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一章【黑色海洋】(下)

第二百七十一章【黑色海洋】(下)

        西蒙死了,虽然罗猎对此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心中却仍然有些伤感,西蒙的死代表着他和大洋彼岸的那段过去彻底挥手告别,他或许应该给西蒙一个机会,让他解释当年的所作所为。

        西蒙如同千千万万个输光的赌徒一样,除了这块罗猎帮他夺回的怀表,他的身上空无一物。

        张长弓观察了一下西蒙的遗容,向罗猎道:“需不需要找人检查一下?”很少看到一个人的死状如此恐怖,西蒙的脸上充满了惊恐,让人不由得猜测他死前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

        罗猎点了点头。

        叶青虹道:“唐宝儿有位世伯是法医,我们可以通过宝儿找他帮忙。”她将那块怀表递给罗猎。

        罗猎拿起怀表,打开之后,目光久久定格在艾莉丝的肖像上,叶青虹悄悄望着他,从罗猎忧伤的目光中她猜到了一些事,叶青虹没有嫉妒,并不仅仅因为她知道艾莉丝早已经死了,就算艾莉丝仍然活着,她也不会嫉妒,她只是为罗猎感到心痛,他年轻的生命竟然经历了那么多的挫折和不幸,她开始理解罗猎因何会失眠,为何始终放不下那支烟。

        罗猎又点燃了香烟,合上了怀表,一个人走向了耶稣像,静静站在耶稣像前,默默为西蒙祈祷,一个人无论他曾经做过什么事情,死亡已经意味着终结,就算死亡无法洗刷他的罪孽和耻辱,但是生者已经无法再去计较。

        唐宝儿的世伯梁伯伦是位留德医生,本来是外科医生,归国后也已经打响了一定的名气,可后来被人举报他涉嫌藏匿满清遗老而被关进了监狱,事实上,他所藏匿的是他的一位老师。

        梁伯伦在监狱中关了半年,他不断写信上诉,就在他已经逐渐失去了希望准备在监狱中呆一辈子的时候,他儿子找到了在民国政府担任要职的唐先生,是唐先生为他洗刷了冤情。

        不过梁伯伦出狱之后决定弃医从文,可单靠写文章又无法维持家庭的庞大开支,后来做了法医,在他看来和死人打交道要比跟活人打交道安全得多。

        梁伯伦拥有着民国知识分子的气节和义气,对于唐宝儿的这个要求自然一口应承下来。解剖的结果很快出来了,西蒙并非死于肺癌,而是一种寄生虫病,梁伯伦在他的肺部、肝部、脑部,等多个组织器官内发现了虫卵。

        梁伯伦将这些虫卵小心地搜集了起来,指给罗猎和叶青虹看:“你们看,这就是我在他体内发现的虫卵,这些虫卵吸取了他体内的营养,导致他机体营养不良,随着侵入器官的不同发生相应的症状,他不是癌症。”

        罗猎望着那一颗颗被置于烧瓶内的虫卵,黑色虫卵就像是一颗颗黑色的米粒。

        叶青虹有些担心道:“会不会传染?”

        梁伯伦摇了摇头道:“所有虫卵都是死卵。”

        罗猎有些奇怪道:“既然是寄生虫卵,它们可以通过吸取宿主的营养而存活,可宿主死亡后不久。”

        梁伯伦道:“宿主也就是死者应当对自己的病情非常清楚,他一直都在尝试和这些虫卵抗争,不惜服用一些副作用极大的药物来杀灭虫卵,用咱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同归于尽玉石俱焚,他杀死虫卵的同时也杀死了自己。”

        罗猎道:“梁先生可知道这是什么虫卵?”

        梁伯伦摇了摇头道:“不清楚,我准备将其中的部分样本带去给我的几位朋友,他们是寄生虫和流行病学专家。”他在征求罗猎的允许,毕竟这具尸体是罗猎送来的。

        罗猎虽然很想知道这虫卵到底是什么,可是内心深处却又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此事不可声张,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向梁伯伦道:“梁先生,我看这件事还是就此作罢。”

        梁伯伦道:“这虫卵兴许是一个新的物种,过去我们从未发现的物种。”

        罗猎道:“梁先生,新的物种未必对人类有益。”

        梁伯伦皱了皱眉头。

        叶青虹道:“梁先生,谢谢您的帮助,死者的尸体我们会派人处理,至于这些从他体内取下的东西,我希望您能够保守秘密。”她看出罗猎想要就此终结这件事的调查,有些话还是她更方便说。

        梁伯伦看到两人的态度如此坚决,也只好点了点头道:“也好,我会尊重你们的意见。”

        罗猎和叶青虹两人离开了梁伯伦的事务所,离开之前,罗猎将装有虫卵的容器全部带走。唐宝儿就在外面等着,虽然唐宝儿和梁伯伦熟识,可是她害怕见到死人,看到两人出来,急火火地迎上去:“怎么样?怎么样?”

        叶青虹笑了笑,并没有将具体的情况告诉她,殡仪馆的车已经事先叫到了这里,张长弓和瞎子两人亲自去将西蒙的尸体搬运出来,罗猎又盯住张长弓务必将容器中的虫卵全部销毁,虽然梁伯伦说这些虫卵并不存在孵化的可能,可凡事还是多一些小心为妙。

        唐宝儿和叶青虹约好了去逛街,两人和罗猎道别离去,罗猎叫了辆黄包车,让车夫拉他去了公共租界。

        罗猎去得是西蒙曾经居住的小旅馆,按照西蒙生前告诉他的地址,罗猎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功夫就找到了那里,小旅馆虽然房费低廉,可是西蒙仍然欠了一笔钱,罗猎为西蒙代付了所欠的房费,让老板打开了西蒙的房间。

        房间没有窗户,即便是大白天里面也是黑漆漆一片,罗猎拉开了电灯,看到了墙角的皮箱,那口破旧的皮箱就是西蒙所有的遗物了。

        皮箱没有上锁,里面应该没有重要的东西,罗猎想起了那块被西蒙视如生命的怀表,兴许怀表才是他最重要的东西。

        打开皮箱,皮箱里面有几件衣服,还有一本陈旧的圣经,圣经破旧的封皮和已经剥落的烫金字足以说明它所经历的岁月。

        罗猎用指尖轻轻抚摸着这本圣经,闭上双目,感受着封面印刷字体的凸凹,在他遥远的记忆中,一个扎着麻花辫的金发女孩向他走来:“嗨!你好罗,我是艾莉丝!”

        “我叫罗猎!”

        罗猎的记忆因外面的打雷声戛然而止,他将圣经重新放回了皮箱,然后将皮箱合上扣好,拎起皮箱走出了门外。

        刚才拉他过来的黄包车夫已经不见了,罗猎皱了皱眉头,自己明明让那车夫多等一会儿,那车夫刚才也答应了,头顶阴云密布,可能是因为一场暴风骤雨就要来临吧。

        罗猎决定步行到前方的大路上去拦车,小旅馆的位置有些偏僻,这附近并无揽活的车夫。

        罗猎走了没多远就意识到自己被人跟踪了,这是一条狭窄的小巷,罗猎刚好走到了小巷的中段,他停下脚步,因为他看到前方的出口已经被人堵住,转过身去,身后也有一群人封住了后路。

        罗猎马上就想到昨天在当铺门前发生的事情,自己虽然带走了西蒙,可是开山帮显然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一定是他们派人埋伏在小旅馆的周围,自己从出现起就已经被盯上了,现在看来黄包车夫的离去并非偶然。

        罗猎对黄浦的这些帮派是有了解的,这些帮派中不乏亡命徒的存在,不过他们更大的共性就是死缠烂打,一旦招惹了他们就像被贴上了狗皮膏药,想要甩掉很难,这也是昨天罗猎选择带着西蒙尽快离开的原因,可终究还是没有摆脱开山帮的追踪。

        这里是公共租界,到处都是开山帮的眼线,罗猎甚至怀疑连小旅馆的老板可能也被收买了。

        罗猎粗略地估计了一下,这次参予围堵自己的开山帮众不低于五十人,他们全都手持开山刀,有了昨天的那场战斗,今天的开山帮必然是有备而来。罗猎盘算着自己硬闯突围的可能性,他的体力和精力都大不如前,如果正面冲突,就算能够突围,也难保自己不会受伤。

        罗猎向两旁看了看,那些人齐刷刷抽出了开山刀,明晃晃的刀锋闪耀着寒光。

        罗猎点了点头,忽然腾空而起,身体跃起之后,他的右脚在右侧的墙壁上用力蹬踏了一下,借着蹬踏之力,身体飞向左侧,左脚用同样的方式踏在左侧墙壁上,右手抓住了右侧高墙的上沿,稍一用力,身体已经攀爬上去,他沿着一尺宽度的墙头快速奔跑。

        那群开山帮的帮众本以为封住了罗猎的去路,他已经无处可逃,却想不到罗猎居然用这种方式爬上了墙头。这群人慌忙也向墙头上爬去,有十几个人刷率先爬上了墙头。

        罗猎在墙头上跑了一段,然后腾空跳到了东边的屋檐上,因为拎着西蒙的这只旧皮箱,他的行动多少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罗猎在房顶屋檐纵跳腾跃,奔跑了一段距离,转身望去,只见身后有二三十名开山帮的帮众握着砍刀仍然在后方穷追不舍。其余的人则从下方的街巷绕行,分从不同的小路追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