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九百十四章 大旗

第九百十四章 大旗

        “啊!啊!啊!”

        詹同古的心态已经彻底失衡,他气急败坏,连连咆哮了起来。

        在李天南那一声叹息响起之前,他心中的确已经闪现要跳江而逃的念头,然而此时他若是真的想要带着萧珏跳江而逃,在李天南镇守江边的情形之下,他也很难做到。

        他的修为也只是和李天南在伯仲之间,更何况他此时若是直接逃,也不知道这老真人会如何选择,若是老真人也停手,这林意追上来……以林意的体力,他真是想都不敢想。

        老真人此时的脑海之中却是一片浑浑噩噩。

        先前他这一生之中也没有见过林意这样古怪的修行者,而现在,他的一生里也没有见过这种如此多的修行者围攻一人,但却反而有两名神念境的修行者临阵叛了的事情,更何况他和林意胜负未分。

        “剑阁…”

        他毕竟从前朝灭亡前十几年就开始闭关,一直到现在已经在江底闭关二十几年,不问世事,对于世间事本身就已经有些模糊,他听见余发魔的那些话,隐约觉得这两个字十分熟悉,但一时脑袋里却像是充斥了许多棉花般,实在疑惑,想不起来。

        实则像他这般年纪,修为境界虽高,但身体机能大多已经开始衰败,其实记忆力也早不如前,思绪也早已不如以往清晰。

        “剑阁…”

        他在心中反复咀嚼,口中重复着这个字眼,他此时体内的真元还在散发出去,但他却已转过头,忍不住看着他的徒弟,这代的风调雨顺真人问道:“剑阁,是他的出身?是何处修行地?”

        他身后的风调雨顺真人原本也在因为余发魔和李天南的临阵倒戈而目瞪口呆,连手脚都不知道往何处安放,此时听到他师尊的这句问话,他一时胸口发闷,面色无比尴尬,有种都不知道如何说的感觉,但他也不敢欺瞒自己的师尊,只得如实道:“剑阁……是何修行的修行地。”

        “何修行,哪个何修行?”

        这名老真人头脑浑浑噩噩,一瞬时还有些想不出来,但就在下一刹那,风调雨顺真人还没有回答,他已经霍然反应过来,浑身也是一震,“何修行,他是何修行的弟子!”

        在前朝灭亡前十几年,在他开始闭关修行之前,沈约和何修行虽然名气还不如十几年后萧衍登基时的那般惊人,但那时已经有南天三圣的说法,世间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南方有三名修为逆天的存在。

        “唰!”

        他此时一下想明白眼前这名年轻修行者竟是何修行的弟子,脑海之中便瞬间有如闪电划过,一下子浑噩尽去。

        与此同时,他和外界天地连接的气机也瞬间断绝,天空之中已经剩余不多的水剑也骤然消失不见,一场蒙蒙的细雨,就此洒落整个朝天宫。

        林意傲然抬起头。

        那些洒落下来的细雨还未真正落在他的身上,已经被他身上的温度蒸干,他的身体周围白气缭绕,他看着这名老道,说道:“不错,我现在便是剑阁之主。”

        “那……”

        这名老真人一时又不知如何说起,他所知的太少,又不明白既然是剑阁之主,又为何和眼前这些人结下如此深的仇怨。

        “我父亲乃是前朝大将林望北,我原本是这朝皇帝赐封的神威镇西大将军,镇守党项和吐谷浑。我初入党项时,所带军士不过数千,而且都是我沿途募集,我到了党项之后,党项再不犯边。结果皇帝说我是逆贼,连我父亲都截杀了。这些人若是对我而来,也就算了,但是偷鸡某狗,竟在这西南边境州郡暗劫我铁策军军士。”

        林意看着老真人,冷冷笑道:“老真人,依你看,这些人我可不可杀?”

        老真人深吸了一口气,他虽然记忆力远不如以往,思绪也不够清晰,但有些事理却是不用多想,他忍不住摇了摇头,轻叹道:“想不到你竟然是林望北的儿子…于情于理,于你而言,这些人可杀,只是……”

        “只是什么?”林意面色骤寒。

        “只是有时候随波逐流,各为其主,受人恩惠,却也无法脱身事外。”

        老真人看着林意,感慨道:“就如我这朝天宫,得有这朝天宫,便全靠前朝皇帝,能够保有朝天宫,则靠这朝皇帝,于我朝天宫上下,前朝皇帝和现在的皇帝,便是衣食父母,子不能叛父母,同等的道理。”

        詹同古原本已经几近癫狂,此时听到这老真人如此说,他顿时如黑暗之中看到了一点亮光,叫道:“老真人果然是明事理之人。”

        老真人却不看他,只是看着已经要出手的林意,道:“凡事不能太尽,要留有余地,今日我为报衣食父母之恩,和你一战,但也想有所请求。”

        “什么请求?”林意眉头微微一皱,他听出了这名老真人有话外意思,也是暂且忍住。

        “青蛟!”

        老真人突然一声厉喝。

        他身后的风调雨顺真人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应声。这代风调雨顺真人是前朝有户贫苦人家的弃儿,那户人家见养之不活,便将他放在篮中放在了朝天宫的门口。篮子里留下字条说他姓商,因为他身上有一条天生的青记,就像是蛟龙一般,所以这老真人将他收养在道观之中时,便赐名商青蛟,只是正式收入门墙之后,这个名字便也早已弃之不用,此时突然喝起,让这风调雨顺真人完全不知为何。

        “今日之战,不管我和林意大将军胜负如何,你也先和那两人守着这朝天宫,不容一人走脱。”老真人看着他厉声说了这一句,又看向林意,道:“林大将军,我的不情之请是,若是我和你一战,我若是胜了,我也定全力保全你离开,今后你若是再寻仇,和我朝天宫无关,我定约束朝天宫所有弟子,寻觅一处隐居之所,不再过问这种事情。若是我败于你手,也请你饶过我这些门人弟子,今后我弟子商青蛟,便赎罪追随你左右。至于其余人,便听凭你处置,我也无力再管。”

        “什么!”

        这老真人这几句话说完,詹同古等人几乎全部跳了起来,老真人身后的风调雨顺真人商青蛟也是完全说不出话来,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这是师命!”老真人看向他,语气森然。

        商青蛟呆了呆,终于回过神来,行了一个大礼,道:“遵命。”

        林意沉默了片刻,也直到此时,他才缓缓点了点头,道:“好。”

        老真人看林意应允,他感慨的笑了起来,“我闭关二十余年,恍惚间已经王朝更替,老朽时破入了入圣境,原本已经觉得修行无用,就如刚刚推开大门,却来不及真正看门后的风景,就快要老死了,但因缘际会,在这老朽之时,却还能有幸遭遇你这样的后辈,可以和传说中三圣的弟子交手,实在是大幸。”

        他这几句话说得由衷。

        像他这样活了一百几十年的老道人,其实唯一的羁绊就只是这些门人弟子,现在他和林意商谈,将独一的这羁绊都抛开之后,他便是真正的不在世俗之中,只是纯粹想印证修行,想要感受这力量和元气之间的奥妙。

        “那我便来看看老真人的手段。”林意对着这名老真人躬身行了一礼,他这是执后辈之礼。之前他杀心大起,顾虑的也就是两件事,一件是李三鱼不要被这些人杀死,一件便是不要让这些人之中的罪魁祸首走脱。现在有那三名神念境修行者镇守,他所顾虑的这两件事就完全不存在了。

        他对老真人以后辈身份行了一礼,语气也是由衷,“现在天下入圣境的修行者也已经没有几个,今后难得有这样交手的机会,也请老真人不要留手。”

        老真人道:“这应该也是我最后一战,虽有请求,但你也杀了我朝天宫的人,我也必尽全力,不会留手。”

        林意道:“如此甚好。”

        “师尊,他所修功法特殊,相传他身体如同无底洞一般,能够直接消弭真元,寻常真元手段对他全部无用。”商青蛟虽然领命,但依旧挂念自己师尊安危,此时忍不住说了这样一句。

        “好!”

        老真人点了点头,虽然这祸事是因为这代风调雨顺真人而起,但他活了这么久,早就看得穿,有时候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根本无法避免,至少商青蛟还算是尊师重道,不负这朝天宫对他的养育之恩。

        “小友你自己小心了。”

        他也不再多话,一步朝着前方跨出,他一步便踏在了虚空之中,也不见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却有一种看不见的气息托住了他的身体,缓慢无比的朝着高台下方飘落。

        与此同时,一股带着肃杀意味的本命气息弥漫整个朝天宫的上方。

        哗啦一声,整个朝天宫震动,空气里就像是有很多干枯的树叶连响。

        一道幽蓝色的光华在他的身后展开,瞬间结成实质,竟是一面一丈长宽的大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