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四章【善意谎言】(下)

第二百六十四章【善意谎言】(下)

        唐宝儿道:“她回到欧洲,就始终头疼,于是去做了检查,经过诊断,确诊颅内有一个瘤,医生劝她手术,不过手术风险很大,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手术,第一时间购买了归程的船票,她虽然不说,可是我知道,她就是为了在有生之年见你最后一面。”

        唐宝儿以为自己的话会让罗猎感动,可是看到得仍然是一幅风波不惊的面孔,她怒急了,指着罗猎的鼻子骂道:“你有没良知啊?青虹对你这样难道你连一点都不感动?”

        罗猎道:“我受不起,你也无需站在道德的高点来指责我,我再说一遍,我和叶青虹之间最多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我相信,以她的为人绝不会将心中的秘密告诉你。”

        唐宝儿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我是她最好的朋友。”

        罗猎重新点燃了一支香烟:“我不是!”

        唐宝儿面对罗猎一点办法都没有,她眼圈红了,委屈地吸着鼻子,努力想流出眼泪,这家伙真是铁石心肠:“青虹爱上你真是瞎了眼睛。”

        罗猎抽了口烟,指了指唐宝儿手中的病历道:“弄出这样一份病历花费了你不少功夫吧?”

        “什么?”唐宝儿脸上的愕然旋即又变成了愤怒:“你居然怀疑我?”

        罗猎道:“病历很专业,可上面的墨水绝没有七个月,如果你把日期控制在三天以内更可信一些,德文虽然不错,可七个月前,德国的这家脑科医院已经毁于战火。”

        唐宝儿本以为天衣无缝的骗局居然被罗猎这么容易就无情拆穿,她仍然坚持,不肯认输:“说得跟你去过一样,青虹没有说错,你太多疑。”

        罗猎道:“就算没有这份病历,我一样能够看出你在撒谎。”

        “你才撒谎……”唐宝儿已经开始动摇。

        罗猎道:“你太单纯,说谎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飘忽,而且你以为能够将我骗过,内心中的得意已经掩饰不住流露出来了。”

        唐宝儿的睫毛垂了下去:“我没撒谎,要不你去黄浦亲自去问青虹。”

        罗猎望着这个一心想成人之美的大小姐,唇角露出一丝笑意:“无论怎样,诅咒自己的好朋友得了绝症总不是什么好事。”

        “我没撒谎……”唐宝儿的声音已经彻底没了底气。

        罗猎道:“叶青虹不知道你这么做吧?”

        唐宝儿切了一声道:“说得跟你很了解她似的。”

        罗猎微笑道:“算不上了解,可叶青虹如果想骗我,手段肯定会要高明一些。”

        唐宝儿听出他是在说自己的方法太笨,这会儿窘迫极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她也没那么容易服输,事已至此只能拿出大小姐的刁蛮劲头:“罗猎,我有没有帮过你?”

        罗猎点了点头,唐宝儿帮过自己的忙,这是事实,他必须要承认。

        唐宝儿道:“你是男人大丈夫,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不对?”

        罗猎道:“说吧,让我做什么?”

        唐宝儿道:“跟我一起去黄浦见叶青虹。”提出这个要求其实唐宝儿是心虚的,她知道罗猎十有八九会拒绝。

        罗猎居然并没有做太多的考虑,就愉快地点了点头道:“好!”

        这下轮到唐宝儿不相信了,她眨了眨眼睛:“你没骗我?真没骗我?”

        罗猎道:“没骗你,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情,这次的事情之后,咱们两清了。”

        “两清了,哈哈,两清了!”

        罗猎虽然轻易就看穿了唐宝儿的善意谎言,可他并不是万能的,他没想到和自己同去黄浦的不仅仅有唐宝儿,还有一位公子哥儿,这位公子哥是唐宝儿的男友于卫国,背景非常深厚,毕竟当今的时代讲究门当户对,唐宝儿贵为政府前总理之女,能够成为她男友的也非一般人物。

        这个于卫国也有过欧洲留学的经历,学问应当不错,口才相当了得,长得也是风度翩翩,只是身上拥有着贵胄公子特有的傲气,虽然对罗猎也算客气,可罗猎仍然从他不经意流露出的神情中看出,于卫国心底是看不起自己的,甚至还把自己当成了假想敌。看得出于卫国非常在乎唐宝儿,对于一切可能接触到唐宝儿的男性他都表现得过于警惕。

        罗猎懒得招惹无畏的麻烦,也不想成为别人心中的敌人,所以在旅途中尽量避免和唐宝儿接触,如果不是唐宝儿盛情相邀,他都懒得和他们同坐包厢。

        望着车窗外流逝的风景,罗猎不由得想起唐宝儿欺骗自己的事情,如果这件事并非谎言,他又当如何反应?如果叶青虹出事,他一定会自责,每个接近他的女子都会遭遇噩运,罗猎想起了颜天心,想起了叶青虹,想起了远在欧洲游学的麻雀,甚至想起了至今都不知是敌是友的兰喜妹。

        “嗨!”唐宝儿的声音在对面响起,思绪被打断的罗猎抬起头来,向唐宝儿笑了笑,接过唐宝儿递来的一只刚刚削好的苹果:“谢谢!”他都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收获了来自于卫国的嫉妒目光。

        唐宝儿在罗猎的对面坐下,托着腮静静看着他,这让罗猎很不自在,他笑道:“你这样看着我,我可吃不下。”

        于卫国已经起身走了过来,伸手扶住唐宝儿的椅背,满脸笑容地望着罗猎:“罗先生,你可别辜负了宝儿的一片苦心。”

        唐宝儿有些厌烦地皱了皱眉头:“你不热啊?”

        于卫国讪讪放开了椅背,站直了身子,虽然他知道罗猎是唐宝儿闺蜜的男朋友,可心中仍然戒备十足,在他看来唐宝儿是一朵馥郁芬芳的鲜花,任何男人都会对她垂涎欲滴,唐宝儿虽然长得恬静可爱,可绝没到倾城倾国沉鱼落雁的地步,不过如果综合她的家世,条件之优越就少有人能及了。

        于卫国和唐宝儿的关系已经受到两家家长的认同,他也以唐宝儿的未婚夫自居,只是唐宝儿对他远没有他这般投入,平日相处明显透着敷衍,一旦探及婚姻大事,唐宝儿就会岔开话题。

        于卫国的家就在黄浦,为了唐宝儿他追到了津门,听说唐宝儿要前往黄浦会友,正中他的下怀,于是理所当然地随同唐宝儿一起回归,只是途中多了罗猎,于卫国打心底不喜欢,明明内心不舒服,还要在表面装出大度豁达的样子,实在是为难了他。

        于卫国拉了张椅子在唐宝儿身边坐下,唐宝儿的表情已经明显透着厌烦了,她自小在国外生活,说起来在国外的时间要比国内还要长,接受西方教育的结果让她早早就形成了自由平等的观念,这观念甚至影响到她的婚姻恋爱观,于卫国不是她第一个男朋友,唐宝儿也没将他当成自己这辈子的归宿,两家是世交,她不忍拂了长辈的好意,在她看来和于卫国纵然将来无法成为恋人,能够成为朋友倒也不错。

        更何况于卫国家世良好,长得也算英俊,还有留学的经历,唐宝儿本以为两人能有不少的共同语言,可没想到于卫国的留洋经历并没有让他发生太大的改变,表面上西化,可内心却还是极其封建传统的,最让唐宝儿郁闷的是,于卫国的心胸不够开阔。

        在这次的旅途中,于卫国种种针对罗猎的行径和他时不时流露出的优越感让唐宝儿越发感到厌烦。

        罗猎的目光何其犀利,早已看出了两人之间的裂痕,他并不想被人针对,也不想被人利用,很快将唐宝儿给他的苹果吃完,擦净双手站起身来:“你们聊着,我去外面抽一支烟。”

        于卫国煞有其事地奉劝道:“罗先生烟瘾很大,抽烟对身体可不好。”

        唐宝儿道:“抽烟的男人才有魅力。”

        于卫国的脸皮有些发烧,内心中的妒火又燃烧了起来。

        罗猎礼貌地笑了笑,快步走出了包厢来到两节车厢的连接处,拉开窗子,一股冷风灌了进来,毕竟是深秋了,罗猎竖起了风衣的衣领,掏出香烟,抽出一支叼在唇上。

        唐宝儿居然跟了出来,来到罗猎对面举起火机打着,罗猎微微怔了一下,还是凑了过去将烟点燃,唐宝儿指了指罗猎的香烟,找他要了一支,自己也点上了,刚抽了一口就剧烈咳嗽了起来。

        罗猎看她抽烟的架势就知道她没有抽烟的经验,不由得笑了起来:“不会抽就别逞能。”

        唐宝儿横了他一眼:“谁不会啊?雪茄我都抽过!”嘴上虽然强横,可刚才的那口烟已经把她呛得流泪,无论如何也不敢尝试第二次了。

        罗猎道:“他对你不错,没必要总是折磨人家。”

        唐宝儿轻蔑地撇了一下嘴唇道:“自己犯贱怪谁?”

        此时列车即将到站,前方应当是锡城了,距离黄浦已经不远,罗猎也不想夹在唐宝儿和于卫国之间,心中期望着尽早抵达黄浦,这样他就能够摆脱这一路无趣的煎熬了。

        “抓贼啊!”声音从包厢内传来,罗猎和唐宝儿都是一怔,罗猎率先推门冲了进去,却见于卫国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散乱着,他指着包厢的后门道:“有贼,把咱们的行李给抢走了。”

        罗猎向行李架上扫了一眼,发现少了几件行李,其中就包括自己的皮箱。

        唐宝儿气得直跺脚:“你不会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