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六十一章 延续

第八百六十一章 延续

        “唰!”

        一道恐怖的气机爆发。

        这道气机甚至隐然压过方才背叛出手的宣威大将军祁儒山一头,即便隔着很远的距离,都甚至让这名白衣老人身旁的青衫年轻人感到毛骨悚然。

        “这人是谁?”

        他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

        在他的认知之中,虽然灵荒是直到前几年才被修行者世界所察觉,但在此之前,许多高阶的修行者的修行已经出现了障碍,这十年来,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那些神念境的修行者鲜有听说能够破境踏入入圣境的。

        宣威大将军祁儒山是五部边军之中公认的个人修为和战力第一,也就是说,哪怕南朝所有的边军加起来,之中哪怕还存在着入圣境的修行者,那这入圣境的修行者数量恐怕也是极少,恐怕最多不过两三名,而且这些同为入圣境的修行者,战力也在祁儒山之下。

        以这名青衫年轻人的所知,建康城中除了之前阻挡过何修行这名弟子一次的皇帝萧衍之外,恐怕也不存在能够散发如此气机的入圣境修行者,那这人到底是谁?

        “玄武真罡。”

        这名白衣老人目光闪动,却是感知出了那股气机的独特,轻易的便判断出了此时出手的那人的身份,他脸上的神色也不见任何意外:“崔真关,晋安郡崔家的老不死。我原以为他已经病死了,没想到还活着,不过天监初年我见过他一次,那时他的身体便是纵有仙药也不能出手很多次,他现在吊着自己的命来和何修行这弟子一战,却是想用自己最后的一次出手,来换取子孙的荣华富贵。”

        “晋安郡崔家?”这名青衫年轻人兀自有些无法相信。他知道晋安郡崔家是晋安郡最大的门阀,崔家的江州工坊甚至承接着军部的大量轻甲生意,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这种沿海边郡的门阀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老怪物存在。

        “不只是晋安郡崔家,很多年不出来,但是还没老死的老怪物还是有几个,否则你以为皇帝凭空对那几家那么优厚,明明是前朝门阀,却还将海盐生意和制造箭簇的生意交给那些门阀?”白衣老人晒然一笑,道:“至于还有那些改换新朝之后得了恩宠的修行地和门阀,即便没有那么强大的修行者,今日也必定要派些人来。”

        青衫年轻人苦笑,他懂得白衣老人这后面几句话的意思,今日这些人对何修行这名弟子出手,便也是表明了立场和态度,今后便意味着和剑阁为敌。

        所以今日的这一战,可视为何修行和皇帝萧衍、皇太后之间的战争的延续,这些人便是有如押宝,他们是依旧押在皇帝这一边。

        “来和我一战!”

        那道恐怖的气机在西边出现,当一声苍老的喝声响起,西边的整个天空都似乎在抖动,空气的震动使得天空之中出现了琉璃般的光泽,散乱的阳光在空中更是带出了无数光怪陆离的色彩。

        一名老态龙钟的佝偻老人出现,他的头发都几乎快要掉光,脸上也都是黑色的斑点,但是他此时身上的精气和本命元气却旺盛到了极点,他的整个身体都在发出红光,他身体周围数十丈区域内的天地元气都随着他体内真元的流动而共振,也发出诡异的红光,就像是有鲜血在不停的燃烧。

        此时绝大多数修行者还是根本无法感知到子云的所在,但是他显露出那恐怖气机的刹那,就已经锁定了子云的身位,他在空中以恐怖的速度凌空而行,每一步跨出都在空中带起一连串的血色残影。

        “乱世贼子,还我天衍宫的绝世真经!”

        与此同时,又一股强大的气机出现,这股气机无法和崔家这名老人相比,但足以震慑寻常的神念境修行者。这是一名身穿道袍的道人,但根本看不清面目,因为他的身影也是快到吓人,只在腾空的一刹那,有人看清了他的装束,但是在接下来一瞬间,他的身影也快到超出了寻常修行者目力的极限,但和子云相比,他的遁法有迹可寻,因为他的脚下星光闪烁,每在空中踏出一步,空气里都会形成一个星光闪烁的发亮脚印,而且久久不散。

        凌空而行的佝偻老人身上绽放出更为恐怖的本命气息,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块奇异的黑色竹简,他往前挥去,地下地脉之中骤然有海量的元气升腾起来,直接形成一只玄色巨龟朝着子云压去。

        “轰!”

        玄色巨龟瞬间四分五裂,滚滚的破碎元气朝着四面八方扩张而去时,却是突然变色,变成滚滚的黄色气流。

        子云的身影在黄色气流的中央显现出来。

        “唰!”

        数十道如同星光凝成般的剑气出现在子云的背后,让他身后的空气也是被压成实质,如破布般抖动。

        子云神色未变,他也不看身后这些剑气,只是朝着一侧的虚空点出一指。

        “应劫指!”

        虚空之中一声恐怖的怪叫。

        那名也是快到极点的天衍宫道人显现出来,他的右手持着一柄银色的长剑,长剑上也是如同无数星辰闪烁不熄,但他的左肩上却是被一道可怕的力量击破,整个左肩不只是被洞穿,几乎是粉碎,连整条左臂都只有一些破碎的筋肉连接在他的左边身体上。

        “不要想走,和我公平一战,我今日寿尽于此,但南朝今后史书上,必有我辉煌一页!”

        那名浑身血气翻腾的佝偻老人已经如陨石般到了子云身前不远处,他连连厉吼,也不见多余的动作,但他手中握着的奇异黑色竹简都炸了开来,他体内的本命元气疯狂涌出,和这黑色竹简之中流淌出来的力量融合,他和子云所在的这片区域里,竟是形成了一条条奇异的黑色道纹。

        “啊!”

        那名天衍宫的道人被一击击碎左肩,原本就已经惊骇到了极点,此时空气之中泛出这黑色道纹,他更是惊恐欲绝,脚下星光闪烁,飞快往后退去,但也就在此时,子云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名天衍宫的道人如受雷击,身体骤然一顿,也就这一个停顿,一道黑色的道纹扫过了他的身体,他体内真元几乎毫无抗拒能力,一声惨叫之下,他的整个身体直接被扫成两段。

        “明是合击,何来公平一战之说?你今日毙命在此,有何辉煌,恐怕只余羞耻。”子云已弹出一片玉符,玉符上华光崩射,竟如火山喷发一般,不停飞出红色的符文。那些在空中纵横交错的黑色道纹道道崩断,根本无法扫到他的身上。

        “小儿也敢猖狂!”

        佝偻老人狂笑起来,他的双手扬起,掌心肌肤都破裂开来,数道黑色晶光从他掌心射出,周围天地元气被疯狂牵引,发出巨山滑动般的轰鸣声。

        他的身前,骤然形成一条巨大的黑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