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三章 无耻与亢奋

第九百三十三章 无耻与亢奋

        听着巷陌之中传来的无数惨叫声,李氏工坊之中的诸多匠师面色无比苍白,明知那种毒汞弹只有一颗,接下来的也只是普通的铜皮石心弹,但一时之间,他们手足颤抖,却是不能进行第二次击发。

        此时林意所在的百丈范围之内,除了跪在地上的那几名修行者之外,独有的就是萧珏。

        萧珏虽然早已被吓破了胆子,但他却隐隐有种感觉,既然林意说饶他不死,那他在林意身侧,即便有危险,林意应该也不会置之不理,所以他反而觉得此时在林意身周反而比在别处更加安全。

        他在朝天宫之中已经彻底见识了林意的手段,尤其是林意和已经入了圣的上代风调雨顺真人的大战,更是颠覆了他之前有关修行的认知。

        他以前也不觉得南天三圣那种修行者是何等的了不起,总觉得依靠人多总能堆死,就像是蚂蚁多了还能啃噬大虫,但真正身临其境的见识过了之后,他却是发现自己错的太过厉害。王府之中和太子身边的那些高手,和入了圣的老真人都根本不是一回事情,和这林意相比,简直就更无法用言语形容。

        所以此时王府里的太子萧统,包括他的老子萧谨喻都恨不得手刃了他,但他此时却是满心为着这些人好,他只是觉得这些人和朝天宫时的自己一样,想不明白。

        当那漫天的银汞毒雨要落下时,他也害怕得浑身僵硬,但此时林意将这银汞毒雨扫飞出去,他和不远处跪着的那些修行者都安然无恙,反倒是那些骑军折损大半,听着那些人的垂死哀鸣,他心中悲切同情,忍不住就冲着王府之中大喊:“父王,太子殿下,你们还是出来降了吧,挣扎真是无用的,不然反倒是让这些军士白白送死。”

        他这些呼声倒真是情真意切,有感而发,出自内心,但这样的声音落在瓮中之鳖般的太子和南広王等人的耳中,却是截然不同的滋味。

        “无耻叛逆!”

        太子萧统平时也算是注意自己的言行仪容,在绝大多数人面前,都是尽量显得儒雅,但此时听着外面萧珏情真意切的声音,已经被挑拨得心头全是燥意的他顿时脸色变得一片血红,眼中里都几乎要喷出火来,他此时也完全不再顾忌萧谨喻就在身侧,厉声怒喝道:“他日必定要扒了他的皮,拆了他的骨,让他试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太子身边的这几名供奉心中也是恼怒,但听到他如此说法,都忍不住看向一边的萧谨喻。

        他们此时倒也是突然担心,万一这萧谨喻也是和外面的萧珏一样,突然之间也叛了,那该如何?

        但让他们直接瞠目结舌,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目光才刚刚落在萧谨喻的身上,萧谨喻也是猛一咬牙,怒声道:“这萧珏毫无忠义操守,的确该千刀万剐,此子全然不像我,不是生产时被准婆掉包,抱了人家的孩子来掉换,换取富贵,就是我那贼婆娘背着我偷人,根本就不是我所出!”

        “.…..”

        几个供奉顿时无语。

        他们也算是走南闯北见得多了,但这样的…无耻,似乎还真没有见过。就算是让他们好好酝酿一个月,也不可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寻常人要是表忠心,也最多就是一开始那一句此子的确该千刀万剐,但这后面的两句,竟是直接说萧珏肯定是外面的野种,甚至为了将自己摘出去,都甚至连自己的夫人偷人这种事情都直接说了。

        这些话在平时听来想必十分好笑,但此时此刻,看着满脸怒火的太子和南広王,听着外面的惨叫声,这些供奉却是一个都笑不出来。

        其实他们是根本无法真正体会萧谨喻此时的内心所想。

        萧谨喻在修行天赋和勤勉程度上,自然连师出同门的沈鲲都不能相比,若不是改朝换代,他成了坐镇一方的王爷,有着寻常修行者无法相比的财富和修行资源,他此时的修为境界应该都远远被沈鲲甩在后面,但审时度势,趋炎附势,他却是一等一的好手。

        他此时心中是想的十分透彻了。

        因为和林意之前的旧怨,再加上此次他和太子是林意心中的罪魁祸首,所以若是落在林意手里,恐怕根本没有好下场,哪怕留得一条命,那肯定也是修为尽废,说不定要被发配去党项做苦役,受尽羞辱。

        所以降是万万不能降的。

        但若是死心塌地的和太子坐一条船,在这种极度危机的情况下,都显得全心全意,忠心耿耿的对待太子,那能够在这种生死关头还伴随着太子的人,将来若是太子接替皇位,自己的功劳和在太子心目之中的地位,恐怕比自己现在在萧衍心中的地位还高,简直就相当于那些和皇帝同生共死过的中州军将领。

        所以他现在不只是要表忠心,要显示出自己绝对和太子风雨同舟,还要让太子连萧珏是自己的逆子的想法都不要有,直接也让太子觉得萧珏简直就是他被蒙骗养大的野种,完全不是他的骨血。

        他这对人心的揣测,的确是高明。

        萧统并非愚蠢,当然不可能是他说什么就信什么,尤其这种空穴来风的揣度,但此时他这几句话一说,盛怒之下的萧统却是面色顿时缓和,心中对他顿时又多了几分满意,只觉得现在哪怕萧珏被抓进来,绑在面前,自己直接拿刀割肉,面对萧谨喻也没有了什么心理负担。

        “这岂是人力所能匹敌?”

        数千骑兵折损过半,听着那些骑军的临时哀嚎,这南広郡镇戊军的统领吕颂心境也几近崩溃,其实但凡有正常认知的人,都十分清楚,他这驱散王府后方民众的关键一步几乎已经失败,如此情形之下,恐怕他的计划已经满盘皆输,但他情绪越是波动剧烈,却越是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侧的军师沈从卿有种莫名的亢奋。

        沈从卿此时的双瞳深处,都有一种莫名兴奋的幽光在透出来。

        他此时甚至是极少数的认为萧珏的喊话是真正的情深意切的人之一,他比太子身边的那些供奉恐怕还要头脑清晰,觉得这根本就是死局。

        但一种狂热的意识,却是已经将他的理智变成不是想要战胜,而是想要将这一战打得越加精彩越加热闹,好在后世的史书上留下更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心中的想法,其实和吕颂等人完全不同。

        在此时吕颂其实已经心中动摇的时候,他却幽幽的出声说道:“那些弩车和刃车快要就位,让箭军和所有这些军械齐射一次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