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天堂地狱】(上)

第二百六十七章【天堂地狱】(上)

        叶青虹打着雨伞慢慢转过身去,望着冲来的那群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可不想跟这帮粗鄙的无赖近身相搏,于是采取了一个最简单直接的方法,藏在身后的右手举起,枪口瞄准了冲在最前方的男子,呯!的一枪击中了那男子的膝盖,男子中枪之后噗通一声趴到在了地上,手中的菜刀也飞到了一边。其余人看到叶青虹手中有枪,吓得顿时停下了进击的步伐。

        叶青虹毫不留情举枪又放倒了一人。

        远处传来警笛声,菜刀会的这群人知道巡捕来了,他们不敢继续逗留,过来想要搀起同伴逃走,罗猎和叶青虹知道他们的目的,岂能让他们得逞,两人同时出手又放倒了三人,菜刀会一方这才意识到今天碰了个硬钉子,如果再顾着同伴,恐怕他们今天要全军覆没,一个个慌慌张张逃了,只剩下受伤的七人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租界巡捕很快就赶到了现场,他们是听到枪声之后方才到来的,罗猎虽然没多少名气,可叶青虹这位穆三寿的干女儿却是大大的有名,更何况她还曾经在蓝磨坊演出,在黄浦红极一时。

        巡捕们和菜刀会打交道也不止一次了,知道这群人全都是无恶不做的狠角色,将菜刀会的那群人押走,又请罗猎和叶青虹随同前往警局录一下口供。

        罗猎也叶青虹两人配合录完口供从巡捕房出来,夜色已经全黑,雨仍未停,叶青虹明显有些失望,刚才攻击他们的那群人只说是奉命行事,至于为何前来攻击他们,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当然这次的攻击目标是罗猎,和她无关,之所以对叶青虹发动攻击,是因为她不巧和罗猎同时出现的缘故。

        罗猎在警局的门前为叶青虹撑起雨伞,歉然笑道:“看来是我连累了你,不好意思,今儿这顿晚饭应当我请才对。”

        叶青虹微笑道:“看你这么有诚意,就给你一个机会。”

        “想吃什么?”

        叶青虹道:“云鹤楼的杭帮菜吧。”

        菜肴很精致,红酒也非常甘醇,叶青虹的内心中充满了重逢的快乐和愉悦,她在意得并非是菜肴的本身,而是对面这个和自己共进晚餐的男人,只是她很快就敏锐地察觉到,罗猎的心情没有自己这般愉悦,虽然他掩饰得很好,可是她仍然捕捉到了他双目深处隐藏的忧郁。

        叶青虹抿了口红酒,将水晶高脚杯缓缓落下,轻声道:“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

        罗猎道:“四处逛逛,虚度时光。”

        “骗人!”

        罗猎自然能够感觉到叶青虹的改变,这次相见她对自己明显温柔了许多,也迁就了许多,从他们交谈,甚至从点餐这种小事上,无一不看出她在尽量包容自己,叶青虹的改变肯定是为了自己,罗猎不否认自己对叶青虹是拥有好感的,可是他虽然坐在这里,心头却始终萦绕着一个身影。

        罗猎习惯性地摸出了香烟,可很快又想起这餐厅是禁烟的,只能打消了抽烟的念头。

        叶青虹道:“你烟瘾还这么大?”

        罗猎点了点头。

        叶青虹道:“我已经戒了。”

        罗猎笑道:“你那么好的嗓子,不能由着性子糟蹋。”

        叶青虹道:“我也不唱了!”

        罗猎道:“可惜!”

        “你喜欢听啊?”叶青虹的美眸变得异常明亮。

        罗猎点了点头。

        叶青虹本想说只要你喜欢我可以在任何时候为你唱,可话到唇边却又咽了回去,如果这样说会不会太不矜持,罗猎会不会因此而看低自己?

        罗猎从她欲言又止的表情已经读懂了她的内心,笑了笑道:“我出去抽根烟。”

        叶青虹嗯了一声,望着罗猎的背影,一直到他推门走向露台,叶青虹的内心随着房门的关闭而失落,她能够感觉到罗猎从见到自己就一直在逃避,他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叶青虹想和他分担,又意识到现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也许她所能做得只有等待,等待罗猎主动向自己开启心门。

        罗猎在露台点燃了一支香烟,浦江沿岸的夜色很美,纵然在夜雨之中,秋雨为夜色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滤镜,多了几分神秘的诗意,烟草的芬芳混合着清新湿润的空气一股脑被他吸入了肺里,罗感觉自己的心情比前阵子好了一些,兴许是因为时间的推移,兴许是因为他渐渐接受了已发生的事实,兴许是因为他和叶青虹重逢的缘故。

        有一点罗猎清楚地认识到,只要生命仍在生活就要继续。

        叶青虹在孤独中等待了十五分钟,仿若渡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她并没有丝毫责怪罗猎的意思,这段时间她甚至在想,如果没有这次的重逢自己会不会等下去?

        叶青虹并未给自己答案,可她却知道自己是个执着的人。

        罗猎回来的时候,身上带着尚未消散的烟味儿,叶青虹对他身上的这种气息有种莫名的亲切感。罗猎坐下并未向她说抱歉,首先留意到桌上的那瓶红酒,已经被叶青虹喝完。

        罗猎道:“你这次回国是因为我?”

        叶青虹的俏脸刷地一下红了,她想不到罗猎出去一趟回来之后居然直截了当地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她咬了咬樱唇,握住酒杯,酒杯里的红酒已经被她刚才喝完了,换成过去叶青虹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怼回去,你以为你是谁?可现在她却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兜圈子毫无意义,于是她点了点头道:“是!”停顿了一下又道:“又怎样?”

        罗猎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带着几分苦涩:“我这个人很不吉利,离我太近的人都会倒霉。”

        叶青虹道:“别忘了,你的霉运是我带给的。”如果不是自己当初胁迫罗猎去苍白山探宝,如果不是自己布下那么多的险境,罗猎也不会遇到那么多的麻烦,叶青虹心中早就后悔了,如果她能够预料到今天,她早就应该对罗猎好一些。

        罗猎摇了摇头道:“还记得颜天心吗?”

        叶青虹点了点头,芳心却是一沉,虽然她和颜天心并未直接打过交道,可是她却知道罗猎和颜天心之间的事情,其实在北平和罗猎分别之后,她就猜到罗猎可能去找颜天心,甚至想过等他们再次相见之时,罗猎或许已经和颜天心双宿双栖了。

        罗猎道:“她死了!”这番话他说得艰难,其实在亲眼见证颜天心的脑域被摧毁崩塌之时,他就已经明白颜天心已经永远离开了自己,只是一直以来他都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这其中有龙玉公主的缘故,龙玉公主利用自身的意识和颜天心的身体结合。

        雄狮王一战之后,罗猎并未找到龙玉公主的踪影,其实无论她活着与否,颜天心都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罗猎第一次在人前说起这件事,也是在提醒自己务必要认清这个事实。

        叶青虹的内心一阵难过,这本不该是她应有的反应,虽然她并未和颜天心有过太多接触,可在心底深处早已将颜天心视为情敌,失去了一个情敌本该开心才对,可是她却并没有任何这样的感觉,她意识到自己的难过是因罗猎而起。叶青虹抬起手将罗猎的手轻轻握住,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给他送去些许的安慰。

        罗猎道:“今天我见到了白云飞。”

        听到白云飞的名字叶青虹的表情流露出几分厌恶,她并不了解其中的内情,白云飞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他把握住了时机抢占了穆三寿的产业,填补了穆三寿死后留下的空间。

        叶青虹对穆三寿在黄浦的产业是没有任何兴趣的,虽然这些产业追根溯源都和她有些关系,可是她在将仇人逐一铲除之后,就已经心愿得偿,在她前往欧洲之前,就已经做出了斩断和过去一切联系的决定,如果不是因为对罗猎斩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她不会选择再次踏上这片土地。至于穆三寿的身后事,以及他名下财富和势力的归属,叶青虹也没有任何兴趣去过问。

        叶青虹道:“他找过我,我已经明确告诉他,穆三寿的事情我不会过问。”

        罗猎道:“他现在叫穆天落,之所以能够继承穆三寿的产业,是因为在圆明园地宫内,穆三寿临终前将从不离身的烟杆儿交给了他,那里面藏着一些秘密。”

        叶青虹淡然道:“人都已经死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白云飞也罢,穆天落也罢,他爱怎么着折腾就怎么折腾,不用担心我会去拆穿他。”

        罗猎道:“他并不担心被拆穿,白云飞这个人很有些本事,穆三寿选择他成为自己的继承人也算是机缘巧合,白云飞改名换姓成了穆三寿的本家侄儿穆天落,津门方面,德国领事遇刺一案也已经结案。”

        叶青虹皱了皱眉头道:“他倒是有些本事,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能够化解。”

        罗猎道:“本领是一方面,运气也是一方面,德方战败,其利益必然受到影响,现在这种混乱的局势下,找到凶手交差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