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八章 诚意

第六百五十八章 诚意

        所有人都似乎低估了细封洪齐,包括夏巴翼在内。
        夏巴翼当然还抱着仅有的一丝幻想,只是这样的幻想瞬间破灭了。
        他之前针对林意提出的设想在他自己的身上应验了。
        一顶顶抛网纵横交错的从空中落了下来。
        这些抛网完全不讲究精准,只讲究细密的覆盖。
        就算是真正的蝙蝠,也不可能在这些抛网的覆盖下逃脱。
        砰!
        被一张张抛网捆缚得无法张开双翼的夏巴翼重重的摔在了校场冰冷的地面上。
        哪怕是修行者,从十余丈的高度摔下来,肯定也是浑身气血翻腾,绝对不会好受。
        但在砸地的瞬间,愤怒无比的夏巴翼还是用党项话骂出了一句最怨毒的脏话。
        这句党项话林意和白月露都听不懂,但细封英山的军队里,有些人看着林意和白月露不解的神色,还是有些幸灾乐祸的迅速解释了一下。
        夏巴翼这种极端的愤怒不是毫无来由。
        虽然作为军中对付修行者的常用武器,这种抛网在任何军队之中都是常备,但从一开始到现在,细封洪齐只是喝了一声动手。这种空中的大量抛网,很显然是早就暗中布置好了。
        这就说明,从一开始,细封洪齐就已经从某种途径得知了他的独门手段,而且已经准备好了要对付他。
        “呵呵!”
        面对夏巴翼怨毒的脏话问候,细封洪齐却只是带着些同情般的和蔼笑了笑,然后道:“不要怪我,只能怪你自己没有想到,就像细封氏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一样,夏巴族也未必全部一条心,有人也未必想你好生生的带着功劳回去。”
        夏巴翼的身体在网中骤然僵住。
        他脸上的愤怒迅速化成了极度的震惊,“细封洪齐,你什么意思!”
        没有人再给他回答。
        一群如狼似虎的军士已经冲了上去,大量的铅粉喷洒过去,浓厚的粉尘呛得夏巴翼连嘴都不敢张开。
        一片绝望的哭嚎声在高台上响起。
        除了夏巴翼之外,其余剩余的那些夏巴族人,包括之前被林意夺了飞剑的那名修行者,全部被冲上去的真元重铠砍倒在地,一个活口都不留。
        “难道是夏巴族的那个女人?”
        看着被押解下去的夏巴翼,细封英山有些目瞪口呆。
        细封洪齐意味深长的一笑,“兵者诡道也,现在就他一个人落在我的手中,他哪里知道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细封英山愣了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三叔,你是骗他的?”
        细封洪齐微微一笑,道:“没有什么比自己最信任的人的背叛更让人绝望和愤怒,更何况夏巴翼本来就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从一个愤怒和绝望的人口中问出情报的几率比较大,更何况他这样的人接下来恐怕会想着复仇。”
        “恕我直言。”林意皱着眉头看着细封洪齐,道:“您真是个老狐狸。”
        “哈哈哈哈。”
        林意的话语并没有让细封洪齐生气,反而让他忍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以前也有不少人这样形容我,但是近年来他们好像忘记了这一点。”
        林意淡淡的笑了笑,  “为什么选择我和铁策军?”他看着细封洪齐的眼睛,认真的问道。
        细封洪齐收敛了笑意,带着些傲然,也无比认真道:“除了力量之外,还会有别的东西吗?”
        “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林意也收敛了笑意,道:“只是聪明和具有智慧的盟友当然很重要,但比起聪明和智慧,忠诚却更加重要。”
        “不过和个人的喜好相比,活着最重要。”
        细封洪齐和林意就像各自打哑谜一样交谈着,“在选择盟友方面,首先得选能让自己好好活着的盟友。”
        “怎么,你觉得夏巴族不能让你好好活着,这难道并非是出于利益方面的选择?”林意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问道。
        细封洪齐看着林意,似笑非笑,就像是觉得林意是明知故问,“夏巴族在党项最大的敌人是拓跋氏,拓跋氏现在的实力和夏巴族相差无几,而且他们弄不清楚夏巴族在西域还有多少隐藏的盟友,他们要大举进攻夏巴族的地盘是不敢的,但若是我们细封氏和夏巴族联盟,他们得知消息,一定会先大举进攻我细封氏,很简单,他们没有信心灭掉夏巴族,但是要灭掉细封氏还是做得到的。所以我若是答应和夏巴族联盟,我们从夏巴族即便能够得到一些好处,也会消耗在和拓跋氏的战斗之中,我们整个细封氏就会成为夏巴族的盾牌,然后首先破碎掉。”
        “夏巴翼觉得我可能会因为巨大利益的诱惑而根本想不到这点。”细封洪齐的目光扫过细封英山等人,又扫过那些还有些不解的细封氏的部将,冷笑起来,“但我细封洪齐会这么傻吗?”
        “您的智慧一直都像天空的皓月。”细封英山很合时宜的拍了句马屁。
        “一名王族最重要的并非是个人的战力和统兵能力,而是个人的眼光。”细封洪齐看着细封英山,有些莫名的欣慰:“这也是我之前一直十分看重你的原因,你只是缺少一个机会,现在这个机会来了,而且你把握的很好。”
        “你现在公然和夏巴族决裂,又要和我们铁策军联盟,反而不怕党项的这些氏族联手起来对付你了?”罗姬涟看着这一对胡互吹互擂的叔侄,越看越觉得细封洪齐危险。
        “怎么联合?拓跋氏和夏巴氏各自心怀鬼胎,让他们联军没有丝毫可能。”
        细封洪齐晒然一笑,道:“其余几个王族也绝对不可能甘心做他们的阵前卒,我们细封氏和铁策军联手,只要势大,最大的可能,就是其中一些王族加紧和我们联盟。”
        “您的想法和我之前的想法完全吻合。”细封英山笑了起来,他越发觉得自己带林意来见细封洪齐是十分明智的选择。
        “促使我下定决心的,是你惊人的战绩和刚刚展现出来的实力,我可以肯定,你在钟离建立的不世之功毫无吹嘘的成分。”细封洪齐看着林意,表情又一片肃然,“但之前对南朝用兵,我都是坚定的反对派,并非是害怕战争,而是我深知和南朝、北魏相比,我们相距最大的并非是武力,并非是军械,而是权贵的能力和眼光。无论是拓跋氏还是夏巴族,推动他们发动对南朝战争的根源并非是想要让各王族更加团结而强大,而是想要借着这场战争彻底压倒其余的王族。”
        “听你这么说的话,我反而嗅到了极度的危险。”林意笑了起来,道:“若一切按你所愿,那将来想必是细封氏成为党项真正的王,到时候党项一统,不再有其他强大的王族,那恐怕真反而会造就前所未有强大的党项。”
        “那时候的党项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王国,但是我觉得这点你不必担心。”细封洪齐微笑起来,看着林意认真的说道:“真正的强者永远不怕将来的对手,更何况久安必乱。一个强大的王朝,永远会出现外患。”
        “我先接下你这顶高帽。”
        林意看着高台上不断流淌下来的夏巴族的鲜血,道:“我也接受你表现的诚意,只是这种诚意还不够。”