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游戏体育 - 注视深渊在线阅读 - 14.今天可是足足15更啊!15更啊!(竖起15根手指)

14.今天可是足足15更啊!15更啊!(竖起15根手指)

        "爱书网"访问地址

        有人规定一卷只能出现一次标题党吗?

        等等等等!先别急着打!我是来道歉的……对不起,我不该拿标题党玩♂弄你们,我诚心悔改,请务必原谅我!(其实是看一堆人说不打赏和投票了还要暴打我。吓得赶紧认怂)

        16.为了弥补过错,今天我要多!

        牧苏以为是被哪个没素质的陪审怪影袭击,眼泪鼻涕横流,脑袋后仰狰狞着脸,喊叫着胡乱挥舞手臂。

        真理法庭鸦雀无声。众怪影包括三巨头怔怔望着牧苏。不知是因为先前那番言语,还是牧苏撞到石柱后辣眼睛的反应。

        对着空气挥了半天,牧苏才意识没有怪袭击他,是刚刚只顾着耍帅撞到了石柱。

        对于尴尬的场面牧苏有独特的缓解方式,只见他故作十分自然的手臂一抖,荡成波浪。他轻盈转身,脚下灵活交替点地,口中轻声哼唱为自己伴奏。

        “不要……不要假装在跳舞……”闻香无法直视的捂住眼睛。

        其余玩家也纷纷感到心理上的不适。那是一种混杂着辣眼睛与羞耻的情绪。

        跳了一会儿,可能牧苏也觉得丢人,灰溜溜跑回牢笼内缩了起来。

        该死,一定是跳错舞了。下次不跳霹雳舞,试试街舞能不能自然些。

        后知后觉的牧苏恨恨想着。

        最终,不知道是前面那段话起了作用,还是后面那段做起了作用。光环在变成肉眼近乎无法捕捉到时停止流逝。

        同时——

        主线任务已完成

        通关梦境

        结算完毕

        当前难度为:困难

        未完成任务将不予展示

        主要任务:阻止真理法庭剥夺七感。奖励5o先令(已完成)

        总计:5o先令

        结算页面,玩家都没有退出聊天室,却没人说话。

        正常来讲,这个副本所有人都在出力,尤以透明桥尽力最多。但能够通关完全依靠牧苏一个人。如果不是他从根本上否决真理法庭的审判,怕是他们这会儿收到的已经是主线任务失败的信息了。

        所以矛盾出现了。他们如果开口夸奖,这货一定会撅着个腚飞了。

        不过有这种想法的只有闻香和透明桥二人。尚不明白牧苏深浅只觉得他举止怪异的其余三个玩家友好了一句游戏愉快,就退出了聊天窗口。

        卡莲则依旧在不遗余力的将牧苏拉入路西法的怀抱中。

        闻香(全体):时间还早,要再排一次梦境吗?噩梦难度应该解锁了……

        透明桥(全体):噩梦啊……说实话我一点信心都没有。

        卡莲(全体):牧苏你在十四环区对吧,我去找你呀。

        牧苏(全体):你们能不能让他冷静一下?这样我很困扰。

        闻香(全体):我也没信心……困难难度都这样了。

        透明桥(全体):那我们去探索主世界?

        卡莲(全体):我订明天的船票好不好呀?

        牧苏(全体):喂你们别装没看见好不好!

        闻香(全体):我们都在不同的岛上,只能通过梦境连接,没办法在主世界碰面吧?

        透明桥(全体):我一直在关注官网的一些帖子,通关噩梦梦境会有特殊资源“牙齿”产出。牙齿的其中一个隐藏用处就是可以将好友拉到自己所在的岛上。并且共享自己的进度。

        卡莲(全体):别不理人家嘛,试一下你就知道男人的好了~

        牧苏(全体):我才不试……休想诱惑我……

        闻香(全体):我们之中通关了噩梦难度的只有牧苏一人吧。

        透明桥(全体):嗯,所以就看他愿不愿意用牙齿把我们拉过去了。

        卡莲(全体):最了解男人的只有男人哟~

        牧苏(全体):真……真的吗?

        闻香(全体):相比起这个,我想知道被拉过去之后呢?怎么回到自己的木屋?我可是花了好几天整理房间呢……

        透明桥(全体):解释起来有些费劲,先问下牧苏要不要一起去主世界吧。

        卡莲(全体):呐~要来试试嘛(舔嘴唇)

        牧苏(全体):我……看下我的地址……

        就在牧苏语气渐渐松动,差不多要被卡莲引诱而把持不住时,和闻香商量好的透明桥将他的想法告诉了牧苏。

        透明桥(全体):咳咳,不好意思先打断你们一下。

        意乱情迷的牧苏顿时惊醒。

        好险,差点又成了BL文。

        说起来……最近怎么就和这种情节纠缠不清了呢?

        牧苏(全体):说吧。(冷淡)

        牧苏特地在后面加了括弧,以证明自己下定决心脱离这种情节。

        透明桥(全体):……

        透明桥(全体):是这样,我们想去探索主世界。但截止到目前……我们并没信心通关噩梦难

        牧苏(全体):哦~你是想让我带你们对吧。

        透明桥(全体):不是……我并不认为我们这种互相不了解特长的队伍能够攻克通关率o.oo36%的噩梦难——

        牧苏(全体):哦~你是想再进行几次副本互相熟悉一下对吧。

        透明桥(全体):并不……是因为你是唯一通过噩梦难

        牧苏(全体):哦~你是想找我讨教一下通关攻略对吧。

        透明桥(全体):可以先让我说完吗喂!

        打断他三次的牧苏终于闭上了嘴。

        透明桥(全体):你通关过噩梦难

        透明桥的话截然而止。

        牧苏(全体):我不插嘴

        透明桥(全体):叹气……你通关过噩梦难度,我们没有,也没信心通关,刚刚与闻香谈了一下,我们想去主世界看看。但由于我们大家都清楚的原因,连门都不出去。所以只能另辟蹊径。

        透明桥(全体):通关噩梦难度获得的牙齿可以将队友召唤到你所在的岛屿,并与你共享进度。也就是说,你将我们召唤过去后,我们就可以出门了。

        透明桥讲的很清晰,这也是《熟睡之后》游戏商给不那么精通游戏的玩家提供的捷径,毕竟总不能一辈子让玩家连门都出不去。

        牧苏(全体):所以我该怎么做。

        怎么突然好说话起来了。

        透明桥莫名有些受宠若惊。

        透明桥(全体):这里说不太方便,先加游戏好友吧。

        四人退出聊天室。牧苏花费几分钟听透明桥讲完流程,又开始有些纠结。

        因为《牧苏苏传》第二章他还没有码。

        作为庆祝夺冠,他理应一章,但是他还想玩游戏……

        于是牧苏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几分钟后,码完字的牧苏重回游戏中的小屋。

        他望着灰褐色的天花木板,叹了口气。

        “啊,这章可真够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