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章【大打出手】(下)

第二百七十章【大打出手】(下)

        张长弓道:“单靠外表也不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多了,银样镴枪头也不在少数,必须内外兼修才能引人注目。”他忍不住又打击了瞎子一句:“像你这种不学无术,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家伙,我是女人也不会喜欢你。”

        瞎子道:“你要是女人,我必然断了对女人的念想。”

        三人谈话间已经来到了云翔楼,进入叶青虹预定的包间,冷盘已经上桌,只等他们到来。

        瞎子道:“这熏鱼是我的最爱。”

        叶青虹招呼道:“大家随便坐,都是朋友,没什么好客气的。”

        唐宝儿甜甜笑道:“首先声明啊,今儿是我来做东。”

        叶青虹有些诧异地睁大了双眸:“宝儿,你可是作陪的。”

        唐宝儿道:“我最近失恋,你陪了我这么久,我请这顿饭就算是略表寸心。”

        张长弓和瞎子跟唐宝儿都不熟,只知道她是个身娇肉贵的富家女,富家女他们也见过一些,可是像这样毫不顾忌拿自己失恋说事儿的还是第一次。

        叶青虹也不跟唐宝儿争,罗猎知道张长弓喝不惯红酒,事先准备了一坛上好的汾酒。

        张长弓本来还有些拘束,可三杯酒下肚,情绪也变得自然了许多。

        唐宝儿今天明显要把喧宾夺主进行到底,她酒量居然不错,和几人推杯换盏,来者不拒。

        罗猎为人理智,而且他最近一直心事重重,所以并没有多少饮酒的欲望,瞎子的酒量原本就不行,喝了几杯就已经败下阵来。倒是张长弓开始没把唐宝儿这个千金小姐放在眼里,可两人真正喝起酒来,顿时有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感觉,罗猎带来的一坛酒几乎都进了两人的肚子,唐宝儿的酒兴越发高涨,居然又叫了一坛,张长弓虽然沉稳,也有好强之心,若是让一个小女孩把自己给当场喝趴下了,以后这张脸皮可没处儿去搁。

        罗猎本想劝他们少喝一些,可叶青虹提醒他别败了朋友的兴致。此时刘尚武找了过来,刘尚武来找罗猎可不是为了蹭顿酒喝,而是因为罗猎交代给他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罗猎让他去找的那个美国神父西蒙终于找到了。

        罗猎听说之后,并没有声张,看到张长弓和唐宝儿酒兴正酣,瞎子已经喝得醉倒在桌上,于是向叶青虹小声交代了一句,让她代为照顾。

        叶青虹虽然不知道罗猎去办什么事情,可看到刘尚武出现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追出门叮嘱罗猎道:“你小心些。”

        罗猎朝她笑了笑,快步走出了门外。

        西蒙一直都在黄浦,刘尚武在公共租界的一家赌馆发现了他的踪迹。罗猎跟着刘尚武来到赌馆前,正看到满头白发蓬乱的西蒙从赌馆内跌跌撞撞奔了出来,走下台阶的时候,因为立足不稳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手中的酒瓶也飞了出去,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刘尚武本想走过去,却被罗猎拦住,罗猎并不想过早地惊动西蒙,他想看看西蒙究竟想做什么?

        西蒙从地上爬起,他摇了摇头,然后向凤宁街走去,刘尚武派去跟踪西蒙的手下前来禀报说,西蒙最近都在这里赌钱,每次都喝得醉醺醺,而且几乎逢赌必输,甚至连他的行李都输掉了,不过今天他的手气不错,刚才赢了不少钱。

        罗猎让刘尚武先走,独自一人远远跟在西蒙的身后。

        西蒙摇摇晃晃地走着,他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当铺,罗猎已经猜到了他的目的,他刚刚赢了钱,应当是过来想要赎回典当的东西。

        罗猎在阳光照不到的墙角点燃了一支烟,静静等着西蒙出来。

        可西蒙的赎回似乎进行得并不是那么顺利,没多久罗猎就听到他愤怒的吼叫。

        罗猎皱了皱眉头,将烟蒂摁灭准备进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的时候,西蒙已经被人从里面丢了出来,重重跌落在门前的石板路上,他挨了打,鼻青脸肿。从当铺内两名壮汉冲了出来,指着西蒙骂道:“老东西,跑这儿讹诈来了,你瞎了眼!”

        周围行人看到是华人和洋人的冲突,都不想多事,一个个匆匆走了,没走的也躲得远远的,生怕被波及。

        罗猎心中有些奇怪,在现在的黄浦,敢公然打洋人的并不多,更何况这里是公共租界,英国人和美国人当家,西蒙就算再潦倒,他毕竟也是个美国人,在这个洋人高一等的环境中,很少受到欺负,当然不排除强横的地头蛇。

        罗猎走向西蒙的时候,从当铺内走出了一个身穿白色西服胖乎乎的洋人,他稀疏的金色头发在脑后扎了个猪尾巴,带着墨镜,蓄着八字胡,欧美人常见的高大身材,肚皮腆出老高,手中拄着一根文明棍,呵呵笑道:“看在你从美国来,我饶了你这一次,下次再敢来捣乱,我打断你的双腿。”

        西蒙大吼道:“还给我,你们把怀表还给我。”

        “我不是给你了?”

        西蒙将手中一块怀抱丢了出去:“不是这块,我的那块被你换了……咳咳……”他剧烈咳嗽起来。

        那扎着猪尾巴辫的洋人呵呵笑道:“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知不知道这里的人把你叫什么?”

        西蒙愤怒地望着她。

        那洋人轻蔑地说道:“瘪三!”然后他朝着西蒙的脸上狠狠吐了一口痰,西蒙突然奋起全身的力量向他扑了过去,不料对方早有准备,手中的文明棍重重抵在西蒙的胸口,将西蒙戳倒在地。

        此时一个挺拔的身影缓步来到他们的身边,躬下身去,捡起了地上的怀表,来人正是罗猎。

        那洋人因为罗猎的举动而感到一头雾水,西蒙却因为罗猎的出现双目燃起了希望。

        罗猎将怀表在掌心中颠了一下,项链很轻,明显是镀铜的赝品,他向那洋人道:“多少钱,我帮他赎回来。”

        洋人轻蔑地望着罗猎:“小子,你不要多管闲事。”

        罗猎道:“这块怀表连一块大洋都换不到。”

        西蒙红着眼圈道:“我的怀表,你见过,艾莉丝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罗……我被他们骗了……”

        洋人抬起手中的文明棍指着罗猎的胸膛道:“小子,趁早带着这老东西滚蛋,不然的话。”

        罗猎微笑道:“不然怎样?”

        洋人身后的两名打手同时撩开了衣襟,在他们的腰间都插着一把开山刀,罗猎在黄浦这么久一看就知道这两人属于开山帮,开山帮因帮众携带开山刀而得名,说起来刘尚武的菜刀会也是受了他们的启发,可菜刀会远远不能和开山帮相提并论,开山帮的势力最主要集中在公共租界,就算是在法租界如日中天的白云飞,也不敢轻易招惹开山帮的人。

        罗猎点了点头,突然左手探出抓住了那洋人手中的文明棍,右手怀表弹射出去,怀表准确击中了洋人的鼻子,将那洋人砸得满脸开花,顿时放开了文明棍。

        两名打手看到罗猎居然敢动手,抽出开山刀一左一右向罗猎围拢上来,罗猎手中文明棍左右格挡,将两人砍来的开山刀挡住,旋即用文明棍狠狠抽打在两人的颈侧,虽然未用全力,也足以让两人丧失战斗力,扑通一声瘫倒在了地上。

        罗猎缓步走向那洋人,那洋人吓得满头大汗,颤声道:“我……我认得赵虎臣……,他是我的好朋友……”

        赵虎臣乃是开山帮帮主,是黄浦公共租界响当当的角色。罗猎微笑道:“我们中国人有句老话,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谁都救不了你。”

        那洋人被罗猎吓破了胆子,赶紧将藏在身上的怀表递了过去。

        罗猎接过怀表,来到西蒙的身边,伸手将他搀起,顺便将那根抢来的文明棍递给了他。

        西蒙这段时间一直都住在公共租界的一家破破烂烂的小旅馆里,他本想回去拿行李,罗猎却担心夜长梦多,当铺有开山帮的背景,用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传到开山帮,如果他们集结人马过来寻仇就麻烦了,罗猎自己虽然突围不难,可是如果落入包围圈很难保证西蒙平安无事。

        他叫了两辆黄包车,带着西蒙迅速离开了公共租界。

        回到小教堂,叶青虹几人都已经回来了,瞎子因为醉酒先去睡了,唐宝儿最终还是没有比得过张长弓,正躺在叶青虹的怀里说着醉话。

        张长弓看到罗猎带了一个外国老头回来,赶紧迎了上去:“罗猎,去了哪里啊?”

        罗猎没时间向他解释,先将西蒙安顿下来,这才将今天得罪开山帮的事情说了,叶青虹道:“开山帮的势力盘根错节,虽然他们主要在公共租界活动,可是法租界也有他们的势力,这两天你要小心了,如果被他们发现你的动向总是不好。”

        罗猎点了点头,看到唐宝儿仍然在说着胡话,有些纳闷道:“怎么喝了这么多?”

        张长弓有些尴尬道:“都怪我。”

        叶青虹道:“怪不得你,是她不自量力非要跟你拼酒来着。”

        唐宝儿含含糊糊道:“喝……老张……咱们再喝……你酒量不错……可比起我还是差那么一点……”

        几人听她喝成这个样子居然还如此要强,一个个都强忍住笑。

        叶青虹叹了口气道:“她这个样子,要是送回去我可不放心。”

        罗猎道:“不如这样,我把房间让出来,你们就别走了,万一她有什么事情也好照顾。”

        叶青虹道:“你住哪里?”

        罗猎笑道:“教堂这么多长条凳,拼起来就是床,而且……”

        叶青虹充满关切道:“你还是失眠啊?”

        罗猎道:“没那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