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瓶中有画】(上)

第二百六十九章【瓶中有画】(上)

        “罗!我得了绝症,医生说我最多还有半年的生命。”神父知道这样的话无法打动罗猎,他大声道:“七色花开了!艾莉丝的预言全都实现了……”

        房门缓缓开启,表情冷漠的罗猎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西蒙,现在说这些谎言还有什么意义?”

        西蒙神父红着面孔分辨道:“我没有说谎,我带来了,我带来了!”

        罗猎还是将他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西蒙咳嗽的很厉害,他不得不掏出自己的脏手帕捂住嘴,手帕上很快又染上新鲜的血迹。他找罗猎要了一杯开水,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棕色的药瓶,倒出一大把药,然后一口气服了下去。

        罗猎望着他,他再也不是昔日那个身体强壮精神矍铄的神父,挺直的腰杆开始驼背,红润的面颊也变得枯黄色深陷,他应当是病了,就连一头金色的头发也完全变成了灰白色。岁月不会放过任何人,无论你做过好事还是坏事。

        西蒙服下药之后,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他坐在沙发上,向罗猎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道:“我得了肺癌,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医生说手术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说我最多还剩下半年的生命,已经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罗猎的表情不为所动,对方的这番话没有引起他的任何同情,从西蒙的话能够推断,他的生命最多只剩下三个月了。

        西蒙道:“我知道这一天早晚都会来临,非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有种得到解脱的感觉,你知道的,艾莉丝的死一直都让我感到内疚。”

        罗猎点燃了一支烟,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如果对方这次来只是为了絮叨这番话,祈求得到自己的宽恕,而得到他自身心理安慰的话,那么他应当来错了,罗猎道:“一个父亲居然可以出卖自己的女儿!”

        西蒙道:“我没有选择,我也不愿意,所有人都认为艾莉丝被邪魔附体……”

        “够了!”罗猎愤怒地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西蒙点了点头道:“无论你相信与否,我都深爱着她,我保留着她儿时的一切,在我生病之后,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艾莉丝过去跟我说过的事情全都一一实现了。”

        他打开行李箱,哆哆嗦嗦从里面拿出了几张照片,送到罗猎的面前,罗猎并没有伸手去接,于是西蒙只能将照片放在桌上。

        罗猎拿起照片,当他看清照片上的一切的时候,一双虎目瞪得滚圆,流露出错愕无比的光芒。

        西蒙道:“教堂门前的橡树在艾莉丝受刑当天被闪电击中,焚烧枯死,可是突然就复活了,短短的时间内枝繁叶茂甚至超过了以往。”

        罗猎移开了那张照片,下面一张照片是大片的玫瑰花海。他对这片地方再熟悉不过,当年艾莉丝被施加火刑的地方,自从火刑之后,这片地方就成了不毛之地,任何的植被都不再生长。

        西蒙道:“我发誓这照片都是真实的,两个月前的样子,突然就生满了玫瑰,我在其中还发现了一朵七色花。”

        罗猎再看下一张照片,他记得艾莉丝从小就憧憬着能够种出一朵七色花,可他认为七色花只不过是存在于童话传说中,黑白照片虽然无法还原七色花的色彩,可是这七色花的形状和艾莉丝曾经的描述几乎一模一样。

        西蒙道:“我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在七色花开放的当晚,我看到了艾莉丝……”他的声音明显颤抖着,说到女儿的名字,泪水就忍不住落了下来,情绪的激动让他又开始咳嗽。

        罗猎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个父亲的悔恨,不过他并不相信西蒙的话,尽管西蒙带来的照片的确有些蹊跷,可他是亲眼见证艾莉丝走入了火海之中。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重生的能力,虽然他很希望艾莉丝可以浴火重生,可现实却是残酷的,他亲手安葬了艾莉丝,将她的骨灰和他送给艾莉丝的十字架一起永远埋葬在了那座鲜花盛开的山坡。

        西蒙道:“我虽然病了,可是我并不糊涂,我的眼睛也没有瞎,我看到了她,在梦中她还对我说了一番话。”

        “说什么?”

        西蒙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信封,他将梦中女儿对他说的那番话原原本本地记录了下来,这是因为他担心遗忘。

        罗猎接过信封,从中抽出西蒙的记录,里面根本不是什么话,更像是一幅地图,上面还有一些数字,罗猎凭自己的直觉判断这些数字很可能是经纬度,他不由得怀疑起眼前的西蒙是否理智,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在晚期通常会出现幻想,而西蒙因女儿的事情懊悔终生,他想要得到解脱的唯一方式也只有通过幻想。

        不过这地图却绘制的非常清晰,如果不是他故意欺骗自己,只是根据梦中的记忆绘制出这样一幅地图的确让人感到惊奇了。

        西蒙道:“这上面的数字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可是艾莉丝说你知道,说你能够找到她……”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罗猎望着西蒙,眼前的西蒙再不是昔日那个刚愎自用嚣张跋扈的神父,他的生命即将终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凭直觉意识到他不远万里而来为得不是欺骗自己。

        罗猎低声道:“这件事除了我之外你还有没有告诉其他人?”

        西蒙摇了摇头道:“他们都以为是我动了手脚,如果我将这些事情说出去,非但没有人肯信,而且所有人都会把我当成疯子。”

        罗猎很快又从地图上看出这张地图并不完整,指着那张地图道:“你能够记起得只有这些?”

        西蒙道:“还有,不过……”他抿了抿嘴唇道:“你可不可以带我去,带我一起去找。”

        罗猎道:“找什么?”他已经看出西蒙对自己还保留了许多。

        西蒙道:“我没多久好活了,我听到艾莉丝对我的召唤,我要去这个地方——幻境岛……”他指着那张地图道。

        罗猎道:“我为什么要去?”

        西蒙道:“你和艾莉丝一起长大,她是那么爱你……”

        “住口!”罗猎怒吼道。

        西蒙的脸色变得惨白,他捂着心口,双目变得越发灰暗,喃喃道:“我知道,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你们……可是……罗,罗……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罗猎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从你害死艾莉丝的那一刻,你就再也不配做一位父亲。”

        西蒙宛如被人重击了一拳,他摇摇晃晃地退了回去,坐倒在沙发上,双手揪住银色的卷发,痛苦地将头颅埋在掌心,过了一会儿他低声道:“我不配!”

        西蒙走了,罗猎的态度让他彻底灰心,他知道罗猎不会帮助自己。他走时并未带走照片和那张并不完整的地图,罗猎久久盯着那些照片,回想起那个长眠于大洋彼岸的纯情女孩……

        刘尚武讨债进行得非常顺利,只是把那张欠条出示给于卫国,于卫国就准备开七千的支票给他,刘尚武得了七千的支票又让他追加三千,于卫国本来有些抗拒,可听到刘尚武要登报的消息,马上服了软,乖乖又拿出了三千块大洋。

        刘尚武没想到这笔钱来得那么容易,帮罗猎做事,兵不血刃,非但找回了自己赔出去的三千块,还多了两千块大洋的盈余,满心欢喜地把其中的五千块给罗猎送去,对于罗猎他现在是真心有些佩服了。

        罗猎这段时间很少出门,连叶青虹那里都很少去,叶青虹倒是给他打过电话,只是说唐宝儿刚和于卫国分了手,最近整天缠着她,叶青虹又要忙于建设自己未来的博物馆,又要陪同这位好闺蜜,根本抽不出时间过来。

        罗猎却乐于清净,西蒙的到来让他心潮起伏,不知不觉白云飞给他的五天时间已经到了,这天一早,白云飞就轻车简从,来到了小教堂。

        虽然是礼拜日,小教堂却空空如也,没有一个信徒,罗猎的出走让人气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小教堂变得门前冷落鞍马稀,再说距离这里不足一里路的地方新近建成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教堂,多半信徒都被吸引到那边去了。

        罗猎穿的西装笔挺,手握圣经静静站在耶稣像前,看到白云飞一步步从大门外的光影中走近。

        白云飞今天手里拿着一根文明棍,在距离罗猎两米左右的地方站定,手中的文明棍不轻不重地落在了地上,发出笃的一声轻响,声音在相对空旷的教堂内久久回荡。

        白云飞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罗老弟考虑得怎么样了?”

        罗猎道:“还是先听听你的条件。”

        白云飞哈哈大笑,他向罗猎竖起了拇指:“老弟啊,你讨价还价的本事真是一流,不去做生意真是可惜了。”

        罗猎道:“总不能稀里糊涂地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白云飞叹了口气道:“还是信不过我。”他朝耶稣像看了一眼道:“耶稣他老人家作证,我白云飞对你罗老弟若是有加害之心,就罚我被钉在十字架上,遭受一辈子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