猎共同进退的决心。

        罗猎之所以选择搬去叶青虹的庄园去住,就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小教堂已经无法作为隐瞒他身份的地方了,白云飞、赵虎臣、张凌峰都盯上了这里,更何况他新近来了不少的朋友。

        叶青虹的庄园不但地方够大,而且足够隐蔽,在他们出海之前,必须要好好地计划一下。

        对这些同生死共患难的伙伴,罗猎并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地方,他将白云飞的委托向众人详细说明。在场人之中只有陆威霖是刚刚知道这件事,陆威霖起身看了看地图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已经是日本海域了。”

        瞎子道:“那又怎么了?只许他们日本人来咱们这里耀武扬威,不许咱们去他们家门口转悠转悠?”

        陆威霖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瞎子道:“最好有宝贝,咱们去一网打尽,他姥姥的,小日本抢了咱们多少宝贝,有道是礼尚往来,咱们也该从他们那里弄点好东西回来。”

        叶青虹道:“他们能有什么好东西?”

        张长弓道:“不错,本来就是咱们的东西,咱们去找回来,这叫物归原主。”

        罗猎道:“白云飞准备派人参与行动。”

        叶青虹道:“你不是已经拒绝了吗?”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考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瞎子愕然道:“不会吧?你明知道他要派个内奸过来,还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