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八章 信物

第七百二十八章 信物

        旋转的虫云亮了起来,无数丝细小的闪电在虫身和虫身之间游走,在接下来的一刹那,无数虫身爆裂开来。
        闪电不断的响起,追逐着虫云,大团大团的焦烟在虫云之中燃起。
        这名密宗法王在之前和林意的交手之中落败,他甚至不敢直接现身面对此时还十分虚弱的新任佛宗天光纳错,然而这样操控雷电的手段,在灭杀这些毒虫的时候,却是异常的有效,浓密的虫云迅速的变得稀薄下去。
        那名真元将近耗尽的苦行僧也停了下来,他先行对着天光纳错行了一礼,然后又对着噶尔丹法王所在的方位行了一礼。
        此时的噶尔丹法王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他并没有再刻意掩饰自己的气息。
        不管之前噶尔丹法王表示的是何种态度,但这名来自大乘教派的苦行僧因为噶尔丹此时的选择而表达敬意。
        当这些毒虫的数量急剧减少,显得并没有那么可怕之后,所有仓皇逃跑的修行者们也都反应了过来,一道道飞剑和真元威能,也不断朝着那些毒虫落去。
        城外的夏巴族联军已经稳住了阵脚,不再退却,大军如潮水一般压在城前,而城中数万原本是拓跋氏的军队,此时被压缩在第一道城墙内的空地以及城门外的阶梯上。
        从空中的火焰浮屠往下看去,这数万拓跋氏的军队和更多数量的平民挤压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色芝麻团子。
        所有这些拓跋氏的军士已经彻底的丧失了战斗的欲望,此时他们看着从变得越来越稀薄的虫云之中显现出身影的林意,就如同看着真正的神明。
        突然有无数哭声响了起来。
        这是劫后余生的哭泣。
        但随着连片的哭泣声响起,大片大片的人群朝着虫云之中的那道身影跪了下去,接着几乎所有积压在这第一道城墙附近的人们全部都跪了下去。
        直到此时,他们之中几乎没有人知道林意的真正身份,然而此时在他们的眼中,林意不只是手段通天的大能,而且是以身吸引毒虫,救了他们所有人的恩人。
        雷电彻底停歇,噶尔丹法王从那间宅院之中走出,穿过毫无生气的死寂街巷,出现在林意等人的视线之中。
        他此时的真元也已经消耗得所剩无几,只是他的后方到城中的深处,都是刚刚被毒虫清扫过的区域,所以他并不担心有忠诚于拓跋熊信的修行者会突然出现将他杀死。
        他走到第二道城门外,对着天光纳错行跪拜礼。
        没有任何密宗修行者将他当成异类,因为天光纳错的话便是神圣的指引,噶尔丹法王即便表示了忏悔,便依旧是他们这一脉密宗的法王。
        “您到底是什么人?”
        这名法王来到了林意的面前,他按照中土王朝的礼数对着林意躬身行了一礼,然后无比敬畏的看着林意,轻声问道。
        “林意,南朝铁策军林意。”林意看着他说道。
        噶尔丹法王的身体猛然一震,道:“南朝的神威镇西大将军林意?”
        林意点了点头,道:“正是。”
        噶尔丹法王的眼中无限感慨,他诚恳道:“中土之盛,实在非边地所能企及。”
        林意看着他,道:“我对你操控雷电的手段很有兴趣,若是可以,请不吝赐教。”
        噶尔丹法王微微一怔,旋即微笑道:“悉听尊便。”
        有数名跪在地上的拓跋氏将领已经站了起来,他们走到夏巴萤的身前,对夏巴萤表达了投降和想要复仇的想法。
        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的家人并不在这座城里,然而他们平时在这座城里也有许多亲友,只是那些人和他们一起被拓跋熊信放弃,被屠戮。
        林意并没有注意这些将领和夏巴萤说什么,他走向了那名显得和其余密宗修行者有些不同的苦行僧。
        此时所有拓跋氏密宗的修行者都和这名苦行僧刻意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这名苦行僧侣似乎也有去意,只是真元消耗太过剧烈,而且城门也已经彻底被人群堵住,他一时无法离开而已。
        “您是?”
        他行上前去,到了这名苦行僧的面前,认真行了一礼,道:“若不是见您以身吸引这些毒虫,我一时也想不到这样的办法。”
        “大乘教派红寺,格朗。”这名苦行僧对林意自然也是十分尊敬,回礼道。
        “是西川法王,不过他们教派和我们密宗所持的教义不同,平日里持不同教义的密宗修行者几乎不会有任何交集。”噶尔丹法王走到林意的身后,对这名苦行僧也行了一礼,然后在林意身侧轻声解释道。
        西川法王点头称是,但也不多说什么。
        “按我所知,我南朝和北魏原本佛门也诸多教派,但最终也是万流合一。”林意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天光纳错,道:“这任密宗佛宗和以往佛宗有很大差别,将来或许也有教义互通的可能。”
        林意只是心中所想,随口一说,这西川法王却是瞬间震动,一片肃然,道:“先前只见了您修行的神通,没有想到您竟有如此的气魄和高见,若是您将来真的能一力促成,那便是无上功德。”
        林意心中疑云顿生,但他此时也不好意思直接问这名苦行僧为什么如此大的反应,一时也不敢乱回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在此相见,也是天赐之缘,若他日将军想要见我,便只需将此信物交给我佛门信众,即便我不能马上赶来和您相见,我教派之人也应该会及时告知将军我的行踪。”西川法王看着城门处人群已经略微松散,他也无心停留,对着林意说了这一句之后,便是伸手取出一串砗磲珠递给了林意。
        寻常的砗磲珠都是白色,但他这一串砗磲珠却是黄中带着茄子紫色,十分独特。
        待林意收好这串珠子,他便不再多说,告辞离开。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林意这才终于忍不住问身旁的噶尔丹法王,“方才我说了有教义互通的可能,这西川法王为何如此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