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八章【等待回应】(上)

第二百六十八章【等待回应】(上)

        罗猎点燃香烟,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整个面部都沉溺在了黑暗之中,白云飞闻到烟草的味道,可是却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不过白云飞仍然有足够的耐心,在他看来罗猎已经没有了更好的选择。

        罗猎道:“如果我不跟你合作,那么你就会另外选择合作者对不对?”

        白云飞道:“人是群居动物,在这个世界上独来独往的人往往走不远,也活不长。”

        罗猎道:“我还有几个朋友。”他的意思很明确,我不孤独,我有朋友,但是我的朋友之中绝不包括你白云飞。

        白云飞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外来的势力想在黄浦做事必须要先经过我的允许。”他这番话说得底气十足,能在短时间内继承并掌控穆三寿的势力,修补方方面面的关系,并得到租界话事人的认同,足以证明他白云飞的能力和手腕。

        在经历从津门到黄浦的逃亡和起落之后,白云飞开始重新看待自己的人生,他开始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懂得只有权力才能让自己满足,人活在世上必须要懂得进退,在津门的落败就是因为他对形势的误判,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两次。

        罗猎道:“给我一段时间考虑。”

        白云飞点了点头,也不说自己究竟想要罗猎做什么,罗猎沉得住气,自己要更沉得住气,他伸出右掌道:“五天,五天后我再来找你谈。”

        罗猎似乎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第二天一早,菜刀会的刘尚武就将三千块大洋准时送到了小教堂,菜刀会虽然凶名在外,可在黄浦的势力仍然无法和穆天落相比,穆三寿虽然死了,可他留下的势力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白云飞在接替穆三寿的位子之后,他的能力很快就得到了认同,而为了尽快掌控住这庞大的帮派势力,他又从津门悄悄招来了昔日在安清帮的一些亲信,可以说,现在白云飞的势力比起穆三寿活着的时候还要强大。

        刘尚武只是一介莽夫,这五千块大洋对他来说着实肉疼,送完之后,还担心穆天落不会放过自己,向罗猎陪着笑道:“罗先生,穆爷那里还望您帮我多多美言几句,我以后再也不敢对您不敬了。”

        罗猎道:“他有句话没说错,你得罪我比得罪他更麻烦。”

        罗猎站起身道:“你开车来了?”

        刘尚武点了点头,罗猎道:“送我去个地方。”

        “好的,好的!”

        罗猎可不是要去找于卫国的晦气,只是让刘尚武将自己送到叶青虹给他的地址,这是位于黄浦城郊的一片老旧建筑,高门大院,不时有工人出入,看得出这里正在如火如荼地搞着建设,罗猎下车前将一张纸条递给了刘尚武。

        刘尚武接过一看,却是于卫国写给罗猎的欠条,一共七千块大洋,罗猎道:“你再帮我做一件事,这欠条是于卫国亲笔写给我的,你找他要一万,五千给我送来,剩下五千归你。”

        刘尚武虽然脑袋不好用可也知道罗猎这是让他去公然敲诈于卫国,他苦笑道:“罗先生,于公子什么背景,我可开罪不起。”

        罗猎道:“他不敢声张,你只需把欠条拿给他去换大洋,少一个子儿,你就把欠条登报。”

        刘尚武这才明白,于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越是这样的家庭,越是害怕出丑,如果于卫国于公子欠钱的事情登报,轻则于家的名声受损,严重的话甚至会产生于家经济出了问题这不好的影响,他把心一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更何况罗猎还答应给他五千,如果得到了这五千,岂不是还等于赚了两千,想想白送给罗猎的三千块大洋,他至今还感到肉疼,这对他而言可是绝好的翻本机会。

        罗猎下了车在门外看了看,观察了一下环境并没有急于走进去,身后传来汽车的鸣笛声,转身望去,却见穿着一身白色洋装带着阔边帽的唐宝儿开着一辆敞篷汽车来到他的身后。

        唐宝儿惊喜地向他挥手道:“嗨!罗猎,这么巧啊!”

        罗猎微笑道:“我来拜访叶青虹。”

        唐宝儿道:“上车,你上车,里面好大呢。”

        罗猎来到车内坐下,唐宝儿摁着喇叭,有人将大铁门拉开,她载着罗猎一路驶入其中,从外面清灰色的高墙很难想像里面的瑰丽景色,道路两旁种满了高大的长青树木,两旁花坛内五彩缤纷的菊花争芳吐艳,空气也带着芬芳的气息,驶出约半里路的林荫道,向右拐入一片金灿灿的银杏林,时值深秋,银杏叶已经黄了,树上宛如缀满了金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灿烂,秋风吹动,树叶纷纷落下,洒下一地金黄,还未落地的树叶就在空中翻飞着,宛如一只只翩翩起舞的金色蝴蝶。

        罗猎不由得感叹道:“她倒是会选地方。”

        唐宝儿道:“厉害吧,这片地方是我帮她介绍的,那些工人在修外墙,这周就能完工,里面还有一个小湖呢。”

        说话间已经出了银杏林,看到了唐宝儿所说的小湖,约有十亩水面,湖水清澈见底,湖畔青草已经泛黄,在小湖的北岸有一座白色的西洋别墅,应当刚刚粉刷过不久,在高远的蓝色天光映衬下,越发显得白得耀眼。

        唐宝儿在小楼前停了车,罗猎下车,然后绕过来很绅士地帮她开了车门,唐宝儿笑道:“难怪青虹姐那么喜欢你。”

        罗猎笑道:“开个车门而已,怎当得起如此胜誉。”

        唐宝儿道:“这里该不是你们的新房吧?”

        罗猎哭笑不得道:“唐小姐,我和叶小姐只是普通朋友。”

        唐宝儿打趣道:“发展可够快的,此前不是说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吗?这会儿功夫就成朋友了。”

        叶青虹从别墅内走出,向他们笑道:“你们约好的吗?居然一起来了。”

        唐宝儿道:“别吃醋,我在大门口遇上的。”

        叶青虹呸了一声道:“你再胡说八道我把你丢湖里区。”

        唐宝儿道:“罗猎在这儿,你可不敢,就算是真想,也得在他面前装成温柔贤惠的淑女不是?”

        叶青虹居然被这伶牙俐齿的丫头说得有些理屈词穷了,只当没有听到她的调侃,来到罗猎面前道:“怎样?昨晚那些人有没有找你麻烦?”

        唐宝儿听到他们说话,方才知道两人背着自己已经见过面了,在一旁偷偷给叶青虹一个白眼。

        叶青虹带着他们进入别墅内,里面还没有完全整理利索,几名佣人正在忙碌着,叶青虹带他们参观了一圈,然后又出来,在湖边的凉亭坐了。佣人煮好了咖啡送了过来,罗猎欣赏着周围的景致,心中暗叹,叶青虹真是会享受,居然在黄浦找了这么一块风水宝地。

        唐宝儿喝着咖啡嘴巴依旧闲不住,她笑道:“这么大的阵仗,你这是准备新房吗?”

        叶青虹作势举起咖啡杯要泼她,唐宝儿吓了一跳,等意识到是虚惊一场后,起身道:“不耽搁你们促膝谈心了,搞了半天,我是个多余的电灯泡,我去接着参观你们的新房。”

        叶青虹望着唐宝儿的背影道:“你别理这个不靠谱的疯丫头。”

        罗猎微笑道:“看似不靠谱,其实聪明着呢。”

        叶青虹道:“怎么?你该不是对她动心了吧?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嘴上这么说,可如果罗猎当真,她可要不乐意了。

        罗猎道:“唐宝儿有男朋友了。”

        叶青虹不由得一怔,罗猎什么意思?难不成真看上了唐宝儿?越是恋爱中的女人越是敏感。

        罗猎道:“知不知道昨晚是什么人伏击咱们?”

        叶青虹这才回过神来,连她自己都感到自己好笑,怎么会这么想?小声道:“谁啊?”

        罗猎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她,叶青虹听说是于卫国找人对付罗猎之后,气得咬牙切齿道:“那个于卫国居然如此卑鄙,我早就看他油头滑脑的不顺眼,待会儿我得跟宝儿说清楚,千万别上了他的贼船。”

        罗猎倒不担心唐宝儿上当,这妮子看着疯疯傻傻,可心里明白着呢,他们这次从津门来到黄浦,罗猎就已经看出唐宝儿和于卫国两人应当不会长久,只是这次他被于卫国居然当成了情敌来对付,让他感觉到颇为无奈。他可不想成为两人分手的借口,交代叶青虹道:“于卫国找人对付我的事情千万别挑明。”

        叶青虹白了他一眼道:“怎么?担心唐宝儿知道你趁机敲诈勒索的事情?”说到这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罗猎道:“人总得为自己的错误承担一些责任。”他又将昨晚白云飞找他的事情说了。

        叶青虹听说之后秀眉微颦,想了一会儿道:“白云飞这个人不简单,我回来之后,他还特地约了我一次,我拒绝了他,他为了见我特地主动登门。”

        罗猎道:“你毕竟是穆三寿的干女儿,又清楚他的底细,他是担心你会影响他上位。”

        叶青虹道:“我当时就明确告诉了他,穆三寿的江湖事我不感兴趣,他的事情我也无意拆穿,让他以后不必再来找我,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最好。”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想了想又道:“郑千川应当不会为肖天行复仇,肖天行活着的时候,这世上最巴不得他早死的就是郑千川,我看他和任天骏见面的动机并不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