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瓶中有画】(下)

第二百六十九章【瓶中有画】(下)

        罗猎道:“那你岂不是成圣人了?”

        白云飞笑道:“圣人哪有凡人快活。”他在长条椅上坐下,留了位置给罗猎:“老弟啊,反正也没别人,咱们就在这里说。”

        罗猎在白云飞的身边坐下。

        白云飞道:“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

        罗猎道:“都没说什么事情。”

        白云飞道:“你应该猜到了,这件事和穆三爷有关。”他向罗猎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你还记得圆明园地宫内的保险箱吗?”

        罗猎当然不会忘记。

        白云飞道:“人在一无所有的时候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拥有财富和权力,可当他得到这些东西之后,方才意识到最珍贵的不是这些,而是生命,就算把天下间所有的财富和权力都给你,也要有足够的时间去享受。”

        罗猎没有说话,白云飞说得这番话的确无可反驳,穆三寿处心积虑的挖了那么多的坑,其最终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瑞亲王奕勋留下的财富,其实他已经霸占了不少奕勋的财富,并利用他自身的能力将那笔财富滚雪球般递增,可以说穆三寿凭着双手创下的财富甚至不次于奕勋当年的身家。

        可穆三寿就算再厉害仍然难逃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奕勋拥有的最珍贵的财富也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而是一份有可能存在的秘方,长生不老的秘方。

        白云飞道:“瑞亲王肯定见过张太虚。”

        罗猎笑了起来:“你当真相信张太虚炼成了长生不老的仙丹?”

        白云飞道:“有些事情不去经历永远都不可能相信,就像圆明园地宫一样。”

        罗猎心中暗忖,他该不会打起了圆明园地宫的主意吧?毕竟其中还藏有不少的宝贝。

        白云飞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奕勋会花费那么大的功夫把一个青瓷瓶放在保险箱内?”

        罗猎被他问得一怔,作为此事全程的经历者,罗猎对其中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非常清楚,保险箱内只有一个青瓷瓶,而瓷瓶内装着的是腐蚀性极强的液体,可以融化金属,绝不是什么长生不老液,如果人服下去,定然被那液体腐蚀得肠穿肚烂。可奕勋为何要将这样的一瓶液体放在保险箱内?难道只是为了谋害别有用心的后来者吗?

        白云飞道:“当时所有人都急于逃生,却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东西。”

        罗猎恍然大悟道:“青瓷瓶?”

        白云飞微笑道:“罗老弟果然一点就透。”

        罗猎心中暗自惭愧,自己当时一心想着逃生,根本没有留意到青瓷瓶本身,由此能够看出白云飞心思之缜密还要在自己之上。其实每个人的关注点不同,罗猎当时考虑得是自己和同伴如何能够平安脱困,并没有私心杂念,而白云飞却另有所图。

        白云飞道:“那青瓷瓶被我带出来了。”

        罗猎道:“穆先生的好奇心果然很重。”

        白云飞道:“我只是好奇,为什么这样东西会被藏得那么深,能让穆三爷他们前仆后继的东西绝不寻常。我将那瓷瓶带出来之后,起初发现那瓷瓶并无稀奇之处,后来也渐渐将之搁置,权当是当初历险的一个纪念,可后来的某天,有人送我一个鼻烟壶。”

        罗猎听到这里心中已经猜到了其中的奥秘所在。

        白云飞继续道:“我看到那鼻烟壶的内画,不由得联想到了青瓷瓶,没想到居然被我猜到了其中的秘密,想要将青瓷瓶完整的剖成两半并不容易,可是打碎后再拼起来不难,我想看到的只是其中的秘密。”

        抛开白云飞的目的不言,罗猎对白云飞也不由得生出敬佩之心,若无他锲而不舍的探究,兴许其中的秘密永远被掩埋在了圆明园地宫内。

        白云飞道:“那瓷瓶里面画着得是一幅地图。”

        罗猎道:“你怀疑地图可能指向另外一个藏宝处?”

        白云飞从衣袋中取出了地图,这是一幅他修整重建之后的地图,上方有四个字——太虚幻境。

        白云飞道:“这地图是我根据内画复制临摹而成,太虚幻境,太虚两个字指得可能就是张太虚,至于幻境指得应当就是藏宝处,张太虚的藏宝处,他收藏的宝贝除了长生不老的药方还会有什么?”

        罗猎展开那幅地图看了看,他并不认同白云飞的这番说词,人往往会被欲望蒙住双眼,白云飞对长生不老药的渴望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他才会将这四个字轻易就联系到了张太虚的身上。

        罗猎更看重的还是地图本身,看了并没有太久就从地图上看出了端倪,低声道:“这地图好像是在日本海附近,距离横滨最近?”

        白云飞点了点头道:“不错!你所看到的重点标注的地方就是当年瑞亲王在海上遇刺的地方,就在横滨附近的海域。”

        罗猎道:“你是说这太虚幻境在日本周围?”

        白云飞道:“从青瓷瓶内的地图来看应当就是如此。”

        罗猎道:“那青瓷瓶的残片在何处?可否让我亲眼一观?”

        白云飞摇了摇头道:“我可保证,这幅地图是我原样复制,唯一的改动就是按照原比例放大。”

        罗猎从他的话中得出结论,白云飞不会将青瓷瓶的原件给他看,难道青瓷瓶内还有其他的秘密?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西蒙,此前西蒙也带来了一张地图,口口声声要去寻找幻境岛,他口中的岛屿应当和白云飞所说的太虚幻境并无关系,可自己却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两者间似乎又存在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罗猎道:“你为什么要找我?”

        白云飞道:“你能力出众,又深悉内情,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信任你,换成别人,我肯定不会告诉他这个秘密。”

        罗猎道:“你不怕我真找到了长生不老药,偷偷给藏起来,又或者我自己给吃了。”

        白云飞盯住罗猎的双目道:“你不会,长生对你这样的人来说并无意义。”

        罗猎笑了起来,白云飞对自己居然有些了解,是的,长生对他而言又有什么意义?一个永无止境的生命,无非是一天又一天的重复,对已经经历了太多痛苦的他,对于彻夜无法入眠的他而言,这样的重复岂不是意味着无休止的折磨?

        白云飞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我会提供给你所需要的一切资金和装备,只要你帮我完成这件事,黄浦的一切麻烦我来为你们摆平,只要你在黄浦一天,我就能够保证你们的安全。”白云飞并没有夸大其词,也没有大包大揽,毕竟他目前的势力范围只能兼顾到黄浦,如果罗猎走出这座城市,他真的无法做出百分百的保证。

        罗猎其实并不在乎白云飞的保证,虽然他的状态远远没有恢复到巅峰,可是他仍然有信心保证自己的安全,可是他无法保证周围朋友的平安。有白云飞的保证毕竟是一件好事,更何况他对白云飞说起的这件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白云飞道:“你可以自由组建你的队伍,我不会做任何的干涉。”

        罗猎道:“如果我找不到你想要的东西呢?”

        白云飞道:“只要你用心去做,就不会有如果。”

        罗猎望着白云飞,他对自己居然拥有这么强大的信心,这似乎有些不正常。从白云飞的表现来看,他似乎对掌控全局充满了信心,难道他手中又掌握了什么把柄?罗猎并没有继续提问,而是慢慢叠好了那张地图,轻声道:“我需要一个半月去准备。”

        白云飞闻言有些错愕道:“这么久?”

        罗猎点了点头道:“你既然亲手绘制了这张地图,就应当注意到上面所标注的地点。”

        白云飞皱了皱眉头,他并不认为这标注的地点上能够看出太多的信息。

        罗猎道:“瑞亲王奕勋遇害的时候是在腊月初七,距离那一天还有接近两个月的时间,如果太虚幻境真的存在,那么我们必须严格选择时间,也唯有如此风采有可能找到这个地方。”

        白云飞道:“难道这个地点还会变动不成?”

        罗猎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海水一年四季会有不同,这张地图说明不了什么。”

        白云飞道:“我怀疑太虚幻境就藏在奕勋遇害周围的几座小岛上。”

        “那么容易你为何自己不去?”

        白云飞哑口无言。

        罗猎道:“你知不知道单单是在这片海域,无人的荒岛就有几千个,这还不包括大大小小的岩礁,而且我无法确定你提供地图的真实性。”

        白云飞意识到罗猎正在利用这种方式逼迫自己将瓷瓶拿出,他的内心却并未有任何的动摇:“你所看到的就是全部。”

        罗猎道:“这段时间,我会寻找一艘足够坚固安全的船,还要寻找几位经验丰富又值得信赖的船员,还要去了解瑞亲王当年遇刺的详情。”

        白云飞道:“船和船员我来负责,至于叶青虹那里,只能靠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