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天堂地狱】(下)

第二百六十七章【天堂地狱】(下)

        叶青虹道:“白云飞找你做什么?是不是担心你会拆穿他的身份?”

        罗猎摇了摇头道:“他应当是想跟我做个交易。”

        叶青虹道:“交易?他有什么资格?”

        罗猎道:“今天他透露给我一件事,任忠昌的儿子任天骏已经继任并成功掌控了赣北军权,人称少帅,虽有督军的实权却迟迟不愿继承督军之位,向外宣称要先报父仇。”

        叶青虹并未听说过这件事,任忠昌之死是她和穆三寿一起策划,从现在来看,自己当初只不过是被穆三寿利用的一颗棋子,可是任忠昌遇刺一事上自己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叶青虹也不是个胆小怕事的角色,冷冷道:“他想报仇只管来就是,只怕他父仇未报,还要搭进去一条性命。”

        罗猎道:“黄浦并不安全。”

        叶青虹微笑道:“你劝我走?”

        罗猎没说话,只是心中觉得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白云飞之所以将任天骏的事情透露给自己,明显还留有后手,他并非是纯粹出于友情的提醒,而是要通过这件事让自己意识到形势的严峻,而后再提出交换条件。

        只不过罗猎并未给白云飞提条件的机会,虽然白云飞说得够委婉,可是仍然改变不了他想要趁火打劫的本质。

        叶青虹将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递给了罗猎:“我这次来黄浦是为了筹备这件事,有时间的话过来看看。”

        罗猎接过纸条,叶青虹拿起了手袋起身告辞。

        罗猎本想相送,叶青虹却拒绝了,她的住处就在对面,这一带非常安全,属于法租界的核心地段,很少有帮派敢在这里公然闹事。

        回到小教堂,却见门前停了几辆车,罗猎皱了皱眉头,这个时间还有访客显然并不寻常,一个男子被人从汽车中推了下来,那男子双手反剪在身后,被人五花大绑,从汽车上下来之后,马上又被人踹在了膝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一身白色长袍的白云飞从车上下来,马上有人为他打伞,白云飞笑眯眯望着罗猎,然后点了点头。

        身边人狠狠一巴掌拍在那名下跪男子的后脑勺上,那男子惨叫道:“罗爷,我刘尚武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还望罗爷宽宏大量饶了我的性命。”原来眼前这被绑下跪之人就是菜刀会的首领刘尚武。

        罗猎缓步来到白云飞的面前道:“穆先生这是要把人情送到门前啊。”

        白云飞笑道:“怕你不肯收啊!”他伸出手去,马上有手下将一把手枪送了过来,白云飞将枪口对准了刘尚武的脑袋。

        刘尚武吓得面无血色,惨叫道:“穆爷,我是真不知道罗爷是您的朋友,您饶了我,饶了我吧!”

        白云飞道:“你得罪的又不是我,我说了不算。”他的双目盯着罗猎,分明是等着罗猎发话。

        罗猎看出了白云飞的用意,此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今日喝下午茶的时候,自己回避话题,等于婉转拒绝了他合作的请求,白云飞却并未放弃,现在又将在蓝磨坊前攻击自己的菜刀会的头领刘尚武送到门前,自己若是受了他的这个人情,等于欠了他。自己若是不接受,白云飞极有可能在小教堂前当着自己的面杀了刘尚武,而这笔帐也会记在自己的身上。

        罗猎望着白云飞,四目相对,顷刻间将白云飞的算盘看得清清楚楚,罗猎道:“这里是教堂。”

        白云飞道:“我不信耶稣,在我的眼中天堂地狱本无分别。”

        罗猎叹了口气道:“蓝磨坊的这场戏是穆先生自导自演了?”

        白云飞微笑道:“罗老弟走眼了,这么低级的手段可不适合我。”他用枪口轻轻怼在刘尚武的额头上:“说,你收了谁的钱?”

        刘尚武结结巴巴道:“是……是于卫国,于公子……”

        罗猎哑然失笑,居然是于卫国,不用问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唐宝儿而起,于卫国给了自己三千块大洋,又签下七千块的欠条,心中自然不甘,所以才花钱雇了菜刀会来教训自己,只是这种手段的确太低能了一些。

        罗猎道:“他给了你多少钱?”

        刘尚武老老实实答道:“一千块大洋,他……他让我们狠狠教训您……罗爷……罗爷我要是早知道您跟穆爷是朋友,怎么也不敢啊。”

        白云飞笑道:“不开眼的东西,得罪你罗爷的后果可要比我更严重,小心他用十字架咒死你。”

        罗猎道:“明儿送三千大洋过来,这件事我就不再追究。”

        在场众人都听愣了,连白云飞都没想到罗猎居然会采用这样的处理方式,敢情这货是个财迷,早知如此自己何必绕那么大的弯子,直接开价让他办事岂不是更好?可白云飞又清楚罗猎不是这种人,他要是在乎钱,以他的本领,现在早已成为巨富了。

        刘尚武连连点头,像他这种跑江湖讨生活的角色大都是外强中干之辈,欺凌弱小是他的强项,可真正遇到硬茬子马上就开始装孙子。白云飞原本也没想杀人,在刘尚武屁股上踹了一脚让他滚蛋,又威胁刘尚武明天正午十二点之前务必将三千块大洋送到小教堂,否则就率领人马杀到菜刀会的老巢去。

        罗猎心中暗叹,白云飞显然是缠上了自己,这个人情自己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罗猎请白云飞进入教堂,白云飞是个明白人,摆了摆手示意一众跟班全都在外面候着,不可跟随他们进入教堂这清静之地。

        走入教堂来到耶稣像前,白云飞虔诚地拜了拜,罗猎忍不住道:“你不是不信耶稣吗?”

        白云飞道:“耶稣、佛祖、关二爷他们应当都认识,说不定还拜过把子,于情于理也得打个招呼,有道是礼多人不怪,神也是如此。”

        罗猎摇了摇头这通解释可真是牵强附会,率先走入自己的办公室,打开桌上台灯。

        白云飞将礼帽摘下,挂在衣帽架上,在沙发上坐了,罗猎去烧水泡茶。

        罗猎泡茶的时候白云飞趁机观察了一下这小小的办公室,感叹道:“以罗老弟的能力不该安于一隅。”

        罗猎将茶递给他道:“人心不过巴掌大的地方却可容天下。”

        白云飞听出他好像是在影射自己野心太大,点了点头道:“不错啊,罗老弟的境界果然高出我太多。”

        罗猎道:“不敢当,穆先生才是高瞻远瞩,我这边遇到任何事,你都第一时间知道。”

        白云飞哈哈大笑起来:“罗老弟是在埋怨我多管闲事了。”

        罗猎道:“而今的黄浦谁不知道你穆兄的大名,我回来的时间虽然不久,可是听说你比起穆三爷当年还要英明还要厉害。”

        白云飞喝了口茶,将茶盏轻轻落在茶几上,意味深长道:“别人不知道,可我的底细你是最清楚的。”

        罗猎微微一笑道:“我这个人从不将心思放在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上。”他在委婉地向白云飞表明,自己对他的秘密毫无兴趣,白云飞不必担心自己泄露他的身份。

        白云飞心中暗想,我白云飞既然敢公然在黄浦露面,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自己的真正身份并不是秘密,许多人都知道,可那又如何?德国领事一案已经结案,白云飞已经死了,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没有人会对这件旧案感兴趣。

        白云飞道:“罗老弟见到叶青虹了?”

        罗猎点了点头,白云飞一定派人跟踪了自己,越是在川流不息的都市跟踪反倒越难防备,毕竟想要在人群中隐藏实在是太容易,小隐于市,大隐于朝不是没有道理的。

        白云飞道:“我下午还没把话说完,罗老弟赶着要走原来是为了去见心上人。”

        罗猎微笑不语,自己和叶青虹的关系没必要向白云飞解释。

        白云飞道:“我带来了一些东西,罗老弟想必会感兴趣。”他取出一个信封递给了罗猎。

        罗猎接过信封,回到桌前坐下,在台灯下打开了信封,里面装着一些照片,照片上的一些人他是认识的,满头白发的那个独目人是琉璃狼郑千川,另外一人比较年轻。

        白云飞道:“上个月任天骏特地来黄浦,主要是为了和照片上的人见面,白头发的那个叫郑千川,来自于苍白山黑虎岭狼牙寨,是狼牙寨的大当家。”

        罗猎点了点头,狼牙寨的大当家原本是肖天行,在肖天行死后,郑千川成功上位,引起他注意的并不是这件事,而是郑千川和任天骏的见面,他们两人一南一北,本不应有太多的交集,选择在黄浦见面,应当是另有图谋。

        如果白云飞所说一切属实,那么这些人的会面很可能为得是对付叶青虹,甚至连自己周围的朋友都会成为他们对付的目标。他想了一会儿方才道:“谢谢!”

        白云飞哈哈大笑了起来:“谢什么?我又没帮上什么忙!”他站起身来缓步来到罗猎的面前,双手扶在办公桌的边缘,居高临下地望着罗猎,低声道:“其实任天骏还找过我。”

        罗猎并没有抬头看他,拿起桌上的烟盒递给白云飞,而后又道:“我忘了,你戒烟了。”

        白云飞仍然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等待罗猎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