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七百十八章 雷罚

第七百十八章 雷罚

        长久以来,对于绝大多数拓跋氏人而言,这些密宗的僧侣就是神灵的代言人。
        和中土王朝的子民臣服于天子不同,这些密宗的僧侣在无数年的布道之中收获的是更为虔诚的信仰和付出。
        无论这些僧侣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在绝大多数信众看来,必定是遵循神灵的旨意,有着特殊的意义。
        绝大多数将领的威信根本无法和这些僧侣相比,最为关键的是,佛宗在整个拓跋氏密宗的体系里,一直都是最为隐秘而伟大的存在,是佛祖的化身。
        佛宗平时很少见人,只在许多特定的节日,才会露面对虔诚的信众散布智慧的光辉,但绝大多数信众都陷于贫苦之中,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一生的目标,恐怕都是想要亲眼见到佛宗,并接受佛宗的摩顶祝福,然而这种目标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便是真正的奢望,他们一生都甚至无法亲眼见到佛宗。
        这些人一生困顿,但即便在这样的困境之下,他们都愿意将一生所积蓄的财产毫不吝啬的供奉给密宗,供奉给这些苦行僧侣。而这些钱财,在平时可能比他们的命还要重要。
        佛宗的一切都意味着神圣,对于信众而言,哪怕是佛宗身上的汗液、泥垢,甚至唾沫,都甚至是治病救灾的灵药。
        在中土王朝,若是一名皇帝御驾亲征,自然令军队士气大增,但若是和佛宗亲征相比,这种士气大增的程度,恐怕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此时,便相当于是佛宗亲征!
        佛宗手持降魔杵限于乱阵之中亲征,这恐怕也是拓跋氏拥有佛宗以来第一次!
        若不能尽快将这名佛宗杀死,恐怕城中的拓跋氏军队将会直接陷于内乱,根本不需要外面的夏巴族联军攻进来,达尔般城内的拓跋氏军队就已经遭遇灭顶之灾。
        天地间的寒风宛若突然消失,然而寒意却反而更加刺骨,原本明净只有少许流云的夜空里,突然多了许多乱云。
        林意感受着四面八方的杀意,他的心境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觉得这样的感觉十分熟悉。
        当日在钟离城墙上,便是如此。
        他已经有了这样的战斗经验,而且不同的是,他远比当时强大。
        十余道若有若无的气息在他的感知里首先逼近。
        那是十余名一席黑衣的修行者,他们沿着第二道城墙的阴影悄无声息的如一只只黑色的蝙蝠飞掠而下,在落地的刹那,他们身上的黑衣震起,都抖出数个一模一样的影迹。
        这些修行者不知是什么宗门,这种真元手段十分奇特,即便是以林意的感知,也无法清晰的判断出他们抖出的那几条身影之中,哪一个是他们的真身。
        只是这些修行者都只是连如意境都未到的修行者,哪怕对于拓跋氏的第一波攻击而言,也应该只是吸引注意力的幌子。
        林意抬起头来,他的目光离开这些黑影,落向高空之中的一朵乌云。
        这朵乌云的下方,突然出现一道涡流。
        这道涡流的外部卷吸着云气,不断的拉长,只是令林意惊讶的是,这明明像是有锐器要破空而至,然而这涡流的变化却是十分缓慢,近乎凝滞不动。
        数十道黑影急剧的逼近这架座辇,林意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们的身上,夏巴萤和白月露似乎也根本没有对他们出手的意思,然而就在此时,这数十道急速冲刺的黑影突然分成更多的黑影。
        并非是完整的身影,而是碎影!
        有些黑色的影迹只是随着真元的消散而重新变成虚无的风,但许多黑色的影迹边缘却是瞬间变红,流淌出鲜血。
        一片骇然的惊呼声响起。
        就像是从虚幻的世界被拉回现实,这些如黑色蝙蝠又如鬼魅般的身影,全部被切割成了流淌着鲜血的碎块!
        噗噗噗…..
        一阵令人窒息的碎块落地声响起。
        直到这些碎裂的血肉之躯落地,许多人才隐隐看清空气里流淌的一些红线。
        红线上的红意开始消退,细小的血珠从红线上滴落,这些红线露出金色,却是一根根金丝。
        所有金丝汇聚的源头,是一名身穿华贵袈裟的密宗法王。
        所有这些金线如活物般朝着他的右手手腕收回,变成一串金色的菩提子。
        轰!
        最外的城门处,那条巨大的异蛟已经彻底穿过城门,它在穿过城门的刹那,尾部在城门的两侧拍击,将这完全是坚硬的石块堆积出来的城门洞都拍得乱石纷飞。
        它径直朝着林意所在的这架座辇而来,巨大的蛇吻之中还流淌着粘稠的鲜血,看到这样狰狞的画面,即便是刚刚杀死了那些修行者的这名密宗法王都是惊骇失色。
        这条异蛟抬起身来,它的前半段身体抬起时,就已经超过了身后城墙的高度,巨大的身躯甚至遮住了它身后后方的火光,这密宗法王的头顶落下可怕的阴影。
        然而所有人都看到,林意只是对着这条异蛟点了点头,这条如同魔物的异蛟就如同瞬间高兴,显出了温顺的姿态。
        林意比任何人都清楚士气在这样的大战之中意味着什么,他微微的笑了起来,然后朝着那条异蛟纵身跃起。
        他的身体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带着一种难以想象的力量感朝着那条异蛟的头颅落去。
        恐怖如魔神的异蛟垂下头颅,它的头顶,变成了林意的座辇。
        林意落在它的头颅上,他负手而立。
        这条异蛟重新扬起头颅。
        这城中的喊杀声为之一静。
        也就在此时,天空之中一声雷鸣,那条吸附着云气盘旋的涡流,终于真正有了剧烈的动静。
        涡流的最下端,原本平缓转动的天地元气剧烈的冲撞在一起,冲撞出无数的电光。
        这些电光在雷鸣声中聚集成束。
        一道明亮的闪电,如同天神的长枪一般,朝着异蛟头颅上的林意狠狠刺去!
        林意眯起眼睛。
        这闪电的光芒比起之前佛宗利用法阵放出的光线还要明亮,雷电是天地至威,专门诛邪,然而他决定挑战这一道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