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章【大打出手】(上)

第二百七十章【大打出手】(上)

        白云飞离去的时候和刚刚到来的叶青虹打了个照面,叶青虹对白云飞这个机会主义者并没有什么好脸色,可白云飞仍然很绅士地跟她打了个招呼然后告辞。

        叶青虹知道白云飞有事找罗猎,她今天前来就是为了询问到底是什么事?叶青虹其实并不想罗猎和白云飞有太多的接触,与虎谋皮的事情毕竟风险太大。

        罗猎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隐瞒叶青虹,在他决定接受白云飞委托的时候,就已经考虑邀请叶青虹成为这次探险活动的同伴。毕竟叶青虹是瑞亲王的女儿,对父亲的死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其中的细节。

        叶青虹听他说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罗猎,你当真相信这世上会有长生不老药?”

        罗猎摇了摇头,可心中却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世上或许不存在真正意义的长生不老药,可是通过某种特殊的药物和方式提升人的生理极限并非没有可能,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未知。

        在遇到龙玉公主之前,他就不会相信一个人可以在休眠的状态下度过八百多年的漫长岁月,在遇到父亲之前,他也不会相信这个世界居然有人可以从未来穿越时空来到这里,而这些过去看来玄之又玄的事情,却真实地发生在了现实的世界中,发生在了他的身边。

        叶青虹道:“我怀疑这可能是一个局,是我父亲生前故意布下的疑阵。”她对所谓的长生不老药并没有太多的兴趣,此前归国的动力主要是为父亲复仇,随着任忠昌、肖天行、刘同嗣、穆三寿这些敌人的相继毙命,她也算是了却了心愿,这段时间正尝试将这一切埋藏在心底深处,人只有在经历以后才明白,复仇也是一把双刃剑,砍伤别人的同时也刺伤了自己。

        事情已经过去,她却并未感到大仇得报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她对那位早已遇害的亲生父亲印象并不深刻,反倒是对穆三寿这位义父记得更清楚一些,穆三寿死后,她时常念及他过去曾经对自己的关心和好处,有些事情并非是单纯的伪装,若说穆三寿对她,她对穆三寿没有任何的感情,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

        如果不是罗猎又提起了这件事,叶青虹是不会主动提及的,这就像是藏在她心底始终未愈的一道疤痕,每次揭开总会出现新鲜的伤口。通过这次复仇,叶青虹也认识到每个人都有善恶的两面,包括自己,为了复仇自己也做出了许许多多违背良心的事情,有些事甚至出卖并伤害到了罗猎。她不想再提起这些事,她不会再做出任何对罗猎不利的选择。

        罗猎道:“照我看此事未必是局。”

        叶青虹道:“你当真决定要为白云飞去找长生不老药?”

        罗猎道:“去看看倒也无妨。”

        叶青虹咬了咬樱唇道:“是不是他用我的安全来威胁你?你不用担心我,任天骏奈何不了我,他白云飞也是一样。”

        罗猎笑道:“倒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我对张太虚留下的东西的确产生了兴趣。”他并未将实情和盘托出,促使他决定前往寻找太虚幻境的还有一个原因,他虽然拒绝了西蒙的要求,可是西蒙的那番话他却记在了心头。

        叶青虹知道罗猎只要决定的事情很难劝他回头,于是就不再白费口舌,轻声道:“我陪你去。”

        罗猎道:“可能会有风险,而且离开黄浦就离开了白云飞的势力范畴。”他的意思很明显,只要离开黄浦,白云飞的势力就不可能照顾到,一直在暗处对他们虎视眈眈等待复仇的那些人或许就会下手。

        叶青虹道:“那青瓷瓶是我爹留下的,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解开这个秘密。”

        罗猎点了点头,叶青虹不仅仅对当年的事情非常了解而且她智勇双全,有她同行自然如虎添翼。

        罗猎道:“咱们还需要一些人手。”

        叶青虹道:“你不是有很多朋友,对了,陆威霖现在身在何处?”

        罗猎摇了摇头,他并不清楚陆威霖的去向,陆威霖应当也是任天骏的目标之一,作为朋友,他有必要尽早做出提醒,此番探险倒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将这群老友重新召集在一起。

        近两个月的准备期的确够长,白云飞虽然对此不解,可是也表现出良好的耐性。在这次的事情上罗猎表现出强烈的排他性,除了资金以外,不需要白云飞提供的任何船只水手,白云飞知道罗猎信不过自己,而事实上他也准备在水手中安排内线,也做好了被罗猎拒绝的准备。

        罗猎让菜刀会的刘尚武帮忙寻找西蒙的下落,虽然刘尚武动员了全部帮众,西蒙的下落仍然宛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天气渐渐冷了,想起西蒙的病情,罗猎认为他很可能已经死了,也渐渐放弃了寻找。

        对罗猎而言并不都是坏消息,张长弓和瞎子一起来到了黄浦,这段时间瞎子足足瘦了四十斤,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许多,这是因为在外婆生病的这段时间他彻夜不眠地在床边照顾。

        张长弓倒是没什么变化,他接到罗猎的信之后,第一时间从奉天赶来,看到老友无恙,悬在心底许久的石头总算可以落地。

        瞎子冲上来就给了罗猎一拳,然后张开臂膀紧紧将他抱住。

        罗猎笑道:“娘儿们似的,放开,别让张大哥笑话。”

        瞎子松开罗猎道:“罗猎啊罗猎,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一个人偷偷溜了回来,这么久连个信都没有,也不管这帮兄弟有多担心你。”

        张长弓知道罗猎这段时间必然不好过,一个人偷偷藏起来疗伤,从罗猎的双目中仍然能够看到深藏的忧伤,他笑道:“就算没你这封信,我和瞎子也打算回来看看,瞎子估摸着你有可能回黄浦的小教堂,还真让他算准了。”

        瞎子充满自责道:“其实我早就该想到的,只是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照顾外婆,所以忽略了。”

        罗猎微笑道:“我回来的时间不久,对了,陈阿婆现在恢复得怎么样?”

        瞎子道:“好得很,她在奉天,就住在你家的棺材铺。”

        罗猎笑道:“老太太那么迷信,必然要说那里不吉利了。”

        瞎子道:“倒是没说,反倒夸那地儿清净,她还说就留在奉天给你看家,你送给她一口棺材当工钱就成。”他说着说着也笑了起来。

        罗猎道:“住得惯吗?”

        瞎子连连点头道:“我都不知道她老人家居然是满洲人。”

        张长弓道:“你这孙子当得可够糊涂。”

        罗猎问起阿诺和陆威霖的消息。

        张长弓道:“阿诺护送玛莎回塔吉克部落,这货应当是中了美人计,乐不思蜀,一时半会不会回来,我也没他的具体地址。至于陆威霖,自从他离开奉天,我们就没有联系上。”

        罗猎点了点头,陆威霖性情孤僻,为人做事也喜欢独来独往,除非陆威霖主动联系他们,否则他们很难得到他的下落。

        其实罗猎倒是没有指望瞎子过来,毕竟陈阿婆年事已高,而且瞎子现在已经有了周晓蝶,在罗猎看来,一个人一旦有了太多的牵挂就不适合去冒险。

        三人正叙旧的时候,叶青虹和唐宝儿一起到了,叶青虹知道张长弓和瞎子会过来,可是张长弓他们却不知道叶青虹也在黄浦。

        看到叶青虹出现,瞎子顿时有些明白了,叹了口气道:“害得我们白白担心,原来有人在这里风流快活。”说完他又有些心虚地向叶青虹望去,毕竟他过去不止一次在叶青虹的手上吃过苦头,如果惹火了叶青虹,恐怕又要倒霉。

        叶青虹居然没有生气,反而俏脸流露出几分羞涩,岔开话题道:“我在云翔楼订了位子,为两位接风洗尘。”

        瞎子听说有吃的顿时来了精神,他在黄浦生活多年,早已将这里视为第二故乡,对这里的美味佳肴一直颇为怀念,连连点头道:“叶小姐如此盛情,我们若是拒绝岂不是不给您面子。”

        罗猎让叶青虹和唐宝儿先过去,毕竟张长弓和瞎子刚过来,行李都没有来得及放下,不过两人也没多少行李,将他们的东西安置好了,三人一起来到教堂东面的云翔楼。

        罗猎发现这次见到瞎子明显改变了不少了,过去这厮的嘴巴简直没有一刻能够闲住,可这次回来居然变得沉默了许多,既然陈阿婆的身体已经康复,那么应当就是别的原因,以罗猎对瞎子的了解,很容易就猜到瞎子的低落情绪和周晓蝶有关。

        瞎子对此倒是供认不讳,感叹道:“女人心海里针,你永远不知道她内心中真正的想法。”

        张长弓这一路和他同来早就听惯了他的唠叨,不禁笑道:“怪就怪你自己没本事,罗猎就没这方面的烦恼。”

        瞎子充满羡慕地看了罗猎一眼道:“怪就怪我爹妈没给我一个像他这样的好皮囊,否则我身边必然断不了莺莺燕燕,天下美女争先恐后地向我投怀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