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帝后世无双在线阅读 - 第1475章 怎么没声音呢

第1475章 怎么没声音呢

        马车疾驰入城。

        石婉莲一手掀起车帘,望了一眼,难掩激动。

        不她回头看着云迟,说道:“云小姐,皇城到了。”

        “嗯。”

        云迟应了一声,也看向了外面。

        进了皇城之后他们的马车速度也就慢了下来。

        之前经过了固木城,把刘顺在那里放下了。

        然后他们没有再停留,只是稍作休息了一下,给石婉莲买了一身衣裳然后就急赶向皇城。

        进了皇城之后一股奢华繁荣的感觉扑面而来。

        皇城大气,主街道极宽,足能容六驾马车并排通过。

        街上人来人往,衣着都要比别的地方华丽。

        但是云迟发现了一点,与固木城一样,其实街上的人脸上并没有什么欢喜,反而都是有些沉闷压抑。

        倒是经过一条酒楼林立的街道时,传来嬉笑和丝乐的声音很是清晰。

        醉生梦死,表面上这样的地方最为欢乐。

        石婉莲醒来之后痛哭了一场,是一种死里逃生的发泄。

        然后她说了自己的身份,云迟这才知道她竟然是皇城侯府小姐。

        “当时我就跟他们说过我父亲是谁了,但是那杨世子却说,亦安侯现在与寻常百姓有什么区别?

        我把你杀了,亦安侯他能怎么样?”

        石婉莲说着杨仁的时候还是浑身发抖。

        所以,杨仁他们是知道石婉莲的身份的,可是他们照样动手,肆无忌惮。

        而且刘顺在固木城里发现了杨仁的手下,带着一帮人也是在街上游荡。

        刘顺猜测,在安勤城里已经抓不到美人了,所以他们应该是往附近城池都派了人。

        这事把石婉莲也吓得瑟瑟发抖,一路上都不能放松下来。

        直到现在进了皇城,她才露出了笑脸。

        石婉莲说道:“云小姐一定得到我家作客,我们家在......”石婉莲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突然一花,一丝清冽气息随着被带起的一股风扑进她的鼻息里。

        她好像是被人撞了一下,但是一时间完全没有明白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她就听到了马车里侍琴侍画齐声惊呼。

        石婉莲一回头,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马车里竟然多了一人,一个男人。

        本来坐了她们四人还挺宽敞的,进来这么一个男人之后就觉得车里空气都稀薄了。

        这个男人的存在感极强,还有侵占感也极强。

        石婉莲在看清了他的样子时瞬间就失去了言语。

        之前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云迟的容貌震了一下,之后的这三天里她一直在想,究竟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够配得上这样的女人,但是在看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石婉莲心里就有了这么一个感觉。

        就是这样的男人了。

        这样的一对人,让她都生不出半点嫉妒来。

        “来得不够快。”

        云迟看着晋苍陵轻声一笑。

        她本来还以为在他们还未进城门的时候他就该出现了。

        晋苍陵伸手将她拥入怀,“外祖父他们住的那个地方离城门有些远。”

        所以他才来得迟了一些。

        说了这话,他的目光扫过了侍琴侍画二人。

        二人赶紧低头,“姑爷。”

        “嗯,坐外面去。”

        侍琴侍画赶紧就钻了出去。

        反正木野赶着车,坐在他的身边还是足够的。

        对于她们的识趣,晋苍陵还是颇为满意。

        只是,他的目光在扫到石婉莲的时候心情就不太美妙了。

        他刚才都没有注意到还有这么一个人在。

        被他的眼神一扫,石婉莲就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努力地往外头挪。

        但是她也很无奈啊,外面已经没有位置了。

        石婉莲把自己缩到了车帘边,就听到那个男人声音低沉说道:“转过去。”

        刷,她赶紧就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不敢往后瞄一眼。

        晋苍陵已经捧住了云迟的脸,唇压了下去。

        云迟也伸手搂住了他,回应了他。

        石婉莲背对着他们,只觉得半天都没有听到声音,心里小猫抓似地好奇,怎么不说话了?

        怎么没有什么声音?

        但是那个男人的眼神太冷了,她真的有点害怕,根本就不敢偷看一眼。

        刚刚听侍琴侍画喊“姑爷”,此人就是云迟的夫君了,夫妻二人见面都不说话的吗?

        晋苍陵把云迟的所有气息都吞了,带着薄茧的大手也探进了她的衣领。

        云迟并没有阻止他。

        不过是稍作安抚罢了,反正在这马车里他又不能真的做什么事。

        的确只是尝一点甜头。

        他还要指路。

        木野在外面赶着马车也是为难得很。

        帝君来接帝后了,那就是该指路了,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只能让马车慢些再慢些,就在这街上慢吞吞地往前挪动。

        “驾!”

        后面突然有一驾马车疾疾赶了上来,车夫扯着声音大声喊道:“喂!前面的马车,让开!”

        侍琴往后一看,一辆华丽的马车,穿得也有些华丽的车夫,手里的鞭子正朝着他们这边指着。

        “木大哥,好像是在说我们。”

        木野看了旁边的路,纳闷了,“路这么宽,非要我们让开?”

        这是什么道理?

        从旁边越过去不就行了。

        “叫你们让开!没有听到吗?”

        那车夫又在叫着,然后在他们后面便有两骑奔了过来,到了他们马车旁边,马上两名侍卫拔出了剑,指向了木野,“让开!”

        “你们从旁边过去不就行了?”

        木野看了他们一眼。

        “少废话!马车转开,我们郡主会晕!”

        所以,他们就只能直行了?

        只要在他们前面的都得给让道?

        不过是从旁边绕开而已,就会晕?

        这得多娇弱啊。

        要是平时他就让了,可现在他们帝君帝后在车上呢,还没指路呢,他也不想绕!木野哼了一声。

        这时,在马车里的石婉莲听到动静,掀开一点车帘,不敢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一直悄无声息的两人,只让自己探出头来。

        一看到对方,她赶紧小声地对木野说道:“是婉兮郡主的人,快让开吧。”

        那两个侍卫却已经看到了她,顿时就冷笑了起来。

        “原来是石小姐,正好,我们郡主找你几天了!”

        那侍卫便掉转马头回到后面马车旁,对马车里的人说道:“郡主,前面是亦安侯家的石小姐。”

        刷一声,马车车帘被掀开,一名穿着华丽黄裙的女子目光冷冷,“让他们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