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牛鬼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牛鬼

        “二少爷这些都是什么啊!红红火火的看着挺喜庆的,还有这东西,我靠这么大能吃不?”

        众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前面走,黑子看到有卖水果的店铺以及门前摆放的东西问道:                “火龙果?

        菠萝蜜?

        我靠,当然能吃了,快、快弄点尝尝!”

        杜雨晖一看马上说道:是的这些都属于热带水果了,来到这一世,杜雨晖还没有吃过这些东西呢!并且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他现在仅仅是从外形上判断这东西是啥,因为他们比后世见到的火龙果跟菠萝蜜要大的多的多,现在他看到的火龙果一个估摸着要有3斤左右吧!而菠萝蜜更是夸张,其大小至少是篮球的两倍了都,想想都让人流口水对吧!因为杜雨晖这一世吃了很多跟后世同样的东西,但是这味道吗!呵呵呵!后世的没有一样能跟现在的比啊!所以杜雨晖就带人进入店铺了,是的他也有点馋了!                “这东西二少爷也认识?”

        顺子一听懵逼的说道:                “先别说那么多了,弄两个尝尝,掌柜的,这东西都怎么卖的?”

        黑子一听能吃马上喊道:                “客官,这个红果一文钱5个,这个黄球比较大,3文钱一个,不知道客官要几个!”

        掌柜的说道:                “多少银子?

        奥掌柜的收银子吗?”

        听了掌柜的话,黑子懵逼的问道:也许这就是物价的差异吧!                “客官要多少,要是要的多的话,这……价钱好商量、好商量!”

        听了黑子的话掌柜的说道:是的黑子认为这玩意太便宜了,毕竟爵爷府的买卖也好,还是花销也罢,现在黑子他们脑海里面也没有以“文”为单位的概念了吧!尤其是跟着杜雨晖的人,天天听到的要是低于万两银子的买卖,那都嫌丢人了对吧!结果掌柜的这么一说他们愣了!                “掌柜的是宋人?”

        杜雨晖一听马上问道:是的着眼点不同吗!杜雨晖一听这家伙能说汉语马上问道:                “啊!也不全是呵呵呵,祖父是宋人,家父也是,不过家母是当地人!”

        掌柜的说道:                “二少爷这东西怎么吃啊!”

        黑子拿起一个掌柜的说叫红果的东西问道:                “扒皮吃!”

        杜雨晖说着拿起一个火龙果扒开然后啃了一口道:                “这位公子是明白人,看来经常吃了呵呵呵!不过……客官要多少?”

        掌柜的一看马上附和着说道:                “这些银子够买多少你口中的红果跟黄球的?”

        掌柜的变相的提到银子了,杜雨晖示意,一个兄弟拿出来一锭十两的银子递给杜雨晖,杜雨晖交给掌柜的说道:                “啊……这!客官有零钱吗?

        即便小店能找开,我也要回家去取才可以啊!”

        接过了杜雨晖的银子掌柜的说道:而杜雨晖的关注点不在这随后他说道:                “一会我还有点兄弟会过来,这些银子就给掌柜的了不用找了,你们这还有什么水果,都拿出来让我们尝尝,奥对了,你们这城里居然也流通大宋的货币吗?”

        “当然了,因为很多宋人都会到我们这购买精米,只不过这里还有另外两种货币,一种是当地人使用的,另外一种是阿拉伯人用的!反正这中间有换算,但不管是老百姓还是生意人,最认的还是宋人的钱币!”

        掌柜的说道:                “有点意思,嗯,这火龙果跟菠萝蜜的味道真心不错!”

        杜雨晖边吃边说道:                “公子您说啥?”

        掌柜的一听懵逼的问道:                “奥没事没事!掌柜的,你们这的水果是你们自己种植的吗?”

        杜雨晖问道:                “公子这样问?

        ……”掌柜的一听有点警醒的问道:                “掌柜的别客气,既然咱们遇到了,也算是缘分,本公子是来自大宋的商人,想弄点东西运回大宋去贩卖,你们当地的红果、还有你说的黄球还有香蕉等东西,这个时候大宋是吃不到的,所以在做生意之前,本公子想看看掌柜的实力如何?”

        杜雨晖说道:                “公子说笑了吧!大宋来会安古城的商人,这么说吧!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到现在也有几十年了,他们每一次来都是在这里狂吃一通,但是却没有一艘船只会把这些水果贩卖回去的,我看公子还比较年轻,就多说两句,这东西放不住,采摘下来后,最多就是三五天,要是卖不掉就要烂掉了!”

        掌柜的说道:是的这地方天气太热,同时他们也没有后世的冰箱冰柜可以用来存储,能保持三五天的确是极限了!另外这个时候的人还不是太精明,他们采摘下来的水果,都是熟透了之后采摘的,后世很多都是生的就采摘下来,然后……大家懂的!                “掌柜的,这事你就不要操心了,你只要跟我们二少爷说,你到底能给我们提供多少水果就成了,不过这价钱吗?

        怎么可要好好商量商量了,另外,我们要一次可不是这十两八两银子的量,你先往大了说,你能弄多少水果好了!”

        顺子也是边吃边说道:毕竟没吃过的东西,到什么时候都是美味吗!同时也是回家吹牛逼的资本对吧!                “几位客官……你们真不是跟我开玩笑?”

        掌柜的一听有点懵逼的问道:是的至少他做这么多年的水果生意,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呢!毕竟这个年头,呵呵呵了!当地水果只能在当地消化!                “我靠,这东西酸甜酸甜的,要是冰镇后一定爽翻了!二少爷这叫什么玩意?”

        黑子问道:                “番石榴……你他妈猪八戒吃人参果吗?”

        看到黑子弄了一个番石榴扒开后直接大口的啃着吃杜雨晖皱眉道:                “嘿嘿嘿……”黑子可不管那些,除了吃就是笑了!                “各位,看你们是生面孔啊!怎么样也是来会安古城做生意的吧?”

        突然之间店铺外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手里还拿着两个铁弹子在转悠,而说话的就是为首的这人!                “三爷,今天想吃点什么?

        小人马上就去给三爷准备!”

        掌柜的一看来人脸色一变马上说道:                “随便点就好,今天三爷是来找他们谈点买卖的呵呵呵!”

        进来的人指着杜雨晖他们说道:                “呵呵呵!不知道这位掌柜的怎么称呼?”

        突然进来人了,并且还指名道姓说要找杜雨晖他们,黑子等人立马就站起来了,杜雨晖倒是镇定,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后他问道:                “哈哈哈!你们宋人都叫掌柜的,你们也可以叫我阮掌柜的!”

        来人跟自来熟一样到了杜雨晖桌子旁拉着一把凳子就坐下了,当然了期间示意黑子给他让地方,杜雨晖点头黑子就让开了,随后两人坐在一起了他说道:是的这家伙一看就精明,毕竟刚刚他进来,谁坐着谁站着,他一眼就看出来是谁主事了。

        “不知道阮掌柜找小生有何贵干呢!还有小生姓杜!”

        杜雨晖说道:                “奥是杜公子啊!呵呵呵!阮某是个商人!既然阮某来找杜公子了,就一定有找杜公子的原因了,想必杜公子也已经猜到了吧!”

        阮掌柜说道:                “阮掌柜怎么知道本公子是来做生意的?”

        杜雨晖放下吃了一半的菠萝蜜问道:                “呵呵呵!杜公子的船到了码头阮某就知道了,首先从杜公子船只的大小看,至少杜公子来一趟会安古城总不会空手而归吧!其次,杜公子的人在城里打听了很多东西的价格,尤其是精米,你的人好像问了几个店铺了!第三你们都是宋人,宋人来我们这做生意,多半都是以精米为主,而阮某是这会安古城内最大的商人,阮某这么说,想必杜公子能明白阮某找到杜公子的原因了吧!”

        阮掌柜拿起一个火龙果边啃边说道:是的,他这么说,也是给杜雨晖等人压力,很显然从杜雨晖他们的舰船抵达这里,他们就被人盯上了,而他们的人干了什么?

        阮某都清楚,如果是别人,恐怕就会害怕了对吧!毕竟这不是大宋,是会安古城的一亩三分地啊!                “阮掌柜说的不错,本公子这一次出来,想弄点东西回大宋,不知道阮掌柜手里有什么生意,能让小生赚点银子花花呢!”

        杜雨晖好整以暇的问道:是的不管什么地方,只要有人的地方,总有这种地头蛇,或者他们自己感觉自己强大的不行了,但这些人在杜雨晖眼里,也就是跳梁小丑罢了,只不过杜雨晖没有想要马上跟他们翻脸,要知道这地方不错,杜雨晖想要在这里扎营,切断对方的粮食渠道,那就避免不了跟当地的牛鬼蛇神打交道!                “哈哈哈!这么说吧杜公子,在这会安古城内,别人有的生意,我阮三爷在做,别人没有的生意,只要杜公子价钱公道,我阮三爷照样能跟杜公子做!不知道这个答复杜公子可否满意呢?”

        阮三爷嚣张的说道:                “阮三爷可不要忽悠本公子啊!这一次来本公子的确看好了几门生意,不知道阮三爷能做不!”

        杜雨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