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六章【杀父之仇】(下)

第二百六十六章【杀父之仇】(下)

        白云飞道:“咱们毕竟相识一场,说起来我还欠你的人情,所以还是提醒你一下。”

        罗猎道:“谢谢!”

        白云飞道:“我有个建议!”

        罗猎却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不好意思,我还有个约会。”

        白云飞愣了一下,罗猎对自己的建议没有任何的兴趣,他应当猜到自己会提出要求,白云飞的初衷是想跟罗猎做一笔交易,只要罗猎点头,他就可以保证罗猎在黄浦的安全,他现在拥有这样的实力。

        白云飞虽然有些郁闷,可是他并未阻止罗猎的离去,罗猎太精明,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被人利用的,不过越是如此,他越要保持足够的耐心。

        罗猎谢绝了白云飞派人相送,返回小教堂的途中却下起雨来,雨来得突然,罗猎在周围寻找避雨处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蓝磨坊,内心中不由得一动,突然生出故地重游的想法。

        走入蓝磨坊,现在还只是下午,蓝磨坊开门不久,按照常理本当是最清闲的时段,可没想到里面的客人居然不少,舞台的中心一名钢琴师正在弹奏着轻柔舒缓的曲子,舞池中有几名跳舞的男女,更多的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聊天。

        罗猎准备寻找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坐下,出于本能他朝上次曾经坐过的位子望去,这一看目光不由得定格在了那里。

        他曾经坐过的位置上,此刻坐着一位美丽的女郎,从罗猎走入蓝磨坊,她的目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的面庞。

        叶青虹虽然无数次设想过和罗猎重逢的情景,可是却没有料到他们的相逢居然会在这里,又是在这样突然的状况下发生。

        短暂的停顿后,罗猎露出一个让叶青虹心跳加速的笑容,她意识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热,开始责怪自己的没出息,自己应当是脸红了,在他的面前自己本应该表现得更加镇定才对。

        叶青虹的表现更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在没有和罗猎见面之前她的内心充满着渴望,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她居然从心底产生了惧怕,甚至有种想要逃避的感觉。

        罗猎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微笑道:“叶小姐,这里有人吗?”

        叶青虹摇了摇头,然后鼓足勇气道:“这位子永远为你保留着。”她感觉自己不够矜持,可这句话发自于她的内心,她过去对罗猎说了太多的谎言,她必须要有所改变,必须要让罗猎知道她对他的在乎。

        罗猎礼貌地笑了笑,摘下礼貌,脱下风衣,交给恰巧赶到身后的侍者,然后在叶青虹的对面坐了下来。

        叶青虹打量着罗猎,一双隐隐发蓝明眸掩饰不住幸福的光彩,她意识到在和罗猎分别的这段日子里,她的心中念的想的都是他,她已经无法否认爱上罗猎的事实。

        “外面下雨了?”叶青虹道。

        罗猎点了点头,从叶青虹的问话中他判断出她在这里应当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难道叶青虹重操旧业,又在这里表演起了歌舞?

        “来多久了?”他轻声问道。

        叶青虹道:“这里还是黄浦?”罗猎问得有些含糊。

        罗猎笑了起来,露出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我和唐宝儿一起过来的。”

        “我知道。”

        两人相互望着,然后同时笑了起来,如果说罗猎的笑容是正午的阳光,叶青虹的笑容就是融化冰雪的春风,其实他们早已相互知道了对方的下落,同在一个城市,却并未在第一时间相见,选择逃避的不仅仅是叶青虹,叶青虹因此也猜到罗猎心中并非没有她的位置,他也同样不知怎样面对自己。

        叶青虹道:“宝儿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我骂了她一顿,居然咒我得了绝症。”

        罗猎道:“她也是一片好心。”

        “什么好心?”叶青虹问完不由得尴尬了,唐宝儿的好心自然是想方设法撮合她和罗猎,这明摆着的事情自己居然还要发问,难怪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会迅速下降的到负数,自己也无法逃脱这个魔咒。

        罗猎道:“你约了人?”恰到好处地岔开话题,也化解了叶青虹的尴尬。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刚巧走到这里。”

        此时音乐响起,有不少人走下了舞池,叶青虹望向罗猎道:“你不准备请我跳一支舞吗?”

        “我的荣幸!”

        罗猎起身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叶青虹甜甜一笑,主动挽住罗猎的手臂,两人走下舞池。此时无声胜有声,久别重逢的话本不必说,彼此的目光已经倾诉了一切。

        叶青虹陶醉于罗猎温暖怀抱中的时候,却听到罗猎小声提醒道:“我的身后十点钟方向,有两个人观察我们已经很久了。”

        叶青虹经他提醒内心一凛,向罗猎的怀中又靠近了一些,目光从他的肩头望向身后,果然看到两名带着礼帽的男子鬼鬼祟祟向他们望来,其中一名男子接触到叶青虹的目光赶紧将头低垂了下去,叶青虹和罗猎原地转了一个圈儿,以免引起对方的警觉。

        叶青虹道:“不认识,我从没见过他们。”

        罗猎道:“那就是冲我来的。”

        叶青虹莞尔笑道:“不好说,咱们都得罪过不少人。”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她也认为那两人冲着罗猎过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在罗猎到来之前,并未见到那两名男子。也就是说他们在罗猎进入蓝磨坊之后到来,很大层面上是为了跟踪罗猎。

        一曲结束,罗猎护送叶青虹返回座位,微笑道:“看来我该走了。”

        叶青虹拿起手袋道:“我请你吃饭。”

        罗猎道:“遇到麻烦的时候不是应当先选择远离吗?”

        叶青虹幽然叹了口气道:“有些麻烦是躲也躲不掉的。”

        叶青虹和罗猎并未从蓝磨坊的正门离开,她曾经在这里登台,对蓝磨坊的周遭状况非常熟悉,带着罗猎经由后门离开,罗猎接过叶青虹的雨伞撑起,遮住叶青虹头顶的那方天空。

        还未到夜晚,天色却已经染黑,叶青虹伸出手去,挽住罗猎的手臂,前方小路的出口已经被人层层堵住,看来前来堵截他们的人早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罗猎的表情有些无奈,无论他喜不喜欢,暴力总会出现在他的身边。

        摆在他们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退回蓝磨坊,二是从前方杀出一条路堂堂正正地走出去。

        罗猎将雨伞递给了叶青虹,叶青虹道:“一起去。”

        罗猎笑了起来:“别弄脏了衣服。”他将雨伞塞入叶青虹的手中,然后大踏步走了出去。

        十多名堵住路口的人齐刷刷亮出了菜刀,这是黄浦新近崛起的一支流氓势力——菜刀会,这些人并非黄浦土生土长,多半是来源于外地的亡命徒,他们很少讲究江湖道义,只要给钱什么都肯干,以敢打敢拼著称。

        罗猎和菜刀会没什么过节,面对数倍于他的敌人罗猎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慌张,平静道:“我和诸位素不相识,各位朋友是否找错了人?”罗猎甚至怀疑这些人的出现并非是冲着自己。

        一个声音大声道:“没错儿,就是你,你就是罗猎!”

        罗猎此时方才确定这麻烦的确是因自己而起,和叶青虹无关。

        叶青虹身后也出现了一群人,带领那群人的正是刚才在蓝磨坊遇到的那两个,叶青虹叹了口气,婷婷袅袅向罗猎走去,她可不是要罗猎保护,而是走近一些,彼此之间方便照应。

        她知道罗猎的身手,如果单单是近身搏战,他们两人就算无法将包围他们的三十多名敌人尽数击倒,可是杀出一条血路应该不难,叶青虹小声向罗猎道:“我有枪!”

        罗猎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叶青虹不到迫不得已还是不要开枪,这里毕竟是租界,闹出人命总是不好,更何况他想先搞明白,究竟是谁请了菜刀会来对付自己。

        “啊!”伴随着对方阵营的一声大吼,前方的十多名刀手率先向他们发动了进攻,身后那些人并未急于启动,在他们看来己方的那些人已经足够应付这这对男女,没必要兴师动众,他们只需守住这里断了对方的后路。

        罗猎冲向对方的阵营,身在中途,手中三点寒光已经追风逐电般射了出去,三柄飞刀,分别射中三人握刀的右手,只听到当啷声响不绝,三把菜刀接连落在了地上。

        罗猎冲到敌营阵前,一脚将一名挥刀砍来的莽汉踢飞,就势从地上抓起两柄菜刀,分别挡住从左右砍来的两柄菜刀,而后身躯一矮,手腕反转,一双菜刀从对方的大腿上划过,殷红色的鲜血横向飞溅到雨丝之中。

        这血腥让罗猎精神为之一震,他如同猛虎下山,一双菜刀在对方阵营中来回劈砍,纵然罗猎的状态距离巅峰尚远,纵然他元气大伤,可是对付这帮黄浦的小混混还是绰绰有余。

        叶青虹的身后那群人也冲了上来,因为这群人看出战局呈一边倒的势头,那十几人中没有罗猎手下一合之将。他们认为要趁着罗猎腾不出手来的时候先将叶青虹拿下,再以叶青虹来要挟罗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