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三章【主动登门】(下)

第二百七十三章【主动登门】(下)

        “经费方面你只管开口。”白云飞在这方面十分慷慨,他的钱来得很容易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如果真能找到长生不老的丹药,花再多的钱都值得。



        其实白云飞也明白,金钱很难打动罗猎这样的人,更何况罗猎身边还有叶青虹,叶青虹拥有的财富绝对不次于自己。不过他已经激起了罗猎的好奇心,罗猎之所以接受了他的委托,全都是因为罗猎的好奇心起到了作用。



        罗猎道:“租用船只雇用船员,购买装备,本来花不了太多,可是我们选择出海的季节并不是好时候,这样吧,你先付一万大洋。”



        白云飞道:“没问题,明天我就让人给你送去。”



        罗猎道:“你当真相信长生不老药存在?”



        白云飞笑了起来,这已经不是罗猎第一次问这个问题。



        白云飞道:“我信!”他起身走了几步道:“你先帮我找到太虚幻境,只要找到太虚幻境,务必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付给你十万大洋的酬金。”



        罗猎道:“我都不知道太虚幻境是什么?”



        白云飞道:“一座岛,一座无人的荒岛。”



        罗猎静静望着白云飞,他几乎能够断定白云飞并没有把了解到的全部情况告诉自己,那青瓷瓶的内画地图中必然隐藏着其他的线索,白云飞必然是出于某种自私的考虑,所以才没有和盘托出。



        罗猎道:“离你这么远,我怎么通知你?”



        白云飞道:“我想派一个人帮你。”



        这已经不是白云飞第一次提出这样的要求,只是此前被罗猎斩钉截铁地拒绝,罗猎早已清楚白云飞想派人的目的,他并不想自己的团队中存在不和谐的因素。



        罗猎微笑道:“这件事咱们不是已经探讨过了?”



        白云飞道:“我这个人做任何事都喜欢摆在明面上,任何人做投资总希望有些保障。”



        罗猎道:“归根结底还是对我缺乏信任。”



        白云飞摇了摇头道:“事情并非那么单纯,你若是信任我就不会拒绝我的安排。”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之所以再次提出这件事,因为我有个你无法拒绝的条件。”



        罗猎笑道:“穆先生的手段总是层出不穷。”



        白云飞道:“我找到了陆威霖。”



        罗猎心中一怔,目光盯住了白云飞的双目。



        白云飞道:“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其实我完全可以将陆威霖的消息透露给任忠昌。”



        罗猎道:“他在那里?”



        白云飞道:“想要找到一个杀手,最合适的地方就是去凶杀案的现场,新近发生在泉城的日本商人遇刺案跟他有关,他目前人在金陵。”



        罗猎道:“帮我联系他,让他过来找我。”



        白云飞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不过你得答应我让老安加入你们的队伍。”



        罗猎这次并没有拒绝:“好吧!我也有个条件,我只答应让他随行,我们的一切行动和计划他都不得参与。”



        “成交!”



        张凌峰在第二天就来到了福音堂,罗猎虽然对这位少帅提出过邀请,可他并未想到张凌峰会真的前来,张凌峰并非独自前来,也没带卫兵,只是和昨天同看电影的女郎一起。



        虽然张凌峰对福音堂的小有所准备,可当他来到这里还是因这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小教堂而感到意外。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小教堂该有的全都有,只可惜因为罗猎这位牧师不够敬业,让信徒们纷纷转移了大本营,罗猎归来的这段日子,已经很少有人过来祷告或告解了。



        张凌峰陪着那女郎在耶稣像前祷告,罗猎听到动静,出来看到他们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张凌峰同样笑着走向他道:“在我的印象中,神职人员都是不苟言笑的。”



        罗猎道:“我刚接到通知,因为我的渎职行为,我已经被教会解除了神职。”



        张凌峰笑道:“那就是说你在无证营业。”



        罗猎道:“没那么严重,这里是教堂,不带有任何的盈利性质。”



        张凌峰点了点头,目光投向教堂一角的告解亭:“可以告解吗?”



        罗猎正想拒绝,张凌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看在朋友的份上,帮我告解。”



        罗猎道:“告解未必能够获得宽恕,我看少帅只是想找个人把心事说出来吧?”



        张凌峰道:“你是个聪明人,我找你打听一些事情。”



        罗猎忽然意识到自己昨天或许和张凌峰是偶遇,可张凌峰帮助自己却并非没有任何的目的,他今日来到教堂绝不是凑巧经过这里。这位少帅的骄傲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机和智慧。



        罗猎淡然笑道:“我不知道什么地方能够帮到少帅。”



        张凌峰向周围看了看,罗猎明白他的意思,将他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罗猎为张凌峰倒了杯茶,又取出白云飞送给他的上好雪茄。



        张凌峰很识货,接过闻了闻就点了点头道:“古巴的上等货,看来你这位牧师过得不错。”



        罗猎道:“还有几个朋友。”



        “叶青虹送的?”



        罗猎微微一怔,从张凌峰突然变得并不友善的语气,他开始意识到对方登门的真正原因所在。罗猎是个极其内敛的人,很少将自己的情绪变化暴露于人前,为张凌峰点燃了雪茄,然后自己也点上了一支,抽了口烟道:“少帅也认得叶小姐?”



        张凌峰哈哈大笑道:“老朋友了,如果这次我没来黄浦都不知道她已经回国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双目中明显流露出嫉妒的光芒。



        罗猎道:“她中午会过来,刚好大家一起吃饭。”



        张凌峰道:“我知道!”



        罗猎的心中又有些诧异了,看来这位少帅专门选了叶青虹还没到的时候过来,他是专程来找自己的,而且不是为了谈友情,而是为了叶青虹。



        罗猎想起外面正在祷告的女郎,故意岔开话题道:“外面那位小姐是少帅的朋友?”



        张凌峰道:“在我心中没有人比得上青虹!”



        罗猎微笑道:“少帅这句话好像选错了对象。”



        张凌峰道:“你应当明白我的意思,有些话我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他站起身来到罗猎的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一字一句道:“没有人能跟我争,也没有人敢跟我争!”



        罗猎感觉有些想笑,这位少帅傲气十足,可这番话却又透着幼稚,细细一品其中还充满了不自信,既然你拥有这样的把握,又何必来我面前做这番声明。



        其实罗猎并没有做好准备去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在他的内心深处对感情产生了莫名的畏惧,他甚至认为只要是被自己喜欢上的人总会遭遇厄运,他不是傻子,当然能够看出叶青虹的改变,也能够感觉到叶青虹在自己的面前不惜低下高贵的头颅,更能够感觉到叶青虹对自己的关心,可罗猎既不敢接受,也不敢回应,他能做得只是保持好彼此之间的距离,尝试着将叶青虹当成自己的朋友。



        甚至罗猎觉得自己对叶青虹和唐宝儿都没有任何的不同,可面对张凌峰气势汹汹的威胁,罗猎却没有澄清误会的欲望,罗猎的平和只是在表面,在他的内心深处是极其高傲和不羁的,面对再大的困难和压力他宁折不弯从不认输,张凌峰的威胁非但没有让他感到害怕,反而激起了罗猎的傲气。



        罗猎道:“少帅大概不明白感情的真正含义,争斗只是为了占有,而不是为了感情。”



        张凌峰道:“你在教训我喽?”



        罗猎笑道:“不敢,看来我不是一个合适的告解对象。”



        张凌峰也笑了起来,他将只抽了一口的雪茄摁灭在烟灰缸内,向罗猎道:“我走了,你就当我没来过。”



        罗猎道:“少帅不留下来吃饭?叶小姐很快就到了。”



        张凌峰拉开房门,并没有转身道:“还是别见了,她要是看到我出现在这里,一定会怀疑我的动机,你别说我来过。”



        罗猎感觉这位少帅做事有些不着调儿,看他的样子好像有些害怕叶青虹。



        张凌峰前脚刚走,叶青虹和唐宝儿后脚就结伴前来,彼此并没有照面。



        罗猎没有将张凌峰来过的事情向叶青虹透露,更没提起张凌峰对自己的威胁,在罗猎看来这算不上什么大事,何必给叶青虹多添困扰。唐宝儿来到小教堂,东张西望地明显在找人。



        罗猎道:“看什么呢?”



        唐宝儿道:“老张呢?”因为那场拼酒,她和张长弓也熟悉起来,唐宝儿对张长弓的酒量极其崇拜,连带着对张长弓的猎人生涯也充满好奇,口口声声要拜张长弓当师傅。



        罗猎道:“他和瞎子去码头了。”



        叶青虹知道距离他们出发的日期临近,最近一段时间张长弓和瞎子几乎每天都长在码头上,亲自监视运送补给,安装装备,以保证此行的风险降低到最小。



        唐宝儿双目放光道:“老罗,我跟你商量个事儿。”自从张长弓被她称为老张,连带着罗猎也在她嘴里沦落成了老字辈,罗猎到没觉得什么,可叶青虹却抗议了几次,认为唐宝儿这么叫很不顺耳,在她眼中罗猎和老可挨不上。



        罗猎道:“唐大小姐尽管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