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八章【等待回应】(下)

第二百六十八章【等待回应】(下)

        罗猎道:“白云飞应当想让我们帮他做一件事,我始终没有答应他。”

        “什么事?”

        罗猎道:“我没问,不过我怀疑应当和穆三寿有关,他给了我五天时间考虑。”

        叶青虹道:“你倒是沉得住气,如果你不答应他,他是不是就会和任天骏联手对付咱们?”

        罗猎笑了起来,和叶青虹这样聪明的女人谈话会省下不少的力气。

        叶青虹道:“你准备拒绝吗?”

        罗猎摇了摇头。

        叶青虹道:“看来你已经准备答应了。”心中感到一暖,她意识到罗猎之所以准备答应与白云飞合作,其中应当有为了自己安危的缘故,美眸盯住罗猎,却看到他风轻云淡的表情,这表情让叶青虹产生了自作多情的怀疑。

        罗猎道:“如果穆三寿当真留下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这秘密十有八九跟你有关,与其他找别人合作去查,不如由咱们亲自去做,尽可能将主动权控制在我们的手中。”

        叶青虹点了点头,心中一阵惭愧,罗猎想得比自己更加深远。

        罗猎道:“至少在此次任务结束之前,白云飞会确保我们的安全,而且他会提供给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叶青虹道:“和白云飞这种人合作等于与虎谋皮,不排除他在事成之后鸟尽弓藏的可能。”

        罗猎微笑道:“不需要他藏。”

        叶青虹美眸生光道:“你不怕他事后杀人灭口?”

        罗猎道:“白云飞这个人经过此前的一番沉浮,现在改变实在太多。”

        叶青虹道:“心机更加深沉,懂得权衡利弊。”

        罗猎道:“谨慎是好事也是坏事。”

        叶青虹微笑道:“你分析别人的时候总是那么透彻。”

        唐宝儿溜达了一圈回来,大惊小怪道:“青虹,你怎么搜集了那么多的古物?”

        叶青虹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把这院子逛了个遍。”

        唐宝儿道:“只是趴在后院看了一眼,里面都是破烂雕像,难不成你开始对捡破烂感兴趣了?”

        叶青虹道:“我上次前往满洲就看到民间有许许多多的古物遭到了破坏,老百姓压根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珍贵价值,我曾经见到一尊价值连城的精美木雕,居然让一位老爷爷劈了当劈柴,这些可都是价值无可估量的文物。”

        罗猎道:“民以食为天,兵荒马乱的,老百姓连肚子都填不饱,谁还有精力顾及这些?”

        叶青虹道:“祖宗传承了千百年的东西到我们这一带遭受如此毁坏,这让我们这一代人情何以堪,于是我就想出资从民间收购一些有价值的文物,尽可能地将之保留,这对后世子孙而言也是一笔无法估量的财富。”

        罗猎有种重新认识叶青虹的感觉,他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尤其是在想到八国联军入侵中华掠走财富之时,更是心痛不已,有些事总有人去做,叶青虹虽然是个混血儿,可她的血脉中毕竟也流着华人的血液,叶青虹尚能有如此觉悟,自己和她相比就有些汗颜了。

        唐宝儿眼珠子转了转道:“都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可战乱终有时,早晚还会迎来盛世年代,等到了太平盛世,这些文物必然是越来越少,到时候物以稀为贵,青虹收藏的这些宝贝价值自然就可以增长无数倍,随便拿出一件都是价值连城了,你的生意经我真得要好好学习。”

        叶青虹被她这么一说,原本的高尚情操全都成了唯利是图,佯怒道:“你这妮子整天就是想方设法的黑我,信不信我……”

        唐宝儿举手讨饶道:“是我错,是我错,我不该诋毁你叶大小姐的慈悲心肠,更不该怀疑你叶大小姐的高尚情操。不劳您大驾,待会儿我自己跳湖里去。”

        叶青虹和罗猎听她这么说同时笑了起来。

        唐宝儿道:“说真的,开一间属于咱们中国人自己的大英博物馆听起来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呢,青虹,算我一份。”

        叶青虹道:“就你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德性,我可不敢劳烦您唐大小姐,不过你若是真得有心,就请唐叔叔帮忙联系一些权威学者为博物馆出谋划策。”

        唐宝儿点了点头道:“成,我先把我爸骗来。”

        叶青虹道:“唐先生若肯来,就请他当博物馆的名誉馆长。”

        罗猎开始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过得太过消沉,和叶青虹相比,他活得并不积极,他甚至在逃避父母留下得使命,他开始重新考虑关于九鼎的传说,包括父亲在内的那些来自未来的人,应当对九鼎真正的意义还未完全了解。

        自从离开甘边之后,罗猎甚至不敢回忆在西夏王陵中的遭遇,现在重拾记忆,他发现其中存在着太多细思极恐的事情,昊日大祭司和龙玉公主他们强大的精神力究竟来源于天赋异禀还是源于后天的修炼?又或者,他们原本就是和普通人不同的生命族群,那只被掩埋于黄沙之下的雍州鼎,它又在这段尘封的恩怨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禹神碑、九鼎、它们之间又有怎样的联系?那块因火山喷发而失踪的禹神碑,上面的碑铭究竟拥有怎样的意义?难道只是一篇为大禹歌功颂德的歌赋?在未来的时代中,以父母为代表的人又因何对九鼎产生末日来临的隐忧,难道深埋于地下的九鼎当真是联通这里和宇宙深处另一行星的工具?

        罗猎努力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将此前曾经破碎的一切渐渐拼凑起来,重新拼凑起来的不仅仅是记忆还有那深刻于内心的伤痕,旧伤未愈,新伤又添,至今仍然鲜血淋漓。

        独自一人坐在小教堂冰冷的长椅上,月光透过彩色玻璃窗投入,迷幻而柔和的光就洒在他的脚下,罗猎一动不动地看着这光芒,手中尚未熄灭的烟让光芒变得混沌,也因此勾勒出光影的轮廓,在罗猎的眼中,这道光仿佛是黑夜中的彩虹。

        他的手指动了一下,烟灰悠悠荡荡落在了地上,尚未熄灭的烟蒂又如一颗红色的星,冰冷的内心因为这红色而感觉到一丝暖意,罗猎抽了口烟,吐出一团烟雾,升腾的烟雾沿着月光的轨迹飘向那彩色的玻璃窗。

        罗猎抬起头,望着正前方的耶稣像,他的记忆又被熊熊的烈火所吞噬。

        黑夜就算怎样漫长,可光明终究会来临,父亲为他种下的那颗智慧种子,已经在他的记忆中生根发芽,不久的神州即将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这沉睡的雄狮即将慢慢醒来,自己应该能够亲眼见证这段荡气回肠的历史。

        他已经预知了历史,罗猎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属于这里还是未来,如果父母没有回到这个时代,那么他或许会生于未来,可即便是如此,未来的他同样会面临一场空前严峻的危机,甚至关系到人类的生死存亡。

        从甘边归来,罗猎一度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历史的弃儿,可他现在渐渐改变了想法,或许自己就是为了使命而生,为了拯救人类命运而生,已经发生的历史,正在发生的历史他无法改变,可是他仍有机会改变未来,改变人类的命运。

        罗猎就这样坐了一整夜,直到阳光透过玻璃窗,直到小教堂整个亮起,他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倦意,他站起身,收拾起满地的烟头,拉开教堂的大门,让晨风将清新的空气送入这里,让阳光沐浴他的全身。

        拉开教堂大门的时候,罗猎发现门外站着一个人,黑色长袍银色十字架,银灰色的卷发,深陷眼窝的灰蓝色双目,这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西方神父,一双布满灰尘的旧皮鞋证明他此前经过长途跋涉,手中拎着一个棕色的皮箱,皮箱很大,边角多处磨损,皮色也斑驳不已,写满了岁月的痕迹,他的人也是一样。

        罗猎看到他表情是极其吃惊的,这对一向沉稳的罗猎而言很少有这样的事情。

        神父向罗猎点了点头,他的唇角带着微笑:“罗!”

        罗猎攥紧了双拳,他的双目燃烧着熊熊的火焰,然后他转身走入了小教堂用力将大门关上。

        神父脸上的笑容也随着教堂大门的关闭而消失,不过他仍未选择离去,来到小教堂的门前,将皮箱放下:“罗!我知道你恨我,这些年我一直都活在痛苦之……”

        教堂内传来罗猎的一声怒吼:“滚!在我没有杀掉你之前,给我滚!”他用脊背顶着大门,高大的身躯因为痛苦在抽搐着,握紧的双拳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内心中有种拉开大门冲出去扭断对方脖子的冲动。

        神父道:“罗,艾莉丝是我的女儿……我比……”

        “你闭嘴!”罗猎大吼道,他紧紧闭上了双目,泪水沿着业已扭曲的面孔肆意奔流着,他想杀掉对方,可是他曾经答应过,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白色的美好背影,她奔跑在百花丛中,留下一串串的欢笑:“罗,快来追我……”

        脑海中的花海燃烧了起来,无情的火焰吞噬了她的娇躯。

        “罗……答应我……不要怪我爹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