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五章【兵不厌诈】(下)

第二百六十五章【兵不厌诈】(下)

        放下洁白无瑕的德化白瓷,抬起堪比瓷器般细腻的手腕,看了看腕表,时间已经是早晨九点二十,距离她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叶青虹无奈地叹了口气,唐宝儿一定又睡过头了。

        如果不是想得到罗猎的消息,叶青虹早就失去了耐心,她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的江景,直到九点三十五分,唐宝儿方才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还没坐下就接连抱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

        叶青虹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在这儿看看风景倒也不错。”

        唐宝儿点了早茶和茶点,望着叶青虹笑了起来。

        叶青虹道:“笑得跟只兔子一样,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唐宝儿道:“这次你可要好好谢谢我,我费了好多唇舌才把罗猎给你请回来了。”

        叶青虹道:“我可没说要见他,再说了,他那个人如果自己不想回来,你就是用八抬大轿也休想把他请来。”

        唐宝儿一听傻了眼,眨了眨眼睛道:“照你这么说我一点功劳都没有,你一点都不感激我?算了,伤自尊了,我走了!”

        叶青虹故意板起面孔道:“你敢,给我坐下!”

        唐宝儿一幅受惊的样子,瞪圆了双眸道:“你别吼我,人家胆子小。”

        两姐妹相互对视着,终于绷不住同时笑了起来,叶青虹道:“他去了哪儿?”

        唐宝儿故意不说话,刚巧侍者送茶点过来,她开始慢吞吞地吃。

        叶青虹终于沉不住气,脚在桌子下方踢了唐宝儿一下,唐宝儿道:“哪个他啊?”

        叶青虹道:“唐宝儿,你再跟我绕弯子,我可就走了。”

        唐宝儿知道她的性子说得出做得到,反正也吊住了叶青虹的胃口,拿起餐巾擦了擦唇角,笑道:“我是真不知道,下了火车他就跟我分道扬镳了。”

        叶青虹白了她一眼,说了那么多等于白说。

        唐宝儿神秘一笑道:“不过我多长了个心眼儿,派人去跟踪他,发现他去了法租界的一间小教堂,地址就在这里。”她拿出一张纸,向叶青虹炫耀着。

        叶青虹并没有看那张纸,其实她不问就能够猜到罗猎应该是返回那座小教堂,她发现其实自己对罗猎的了解远比自己认为的要多得多,只要她想见罗猎随时都可以,真正阻碍她和罗猎见面的是她心底的莫名畏惧,连她也说不清到底为了什么。

        唐宝儿还以为得到宝似的:“想不想知道?你可得请我好好吃一顿,餐厅我选。”

        叶青虹道:“好啊!”

        唐宝儿愉快地将地址递给了叶青虹,而后道:“罗猎真得很帅啊!”

        叶青虹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该不是喜欢上他了吧?”

        唐宝儿道:“就算喜欢也很正常啊,证明你的眼光不错。”

        叶青虹道:“别误会,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

        唐宝儿笑道:“他说跟你是雇佣关系,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叶青虹的内心咯噔一下,虽然她无法断定罗猎的这句话究竟是不是出自真心,可她敢确定唐宝儿说得肯定是实话,勉强笑道:“是啊,我雇了他,不过现在已经结束了。”

        唐宝儿道:“我看未必。”她端起茶杯打量着叶青虹道:“别忘了,我可感情上的专家。”

        叶青虹禁不住笑了起来。

        唐宝儿道:“笑什么?有什么好笑?”

        叶青虹道:“听说于卫国也跟你一起回来了?”

        唐宝儿道:“他是他我是我。”

        “怎么?你们是不是闹矛盾了?”叶青虹有些好奇。

        唐宝儿道:“不是闹矛盾,也没那必要,本来我和他就互不了解。”

        叶青虹道:“前阵子不是已经谈婚论嫁了?”

        唐宝儿道:“没有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喜欢他?我现在总算明白了,我是不可能为了家里人而牺牲个人的感情的。”她停顿了一下道:“这都怪你。”

        叶青虹愕然道:“怪我什么?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唐宝儿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跟罗猎一比,他于卫国就是一块垃圾。”

        罗猎此时正被福音小学的孩子围拢着,过去在黄浦的时候,他经常来这里给孩子们送礼物,讲故事,出去了这么久,当年的那些孩子明显长大了,不过福音小学又招收了不少的新生。

        让罗猎欣慰得是,他离开的这段时间,福音小学的教学条件明显改善了不少,校舍房屋得到了修葺。罗猎这次过来又捐助了三千块大洋,这钱是于卫国给他的封口费,还有一张七千大洋的欠条。用不了多久,就会送到他的小教堂。

        罗猎在物质上从来都没有过高的要求,他年轻的生命却已经历了太多的跌宕起伏,见惯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心中反倒更向往一种平静。他却知道,自己这样的人永远都无法得到平静,随遇而安的生活不属于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有麻烦不断地找上自己。

        罗猎抽出时间为孩子们讲了一堂课,不是什么国学经典,也没有长篇大论,只是讲了一些他的见闻,对孩子们来说,外面的世界是新奇而神秘的,罗猎在讲述的同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片家园,对家园的每一寸土地竟是如此的热爱。

        罗猎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早有人在校园外等着自己,三辆黑色轿车整整齐齐排列在路边,罗猎经过的时候,中间那辆车下来了一名保镖,他恭敬拉开了车门,从汽车内下来了一名身穿月白色长衫,礼帽墨镜的男子。

        罗猎第一眼就认出那男子就是白云飞,内心中难免感到有些错愕,毕竟他在前不久才从董治军口中听说白云飞已经死亡的消息,董治军言之凿凿还说亲眼看到了白云飞的尸体。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当活生生的白云飞出现在罗猎的面前,罗猎知道董治军所看到得绝非事实,以他对白云飞的了解,一直都认为白云飞没那么容易死掉。

        白云飞站在那里,腰杆挺直,他的身材虽然不高,可是因为自小的舞台功底,在任何时候总会给人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一名保镖慌忙撑起一把伞,想要为白云飞遮住上午强烈的阳光。

        白云飞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多此一举,他微笑望着罗猎道:“罗老弟,别来无恙?”

        罗猎故意装出有些迷惘的样子:“您是……”

        白云飞非但没有觉得罗猎失礼反而从心底赞赏他的智慧,在公开的消息中自己已经是一个死人,这世上已经没有了白云飞这个名字,罗猎的这番话透露出他过人的智慧和谨慎,白云飞道:“真的假的?你连我穆天落都不认识了?”

        穆天落?穆得自于穆三寿的姓氏,白云飞的身份是穆三寿的本家侄子,云在天上,因飞而落,穆三寿死于圆明园地宫,白云飞从地宫中脱险之后,摇身一变成为了穆三寿的本家侄子,化名穆天落,来到黄浦,接过了穆三寿的衣钵,在继承穆三寿黄浦产业的同时也接管了他庞大的江湖势力。

        白云飞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罗猎并没有犹豫,进入了汽车。

        对黄浦,罗猎已经非常熟悉,这里算得上他的半个家乡,白云飞虽然已经在这里扎根,却还没有将这里当成他的家乡,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他看到了一片新奇的世界,黄浦和津门不可同日而语,他的野心他的权力欲在继承穆三寿衣钵之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白云飞感觉到这个世界还是公正的,有失就必有得,只是他没有想到一切来得那么快。

        春熙茶楼,白云飞请罗猎过来享用下午茶的同时刚好可以欣赏浦江的风光,他没有选择穆三寿的位子,因为他觉得那位子并不吉利,而且据说有人长期包下了那里,白云飞做事的风格和穆三寿完全不同,他包下了春熙茶楼的整个顶层平台,这样就没有人可以打扰到他们,这样他们就可以畅所欲言。

        罗猎随同白云飞走入茶楼的时候,他居然闻到了一股属于叶青虹的体香,在天庙那场生死搏杀之后,他认为自己方方面面的感觉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化,甚至连嗅觉都变得不是那么灵敏,罗猎闻到这股香味的时候总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他下意识地向周围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叶青虹的身影,于是跟着白云飞来到早已清场的顶层平台之上。

        秋日下午的阳光刚好,顶层平台上虽然摆了不少的桌椅,可是并没有客人,如果不是白云飞的一掷千金,这个时段本应当人满为患。

        正中的那张桌子铺着白色的桌布,桌上放着一个淡蓝色的琉璃花瓶,花瓶内恰到好处地插着一束黄色的雏菊,蓝黄相衬,蓝色显得越发深邃,黄色变得越发鲜艳。

        白云飞拿起桌上白色的手帕擦了擦手,他的双手保养得很好,宛如女子般白嫩,罗猎却没有轻视这双手的意思,他见识过这双秀气的手蕴含的真正力量。

        白云飞道:“喝什么茶?”

        罗猎道:“祁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