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五章【兵不厌诈】(上)

第二百六十五章【兵不厌诈】(上)

        于卫国道:“老张和老陈追出去了。”他口中的两个人是他的保镖。

        罗猎向唐宝儿道:“你留下。”他快步冲向后门,只追出一节车厢,就看到了两名保镖,两人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看来已经放弃了。

        罗猎道:“人呢?”

        两人摇了摇头道:“跑了。”

        罗猎道:“你们刚才不是在车厢里吗?”

        两人道:“他们有枪啊!”

        罗猎心中充满了怀疑,其实他的皮箱内只有几件换洗衣物,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罗猎总觉得这件事和几人有关,他也不点破,转身回到包厢,此时火车也到站了。

        这段时间唐宝儿也检查了一下物品,她倒是没丢任何东西,一共丢失了三只箱子,除了罗猎的一个其余的都是于卫国的。

        唐宝儿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于卫国的身上:“三个大男人连几个箱子都看不住。”

        于卫国道:“他们蒙着脸冲进来,手里都有枪,我们哪敢反抗?”

        罗猎道:“算了,谁也不想,待会儿给乘警报案。”

        唐宝儿可不相信警察的效率:“报案又有什么用?只怕那些劫匪早就下车了。”她向罗猎关切道:“你有没有丢失什么重要的东西?”

        罗猎正想回答,却听于卫国指着窗外叫道:“我的箱子!”

        罗猎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下车的人群中果然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黑衣人拎着两个箱子快步前行,罗猎看得真切,其中一只箱子恰恰是自己的。

        罗猎虽然怀疑整件事都是于卫国的圈套,可看到自己的箱子没理由不找回来,他迅速冲出车厢向外走去,于卫国在身后叫道:“罗先生,别追了,又没丢什么重要东西。”

        唐宝儿不禁道:“你以为别人都像你那么窝囊?”

        于卫国抬起手腕道:“火车就要开了,我是担心他赶不及回来,万一赶不上火车岂不是得不偿失?”

        唐宝儿听他这么说顿时也急了,抬脚就跟了出去,于卫国可没想到她会跟着下车,赶紧去追唐宝儿,两名保镖也傻了眼,后面叫道:“少爷,少爷……火车快开了……”

        于卫国气急败坏道:“那就让火车等着。”

        于卫国虽然有钱有势,可这列火车不会为了他专门停下。

        那名带着鸭舌帽的男子手拎两只皮箱走得很快,罗猎虽然步伐不慢,可是下车的人群川流不息,每次就要接近都被人群所阻。

        那男子出站之后,上了黄包车,罗猎随后来到火车站外,也叫了辆黄包车,让车夫紧跟前方的男子。

        罗猎也不心急,并没有让车夫加快速度超越那名拿箱子的男子,他心中对今日发生的事情大概有了判断。两辆黄包车一前一后在锡城的小巷内行进,来到一座不知名的拱桥前方,前方的黄包车停了下来,那名带着鸭舌帽的男子下了车,不慌不忙地付了车资。

        罗猎也下了车给了车钱,却见那名男子拎着两只箱子不紧不慢地走到拱桥之上,他应当已经觉察到有人在身后追踪,在拱桥的最高处那男子缓缓转过身来,他生得浓眉大眼,皮肤微黑,这张面孔对罗猎而言是非常陌生的,此前他从未见过这个人。

        罗猎道:“朋友,你好像拿错了行李!”

        那名男子笑了笑,突然一抬手,将两只箱子同时扔向河中。

        罗猎皱了皱眉头,他意识到对方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得到两只箱子,而是要利用这两只箱子将自己引到这里,到现在他已经能够断定这是一个局,而且是于卫国布下的局,眼前的这名男子应当是于卫国雇佣。

        那男子道:“是我把你丢下去,还是你自己跳下去?”

        罗猎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于公子给了你多少钱?”

        那男子道:“我不认识什么于公子。”两根铁棍从他的衣袖中滑落,铁棍在手,然后他从拱桥的顶端大步冲了下来,冲到半程腾空一跃,铁棍向罗猎劈面打去。

        罗猎静静望着那名男子,虽然他在和雄狮王的生死搏杀中受到重创,至今元气都没有恢复,可是并不代表着他失去了战斗力,事实上他的眼界和判断在那场战斗之后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罗猎伸出手去,宛如太极中的野马分鬃,双手准确无误地将挥来的铁棍抓住,顺势一抓,已经将对方的力量化解大半,然后抬脚就踹在那男子的小腹上,罗猎已经很久没有跟人发生近身格斗,此番出手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大为减退,可是他对时机的把握却远胜从前,出击的力度和时机都非常巧妙,所以杀伤力反而提升不少。

        那名男子被罗猎一招制住,踢得向后飞起,重重摔落在拱桥前方的青石板路面上。

        罗猎也不急于追击,双手握着从那名男子手中夺来的铁棍,掂量了一下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那男子摔得不轻,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心中明白遇到了狠角色,不过他仍然向罗猎冲了上来,罗猎向前跨出一步,铁棍击落在他的额头上,另外一根铁棍横扫在那男子的腹部,男子先后中了两记击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次爬起来之后再不敢向罗猎发动进攻,转身就逃,罗猎岂容他逃走,扬起手中铁棍扔了出去,铁棍砸在那男子的膝弯,奔跑中的男子失去平衡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此时身后传来急促的哨子声,却是唐宝儿叫了警察追赶过来,看到罗猎无恙方才放下心来,两名警察走过去将那名男子铐了。

        那男子恨恨看了罗猎一眼,可是遭遇到罗猎威慑力十足的目光又胆怯地垂下双目。

        于卫国带着两名保镖随后赶到,看到窃贼被抓,也是吃了一惊,装模作样来到罗猎的面前道:“罗先生没事吧?”

        罗猎笑了笑,搭在于卫国的肩膀上将他拉到河边,低声道:“你说怎么办?”

        于卫国心中一惊,佯装镇定道:“什么怎么办?”

        罗猎道:“你我心知肚明,要不要我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唐小姐?”

        于卫国的脸色立时变了,那名男子也是他的保镖之一,一路上负责暗中护送,怪只怪于卫国心眼太小,又自作聪明,所以才办了这么件混账事,其实那名被抓的男子并未将他交代出来,可兵不厌诈,罗猎连哄带骗已经让于卫国乱了方寸,于卫国回头看了看唐宝儿,他对唐宝儿还是极其在意的,如果让唐宝儿知道真相,必然不会轻易谅解,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也要到此终结,于卫国压低声音道:“你想怎么办?”

        罗猎朝河水中努了努嘴,两只箱子并未漂远。

        于卫国明白了他的意思,大声道:“老张,老陈,赶紧赶紧的去河里把箱子给捞上来。”

        罗猎道:“三千个大洋。”

        “什么?”于卫国万万想不到罗猎居然会趁火打劫。

        罗猎道:“五千了。”

        于卫国道:“你……是不是有点过分……”

        “一万!”

        于卫国不敢再讨价还价了,一万块大洋数目虽然不少,可比起他和唐宝儿的未来,这算不得多,只能先答应他,等到了黄浦再想办法找回面子,他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罗猎向他伸出手去。

        于卫国愕然道:“现在就要?我可拿不出那么多,总得给我点时间。”

        罗猎道:“那就先给三千,其余的给我写个欠条,签字画押。”

        于卫国现在才算是真正了解到罗猎的厉害,如果他对罗猎的实力多一些了解,也不会冒失到这种地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罗猎不但借机讹诈了他一笔,还要他写下欠条,牢牢卡住了他的七寸。

        于卫国咽了口唾沫道:“你得答应我,决不可将今日之事告诉宝儿。”

        罗猎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看出,就算自己不把这件事告诉唐宝儿,唐宝儿和于卫国的感情也不会长久,从唐宝儿的目光中就能够看出她对于卫国的鄙视,试问哪个女人又甘心嫁给一个被她打心底瞧不起的男人?

        错过的火车还会有下一班,错过的感情还会不会重来?叶青虹坐在春熙茶楼临江靠窗最好的位置,过去这个位置属于穆三寿,在穆三寿死后,这位子就不再专门保留,叶青虹返回黄浦之后,又把这张桌子长期包了下来,虽然她很少过来,算上今天也不过是只有三次。

        浦江上的船只还是来来往往,每个清晨都重复着这样的忙碌,坐在这里,叶青虹终于可以体会到穆三寿的孤独和寂寞。她约了人,虽然并不是她最想约见的那一个,可至少可以从她的嘴里得到不少有关于罗猎的消息。

        叶青虹知道罗猎在昨日和唐宝儿一起回到了黄浦,虽然她心中无数次升起想要和罗猎相见的冲动,可是女性固有的矜持和自重让她又选择放弃。叶青虹优雅地饮着早茶,她开始学会适应国内的生活,改变用面包咖啡迎接新的一天的习惯,这样的生活并没有太久,可是她却开始喜欢了。

        或许她骨子里流着更多的是中国人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