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三章 狂态

第九百零三章 狂态

        这阴雷剑阵最厉害的不是剑气,而是剑阵之中弥散的元气能够影响敌对修行者的内气。

        在许多修行典籍之中,五行对应五脏。

        阴|水对应的是肾,在真元修行功法之中,肾气是清泉水脉,主推其余内气,肾气若是不畅,则一切阻滞。

        这阴雷剑阵的厉害之处,就是十七名修行者能够借手中剑器调用自身内气,联用自身内气影响敌手。

        简单而言,即便敌手能够轻松解决这些剑师的剑气,但交手时,自身的内气就会不知不觉受影响,脏器经脉会有阻滞之感,到时气血和真元流动都受影响。

        “阴雷剑阵是北癸司宗的秘术,想不到被你们这西边的道宗所得。”

        林意本身就不是寻常的修行者,他肉身生机何等强大,体内又有天命剑元,这种影响内气的剑阵,如何能够影响到他,他有心让这些人误判自己身份,当下狂傲一笑,道:“区区剑阵,又奈我何?”

        “诸位师兄弟,此人有些棘手,切莫着急。”

        华真宗看到林意狂态,心中已是怒极,但他为人沉稳,听到对方直接说出阴雷剑阵的奥妙,却是反而出声提醒和他一起结成剑阵的诸位师兄弟。

        “你说的不错,那便先对付你罢了。”

        林意看着华真宗说话姿态,也已经猜出华真宗应该是这朝天观年轻一代之中的重要人物,说话之间,他直直的朝着华真宗行去。

        他只是一步跨出,前方这阴雷剑阵就已经发动。

        华真宗的身影往后退去,他的身前却是五道剑光流动,五名朝天观的道人从五个不同的方位袭来,剑光却是几乎同一时间袭到。

        此时李三鱼按照林意上岸时所说,始终跟在他身后,其中有一道剑光,甚至将李三鱼都裹了进去,剑光滚滚,剑身上裹着一团团气劲,直接袭向李三鱼的后背。

        这剑光动间,虽是只有五名剑师齐动,但所有十七名剑师身后阴影之中的元气,却是纷纷实质般涌起,如实质的水流横扫场间。

        滚滚的阴气还未真正冲击到身上,李三鱼就只觉得体内的内气起了反应,有种寒意刺骨,小腹都是一阵坠痛。

        “我来破剑阵,你剑尖所指却对他人,是看不起我?”

        林意似乎根本无视朝着他身体袭来的那四道剑光,他伸手朝着持剑刺向李三鱼的那名朝天观道人点去。“嗤”的一声,一道剑元后发先至,瞬间冲到那名道人的眉心。

        那名道人一声骇然大叫,身体一转,如陀螺般往一侧飞起,直觉还是躲避不开。他身侧有三道剑光在此时堪堪阻挡在他眉心之前,挡住了林意这一道剑气。

        这种剑阵是原先道家有北方真宗之称的北癸司宗所创,剑阵的运行,是参照许多星宿的运行轨迹,各名剑师所占方位隐含星位,进退之间,每个进攻者身周也都有两三名同伴协助防御。

        此时这名道人是无法阻挡林意的剑气,但他身旁的这几名同伴却是勉强帮他挡住。

        即便如此,四溢的劲气还是在这名道人的额头和脸上切出了数道血痕。

        不过此时数声惊骇的大叫同时响起。

        最为骇然的,反而是那四名攻向林意的朝天宫道人。

        他们手中的长剑眼见已经快要接触林意的衣衫,林意似乎还根本没有动作,但是就在下一刹那,林意只是微微后移了一步,他们的四柄长剑却全部刺空!

        他们手中的这四柄剑,或挨着林意的肩膀,或贴着林意的后背,或是刺到了林意肋下的空处,林意的衣衫飘起,甚至都触及到了他们的剑身上,但他们手中的长剑,却偏偏只差半寸没有能够接触到林意的血肉!

        而此时,他们的身体,却是都和林意十分接近。

        剑阵激起的滚滚阴气已经不断冲击在林意的身上,气束冲击发出闷雷般声响,但林意的身上却似乎有一层热气笼罩,这剑阵阴气根本无法阻碍他的内气运行。

        这四人骇然的叫声刚刚响起,林意原本拖着那条铁链的手已经如电伸出,直接抓住了其中一人的手腕,将这人手中的剑朝着那其余三剑斩去。

        这人手腕被林意捏住的刹那,半边身体就已酸软,根本无法抗拒。那三名剑师骇然叫着,脑海之中只想闪避,却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他们距离林意太近,就连他们周遭剑阵之中的同伴剑光疾掠过来,都已经慢了。

        嗤的只是一声响。

        三道血光涌现。

        这三人持剑的手都已被瞬间切断。

        三只握着剑的断手朝着地下坠去之时,林意方才手中掉落的铁链还未落地。

        林意冷冷的扫视其余人。

        他伸手一挥,那被他捏住手腕的朝天宫道人倒飞出去,那柄剑却是留在了他手中。

        他剑朝着地上刺去,正中掉落在地的那条铁链上的铁环。

        叮的一声脆响,这柄剑又被他归鞘般套在了铁链上的一个铁环之中。

        华真宗脸色极其发白。

        十七名组成剑阵的剑师瞬间折损了四个,这剑阵虽然勉强还能运转,但实则已被破去。

        他从未想过,竟然有人以如此的手段,如此的速度破了这北方真宗的阴雷剑阵。

        “你好毒辣的手段!”

        一名朝天宫道人接住了那名倒飞出去的道人,看着那三名断手惨叫的道人,忍不住厉声叫道。

        “只是断手,我未取他们性命,他们已经算是幸运了。”

        林意冷淡的看着他,道:“若是不服,用你手中剑说话。”

        “咻!”

        一声急促的破空声贴地飞起,那柄先前已经出现过一次的无柄灰色飞剑从他身后不远处的阴影里飞起,直刺李三鱼的后心。

        看这道飞剑的剑势,竟是想直接洞穿李三鱼的身体,然后直刺林意的后心。

        如此飞剑,之中又隔了一个人,比起平时在空地上面对后方袭来的飞剑更难处理。

        “你这是找死!”

        林意看都不看,他空着的左手反手往后一拨,他将李三鱼的身体拨向一边的同时,一道剑气在他掌心之前形成,正中这道飞剑。

        这道灰色飞剑猛的一震,剑身上真元几乎被彻底震散,林意的左手继续向前,食指和中指直接夹住了这柄飞剑。

        这柄飞剑上嗤的一声,似乎残余的真元尽数被逼了出去,这柄小剑如同朽铁一般色泽尽失,被林意双指夹住。

        一片惊呼声响起。

        林意的心中却是毫无波澜,原本这种飞剑他根本不需要多余的手段,直接用手就能抓住,再加一道本命剑元,只是不想让所有这些眼见的人产生联想,直接想到他就是林意。

        他便是要让这观中所有人都觉得有可能战胜他的希望,然后再不断将他们的希望碾灭,将这观中所有人全部留下。

        没有任何停留,如行云流水一般,这柄刚刚在他双指之间变为死物的飞剑被他双指抛飞了出去。

        这柄小剑在空中发出一声恐怖的嘶鸣,去时比来时更快。

        这柄小剑落向它原先的主人,那是一名站在左侧一处廊下的一名微胖道人。

        这名微胖道人飞剑被夺,心中原本才刚刚生出惊怒的情绪,此时听着乍起的风雷声,他心中惊怒的情绪尽数化为绝对的恐惧。

        一声闷哼从他的唇齿之间迸发出来。

        他不顾强行收敛震荡不已的真元对自身内腑的损伤,两股真元从他的双手狂涌而出,按向那道朝着他胸口袭来的剑光!

        噗噗噗….

        气劲在他身前连炸。

        这一道小剑在距离他的双手只有一尺之遥时,硬生生的被他双手凌空按住。

        但即便如此,他的内腑震荡,口中还是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然而也就在此时,第二道剑光已经到他的身前。

        林意的动作依旧行云流水,甚至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

        在双指夹住那道飞剑,直接投掷出去的刹那,他的手顺势垂下,便已拔起了先前插在铁环上的那柄阔剑,然后他将这柄阔剑轻易的投了出去。

        阔剑投出的刹那,他前方不远处的华真宗等人齐齐发出一声骇然惊叫。

        华真宗等人直觉此时那名师叔已经接不住这一剑,但他们此时出手,也是已经来不及阻止。

        微胖道人的双手还保持着前推的姿势,他的感知里明明感知到死亡的降临,却根本来不及做任何的事情。

        噗的一声。

        阔剑从他双掌之下穿过,狠狠刺入他的胸膛,将他微胖的身体都直接带起,钉在了他身后的墙上。

        一蓬鲜血从他的身后炸开,他后背贴着的墙上绽放出一朵触目惊心的巨大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